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計在整個周家,也就潘從鳳一個人敢這麼跟當家的家主周正浩說話,哪怕是周正氣都不敢如此大聲地跟自己的大哥說話。

周正氣見自己的老婆與大哥爭執起來,急忙上前勸阻道:「那啥,都不要激動,都是一家人,有話好好說,大家集思廣益,一起想想辦法不是嗎?」

看到自己的父親也出面調解,周雨晴直接說道:「辦法不是沒有,只是你們不願意!」

「我千辛萬苦才請得了秦穆然來京城幫我醫治爺爺,為什麼你們就不相信他的醫術呢?萬一他要是治好了爺爺,那麼現在咱們周家所有的窘境都能夠在瞬間破滅!到那個時候,誰敢輕視我們周家?」

周雨晴如果不提秦穆然還好,現在一提,周正浩的火更是蹭蹭地往上竄!

他今天可是特意去醫院檢查過了,依舊沒檢查出什麼來,這讓他更覺得秦穆然這小子就是在危言聳聽嚇唬他,根本就是個沒點真本事的江湖騙子!

「雨晴,我從來沒有見你對一個男人這麼上心過,你和他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周正浩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周雨晴,語氣有些冷地問道。

「他是我朋友!他救過我的命!」

周雨晴如實地說道。

「朋友,就真的只是朋友嗎?」

變身女兒行 周正浩盯著周雨晴接著問道。

「…….」

周雨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雨晴,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因為他,你才和韋武解除婚約的!」

周正浩混跡多少年了,以他的眼力見,如何看不出此時的周雨晴有些異樣,心裡已經有了結果,當即說道。

「沒有!」

周雨晴立刻回道。

「沒有?我看你這個樣子就是有!」

周正浩咄咄逼人道。

「我女兒喜歡誰,就喜歡誰,關你們什麼事!我跟你們說,只要老娘我在一天,就沒人能夠逼我女兒嫁人,要不然別怪我無情!」

潘從鳳見周正浩這麼不顧長輩的身份,逼迫周雨晴,當即尖著嗓子說道。

「三弟妹,你太過分了!」

周正浩見潘從鳳如此失態,臉色陰沉的都要滴出水來。

「我過分?呵呵!好一個我過分!我今天就過分了!我看你們能把我怎樣!」

潘從鳳向前故意踏出一步,一副老娘誓死不從的姿態道。

「三弟妹,你真的以為我不敢將你怎麼樣!你別忘了,你是我周家的媳婦!」

周正浩冷聲地說道。

「是嗎!那你們忘了當初我是怎麼進周家的門的!」

潘從鳳這話一出,頓時,整個大堂死一般的沉寂。

是啊,當年潘從鳳能夠進入周家,那可是……想到這裡,周正浩竟然是無言以對。

就在場面陷入一度尷尬的時候,突然,大堂之外,急匆匆地闖進了一個身著看護服裝的女子,她喘著粗氣,臉上帶著焦急的神色,道:「不好了! 農女福田 老爺子休克了!」

此言一出,整個大堂皆是一愣。

不過好在,周雨晴第一個反應過來,大喊一聲「爺爺」以後,便是向著周老爺子躺著的病房奔了過去。

而周雨晴的這一喊,也是震醒了眾人,眾人這才意識到不好,急匆匆地也向著周老爺子的病房趕了過去! 有李肅在這裏,你還跑什麼跑,乖乖的拿出你的瓜子,然後坐到一旁看戲就好了嘛,還跑個球哦,讓別人李肅一直來追你,別人跑得也累啊,你累不累,那是活該,但你也不能讓別人爲了你累啊。

也許李肅根本就不會在意這些,如果李肅真的在意的話,那也就不會去救那個大叔了。

那個大叔看到李肅要來抓自己,於是,他趕緊向山上跑去,這一下更不得了了,李肅知道,沒辦法,現在是不能讓那個大叔停下來了,那麼先定住這五隻殭屍再說。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定,定,定,定,定”,五隻殭屍就這樣應聲被定住了,就被李肅這樣輕而易舉的定住了,如果此時那個大叔還在的話,那麼相信他應該是不會再繼續跑了。

而是,馬上乖乖的和李肅待在一起,只可惜他現在又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看樣子,李肅接下來又要去找人了,其實找到和沒找到區別不大,因爲就算是李肅當時找到他。

