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娃提出質疑:“敵人怎麼可能會老老實實的沿着公路線前進,要是像你說的那樣,從周邊荒野繞過去,分散多路進攻怎麼辦?”

李瑞流自信地道:“至少在短時間內絕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西火鎮不可防守,是因爲地質狀態穩定,而荒野絕大地區都屬於不穩定地質帶,多有地縫陰火,縱橫密佈,不適宜大部隊行軍,這也是爲什麼荒野中的地獄土著都居住在天然的浮空平臺上不肯落地的原因。據我先前的情報得知,火樹王朝一直沒有能力大規模越過幽魂河,稱幽魂河東岸爲蠻荒地帶,對這裏的情況根本就是兩眼一抹黑,越過幽魂河後,他們只要稍加調查,就會了解這裏的地質狀態,那麼沿着我們建設的公路線向前攻擊,就是他們唯一的選擇!時間,就是關鍵!他們應該同樣害怕我們組織起大規模反擊,想要依靠快速的攻擊來打蒙我們,拖延我們發動反擊的時間!所以我們的戰鬥一定會是沿着公路線進行的!”

自信來源於實力。

李瑞流自從被分配到西進開拓部隊後,由雍博文特批一直就是帶領先遣隊爲大部分打前站,整條公路線都是跟隨着他的腳步建立起來的,他對公路沿線的地理狀況極爲清楚,並且特意進行過相關情況的收集整理。與那些只把心思放在搶掠上頭的作戰法師不同,很清楚公司目標的李瑞流的注意重點卻是放在所經地區的各方面信息收集上。此時終於派上了用場。

伊娃被李瑞流充滿自信的講解說服了。米歇爾也在她後面輕聲叮囑她應該相信李瑞流的意見。可是她還有些猶豫:“可是上面的命令是將戰線穩定在西火鎮一線,我們這麼大步後退……”

李瑞流卻笑道:“放心吧,我覺得我能明白艾總的意思!我們現在的防禦作戰,不僅僅是戰鬥層面的,更是政治層面的。”

伊娃眨了眨眼睛,覺得有點跟不上李瑞流的思路。米歇爾卻是若有所思地拍了拍伊娃,示意她聽下去。

“經過上次開拓城的暴動後,人間方面對我們公司其實抱有一種嚴重的懷疑態度,不能認可殖民地的安全,要不是魚主席大力支持,現在開拓城的工業園區怕是都建立不起來,如果西部戰事崩盤的消息傳回去,對開拓城的發展肯定是極大打擊,那些猶豫不定的公司大約會第一時間撤回人間。所以艾總絕不希望西部戰事影響到開拓城的發展,那麼我們這邊的戰鬥結果就至關重要,就算是相關消息流傳回去,也應該是能鼓舞人心,而不是帶來不利影響!”

,! 伊娃質疑:“可是,如果我們一直不停後退的話,也算不什麼好消息吧,一旦傳回去影響不是更壞?”

她不明白,可是米歇爾卻明白了,只不過米歇爾是伊娃的陰兵,不好直接說什麼,只是鼓勵地衝着李瑞流點了點頭。

李瑞流微笑道:“這不一樣。我們現在主動向火峽鎮方向撤退,就算是傳回去,也依舊是前一階段潰敗的延續,一旦我們在火峽鎮站穩腳根,擋住敵人的進攻,那就是我們的戰略措施得當,已經成功挽回戰局。而我們要是強行在西火鎮這裏狙擊敵人,一旦敗退,傳回去就是我們的狙擊失敗,未能挽回先前的戰局。”

伊娃有些猶豫,她畢竟是第一次指揮這種大規模作戰,心裏着實沒底,米歇爾雖然能給予一點指導和支持,但終究不能替她拿主意,陰陽兵最重要關竅就是陽兵爲主陰兵爲符,聯接陰陽兵的法術中有相當一大部分是用來制約陰兵,以防止陰兵反客爲主控制陽兵的,這也是爲什麼當初雍博文很放心地讓一羣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跟一幫壞透腔的黑社會惡鬼聯接的原因。她猶豫片刻,又問:“我們退到火峽鎮,一定能戰穩腳根嗎?”

