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百零八座世界來布陣,這絕對是大手筆。

血光劃過長空,撕開滿天雲霧,韋一笑直接飛到光明頂上,這裡擁有著九座靈光環繞的大型跨界傳送陣,能夠直達東玄世界群的九大戰區。

右手探出,掌心陣紋交織,一座星光閃耀的大陣在張無忌的一念之間成型,抬頭看著東玄大界之外的浩瀚星空,喃喃自語道,「擁有一百八十多座異世界,天罡地煞陣也該現世了。」

傳說中的太古星陣,張無忌也很想知道用一百零八座生命世界來布陣的話,結果會有什麼神奇的變化。

韋一笑在九大戰區之間不斷傳送,當夜幕降臨東玄大界之時,他才飛回到光明號母艦之上。

血藤之翼入體,韋一笑向張無忌躬身行禮,「教主,一切已準備就緒。」

「善。」張無忌點了點頭,揮手讓韋一笑退下,一步踏空,直入雲霄,登臨東玄大界最神秘的本源之地。

「星紋,顯。」雙手法印飛速變換,一縷縷神秘而又古老的星光從張無忌的體內飛出,融入到東玄大界的本源之地。

「嗡嗡…」

剎那間,東玄大界震動,億萬萬縷星光迸射而出,貫穿重重虛空壁壘,猶如天道神鏈一般將一座座異世界連接在了一起。

遠遠望去,就能看到無數的璀璨星紋從東玄大界延伸出去,猶如天道神網一樣覆蓋住一座又一座生命世界。

「諸界動,映照星海。」張無忌體內八座洞天顯化,八重洞天光輪映照東玄大界的本源之地。

混沌、劍道、吞噬、雷罰、五行、陰陽、時空、生命等八大洞天法則,牽引著東玄大界的本源化為星光不斷向外擴張。

一座座生命世界就如星空中的繁星一般,被東玄大界的本源力量慢慢牽引著移動起來。

一百零八座生命世界同時移動,讓東玄世界群之內的無盡虛空都劇烈顫動,一道道空間裂縫極速蔓延,可怕的虛空風暴呼嘯著向四方絞殺過去。

諸界之中,東玄聯盟的眾多洞天巨擘紛紛出手鎮壓虛空風暴,又有無數精銳將士駕馭著虛空戰艦和世界級戰列艦巡視四方,坐鎮山河,穩定人心。

「哧哧哧。」

無盡星光衍生,縱橫交織,凝聚成一百零八道通天徹地的星光巨柱貫穿虛空,然後盡數融入到了東玄大界。

「天罡三十六星,凝。」諸界運轉,張無忌大手橫空,演化遮天蓋地的星光神掌將三十六座中型世界定在了虛空致中和。

「地煞七十二星,凝。」緊接著,星光神掌一翻,橫推,無窮星紋拖著七十二座小世界散落在虛空外圍。

「天罡地煞陣,成。」陣圖橫空,神光浩瀚,直接覆蓋住了一百零八座生命世界。

「轟轟轟…」

頓時間,東玄大界的天空上多出了一顆顆璀璨耀眼的星辰,接著,又有濃郁的世界元氣從一座座異世界湧入東玄大界。

很快,那些世界元氣又通過星辰陣紋湧入到諸界之中。

天罡地煞陣一成,東玄大界和一百零八座生命世界之間就成了一個整體,諸界互補,世界元氣變得更加的浩瀚。

「好濃郁的世界元氣。」

「快修鍊,別錯過了機會。」

東玄世界群的眾多智慧生靈欣喜若狂,紛紛進入修鍊狀態。

大秦戰區,咸陽界中,嬴政感慨萬千的道,「大總統好神通,天罡地煞陣一成,東玄聯盟之內的一百零八座異世界將無可撼動。」

白起則是把目光放在了天罡地煞陣之外的虛空,那裡還散落著七十多座異世界,「厲害,大總統這是準備把另外的七十六座異世界當成前線戰場來布置了。」

大漢戰區,洛陽界內,韓信若有所思的道,「大總統是在未雨綢繆,看來我們跟上古世家之間還會有戰爭要進行。」

霍去病冷哼一聲,背上黃金古槍輕輕鳴動,「哼,這是必然的,那些上古世家亡我東玄聯盟之心不死,我們遲早要跟他們清算。」

劉邦戲謔的笑了笑,說道,「我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上古世家知道了天罡地煞陣的存在後,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強弩之末!竟然還敢詐我!」

