仙王境高手的一擊,太強!

「混蛋!」林楠大怒,開口大罵,同時顧不得身上的傷勢,極速閃動,將身邊之人一個個的抓住,然後護在身後,極速後退。 唐雲飛被路彥昭這麼一說,下意識的就想到,剛才秦芸芸和秦未青看路彥昭的樣子,明顯有些害怕。

而且,秦未青一副想問好的模樣,結果,被路彥昭冷著臉的樣子,最終生生的憋回去了,他就覺得好笑。

他點了點頭:"老大,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會小心防範任何危險,並且派人去調查她們倆之間的關係!"

路彥昭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低頭吃飯了。

話說,就在路彥昭進了包廂之後,秦未青和秦芸芸也從川香園出來了。

秦未青本來想到,自己的計劃也差不多了,只要利用好秦芸芸就沒問題。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剛才看到路彥昭的時候,她從心理上,下意識的有些害怕。

她仔細想了想,最終還是在上車前,再給秦芸芸出了一個主意!

秦芸芸看到秦未青打開車門,然後又轉身看她,她有點摸不著頭腦:"未青,怎麼了?"

秦未青保持車門打開的樣子,手放在車門上,低聲道:"芸芸,你有沒有想過,秦家以後如果能跟路家攀上關係,那將是怎麼樣的一副景象!"

秦芸芸有些懵逼:"未青,你的話是什麼意思?我不大明白!"

秦未青笑了笑:"我的話意思很簡單,秦夭夭跟你長相相似,路彥昭願意對她傾心,如果秦夭夭出事了,你多在路彥昭面前走動走動,時間久了,他未免不會看上你,如果你們倆在一起了,那秦夭夭更翻不起什麼浪花了!"

秦未青說完,意味深長的笑著。

秦芸芸的心頭狠狠地一跳,似乎能預想到,跟路彥昭這樣強大的人在一起,將是什麼樣子。

秦未青怕她不動心,繼續火上加油:"最重要的一點,你爸爸現在雖然偏愛你,但是,架不住他得知秦夭夭的身份之後,找到真正的秦夭夭,心裡覺得愧疚,起了想要補償女兒的心思,那對你可相當不利,所以啊,你不僅要揭穿秦夭夭的身份,還要儘可能的攀上路彥昭,這樣的話,你爸爸就算是找到了真的秦夭夭,也會對你刮目相看的,畢竟,女兒能跟路家的公子在一起,那是多少人相求都求不來的!你可千萬別讓真正的秦夭夭佔了先機,畢竟,我看路彥昭現在對那個假的秦夭夭,還有幾分真情!"

秦芸芸聽到這裡,忍不住瞪大眼睛:"所以,未青,他們是真的在一起了嗎?"

秦未青的眸子閃了閃:"是啊,是在一起了,只不過呢,路彥昭這種人,身邊女人怎麼可能只有一個,你就別擔心了,放心大膽的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會儘力支持你的!"

秦芸芸聽到秦未青的話,心裡突然就生出了這樣的心思。

她要是能跟路彥昭在一起,那以後于慧敏在她面前,還不得趴著。

想到這裡,她笑著看向秦未青:"未青,你真好,如果我能跟路彥昭在一起,我要感謝的人,第一個一定是你!"

秦未青笑著勾了勾唇:"恩,我知道你是個知恩圖報的人,現在沒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有事情隨時聯繫!"

秦芸芸重重的點頭。

秦未青一進車裡,臉上的笑容就淡了下來。

她看到秦芸芸站在路邊,一臉美好希冀的樣子,彷彿她已經跟路彥昭在一起了似的。

秦未青忍不住嗤笑一聲,直接發動車子,離開。

秦芸芸看到秦未青離開,她下意識的轉身,看向川香園三個大字。

想到路彥昭今天就在這裡吃飯,這未嘗不是一個搭訕的好時機,想到路彥昭剛才經過她跟秦芸芸身邊的時候,雖然說氣質冷了些,可是,架不住人家長得好看啊!