李瑞流道:“我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一直擋住敵人進攻,但依據就近調配的資源,我至少可以保證頂住敵人十天的進攻,哪怕是那數十萬收編的惡鬼傀儡發動進攻,也絕沒有問題!”

伊娃深吸了一口氣,終於拍板決定:“好,我這就向言祕報告!”當即稍整理了一下李瑞流的方案,打電話向言青若彙報。這種大事,言青若不好作決定,好在她就在艾莉芸身旁,直接把電話交給了艾莉芸。

聽完伊娃的彙報,艾莉芸便道:“既然西部戰事交給你,我會尊重你的決定,不要讓我失望。”語氣顯得有些沉重,頓了頓方道:“伊娃,李瑞流是經過西部開拓戰鬥鍛鍊過的,一直處在西部開拓的第一線位置,多聽聽他的意見,不會有錯!我等着你們的好消息!讓李瑞流接電話。”

李瑞流一聽艾莉芸要跟自己說話,心裏不由得一陣緊張。這可是公司正牌的大boss之一,從小道消息聽說,就算是老總雍博文在這位準夫人面前也是要低一頭的,如果雍博文算得上是公司的皇帝的話,那這位艾莉芸可就是正牌的太上皇了。

“李瑞流法師,我是艾莉芸。”艾莉芸沒有多說客套話,直截了當地說,“你是技術學院第一期結業生中最優秀的成員,雍總對你報有極大期待,所以纔會派你到西部開拓前線去工作,並且力排衆議,親自任命你爲西部開拓先遣部隊指揮法師,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希望你能有更上佳的表現,不負你優秀畢業生的身份和雍總的期望!西部戰事就交給你和伊娃了!”

艾莉芸說的這些,李瑞流都一清二楚,當初任命他爲先遣部隊指揮法師,在西進部隊中反對的聲音非常大,抱成團的作戰法師們就已經顯露出一種對公司命令的桀驁態度,倒是楊鄭華至少還能服從雍博文的命令,爲了給他李瑞流打氣壯威,雍博文親自把他送到西部開拓部隊指揮中心,當面交付給楊鄭華,並且很鄭重地說:“李瑞流法師是我們技術學院一期學員的優秀畢業生,也是公司未來的骨幹,楊經理希望你能大力支持培養。”正是有了雍博文這種支持的態度,李瑞流才能順利地下到一線部隊,持掌先遣隊。而同期其他學員,就沒有那麼好運氣的,凡是派到西進部隊裏的,都給安排去當包工頭搞建設去了。

所以艾莉芸只是簡單的把以前的事情提了提,李瑞流就激動起來。士爲知己者死,他李瑞流原本只是個不入流的法師學徒,一無法術水平,二無深厚背景,能得雍博文大天師如此看重,爲了公司和雍大天師真真是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艾總,你放心,只要我李瑞流還有一口氣在,就絕不會讓敵人踏過火峽鎮!”

李瑞流擲地有聲地下了軍令狀。

既然得了艾總的親自許可,伊娃便立即行動,一面組織人員撤退,一面安排幾個屬下的陰陽兵女孩兒聯絡各定居點工作人員,要求他們緊急帶隊趕往火峽鎮,而公司方面補充的彈藥裝備也將送抵火峽鎮。原本按照公司安排,梅雅萱將會攜帶彈藥物資第一時間趕赴西線支援,而以梅雅萱的身份,一旦她抵達西線戰場,那就是當仁不讓的總指揮,伊娃就得退位讓賢,所以伊娃的壓力還不是很大。

不過在十數分鐘後,伊娃的壓力就大了起來。

言青若電話通知她,經公司研究決定,梅雅萱經理另有重要任務,不能前往西線支援,將由另一名陰陽兵女孩攜帶存儲着彈藥裝備的電腦和配備的鬼魂轉換器替代梅雅萱進行,而西線戰事就全都交給她與李瑞流負責。

伊娃當時感到壓力巨大,不禁回想起與艾莉芸通話時,艾莉芸說的那句“既然西部戰事交給你,我會尊重你的決定,不要讓我失望。”當時伊娃還以爲艾莉芸只是忽略了她只是臨時總指揮這件事情,現在想來,才知道艾莉芸當時就是意有所指了。