彌蘇貝特憤怒的盯著秦維傑,手中魔杖已經蓄勢待發。

「呵呵,誰讓你丫笨呢!」秦維傑慘然一笑:「來吧,就剩咱倆了,做個了解吧!今天不是你死,就是你亡!」

我去,這說話的藝術,讓秦維傑全佔了,這尼瑪有什麼區別,合著不管怎麼地都是彌蘇貝特死啊。

「聒噪!受死!」

「哎哎哎!!等等……」

「別廢話,你又要幹嘛!?」

「大哥,你看我都成這樣了,過過嘴癮裝個13嘛,別當真!反正我也要死了,咱要不嘮五塊錢的?聊聊唄……」

彌蘇貝特皺著眉頭:「你又想拖延時間?我可沒時間跟你廢話,死!」

說著一道幽綠色的死神虛影出現,手持鐮刀向著秦維傑襲來。

「『暗面入侵』『諸神現世』沒準我們可以合作……」秦維傑全然不懼襲來的死神虛影,口中淡淡的說了一句。

眼看鐮刀就要收割秦維傑生命了,卻在距離秦維傑不足五厘米的地方聽了下來。

「你竟然知道了……誰告訴你的!」

「我繼承了『天啟意志』,之前又被『不祥之刃』控制,關於那個預言就是『不祥之刃』傳遞給我的!」

「『天啟之子』、『黑暗影主』、『滅世之鐮』、『迷霧學者』……你竟然就是預言中的『天啟之子』!?」

「誰知道呢,姑且就當我是吧……說實在我真不想牽扯進這些有的沒的,安安穩穩過日子不好嘛!我就想好好上個學,等我畢業之後帶著湯姆回華夏,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隱居,過著日常吃飯、睡覺、欺負湯姆的好日子。」

秦維傑侃侃而談:「可惜啊,如果那預言是真的,這一切就都是奢望了。這個世界啊……呵呵……果然不一樣啊!完全不一樣!」

「你就打算跟我聊這些?」彌蘇貝特警惕的看著秦維傑。

「也不是……我就是想知道一些事情,確認一些事情。」

「什麼?」

「你有沒有一種感覺,彷彿所有事情都被人安排好了,在所有事件的背後一直有著一隻無形的黑手在操縱著一切……埋骨之地原本都要湮滅了,結果竟然有人使用華夏的玄法強行開啟了埋骨之地……達納特斯頭頂的神符也在幫他恢復著靈魂……

更巧合的是,我們收了死亡圖書館中的所有靈魂體,而就在進入最後一層的前幾天,機緣巧合之下達納特斯的分魂,那道記載著整個埋骨之地形成的靈魂體竟然在引導著我們開啟逆向大陣,聚合空間。

巧合的是,開啟逆向大陣的材料包含了『時之沙』、『彼岸花』、『麒麟血』,『時之沙』是我們在馬奇諾防線的『禁魔領域』收集的,『彼岸花』早已絕跡我也是機緣巧合獲得了一枚種子,進入埋骨之地后我只是隨意的將其扔掉,結果彼岸花開遍了整個埋骨之地。

最後的『麒麟血』本是華夏傳說中一種材料,我本以為我們無法獲得,然而巧合的事情又發生了,二狗也就是我養的那條黑狗,在機緣巧合之下竟然獲得了麒麟血脈,去年暑假在倫敦西郊墓園卡爾羅斯念誦你的尊名,從而進入了『異化』狀態,最後解決他的就是『麒麟血』,我記得那天異化的卡爾羅斯可是被炸成了飛灰……

一次次的巧合,幾乎囊括了去年我們所有的行動路線,每一份材料的獲取都彷彿是巧合所致,不知道你信不信,反正我不相信有那麼多巧合,事出反常必有妖,一切彷彿都在被人操縱著,我只能察覺一絲詭異卻抓不住任何線索,我想知道,你為何會進入埋骨之地?你又是怎麼知道埋骨之地要開啟的?我想知道你的時間線……」

彌蘇貝特陷入了沉默,腦海中回想著這兩年來的經歷……

……

彌蘇貝特被困『舊世界』三百餘年,近百年來『舊世界』極為不太平,總有一聲聲不知出處的囈語回想在所有『舊世界』生物的腦海之中。

有些意志薄弱的傢伙,頂不住囈語的侵蝕,最終變成了癲狂的怪物,隨著時間的推移『舊世界』中陷入瘋狂與扭曲的生物越來越多,他們相互攻伐、廝殺、吞食,整個『舊世界』都變得越發扭曲與瘋狂。

而其中意志強大的存在,也受到了囈語不同程度的影響,就比如彌蘇貝特,進一百年來他的大部分時間都陷入了沉眠,如果不是沉眠降低了思維活動,估計彌蘇貝特也無法抵禦囈語的侵蝕。