秦芸芸想到,跟這樣有權有錢有顏值的男人在一起,她的心裡,就忍不住的激動。

她覺得,今天,她就得開始計劃,多在路彥昭面前走動走動。

想到這裡,她趕緊挺胸抬頭,捋了捋頭髮,調整出一副最好的狀態,向著餐廳里走去。

同一時間,于慧敏家,秦未央吃完午飯,直接回卧室,洗完澡出來,秦未央這才覺得,洗去了一身的疲倦,再睡個覺,估計就把精神頭養回來了。

她上床躺下,拿著手機,想了想,給路彥昭發了個消息。

秦未央:吃飯了嗎?

路彥昭:還沒睡?我以為你回家就睡了!

秦未央:我本來是這樣想的,誰知道,我剛回家,就看見我媽和阿姨準備好午飯,喊我一起吃飯,我跟我媽好幾天沒見面了,就陪著她吃了飯!

路彥昭:你媽沒有去上班嗎?我還以為,你們家就阿姨一個人在家。

秦未央:我爸媽離婚了,我媽也辭了眾城集團總裁的位置,現在,眾城集團是秦峰管理,他是董事長兼CEO。

路彥昭看到秦未央的解釋,就明白了,于慧敏現在是個閑人。

路彥昭:那我們就得加緊了,趕緊把公司奪回來,還到阿姨手裡!

秦未央:我正有這樣的想法,對了,你吃的什麼?

路彥昭:要不要視頻,順便看看。

秦未央看到這句話,毫不猶豫的發過去視頻。

川香園包廂,路彥昭剛接通視頻,臉上露出笑容。

只不過,還不等他說話,包廂門口突然傳來一個女聲:"路總,我可以進來嗎?"

路彥昭的笑容,一下子僵下來。

他抬頭,就看見秦芸芸一臉笑容的站在包廂門口,手還打在門上。

路彥昭的俊臉,一下子黑了,這個女人怎麼又回來了,她剛才不是跟秦未青吃完飯離開了嗎?

路彥昭還沒想明白是怎麼回事,視頻里突然傳來秦未央的聲音:"你在跟誰吃飯呢,我怎麼聽見有個女人的聲音!"

秦未央的語氣,明顯有些不開心。

路彥昭趕緊看向手機,跟她解釋:"是秦芸芸!"

站在包廂門口的秦芸芸,聽到路彥昭的解釋,眸子閃了閃,一下子就想到了秦夭夭。

果然,秦未青跟她說,秦夭夭和路彥昭在交往,果然沒有騙她。

她的眸子閃了閃,正打算說點什麼。

突然看見路彥昭給了唐雲飛一個眼神,唐雲飛蹭的站起來,直接向著她走過來,將她從門口推出去。

唐雲飛這一系列的行動,壓根沒有給秦芸芸一點心理準備,她站在包廂外面,看著面前,面無表情的唐雲飛時,整個人還是懵逼的。

而此刻,包廂里,路彥昭的視頻上。

秦未央的眉頭,明顯的皺了起來:"路彥昭,你送我回家,就是跟秦芸芸去吃午飯了嗎?"

路彥昭冤枉的要死:"怎麼可能,你想到哪裡去了,我壓根就沒有想到,她會來我包廂!"

怕秦未央真的誤會了,路彥昭趕緊解釋:"我送你回家,本來是打算回家隨便吃點睡覺的,結果,唐雲飛說我不愛惜身體,我就想著,他來給我們接機,也沒有吃飯,就跟他來川香園吃飯了,我們進包廂的時候,正好撞上了剛吃完飯的秦未青和秦芸芸,我以為他們已經離開了,我是真沒想到,我剛跟你接通視頻,她居然就打開我包廂門,問我能不能進來,說實話,我現在還是懵的!"

秦未央聽到路彥昭解釋的這麼清楚,忍不住笑起來:"所以,你這是在跟我解釋,你是清白的嗎?"

路彥昭立馬開口:"不用解釋,我本來就是清白的!"

秦未央終於忍不住笑出聲:"好了,你不用解釋了,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你是什麼樣子的,我還能不清楚嘛,我就是有點吃驚,沒想到,你跟秦芸芸還能遇上,你估計還不知道吧,之前秦夭夭出事,就是秦芸芸害的,只不過,因為有秦峰護著,所以秦芸芸才沒有去坐牢,我媽對這件事情,可一直耿耿於懷呢!"

