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注意到談蘇看過來的視線,蕭睿微挺胸膛,略顯得意地說:“還好我有遠見,把它們放出來了。”

談蘇忍了忍,沒忍住:“……那一會兒我們怎麼繞過那些怪物去祭壇核心?”之前他們是繞着怪物走,但爲了躲開保安,他們恐怕已經進入了怪物肆虐的地盤,這下事情麻煩了。

蕭睿微微一笑:“放心,我有祕密通道。”

“蕭睿哥哥,”倪茂突然開了口,笑容燦爛,“那祕密通道在哪兒呢?離這遠嗎?沒想到你還留了這麼一手,怪不得章穹哥哥之前說你很厲害呢。”

蕭睿面上更顯得意:“那必須的。祕密通道離這裏不遠,出去右拐,第一個路口盡頭有一扇小門。”

談蘇臉色緩了緩,她想,果然是蕭睿,雖然愛作死,但總會留一些後手,他帶着他們深入怪物們的地盤,一是爲了引開保安,另一個則是直接進入祕密通道。

外頭的聲音很快就歇了下來,四人小心地打開門,外面已經看不到眼鏡蛇的巨大身影,只餘一地的血肉,血腥味直衝鼻腔。別說葉思薇和談蘇了,連蕭睿自己都捂住了鼻子嫌棄道:“這些怪物的吃相真夠難看的。”

地上散落着一些槍支彈藥,多是微衝,但微衝不是誰都能用好的,四人根本沒受過槍擊訓練,拿槍唬唬人差不多,用來當武器攻擊怪物就不行了,更何況怪物們大多數不怕槍,他們拿着反而是累贅。再加上那些東西上糾纏着不少內臟血肉,看着着實倒胃口,四人也就沒有打那些槍彈的主意。

四人小心地避開肉塊,踩着一地的鮮血向前走去。這時,前方盡頭電梯叮的一聲打開,一羣走路搖搖晃晃的人從裏面挪了出來,向四人走來,他們臉上身上早就腐爛,四肢僵硬地向前進。

“喪屍!”蕭睿驚呼,他的聲音裏卻帶着一絲興奮。

雖然那些喪屍就在四人前進的路上,但他們速度太慢,四人只要跑快點,就能在與喪屍們相遇之前拐彎,跑入那扇通往祕密通道的小門。

四人沒有耽擱,跑得飛快,就在要拐彎之前,倪茂突然對蕭睿揮出了手中的小刀。

蕭睿下意識地往旁邊躲了躲,可惜沒能躲過,手臂上立刻多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他悶哼一聲,腳步一亂,這時倪茂又揮出一刀,蕭睿爲了躲開,腳下一個趔趄,撞入了喪屍堆中。

談蘇察覺到不對轉過身來的時候,剛好看到蕭睿的身影淹沒在喪屍羣中。她頓時臉色大變,嘶聲叫道:“蕭睿!”

ps:感謝hopelin童鞋和letitia童鞋的地雷,親親你們! 在反應過來之前,談蘇的身體已經先於她的理智行動起來,她就像是一支離弦的箭,向蕭睿衝了過去。跑出兩步後她理智迴歸,冷靜地掃視着前方涌來的喪屍,計算判斷着自己要怎麼走才能避開它們。好在這些喪屍行動遲緩,談蘇稍稍一側身就能躲開。而被她躲開的喪屍,並沒有轉身圍攻她,因爲前方還有兩塊鮮肉。

倪茂本想去拉談蘇,但被蜂擁而來的喪屍給擋了回去,他只能複雜地看了談蘇一眼,轉身跑了。

葉思薇猶豫片刻,眼前不斷涌來的猙獰喪屍讓她只能選擇轉身,跟上倪茂。

談蘇再次看到蕭睿的時候,他正艱難地從喪屍堆裏往外爬,他的身上纏着不少滿臉猙獰的喪屍,抓着他的四肢將他往中心抓去,有幾個迫不及待的喪屍甚至直接咬向他裸.露在外的皮肉。

談蘇眼神一變,然而手邊沒有趁手的武器,她只好隻身衝了過去,手腳並用推開喪屍們,用盡全身力氣,將蕭睿拖出來,在喪屍們持續不斷的拉扯中,向與那祕密通道相反的方向跌跌撞撞地跑去。

身後的喪屍緊追不捨,咆哮着,腐爛的氣息如影隨形。

直到兩人衝進一個無人的房間,將門抵上,才雙雙脫力癱坐在地。喪屍們瘋狂地拍打着門,但這個基地的門是金屬製的,並非那種不結實的木門,它們闖不進來。

此刻兩人都是一身狼狽,裸.露在外的皮膚上不少抓痕,咬痕,衣服也被抓得破破爛爛,蕭睿的傷勢更爲嚴重一些,他畢竟曾掉進喪屍堆中,肩膀上有一個深可見骨的咬痕,而右手臂更是鮮血淋漓。

談蘇靜坐了會兒,感覺力氣稍微回來了些,才慢慢爬起身,在這個房間裏翻找起來。這可能是某個白大褂的住處,東西很少,有些個人物品,她翻了半天終於找出一個醫療急救箱。

她又接了一臉盆的水放到旁邊,拿着急救箱在蕭睿身邊蹲下,擡起他的手臂,看着他一手臂的傷微微皺眉。倪茂用刀劃的傷和肩膀上的咬痕都集中在一條手臂上了,好在這只是個次世界,回到系統空間後傷就會痊癒,不然這上上下下的傷,不知道要多少時間才能痊癒。