然而十五年前的一件事將彌蘇貝特從沉眠中喚醒,那是來自達納特斯之眼的呼喚,邪教徒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找到了能讓彌蘇貝特降臨現世的方法。

而那個方法就是讓彌蘇貝特藉由死神後裔一個名叫黛安娜的女人生產,再次降臨現世。

然而這一切都是一場陰謀,彌蘇貝特不禁喪失了一半的死神之力,更因為與黛安娜的契約,導致他無法確定那個奪走他一半死神之力的嬰兒的位置。

原本就算是沒有了黛安娜,彌蘇貝特依舊可以如法炮製,再找一個死神後裔家族的女性,完成原定的計劃降臨現世。

然而沒有想到,那個叫黛安娜的女人竟然在臨死前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獻祭了整個福利家族的血親,徹底斬斷了彌蘇貝特降生的希望。

此後多年,彌蘇貝特尋覓多年,只為找到那個奪走他一半死神之力的孩子,只要找到他,彌蘇貝特就還有機會藉助他的身體復活。

然而整整十幾年過去了,竟然一點線索都沒有。

直到兩年前,那個孩子竟然再次出現,彌蘇貝特以為自己的機會來了,但是卻沒有想到,每次對秦維傑下手都巧合般的失敗了。

幾個月前,達納特斯之眼的收魂主教告知他疑似『埋骨之地』出世,彌蘇貝特再次燃起希望,只要補全了神格他就有機會藉助神格和埋骨之地,離開『舊世界』。

然而,他剛指定了讓邪教徒進入埋骨之地的計劃,達納特斯之眼就發生了內亂,收魂主教身死,所有信奉自己的邪教徒盡皆被剷除,一切就是這麼巧。

每次給了彌蘇貝特希望,結果又迎來了更深的絕望,無盡的憤怒讓彌蘇貝特差點陷入了癲狂。

然而事情又出現了轉機,達納特斯之眼的幽鬼主教竟然進入了『埋骨之地』,並且找到了辦法溝通自己,讓彌蘇貝特從『舊世界』找到了『埋骨之地』的坐標。

得到了埋骨之地的坐標之後,彌蘇貝特發動了自己能調動的所有力量,強行襲擊空間屏障,意圖打碎屏障進入埋骨之地。

可惜,埋骨之地的屏障太過強大,縱使彌蘇貝特用盡全力依舊無法攻破,只能在空間屏障之上留下一道道裂縫,別看有了裂縫,但埋骨之地的屏障卻依舊紋絲不動。

無奈,彌蘇貝特只能蠱惑幽鬼主教,助他煉化一隻實力強大的巫妖,藉助巫妖精魄強化幽鬼主教的肉身,從而讓自己直接奪舍了幽鬼主教。

因為肉身被強化,彌蘇貝特的精神投影才堪堪能夠被容納,彌蘇貝特也才藉此進入了埋骨之地。

一切看起來的確有些巧合,但還沒有到讓彌蘇貝特意識到有人在背後操縱一切,所有的選擇都是自己權衡之後做出的,沒有人去引導,一切看來合情合理,只是自己的運氣差了一點,遇到了一個難纏的小子。 蘇昊放下背包,和橙子隨意找了個地方坐下休息著。

「兄弟先休息一會兒,我去給兄弟們打個電話,看看能不能把他們叫過來。」

蕭熊沖着蘇昊說了一聲,隨後開啟了一道後門走了出去。

在他離開不久,光頭也跟了過去。

賭場里,就只剩下光頭的三個手下和蘇昊他們。

那三個手下一直監視着蘇昊二人。

「昊哥,你不會丟下我的,對嗎?」橙子像是一個受到驚嚇的小貓,從末日爆發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安定下來。

也只有跟蘇昊待在一起的時候,才能獲得一些安全感。

她不敢想像,如果蘇昊丟下了她,她該何去何從。

靠她一個柔弱女生,想在末世里生存下去太難了。

原先還有方夢妍陪着她,可現在方夢妍也沒了。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讓她甚至連傷感的機會都沒有。

「放心吧,我不會丟下你!」蘇昊承諾道。

聽到這話,橙子心中頓時安定了許多,小心翼翼的把腦袋靠在了蘇昊的肩膀上。

她心中也已經做了決定,或者說在昨晚就已經做了決定。

昨晚她和姜清黎已經商量過,決定要把自己的身子獻給蘇昊,只求蘇昊能夠帶上她們。

感受到橙子的柔順長發劃過自己臉頰,蘇昊不禁有些失神。

下意識的伸出手臂抱住了橙子。

並沒有什麼邪惡想法,只是心疼,看到橙子擔心害怕的樣子,他很想去保護,去照顧。

另一邊。

賭場後門外是一座步行梯。

樓道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