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整兩日之後,劉鋒與迦娜一起乘船離開。

一個月的海上之旅卻是相當平靜,竟是連一隻野怪也沒碰上,劉鋒也藉此判斷,諾克薩斯的侵略軍隊已經出發,順路清理掉了絕大多數的淺海野怪,這才導致大片海域的淺海區域沒有野怪生存。

少了煩心的野怪騷擾,兩人的海上航行卻是猶如旅遊一般,而食髓知味的劉鋒卻是沒少「侵犯」美女迦娜。

不得不說的是,這也耽誤了一些路程。


一個多月後,兩人順利抵達瓦洛蘭,三周之後,兩人進入艾卡西亞。

剛剛進入艾卡西亞,劉鋒就聽到了馬庫斯的聲音。「艾卡西亞與幾百年前不太一樣了……」

兩個月來,馬庫斯沒少教授劉鋒符文師方面的知識,這也讓劉鋒順利抵達了中階符文師巔峰狀態,即使沒有馬庫斯的幫助,劉鋒也能夠從容煉製二級精華了。

甚至幾個基礎的三級符文,劉鋒也有信心煉製成功,只不過現在手頭上並沒有三級符文的材料,這事情也就此作罷。

聽到馬庫斯的聲音,劉鋒笑了笑,說到:「數百年過去,很多地方都會發生巨大改變的吧,就像那弗雷爾卓德,現在的北極和你當初離開的時候,絕對也是不同的吧。」

「嗯……但是我感覺那弗雷爾卓德的寒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人為的,而這艾卡西亞的不穩定變化,卻似乎是天然形成的,這實在有些不可思議——如果再這樣下去數百年,恐怕艾卡西亞將發生一場巨大變動……」馬庫斯雖然有些感慨,但還是對艾卡西亞的變化表示出了一些擔心。

「數百年?我可活不了那麼久,幾十年夠我活的了,而且我還想回到原來那個世界呢,這世界除了一些人,其他的我並不在意……」劉鋒挽住迦娜的胳膊,在腦海里對馬庫斯說到。

「瓦洛蘭本就是個不穩定的地方,你說你有返回原來世界的線索,我也並不懷疑。嗯,這艾卡西亞的變化對你建立那個所謂的【戰爭學院】還是有所幫助的,只要布置好一個大型能量傳送陣,從這裡逸散出來的能量,足以提供上百個召喚師平台同時運轉。」

「呃?逸散的能量就這麼強?那你有辦法布置那什麼傳送陣嗎?」在召喚師學院學習良久,劉鋒自然是知道每次開啟召喚師比賽都會消耗巨大能量,而這艾卡西亞逸散的能量竟然能夠同時提供這麼多召喚師平台運轉,卻是讓劉鋒很是驚訝。當然,聽到馬庫斯這麼說,他更多是期待。

「可以是可以,但是還需要一些幫手,而且還得是一些精通陣法的高手才行。這方面的高手雖然難找,可一旦傳送陣建立成功,那你的學院創辦難度會降低一個檔次!」

「嗯,知道了,你以前說艾卡西亞蘊含濃厚的符文之力,很有可能形成天然的極品果實,現在要不要進去看看?」劉鋒好奇的問到。

個人等級提升到25級大召喚師,短時間內不會有太快的提升,而符文師水平進入中階巔峰,劉鋒最盼望的自然就是晉級高階符文師了,因此他對艾卡西亞里是充滿了期待。

「以前是肯定會有,可現在卻未必了。艾卡西亞能量似乎因為這破碎虛空的緣故散去不少,想要形成蘊含符文之力的果實,可能性不大了。」感受著艾卡西亞傳遞出來的符文之力,馬庫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樣啊,那真是有些可惜了。」劉鋒微微嘆了口氣,隨後抓緊迦娜的手臂,說到:「那麼,我們就從邊緣繞過艾卡西亞,重返諾克薩斯吧。」