不過壓力大歸大,任務還得執行,尤其是火樹王朝的部隊正追在屁股後面呢,怎麼也得先對付了他們才能多想其他的。

伊娃帶着大部隊先行往火峽鎮撤,並且負責組織途中其他定居點工作人員一同撤退。而李瑞流卻自帶了一隊施工的惡鬼傀儡殿後,對沿途道路進破壞,打穿地面,讓陰火地縫遍佈公路周邊,並且利用手頭有限的法術資源佈設各種法陣陷阱。他當然不會把阻擋敵軍的希望全都寄託在這些小把戲上,不過能拖延一些時間,好讓他準備的更充分總歸是好的。 石沼帶隊轟平指揮中心所在定居點卻是什麼都沒撈到,心裏就有些擔憂了。

他不知道自己已經把敵人西進部隊的大本營給攻下來,就算是空城一座,那也是潑天的功勞,只是琢磨着這明顯就是堅壁清野戰術,敵人已經反應過來了,自知兵力空虛,所以主動放棄無關緊要的城鎮,以收縮兵力,重點防禦,就好像人打架之前得先握拳頭一樣。在石沼看來,現如今敵人的態勢就是巴掌伸着,五個指頭鋪散,扇巴掌的力度自然是不如擂拳頭的,所以在收指握拳,蓄了力就要打出來的。

石沼仍然不清楚後方大捷的事情,總歸是擔心敵人前方部隊得到消息捲土而歸,那他這支小部隊可就要死得不能再死了。所以在敵人大部隊迴歸之前,他的目標是攻下更多的城鎮,給自己更大的回還空間。

李瑞流佈設的那些小陷阱什麼的只在初期起了一些作用,殺傷了數十石沼部下地獄土著,但石沼發現無論是地縫陰火還是那些法陣陷阱都對惡鬼傀儡起不到作用,便立刻下令讓惡鬼傀儡揹着地獄土著士兵前進,簡簡單單地就破了李瑞流的苦心設計。

石沼的這樣行爲,通過空中的偵察儀——伊娃帶着指揮中心的浮空偵察儀呢,走一路放一路,沿途情況盡收眼底——被伊娃看在眼中,便趕緊地通知李瑞流別作無用功了,悶頭跑吧。

於是伊娃李瑞流這邊心急火燎地撤退,石沼這邊心急火燎的進攻,兩下這一湊和,戰場推進的這叫一個快啊,簡直就是你追我趕地往火峽鎮方向逃。

這火峽鎮座落於陰火地縫上。

雖然李瑞流說那陰火地縫不寬,那是相對而言說的,其實也近百米的寬度,比起荒野裏遍地都是的小如指頭大似拳腳的陰火地縫來,那簡直就是小溪與大江的區別。

這地縫即大,陰火便不可能像小地縫那般成日地嗤嗤冒個不停,平時只在地縫中縮中,站在地縫邊沿伸着脖子才能看到地縫裏永不止息的陰火,偶爾遇上個地動什麼的,纔會大量噴發。

還離得老遠就看見烏沉沉的天空都被映成了血色,前方大地噴出一抹紅光,紅光中一橋飛架,橋的正中央居然座落着一座小鎮!

伊娃這還是第一次到西部前線來,去的時候乘的直升機,路上在飛機中無聊,打了個瞌睡,卻是錯過了這堪稱奇觀的火峽鎮。

此時看來不禁嘖嘖稱奇,卻又有些不解,回問已經趕上大部隊的李瑞流:“怎麼把定居點建在了橋上,這也太不安全了吧,爲什麼不建地縫兩端。”