路彥昭聽到這話,臉微微沉了沉:"我知道!"

秦未央眨了眨眼睛,神色有些複雜:"你知道什麼?"

路彥昭嘆了口氣:"我知道這件事情,因為我讓唐雲飛調查過!"

秦未央一副瞭然的神情,卻沒有再說話。

路彥昭跟她解釋:"而且,不光這件事,還有一件事,我也大概能猜出來,你之所以變成秦夭夭之後,認于慧敏,卻不認秦峰,八成是因為他在那件事上,幫了秦芸芸,對不對?"

秦未央笑了笑,只不過,那笑容怎麼看,都不是開心的笑。

她點了點頭:"對啊,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因為這個不想認他,在他的眼裡,秦芸芸是女兒,秦夭夭就不是嘛,而且,我這個人,向來愛恨分明,你應該知道的,誰對我好,我才會對他掏心掏肺,就秦峰這樣的,我不記恨他,他就應該感謝了!"

路彥昭聽到秦未央自我剖析,忍不住笑了起來:"是啊,我知道誰對你好,你就對誰好,那我對你好不好?"

秦未央一愣,小臉突然就紅了起來。

她是真沒想到,路彥昭還會突然說這樣的話,她忍不住笑了笑,沒好氣的開口:"你自己覺得,你對我好不好?"

路彥昭沉吟了一聲,開口道:"好,但是,還是不足夠好,仍然需要努力!"

聽到路彥昭這樣說,秦未央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 回到醫院的蘇青,從簡語之那裡了解了木小寶來過的事情,剛談完這件事,一旁的簡語之想問簡言之的事情,又看到睜著眼的簡渙之正看著她們,只能再找機會說這事。

心急如焚等不下去的蘇青,要出去打電話,吩咐簡語之照顧好人。

在蘇青出去后,想要知道簡言之現在情況的簡語之也跟著出去。

「喂,趙秘……」

「不好意思,簡女士還在開會,要不,您再等等?」

一個小時前,半個小時前,二十分鐘前,都在開會,現在還在開會,有什麼會要開那麼久?「我知道了,謝謝。」

掛斷電話后,蘇青又立刻給簡言之的舅舅去電話,同樣不是本人,是身邊的工作人員接的。

「你好,你好,簡夫人。」

剛剛經歷過失望的蘇青,心裡已經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簡董還在開會嗎?」

「簡董已經開完會了,他在講一個短途電話,擔心讓您久等了,特地讓我先跟您打聲招呼。」

一句話,猶如讓墜入谷底的蘇青看到了希望,「好,謝謝你錢助理。」

「不客氣。」電話那頭的錢助理態度跟之前的趙秘書截然相反,對她是又客氣又恭敬,「簡董已經打完電話了,我現在就把手機交給他。」

「謝謝。」

按耐不住激動情緒的蘇青,在原地來回踱步,只要簡言之的舅舅肯幫忙,這件事就有轉機了,

「喂?」電話那頭響起一聲渾厚的嗓音。

總算是等到這個聲音了,「簡董,言之他出事了。」

「你別擔心,我已經知道情況了,現在你那邊怎麼樣了?」

看來簡言之的舅舅不像那兩位阿姨一樣沒有良心,生怕被連累了,電話也不接,就知道叫秘書助理來搪塞她,這位舅舅對簡言之的事情還是很上心,「我已經叫律師在那邊看著,另外,安排了言之的助理去公司安撫人心。」

「這個安排很好,蘇青啊,你別擔心,我們要相信言之,如果他是清白的,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簡董,平時言之在商場上得罪了太多的人了,那些人一定會趁著這個時候對他落井下石,你是言之的舅舅,也是我最信任的人,我希望你能……」

沒等蘇青的話說完電話那頭就響起聲音,「蘇青啊,你說的很對,言之現在情況很危險,你放心,我立刻叫助理去留意情況,我隨時都在關注景城那邊的進展,不過,對於這件事,我們都要抱有信心,要對言之有信心,只要他沒事,那一定能出得來,好了,我這邊還有工作要忙,就先這樣了。」