「嗯!」迦娜的手明顯緊了緊。

當初兩個人在與李賀一戰之後,一人被捕,另外一人被驅逐出境,那也實在是迫於無奈。

現在兩人重返諾克薩斯,又恰好是諾克薩斯重兵入侵艾歐尼亞之時,大量強者被調走,能夠對兩人的生命起到巨大威脅的人數自然少了很多。

在諾克薩斯邊境城市稍作逗留,劉鋒就得知諾克薩斯卻是已經發動了入侵艾歐尼亞的戰爭,也知道三大家族當中,無論是李家李斌、蘇家蘇傲天還是方家方德耀都被調集到了前線。

對於這種大家族子弟身不由己的情況,劉鋒也是無可奈何,他也暗自提醒自己,暫時不能去方家,不然萬一又被弄到前線,那麻煩可是不小。

黑格海盜團數百人就能讓自己陷入險境,劉鋒自然清楚自己雖然比三年之前強大不少,但在諾克薩斯軍部這種龐然大物面前,現在的自己依舊沒有太多掙扎的力量。

就在劉鋒陷入回憶的時候,他突然感受到附近有一陣猛烈的能量波動,這波動瞬間把他從沉思當中拉回現實,眉頭一皺之後,他對迦娜說到:「去看看那邊,到底是什麼情況!」

「又是一個空間裂縫,這艾卡西亞的能量真是越來越不穩定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今後一段時間裡,艾卡西亞將會吸納大批外界穿越者!」馬庫斯的聲音傳了出來,他的話也讓劉鋒眼角猛的顫動一陣。

快速跨過數百米路途,劉鋒抵達一處能量密集區域,在看到幾個手持記憶當中前世武器裝備的穿越者抵達之後,他完全瞪大了眼睛。

「那是——來自地球的穿越者?!」深深的吸了口氣,劉鋒剛想上前,卻發現前方能量一陣波動,強大的能量引得附近區域震蕩起來,只一瞬間就將那批人絞碎當場。

「這……除非有過硬的生命護盾抵抗,否則地球上的人類來了瓦洛蘭,只怕根本活不成啊!」剛想上去詢問的劉鋒不由一陣氣結,這能量波動太過迅速,完全不給他任何交流的機會。


看著附近再次陷入寂靜狀態,劉鋒無奈的嘆了口氣,說到:「算了,看來近期不會再次出現空間裂痕了,還是先去諾克薩斯吧……」

站在一片的迦娜用驚奇的目光看了看劉鋒,但很快就輕輕的搖了搖頭。

兩個月後,劉鋒與迦娜重返諾克薩斯中心城市,在回到當初那片住處的時候,卻是發現原本被兩人收留的流浪兒都已不見。打聽之後劉鋒這才知道,這些孤兒卻是被方家收養去了。

正在為是否要去方家看看那些人犯愁的時候,劉鋒卻是在城市之內看到了一個熟人。

「好久不見啊劉鋒,上次見面時你在巨神峰之巔,按理說應該從西面過來才對,可這次你似乎是從東邊過來的?」一個穿著華貴服飾,一身慵懶氣息的女人從後面拍了拍劉鋒肩膀,說到。

微微嘆了口氣,劉鋒扭頭說到:「嗨,好久不見。卡西奧佩婭,你這種收集情報的消息還真是一點沒變呢。」

「這也對虧了你,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我現在都不知道會是什麼境地,說不定會被當做戰爭工具強行送上前線,而不是悠閑的在諾克薩斯中心城市逛街了。」卡西奧佩婭帶著一臉調笑看了看劉鋒,在看到他身邊的迦娜后,不由露出一絲壞笑:「當初我就覺得你對這美女肯定不懷好意,現在看來我一點也沒猜錯。」 「呃。」聽到卡西奧佩婭那明顯是揶揄的話語,劉鋒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在看向李家方向的時候,劉鋒心裡一動,問到:「對了,李青現在怎麼樣了,他最近有沒做過什麼過激的行為?」

「他?他出行還沒回來呢。怎麼,你見過他?」卡西奧佩婭略有些驚訝的反問到。

「哦,這樣啊,沒事。本來我們是想看看當初收養的那些孩子,但現在發現他們被方家收留了,再去探視卻是有些麻煩。」劉鋒撓了撓頭,又轉移話題到。

「想要進方家還不容易,我帶你們進去就是。」卡西奧佩婭卻是沒把這種事情放在眼裡,隨手取出一個令牌之後,領著兩人朝方家走去。

路上,卡西奧佩婭想起來什麼,突然對劉鋒說到:「對了,也不知前些時候斯維因那老頭在幹什麼,最近一段時間裡他的權利被架空了,如果你想見他,我也可以幫你引薦一下——再怎麼說,當初他也救過你的命。」