李瑞流解釋道:“當初是我建議這麼搞的。這地縫附近地質狀況不穩定,稍有大的震動就會導到陰火噴發,你看那地面上不起眼的細紋,一到陰火噴發的時候,就會變成煤氣竈噴孔般的東西,盡往外噴陰火,數裏範圍內的地面都會變成火海,而且壓力稍大就會下陷塌落。所以這橋是從數裏之外建過來的,兩端基礎深入地下近百米,橋基根本不接觸地縫附近鬆軟地面,鎮子要建在地上,還需要更穩固的地質狀態,就得再往前或者往後沿近十里地,可惜了這處天險。所以我帶着先遣隊架橋的時候,發現陰火噴發時,刻意加寬了中部橋身,整個定居點也採取了全鋼結果,並且整體佈設了強化防禦法陣,即使陰火噴發也可以擋在鎮子外面。”李瑞流帶領先遣隊乾的都是苦活累活,一路走來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對地理情況相當清楚。因爲知道先遣隊的辛苦,而且以李瑞流的身份可能很難得到西進指揮中心的特別關照,所以雍博文在各種物資上都是對先遣隊進行了優先供應,尤其是考慮到李瑞流只是野法師出身的法師學徒,在術法水平上糙了些,所以特別事先做好各種法陣保存到法陣存儲器裏,需要用的時候,只要從法陣存儲器裏取出來直接佈設就可以,若有什麼特殊需要還可以直接找公司訂做。這也是李瑞流先遣隊能建起火峽鎮、幽魂河大橋,而且還不影響西進開拓步伐的主要原因。

伊娃李瑞流進駐火峽鎮,臨近定居點的工作人員和施工惡鬼已經趕來不少,人有數十,鬼有數萬,可惜作戰用的機器傀儡卻還是少得可憐。

好在彈藥還算有一些,各地施工的時候少不得需要開坑炸山搞些爆破,各定居點的施工隊手頭都各有些儲備彈藥,只是沒有附加各種法術,根本傷不到機器傀儡,就算是對付地獄土著也夠嗆。

來自公司方面的支援最快也還需要至少十個小時才能抵達,而跟在屁股後面的敵人卻是近在咫尺,用不了幾個小時就會殺上來。

事實上,石沼也是一直在加快行軍速度。

在接加攻下兩個空鎮,並且發現了大隊撤退痕跡後,石沼再在面對城鎮的時候,也不再多做停留,而是邊走邊轟,直接開着火衝進鎮子,發現沒有敵人就立刻前進。這樣一來,節省了相當多的時間,與伊娃李瑞流的距離越來越小,僅僅在伊娃李瑞流進入火峽鎮不到四十分鐘後,就開抵火峽鎮附近。

看到前方如此險要的情勢,石沼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猜測敵人一路撤退下來,目的就是爲了在此處實施狙擊。

一時間石沼有些猶豫。

這種陰火地縫對於他們這些不會飛的土著精怪來說,無異於是天塹一般,如今有現今的大橋在這裏,若能完好拿下,那是最好不過。可以這些機器傀儡攻擊起來的強度,只怕幾波轟下來就得把橋轟塌。

但他也僅僅是稍一猶豫便立刻拿定主意。

這麼大的陰火地縫對於他們來說是天塹,對於人類不也一樣嗎?交戰至今,他還沒有看到會飛的人類呢,若是把橋轟塌了,想來人類再想建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吧。這樣一來,人類在地縫兩邊的部隊就會被截爲兩斷,無法做到前後呼應,以他這段時間看到機器傀儡作戰的方式來判斷,人類部隊極爲依賴那些威力強大的一次性法寶,地縫這邊的部隊數量這麼大,一旦被切斷如此重要的交通橋,很快就會陷入無法寶可用,只能依靠肉搏的窘境。

所以石沼在面對堪稱奇蹟藝術般的火峽鎮時,毫無憐惜之意,直接便下令,轟它孃的! 一千多機器傀儡僅一個齊射,炮火就將整個鎮子吞沒。

大地突地顫動起來,那些原本平靜的細小裂縫全都嗤嗤地往冒出陰火。

一條條一線線,不是很大,卻都噴得老高。

整個大地立成一片火海。

站在機器傀儡後方的土著士兵被陰火燒得吱哇亂叫,紛紛往前面的機器傀儡身上跳。

可是機器傀儡正在那開炮呢,身體隨身炮火不停顫動,本身表面又漆得極光滑,想爬上去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一個個跳上去就滑下來,再燒得吱吱哇哇直叫,拼命往機器傀儡身上跳。