那麼之後,他又會跑掉,然後李肅又得先對付殭屍,然後才能再去找他,這樣下去,這三個小時,其實就是用來讓李肅找人用的,三個小時全部找人去了,從頭到尾的找人。

乾脆給這道門裏的任務取個名字,名字就叫做:大叔去哪了,大家說,好不好,行不行,應該是行的。

這五隻殭屍雖然是被李肅給定住了,但是,那個大叔之前已經往山上去了,於是,李肅也只好上山,希望能追上他吧,一個這麼大的大叔了,還這麼讓人不省心,不過還好,他遇到的是李肅。

李肅走在上山的路上,走了沒多久,李肅就看見了前面有幾隻殭屍,好像四、五隻的樣子,看到前面的殭屍,李肅心想,還是把它們定住得好,免得到時候讓那個大叔再遇到了,就不好了。

於是,李肅屏住呼吸,然後慢慢的靠近那幾只殭屍,最後等到距離差不多的時候,李肅就立刻快速的把它們全部定住,沒辦法,有幾隻殭屍,想不快一點都不行,把這幾隻殭屍定住了之後。

李肅便繼續向山上走去,這一走,又只走了一分鐘左右,李肅再次看到了前面有殭屍,只不過這一次的殭屍比之前任何一次的殭屍都要多得多,李肅放眼望去,看到前方的殭屍絕對不少於一百隻。

“奇怪,怎麼突然一下子出來這麼多殭屍了”,看着前方有那麼多的殭屍,李肅也感覺到了頭痛。

“怎麼辦,估計看現在這樣子,那個大叔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這時,李肅終於有一點點的覺悟了,知道不可能再繼續追下去了,先不說前面的這些殭屍,就說,等李肅追上去的時候。

那個大叔很可能也已經死了,所以,爲了還能再回去見到陳婷,李肅決定不再繼續追下去了。

很好,李肅的這個想法無疑是正確的,真的是沒必要再繼續追下去了,這其中有太多的因素,也就不一一說出來了,但是,李肅的這個決定,非常好,有時候還是得先顧好自己的性命。

既然決定不再繼續追下去了,那麼現在,李肅只要做好自保就行了,但是,別小看這自保,現在自保都成了問題,因爲李肅回頭看了一眼之後,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之前來的那條路上,也出現了好幾十只殭屍。

突然出現了這麼多的殭屍,李肅隨後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難道說只要是那位大叔走過的地方,那麼埋有屍體的墳墓,就都會屍變,這就是觸發了死路之後的懲罰。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接下來屍變的屍體會越來越多,“糟了”,李肅想到這些問題,覺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將會變得難以控制,甚至是自己都會有生命危險,情況已經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看到前後都有殭屍,李肅趕緊屏住呼吸,然後慢慢的向另一條路走去,還是先下山的好,李肅選擇的是一條下山的路,當然,此時的山下面,到底會不會有殭屍,那也不好說。