「這……他的心思太深了,即使被架空,我還是覺得不怎麼安穩。」劉鋒撓了撓頭,對斯維因多少有些犯怵。

雖說自己【謎少】頭銜是由他而起,但在心底,劉鋒對斯維因是不怎麼喜歡的。

回頭看了一眼劉鋒,卡西奧佩婭微微嘆了口氣,解釋到:「原本我以為他修建傳送門是為了入侵艾歐尼亞,可沒想到的是,一次談話當中,我套取到一些信息:這傢伙說你離開諾克薩斯,多半會引起瓦洛蘭的大變,這變化甚至可能影響到艾歐尼亞戰爭策略的結局,然而諾克薩斯籌備了多年的戰爭絕不可能因為你一個人而發生改變。正因為如此,斯維因那老頭修建花費大價錢傳送門的最終目的並不是為入侵提供通道,而是為戰敗之時,軍官的撤離提供最安全、高效的途徑。」

聽到這裡,劉鋒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斯維因被架空全力的根本原因,竟然是由自己而起?

「哎,等我【戰爭學院】建立,艾歐尼亞入侵戰爭結束之後,創建【英雄聯盟】的時候,會先給他發送一份邀請函。但是現在,我不會去見他。」微微搖了搖頭,劉鋒說到——跟這樣一個一切以諾克薩斯軍事力量著想的人相見,劉鋒覺得不太妥當。

萬一那斯維因又強行把自己送上戰場,那一切又將回到以前。

等【戰爭學院】建立,並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我不怕任何人的時候,再去見他也不遲!想到這裡,劉鋒又問到:「對了,你有沒有戰爭女神希維爾的消息,他還跟賈克斯在一起接任務嗎?」

「哦,他倆實在是軟硬不吃,以希維爾的個人影響力,即使是諾克薩斯軍部也無法強行徵集她進入戰場,而且他們似乎在前段時間就去了庫莽穀雨林做任務,估計現在也該到了吧。」卡西奧佩婭眉頭一挑,答道。

「庫莽穀雨林!?」劉鋒微微一驚,心道:嘉文四世正是去的那裡歷練,這兩批人不會碰上吧?

以希維爾和賈克斯的身份,如果帶隊碰到嘉文四世所在的隊伍,說不定會打起來。畢竟,一方為了傭金會動手抓人,而另外一方則是極度痛恨諾克薩斯的德瑪西亞皇室。

「探視完之後,得先去一趟庫莽穀雨林!」劉鋒暗自打定主意。

進入方家之後,劉鋒在卡西奧佩婭的帶領之下找到了之前自己和迦娜收留了幾個孩子,幾年過去,孩子們都長高了些,也懂事多了。

除此之外,劉鋒還了解到方家、李家已經收集到了不少靈魂轉接器,現在已經送往【戰爭學院】的坐落地點,收集靈魂轉接器是他在巨神峰之巔委託方德耀和李斌去做的事情,而把東西送到具體位置,則是在弗雷爾卓德交代傑克做過。

很顯然,傑克在這幾個月里已經回到了諾克薩斯,只不過現在沒在方家,就連李偉、麗薩也沒在,劉鋒猜測多半是被徵集上前線了。

在方家逗留一陣,又跟卡西奧佩婭一起吃了個午餐,劉鋒在下午去了王剛家裡。作為家族重要產業負責人,王剛是不大可能上前線的,劉鋒順利的在他家見到了故人。

打開房門,發現來人竟是劉鋒之後,王剛不由又驚又喜,急忙把劉鋒拉近屋內,關上門后說到:「嘿,劉鋒,好久不見,前段時間傑克說你去了弗雷爾卓德,而且實力再次大幅度提升,這又是幾個月過去,現在應該是高階召喚師了吧。」

「嗯,卻是高階召喚師了」劉鋒笑笑,說到。

「這幾個月我們的提升也不小,因為諾克薩斯要打仗,召喚師學院的比賽舉行的比較勤,我們幾個也都混了不少經驗,現在都是十七八級了。」拍了拍劉鋒肩膀,王剛笑著說到。

「嗯,傑克他們去了哪,到前線了嗎?」劉鋒問到。

「不是,傑克和李偉、麗薩護送東西去你指明的地方去了,現在應該已經到了吧」王剛笑了笑,說到。

「哦?他們竟然都沒上前線嗎?這可真是難得。」劉鋒略有些驚奇的問到。

「諾克薩斯雖然發動了戰爭,但是內部必須要留守夠一定的軍力,否則德瑪西亞那邊一旦打過來,麻煩可就大了,而傑克他們都選擇了留守在諾克薩斯,無事的時候去偵查一下德瑪西亞的消息,順路就把你要的東西送到那邊去了。」王剛搖搖頭,又問到:「上次聽你說要創辦【戰爭學院】,本以為只是說笑,卻沒想到你真的要做,而且已經做了不少準備工作。嗯,那【戰爭學院】究竟什麼時候開學,到時候我也去湊湊熱鬧!?」