便有看官要問了,這些地獄土著傻嗎?跳上不去還拼命往上跳,趕緊逃哇。

他們倒是想逃了。

那地縫陰火往外一竄,土著士兵們就立刻扭頭想逃,可回頭一看,好傢伙身後全是火苗,一眼看不到頭,這要悶頭跑過去,不等出去就得先燒個十成熟不可。

既然逃不掉,那就只有往高處跑了,這跟前卻是一馬平川,連個平實點的山包都沒有,唯一的高處就是那些機器傀儡,而且有了前面的經驗,土兵們都知道這些機器傀儡基本上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要不是那傀儡裏面是實心的,只能由惡鬼附體操作,他們早就一頭鑽進去了。

石沼雖然是石頭精怪,但這陰火乃是地獄精怪的天然剋星,別說石頭了,就是鋼鐵只要是地獄裏出來的,也怕這陰火燒烤。石沼被燒得屁股冒煙,第一個往機器傀儡身上跳,跳了兩下沒上去才醒過味來,急忙下令停止射擊,躬腰蹲身。

惡鬼傀儡們紛紛停火,慢慢彎下腰,將這一轉眼工夫就被燒得糊糊巴巴的土著士兵們扛到肩上。

石沼定了定神,擡眼張望,只見方圓數裏之內都被火焰覆蓋,一時心驚不已。

來時他已經看到地面上遍佈地縫,就如同蛛網般密密麻麻,但他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這幽魂河以東的蠻荒地帶地表全是這樣,只是地縫多少的區別而已。

這些地縫大多數並沒有陰火冒出,也相對穩定,一路走來除非是特意破壞過的,否則是不會冒出陰火來的。

在發動攻擊前,石沼仔細檢查了地面情況,包括已經被破壞掉的公路表面裂縫,確認沒有被引導過陰火,這才放心大膽地排開陣勢進攻,哪曾料到還有這種事情發生。

莫不是人類那面設下的陷阱?

可又不像。

石沼一時琢磨不透,又擡眼向小鎮方向望了一眼,卻是大吃一驚。

攻擊停止,煙火散去,那架在橋上的鎮子居然紋絲未動!

當然,變化也不是沒有,那巨大地縫中的陰火噴發而出,簡直就好像紅色的海嘯般沖天而起,連橋帶鎮子都籠罩在其中,看起來整個鎮子都燒起來了。

這要是人類的陷阱的話,豈不是連自己都燒成灰了?

石沼仔細向四周觀察,暗自猜測應該是這裏的地表極爲不穩定,稍有大的震動就會引發陰火噴發。再一想那些人類既然能架橋穿過這巨型地縫,想是對這裏的地質狀況早有研究,絕不會呆着鎮子裏等着受陰火燒烤,若是守在橋的另一側也逃不過陰火燒烤,或許他們早就繼續向後撤了吧。這裏的地質狀況可不是什麼好的防守地點。

陰火噴發了足足有兩個小時才慢慢減弱,先是巨型地縫中噴出的陰火緩緩回落,然後就是地表那些小細縫中的陰火慢慢縮了回去。

大地終於恢復平靜。

從始至終,鎮子裏也沒有發動任何還擊。

石沼派出一隊十臺機器傀儡爲先遣登橋進入鎮子。

那十臺機器傀儡中的惡鬼是很不情願當炮灰的,但卻不敢不服衆命令,只能磨磨蹭蹭地上了橋,走到鎮子入口前張望了好一會兒,直到石沼嚴厲催促,甚至還是發動一次低級的靈魂波動攻擊——他其實是很想用高級攻擊幹掉一個惡鬼來個殺雞儆猴的,可惜他這個石頭精怪比不得夜靈,低級攻擊已經是他的最大限度了——雖然擊不透機器傀儡的保護法陣,但用來恐嚇這些膽小的惡鬼也足夠了。

猶豫不前的十個惡鬼傀儡在催促下終於進了鎮子,然後就消失在連綿緊湊的房舍之間,沒了影子。

石沼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那十個惡鬼傀儡出來,也沒見有什麼動靜,大爲詫異,想了想,又派出二十個惡鬼傀儡上去偵察。