李肅一邊屏住呼吸,一邊快速的向山下跑去,現在時間應該也已經過去了一半左右,也就是一個半小時左右。

只要李肅再堅持一個半小時,那麼這道門裏的死路懲罰,李肅也算是完成了。

不知道跑了有多久,李肅終於跑到了山下,也就是最開始來的時候的那個地方,但李肅一下去之後就發現了一件令人傷心的事情,那個大叔他真的已經死了,當然,最傷心的是李肅。

廢了這麼多的辛苦,最後還是沒能把人救到,李肅看到這一幕之後,十分的心痛,但同樣的,還是無可奈何。

不過,讓李肅傷心的時間不長,因爲這時李肅看到山上和前後,都有大批的殭屍向自己靠近。

危險、死亡、恐怖,無不是向李肅一個人逼來,李肅仔細看了一下,向自己靠近的殭屍,少說也有上千只,甚至可以說是,成千上萬只殭屍向自己跳來,李肅不得不再次屏住呼吸。

李肅屏住呼吸之後,那些殭屍有的還是繼續向李肅跳來,有的則是停止了跳動,還有一些則是到處亂跳。

看到這一幕,李肅稍微放下心來,但是隨後心想,這樣也不是辦法,難道要一直閉氣到時間結束爲止嗎。

問題是,自己不可能閉得這麼久,於是,李肅想到,乾脆邊走邊閉氣,然後走到沒有殭屍的地方再呼吸。

想到,李肅就趕緊這麼做,走的時候,李肅儘量避開了殭屍多的地方,隨後走了五分鐘左右,李肅才呼吸了一口氣,這時,突然又出現了幾隻殭屍,嚇得李肅趕緊又屏住呼吸。

“這樣下去真的不是辦法”,李肅在心裏想着,到底要想一個什麼辦法呢,殭屍這麼多,一隻只的全部把它們定住,那幾乎也是不可能的,那到底應該怎麼辦纔好。

隨後,李肅終於想到了一個好辦法,這還是想起了那個大叔之後,多虧了那個大叔,李肅纔想到的,那就是。 周老爺子的房間,病床上,周老爺子面色枯黃,氣若遊絲,進氣少,出氣多,整個人都看起來病入膏肓。

「爺爺……」

周雨晴趕到周老爺子的身旁,看著周老爺子幾乎已經沒有意識的樣子,纖細的手,緊緊地握住他那乾枯皺著的手,一行熱淚,止不住地順著臉頰滴落了下來。

周家雖然貴為京城七大家族之一,表面看起來極其的榮耀,可是真正了解的人都知道,出生在這樣的大家族裡,其實會受到很多的限制,而且還沒有什麼自由。

但是周老爺子卻是極其的開明,從小都很是疼愛她,自己想要做什麼都由著自己來,這在整個周家都算是頭一份的。

這種寵愛,也讓周雨晴與周老爺子的感情非常的深刻。

在周雨晴的身旁,周正氣的眼睛也是有些發紅,周家三兄弟,就他最受老爺子的寵愛,不過與其他的人不同的是,周正氣沒有其他的情感,就是單純的兒子對父親的不舍的傷心。

然而站在周正氣身旁的周正然則是沒有多少的表現,畢竟他多年在外歷練,也很好回家,很多事情都能夠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恐怖降臨 不過,周家的家主周正浩則是不一樣,他的臉上神色則是有些複雜,既有為人子的傷心,又有一絲的擔憂。

周老爺子要是真的倒了,那麼整個周家將會面臨著什麼啊!

周家,絕對不能夠在自己的手中完蛋!

「大哥,咱爸這樣了,現在該怎麼辦?」

周正然看著周正浩問道。

「就按照我們事先說好的,去做準備吧!」

替罪新妻:梟爺的心尖寵 周正浩長舒一口氣,道。

「好!」

周正然點了點頭,在他們看來,以老爺子這個狀態,根本就撐不過今晚。

「記住,該報備的,準備報備,還有,通知相關部門以及四九城中的那幾位……」

「嗯。」

周正然看了眼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父親,目光有些沉重,一旦老爺子撐不住,咽下了最後一口氣,那麼周家就得以雷霆之速準備著,要不然,撐不住!

「滴……滴……」

突然,安靜的病房裡,周老爺子身旁的心臟檢測儀突然發出了刺耳的警報聲,這一聲響起,算是徹底打亂了眾人的安靜,當即,房間里開始不安與躁動了起來。

幾名守在門外的醫生和護士在聽到這個警報聲后,也是立刻沖了進來,準備搶救。

「快!用心臟起搏器!」

一名醫生對著身旁的護士說道。

「是!」

說完,護士便是熟練地準備好了心臟起搏器遞給了那名醫生。

「預備,起!」

醫生手持心臟起搏器,對著周老爺子的胸膛便是用了起來。

「嘭!」

周老爺子被震動,但是心臟檢測儀卻是沒有任何的起色,這讓他們的臉色有些難堪。

周老爺子是什麼樣的存在,這些醫生可都是知道的,若是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那就真的完蛋了!

「繼續,增大電力!」

那名醫生對著護士說道。

「是!」

護士點了點有,便是增大了幾分電力。

隨後再一次對著周老爺子的胸膛進行搶救,可是依舊沒有任何的辦法。

周老爺子的心率沒有任何的改善。

「首長的心跳越來越弱了!」

那名醫生放下手中的心臟起搏器,有些無奈地說道。

「那還愣著幹嘛?不要停,繼續搶救啊!」

周正浩有些著急地吼道。

「周部長,我們已經儘力了,真的沒有什麼辦法了!」

幾個醫生互相看看,該做的搶救,他們剛才就已經做過了。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周正浩聽到這話,身子猛然一顫,悲從心頭來,難道老爺子真的挺不過這一關了嗎?