什麼叫做「留意和關注進展」?,是不是她理解有誤?「簡董,請你救救言之吧。」

「蘇青啊,你千萬不要這麼說,我怎麼會不救他呢,他是我的親外甥,我一定會救他的,但是,咱們誰都沒有權利去改變事實真相,我們都要遵守規矩,如果言之真的被查出有問題,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但他是冤枉的話,你放心,我不會放過在背後動我外甥的這個人。」不急不緩的簡雄盛端起桌上的茶水。

看來,比起那兩個阿姨,簡言之這個舅舅是更有禮貌了,還知道當面拒絕人,說了一大堆的好話,不還是不願意插手這件事,「簡董,你這麼做,對得住言之嗎,你們公司出事的時候,言之他……」

「蘇青啊,你這話什麼意思,不是在挑撥我們的關係吧?言之可是我的親外甥,我不救他誰救他,你這話我就不喜歡了,難道,我這個親舅舅還不如你一個外人,會害了他?既然你不信任我,那咱們也沒有談下去的必要!」電話那頭的人把蘇青呵責一頓后就掛了電話。

看著手機的蘇青笑出了眼淚。

她沒想到,真的沒想到,平時關係那麼好,現在出了事情一個個只顧著自身利益,根本不管簡言之的死活。

「他們怎麼說?」

身後傳來的聲音,讓蘇青立刻收住情緒,她必須扛住不能讓這兩個小的跟著慌,面帶微笑的蘇青回頭看著簡語之,「你舅舅說,會幫忙。」

「那真是太好了。」臉上在笑的簡語之,其實心裡跟蘇青一樣,剛剛電話里的內容,她都聽見了。

「小語,我得去找律師了解下最新情況,你在醫院照顧好小渙,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記得,如果有記者找過來一定要把門鎖上,絕對不能開門出去,知道嗎?」簡言之的舅舅跟阿姨都見死不救,但是她不能坐以待斃,她得再去找律師想想辦法,如果連她都不救簡言之等著別人來給結果,那簡言之只有死路一條。

「我知道了。」

站在門口的簡語之目送著匆匆離去時,連落在病房裡的包包都沒顧得上拿走的蘇青。

那些有血緣關係的人,在這個時候都不想被大哥連累,唯獨蘇青,沒有離開,反而是鞍前忙后操勞這一切。

若非這一場變故,也許她心裡還不夠了解這個住在家裡那麼多年的「后媽」吧。

轉身回房的簡語之,手在碰到房門時,突然想到什麼。

也許,她可以試試去找一個人幫忙救大哥。

簡語之馬上拿出手機打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那邊都沒有接通。

直到這個持續打了五遍的電話沒有再打進來,沙發旁邊的人才將手上的書本合上。

進來的人問了句,「誰的電話,怎麼不接?」

「簡家簡語之的電話,一定是打來找我幫忙救人。」嘆了口氣的湯老太太把書遞給湯老爺子,接過遞來的茶。

「她怎麼不給楚雲依打去?」

「呵呵……」聽到這個名字,湯老太太冷笑兩聲,「楚雲依那個老太婆,日落西山了,人家聰明著,不去找她,來找我。」

「你不接這個電話也對,不然啊,家樂得抱著招牌跳樓了。」

說起這件事,她就覺得這裡面肯定是有什麼道道,湯老太太用力將茶杯放在杯碟上,「你們爺孫倆在背後沒背著我,一塊聯手唱戲吧?」

知道這話有坑,湯老爺子沒接著說下去,「我先去公司了。」

「去公司幹嘛,給那小猴崽子送吃的是不是?」

「送什麼吃的,他同學來景城,他招呼同學去了。我放心不下,想替他去公司盯著。」

聽到同學,還親自去招呼,湯老太太的眼睛瞬間亮了,「男的女的?」

「我沒問他。」

從沙發起身的湯老太太跟上湯老爺子,「一定是男的,我就沒見過他招呼過哪個女同學。」

走在前面的湯老爺子停住腳步,一臉生氣瞪著跟在自己後面的湯老太太,「你去哪兒?」

「跟你去公司,我也不想看到這臭小子的臉,誰讓沒辦法,我得跟他商量下基金會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