這二十個惡鬼傀儡進到鎮子裏後再次消失。

彷彿那鎮子是個吃肉不吐骨頭的巨獸,把進去的惡鬼傀儡都給啊嗚一口吞掉了。

顯然鎮子裏有什麼設置陷住了那些惡鬼傀儡。

或許是什麼強大的靈魂波動類的攻擊,直接幹掉了傀儡裏的惡鬼吧。

石沼一時有些猶豫。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派出一隊土著士兵配合惡鬼傀儡進行偵察。

可是他手頭就這麼幾百個士兵,捨不得這麼冒冒然送上去當炮灰,這根本就是毫無價值的。

於是石沼命令沒有揹着土著士兵的惡鬼傀儡再進行了一波攻擊。

小鎮與大橋依舊堅固不可摧毀,鎮子裏也依舊沒有任何還擊。

這讓石沼意識到,自己一直以來的快速進攻在這裏就將終止,一路的好運氣似乎用光了。

人類看起來正是打算利用這個天險來阻止他的進攻。

不過人類沒有直接發動反擊,說明他們的力量還不充足,僅僅能做到防守。

這種情況會持續多久?

石沼凝視着那個凌空於陰火地縫上方的大橋小鎮,忍不住嘆息。

這種鬼斧神工般的工程,放在王朝中大概再過一千年也無法做到吧。

嘆息完畢,石沼下達命令,挖橋!

一半惡鬼傀儡面向小鎮方向防守,一半惡鬼傀儡圍着橋基處開挖。

既然轟不塌它,那就挖出根基來拆掉它!

既然快速前進無望,那就毀掉這條通道,切斷地縫兩側的人類部隊,延緩人類援兵到達的時間!

不過石沼的如意算盤打得雖響,卻也得敵人同意才行。

他這邊剛一開始挖橋基,小鎮中便突然炮聲大作,一排排炮彈、火箭彈猛烈打擊,準確無誤地打在石沼隊伍當中。 這炮火雖然猛烈,但比起石沼方纔組織的千炮齊發的陣勢來,未免顯得就稀稀拉拉,有些不夠看。

這種程度的攻擊對於惡鬼傀儡來說,根本就與撓癢癢無異。

可是對於那些土著士兵來說,傷害可就大了。

他們可沒有機器傀儡護身,捱上就死,炸上就亡。

更要命的是,這幾炮打得都特別準,全都是奔着土著士兵來的。

這些土著士兵騎着機器傀儡肩背,高高在上,當真是一點遮掩也沒有,再好不過的靶子,就見那炮彈從天而降,嗖飛過來,咣炸在惡鬼傀儡身上,轟的一聲,惡鬼傀儡晃晃身子什麼事兒都沒有,就是上半身多些五顏六色的沾液,再仔細一看,騎在上頭的土著士兵沒影了。

好傢伙,打得這叫一個乾脆,只這麼一炸,登時就炸死三十多個土著士兵。

石沼總共就帶了三百多土著士兵,這一擊就被幹掉了十分之一!石沼大駭,連忙下令所有士兵都從惡鬼傀儡身上下來,到惡鬼傀儡身下以躲避攻擊。

第二輪攻擊跟着就到了,依舊稀稀拉拉的,不過這一回卻是沒了上次的準頭,居然全都打了到地上。

衆土著士兵方鬆了口氣,就覺腳下震動,嗤嗤急響不絕,沒等低頭細看,就已經感到了火燒火燎,原來這第二波攻擊打在地面上,引發地表震動,陰火又冒出來了。

站在地上的衆土著士兵被燒得慘叫連連,急急忙忙又往惡鬼傀儡身上爬,堪堪爬上去,第三輪攻擊到了,這回便如第一次般精準無比,又炸死了三十多個土著士兵。

石沼總算回過味來了,雖然隔得遠,敵人也沒有露頭,卻依舊有能力把他們的舉動看得清清楚,當下不敢再多呆,當機立斷下令撤退。

惡鬼傀儡們扛着土著士兵頂着一波波的炮火向遠處狂奔,一氣跑出六七裏地,纔算脫離了敵人的火力範圍。

石沼停下隊伍這麼一點算,僅僅這麼一會兒的工夫,居然就損失了百多部下,不禁大是傷痛。這一路上順順利利的打過來,都沒有損失一個部下,沒曾想到了這裏,短短時間內就折損過半。