「那當然是求之不得啦,我準備這幾天就往那邊走,估計德瑪西亞那裡的物資也該送到了,那邊的人我也安排好,基礎設施應該會弄的很快。等幾個月後我到了那邊,估計房子什麼的都會蓋的差不多了吧。」劉鋒哈哈一笑,隨後又說起自己當初在德瑪西亞科波拉城史密斯家族做的安排。 「德瑪西亞人做基礎,諾克薩斯人做上層?這雙方的人會不會打起來?」王剛皺了皺眉,提醒到。

劉鋒微微一笑,擺手說到:「不會,上次在巨神峰之巔,你們都見過面的。」

聽劉鋒這麼一說,王剛眼睛一亮,但又問到:「竟是安排的那幾個年輕人?你把這麼大事情就這樣隨意安排,不覺得有些託大嗎?」

「看來傑克沒跟你細說。」劉鋒洒然一笑,隨後解釋到:「【戰爭學院】有這樣一個規定,凡是進入學院管轄範圍之內,所有人都必須以學員身份相待,即使是愁人相見也不許相互廝殺。那裡會安排中立民族的人執法,對私自鬥毆之類的事情嚴加管束。如果有人不遵守,當日就會被驅逐出境。」

對於創建【戰爭學院】的事宜,劉鋒在德瑪西亞的那段時間早已做過設想,後來去史密斯家族的路上也跟布萊茲探討了一番,進一步完善了自己的設想。

雖說這設想可能還很簡單,但只要一步步的將其完善,那麼最終應當能夠符合劉鋒的要求。

「呵呵,看來你準備的時間也不短了,等我這段時間忙完,還是要去看看!」王剛哈哈一笑,取出兩瓶好酒說到:「我們好久不見,這可是傑克從古拉加斯那裡討來的好酒,來,喝幾杯!」

「傑克有沒說起古拉加斯大叔現在去了哪?」迦娜問到,對於這些早幾年認識的英雄,迦娜都是頗為懷念的。

「好像是去艾歐尼亞湊熱鬧了吧?那傢伙一聽說有仗打,任誰也攔不住。不過我估計他路過皮城的時候,肯定不會怎麼太平……」說到古拉加斯,王剛多少有些哭笑不得。

「那還真說不定,皮城最近也不太平,他那種愛打架的習慣,去了皮城只怕也不會少惹事……」劉鋒也是微微嘆氣,無奈的說到。

看著兩人都是這副表情,迦娜也是掩嘴微笑。

在王剛家裡逗留一日,劉鋒和迦娜兩人當即朝著庫莽穀雨林行進。由於諾克薩斯有相當一部分人都去打仗了,不少雇傭兵也沖著賞金跟著去了艾歐尼亞,因此這些往年的歷練之地卻是比以前沉寂很多。

一個月後,劉鋒抵達庫莽穀雨林,又往裡走了一個月,兩人深入庫莽穀雨林。

查看了一下之後,劉鋒發現地面上有交手的痕迹,這讓他微微搖頭,嘆道:「看來這兩方人已經碰上了,而且打了不止一場,只是不知道最終結果如何。」

諾克薩斯一方,是以賈克斯和希維爾為首的大批量中立雇傭兵,他們使用的武器較為複雜多變,無論是遠攻還是近戰都非常強力。而嘉文四世一方則較為單一,更多的是使用近身攻擊,這多少有些劣勢,只不過從戰鬥痕迹看起來,他們並沒有吃什麼虧,這讓劉鋒有些納悶。

「以嘉文四世和那十二名親衛,應該來說是絕對打不過希維爾他們的,可為什麼戰鬥場面卻並非是一邊倒的形式?」

皺著眉頭查看一番之後,劉鋒很快明白過來:「原來是他找到了龍血武姬西瓦娜……雖說西瓦娜的力量應該還不是很強,當那群體攻擊和突進效果卻是讓希維爾等人感覺到了一些壓力,這才沒敢發動太猛烈的攻擊……」