這一刻,周雨晴和周正氣再也綳不住了,淚水流了出來,他們知道老爺子快要不行了,可是也沒有想到會來的這麼快啊!

「快,把這個給爸吃了!」

就在大家都束手無策的時候,潘從鳳突然從外面趕了過來,說道。

聽到潘從鳳的話,眾人順著聲音看去,只見潘從鳳的手中出現了一個精緻的小木盒。

周正氣的目光突然一怔,因為他認出來了,這個小木盒正是當初潘從鳳嫁給自己的時候,她嫁妝里的東西,當初自己還問過她是什麼,她當時神秘的說總有一天會知道的,也就沒有告訴自己,後來也就不了了之,他也沒問,只是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會拿出來了。

「這是什麼?」

周正浩皺了皺眉頭問道。

「這是救心丸!可以吊著老爺子最後一口氣不散。」

潘從鳳很是認真地說道。

「救心丸?你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幹嘛要告訴你?少廢話,快點給爸喂下去,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潘從鳳看情勢緊張,也不願意多說什麼廢話。

「不行!這東西怎麼能給爸吃,萬一出了事情怎麼辦!」

周正浩阻止道。

「周正浩!什麼叫做這個東西,我跟你說,這是老娘嫁給你們周家帶來的嫁妝,要不是情況緊急,你以為我願意拿出來?而且現在你也不看看咱爸都什麼情況了,除了放手一搏沒有任何的選擇,因為最終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潘從鳳原本就跟周正浩因為周雨晴的事情鬧僵了,現在可倒好,自己好心好意拿出壓箱底的寶貝給老爺子吃,他周正浩竟然還懷疑自己別有用心!

這不是好心當作驢肝肺嘛!

「大伯,我請朋友來給爺爺治病,你不讓,現在我媽拿出嫁妝里的救心丸,你有不願意,你說,你到底什麼意思,還是你有什麼企圖?或者你根本就不想爺爺活下去!」

這一刻,周雨晴也是忍不住了,直接說道。

「放肆!」

周正浩徹底被周雨晴給激怒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考慮,但是現在周雨晴卻是自己想要眼睜睜地害死自己的父親,這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忍的。

「大哥,你就試一試吧!這確實是從鳳的嫁妝,我知道的!實在不行,出了事情,我一個人承擔!」

周正氣此時也是出言勸道。

「承擔?你拿什麼承擔?你要整個周家都破滅嗎?」

周正浩冷聲地說道。

「我……」

周正氣卻是被周正浩一句話給硬生生地給堵了回去。

確實,若是將整個周家的生死存亡放在他的肩上,他真的有些承擔不起。 這個辦法就是,走到這座山最高的地方,然後再呼吸,這樣就不用擔心那些殭屍還能感應得到自己,李肅覺得這個辦法可以,並且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隨後,李肅立刻向最高的地方走去,走了一段路,李肅發現前面有幾隻擋路的殭屍,沒辦法,只好出手把它們都定住,接着,李肅又繼續向山頂走去。

這一路上,被李肅定住的殭屍,少說也有幾十到一百隻,不過,終於,終於李肅到了這座山的最高點,山頂。

在山頂上,李肅沒有發現任何一隻殭屍,但是,雖然如此,李肅還是一直保持着小心翼翼。

時間現在開始,過得很快了,一下子,李肅在山頂上就待了十分鐘,這十分鐘裏,李肅沒有看到一隻殭屍的出現,慢慢的,李肅也就放下心來了,接下來,只要等時間一到,那麼在這道門裏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時間如流水,現在李肅也感覺是如此,三個小時的時間已經到了,後面的這段時間裏,殭屍一直沒有出現在山頂,看樣子,殭屍應該都在山下,然後又不會跳上來,應該準確的說。

它們是跳不上面,因爲現在山下躺着一地的殭屍,都是因爲跳不上山頂,所以,摔下去的。

如果那個大叔,之前是一直往山頂跑的話,那也不至於會這麼快死,甚至最後都不會死。

“任務參與者現在走出第七道門,然後走到第八道門的面前,打開門,走進去”,時間一到,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準時來了,接着李肅也不耽擱,立刻走出了第七道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