這一打擊也讓他清楚認識到,他的閃電攻擊到此結束了。

其實石沼還有一個選擇,那就是隻派惡鬼傀儡到前面去,無論是發動進攻還是繼續挖掘橋基都可以,敵人的攻擊顯然無法對惡鬼傀儡造成傷害。但石沼信不過這些惡鬼,他相信如果自己讓這些惡鬼脫離自己的監視範圍的話,這些惡鬼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有多遠跑多遠。

冒險到此結束了。

石沼很清楚先期的順利進攻都佔了一個出奇不意的優勢,現在人類方面既然有了準備發,那他就沒有必要在這裏損失有限的兵力了。石沼果斷決定撤退,將兵力收縮回人類的後勤基地,集中力量在後勤基地進行防守戰鬥。

雖然石沼猜到了敵人可以看到他,但卻並不清楚躲在火峽鎮中的人類不僅僅是能看到他,而是看得清清楚楚,連他那石頭臉上的多少道紋路都能看清楚。只不過火樹王朝低等級的地獄土著們都是通過靈魂波動進行交流,即使看到了石沼,也不清楚他就是部隊的指揮官,實際上坐在監視終端筆記本屏幕前面的李瑞流一直在努力分辨想找出部隊指揮者,來個定點清除。

散佈在高空的浮空偵察儀將石沼部隊的一切行動都忠實地傳送回監視器終端,並且提供了定位功能,使在火峽鎮的伊娃和李瑞流可以通過浮空偵察儀鎖定目標,進行精確打擊。

“他們有一個非常果斷的軍官。”看到石沼部毫不猶豫地轉身撤退,李瑞流不無遺憾地如此評價。

一開始面對石沼部隊的攻擊,火峽鎮一直保持沉默,僅僅以防禦法陣消極抵抗,目的就是想讓對面的敵人認爲火峽鎮其實輕而易舉就可以攻下來。但兩點失誤讓這個計劃沒能成功,一是李瑞流也沒有料到這裏的地質狀況居然如此不穩定,僅僅是爆炸震動就能導到陰火竄出地面,二是石沼在試探性攻擊不成後,居然立刻就轉頭去挖橋基,李瑞流自是不能坐視不理,只得果斷髮動攻擊。

主攻的機器傀儡還是剛剛進入火峽鎮的那三十臺。

驅使着機器傀儡進入火峽鎮的惡鬼在一進鎮子,就立刻受到了連續攻擊。

第一波攻擊是由李瑞流帶領的人類法師——多數是學徒級別——發動起來,主要是針對機器傀儡身上佈設的保護其中惡鬼的防禦法陣,這法陣既然是人類設的,設計的時候就已經預想過惡鬼反叛的情況,留了後門,所以李瑞流等人只需針對性施展一個低級的小法術就輕而易舉的解除了機器傀儡的防護。

而跟着人類法師的地獄惡鬼則發動了第二輪攻擊,它們一擁而上,直接衝進機器傀儡,把附在裏面的惡鬼拉扯出來,扭送到李瑞流等人面前。雖然是同類,但惡鬼之間卻是經常相互吞噬以壯大自身,所以根本談不到什麼物傷其類的感情。既然人類法師下令,那就毫不猶豫地執行。

簡簡單單地就繳獲了三十臺機器傀儡,等於是給急缺作戰設備的人類雪中送炭,只可惜石沼太過決斷,一見不妙,就再也不往裏送,若不然接下來的打擊成果可以更大,如果能送上三百臺,那基本上一波就能把所有的土著士兵統統消滅。

而現在,卻只能眼睜睜地看着石沼撤退,他們手頭這點機器傀儡真要追擊上去,沒了火峽鎮的這處天險的庇護,那就等於是送上門去給人當點心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