喚出召喚師筆記,劉鋒眼睛一挑,笑著說到:「那拉克絲還真是不死心,竟然真的找到庫莽穀雨林來了……」


召喚師筆記當中,拉克絲的頭像正盈盈亮著,顯然她就在附近。

「她沒有任何移動,而現在又不是夜間,看來她已經找到目標——嘉文四世了,估計接下來這段時間他們可能會安排一次伏擊。」輕輕撓了撓頭,劉鋒皺眉思考了一陣,低聲呢喃到:「根據之前波比所說,德瑪西亞皇室派遣了大量的人手去尋找嘉文四世,而拉克絲既然已經有了明確方向,想必會召集更多的人來搜尋嘉文四世的具體位置。」

想到這裡,劉鋒凝聚符文之力,朝著拉克絲所在區域釋放了一個召喚師技能【洞察】。


看著那裡密密麻麻的人手,一排黑線拂過劉鋒眼眉,他嘆到:「我去,這麼多人!居然連趙信都在嗎……」

思索片刻,劉鋒在心裡暗道:當初希維爾和李青給了我一份解藥,怎麼說也算是救過我一命,如今諾克薩斯大量雇傭兵去了艾歐尼亞,只怕現在她身邊的人不會太多,如果被德瑪西亞人打一個伏擊的話,說不定就是全軍覆沒的下場……

正在思索之際,劉鋒突然一陣心驚肉跳,他想也不想就開啟了生命護盾,隨後激活迦娜的英雄徽章,並給自己套上一層【風暴之眼】,緊隨其後跟上的是召喚師技能【屏障】。

下一刻,一根由魔力凝聚而成的長矛扎在了他身上,這一矛威力極強,瞬間破掉了最外層的【屏障】,很快也將第二層的【風暴之眼】打掉半血,這才消散於無形。

「這一矛扎掉我超過450點血,以我現在120點的魔抗,這矛的威力肯定是上千了……」微微皺了皺眉,劉鋒朝著長矛投擲過來的方向看了看,眼睛眯了一下之後,當即展開召喚師技能【幽靈疾步】,心中暗道:狂野女獵手奈德麗,在這叢林當中絕對是極端危險的人物,如果被她視作敵對目標,那今後在這叢林恐怕都不會安生了……

還沒跑出幾步,劉鋒突然看到前方叢林之中有些動靜,略一思考之後當即沖了上去。

只不過在剛剛進入叢林的時候,腳下一個夾子就扣在了他的生命護盾上,劉鋒由【風暴之眼】形成護盾也開始掉血,而他護盾上的護甲和魔抗也被削弱了不少。

「經驗還挺豐富,不愧是在叢林中生存了這麼多年的英雄,竟然在被發現的瞬間變成美洲獅跳開了。」作為頂尖遊戲高手,劉鋒幾乎是在瞬間判斷出對方是怎麼跑出自己跟蹤範圍,但他卻也沒有氣餒,畢竟奈德麗在叢林中的速度雖然快,但他的速度也不慢!

個人等級達到25級,基礎移動速度已經有了320,加上【速度之靴】提升的45已經達到365。

由於開啟著迦娜的英雄徽章,因此現在他享受著迦娜徽章帶來的被動速度提升,總計能夠提升21%的移動速度,再加上【幽靈疾步】提升的27%移動速度,劉鋒現在的速度直接頂到了540以上!

任憑奈德麗再怎麼鑽樹林,在擁有絕對速度優勢的劉鋒面前,都只有被追上一個結果!


發現前方叢林又是一動,劉鋒高聲喊道:「奈德麗,別跑,我們不是敵人!」 發現自己一次最遠距離投擲的長矛居然沒能對目標造成多少傷害,依靠本能,奈德麗瞬間就判斷出對方的實力強大,自己不可力敵當即選擇了逃跑,只不過她發現對方的速度實在太快,即使是在這自己熟悉的叢林當中,自己依靠被動技能帶來的提速效果把速度提升到了400左右,卻依舊比對方差了一大截。

這讓她很是驚慌,逃跑起來也更加賣力,只不過在絕對劣勢的速度影響下,她還是很快被追上,原本以為自己今天要遭殃,卻不想身後傳來一個聲音,而這聲音卻是直接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只一瞬間,奈德麗就停下了逃跑:本能告訴她,整個人的聲音里並無惡意。

回過頭,以美洲獅的形態把腦袋探出樹林,奈德麗沖著對自己喊叫的人問到:「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你認識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