“忍着點。”談蘇說了句,便先用清水對蕭睿的手臂進行了清洗,她洗得很細緻很溫柔,但清水的刺激依然讓蕭睿皺緊了眉。他臉色蒼白,爲了緩解疼痛,張嘴道:“這個系統也太不人道了,居然把痛感做得那麼真實。留個百分之三十意思意思就行了啊……嘶……”

談蘇剛好用消毒藥水清潔蕭睿的刀傷,痛得他眉眼都皺了起來,倒吸一口涼氣。

談蘇的語氣冷冷淡淡的:“我早說過讓你注意倪茂,結果,你還是被他傷了。”

蕭睿痛得都快抽筋了,又想說話,面上就變得齜牙咧嘴:“如果我沒防備,早死了。他還真是個野蠻人,好好說話不行,非要動手,嘖。”他頓了頓,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彷彿連傷口的痛感都消失了,咧嘴笑了起來,“所以說,他果然是嫉妒你喜歡的是我吧……嘶……”

“抱歉,一時手誤。”談蘇一臉淡然地收好消毒藥水,拿繃帶替他包紮傷口。她自學過急救課程,但沒實踐過,現在只能儘量回憶着曾經學過的關於止血包紮的內容,邊回憶邊實踐。

刀傷處理起來還好,至少創面乾淨,但咬傷就有點麻煩了,傷口裏還有些一看就不是屬於蕭睿的黑色肉渣,她得先將裏面的碎肉挑出來丟掉。之前她可沒做過這種事,不免有些手抖。

談蘇這一手抖,蕭睿的眉毛也跟着抖了抖。

他看了談蘇一眼:“隨便包一下就行了,我們儘快完成主線任務就好。”

“好。”談蘇想想也是,點頭應下,稍稍清洗了一下傷口,就將咬傷包紮上了。

其他的幾處傷比較輕微,血流了點也就自動止血了,談蘇本也想幫他消毒包紮,但傷口實在太多,而他們沒那麼多時間。她包紮他手臂和肩膀上的傷,主要目的還是爲了止血,不讓他失血過多昏厥。

至於她自己身上的幾處咬傷,都不深,不碰也不疼,就不管它們了。

“你覺得我們會變成喪屍嗎?”談蘇道。她也看過一些喪屍相關的作品,對於喪屍的設定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同。

“或許會,或許不會。從我們目前的狀況來看,就算會,至少不是即時的。”蕭睿抓着談蘇的手,慢慢站了起來。他感受了一下自己身體的狀況,聳聳肩道,“但不管我們在轉變成喪屍前還有多少時間,我這身體估計撐不到一小時了。”

“那麼,我們就在一小時內解決主線任務。”談蘇點頭道。變成喪屍的話,他們就喪失了自我意識,應當就算在次世界死亡了,但蕭睿傷重,可能還撐不到那麼久,因此她只能給自己設置一小時的時限。

外面的拍門聲早就止歇了,那些喪屍應該已經離開。

談蘇小心地打開房門,門外什麼也沒有。

在談蘇走出去之前,蕭睿突然道:“要是我中途昏倒了,你就自己走好了。”

談蘇腳步一頓,沒有回頭:“不然呢?”

確認外面是安全的之後,談蘇扶着蕭睿出了門。

蕭睿側頭看看她,幽幽一嘆:“你真無情。”

談蘇挑眉看他:“你自己說的。”

蕭睿又是一聲長長的嘆息:“讓你走,你就真走啊……”

“……不然呢?”談蘇轉回視線看向前方,哼了一聲。

“你應該哭着對我說‘你不走,我也不走’。”蕭睿含情脈脈地說,“‘我們生要在一起,死也不分開’……這樣纔對。”

“……你惡不噁心?”談蘇嘴角一抽。

蕭睿臉色一整,彷彿剛纔那深情的模樣來自另一個人格,嚴肅地說:“當然不噁心。那纔是一個合格的女主應該說的,不然讀者們是不會滿意的。”

“現在不是在寫小說好嗎?”談蘇冷哼。

蕭睿一臉不贊同:“現實往往比小說還狗血,我覺得你很有必要那麼說。”

“抱歉,我不是你的女主。”談蘇道。

“也對,”蕭睿點點頭,“你是我女朋友。”

談蘇側頭瞪他。

蕭睿眉頭一皺:“不喜歡這稱呼嗎?好吧,darling?親愛的?女票?老婆?公主?女王大人?”

“你夠了……”談蘇都無力了。現在這種危機四伏的情況,還真虧他能繼續這樣口無遮攔胡說八道。

“好吧。”蕭睿一本正經道,“稱呼這種小事,我們出去之後再討論也不晚。”

“你再廢話我放手了。”

蕭睿:“……”抓緊了談蘇扶着他的手。

這邊應該是怪物們的地盤,談蘇帶着蕭睿走得很慢,前後左右都要小心。好在蕭睿記得每一條路線,所以走了一段安靜可怕的走廊後,他引導談蘇找到了通風管道入口,兩人換路走。

通風管道狹窄,兩人只能爬着走,談蘇在前,蕭睿在後。爬了會兒,談蘇從鋥亮的管道壁反射中看到了蕭睿的臉,頓時停住,扭頭沉着臉道:“能換個眼神嗎?”

蕭睿眉頭一挑:“我是個率真的人,絕不會掩飾我對美麗事物的欣賞和追求。”

“……”談蘇無語,恰好前面是一個通風管道間的岔道,她爬了進去,沒好氣地對蕭睿道:“你走前面,帶路!”

蕭睿沒有異議,只不過他向前爬的時候,邊爬邊無奈地嘆息了一聲:“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

談蘇頓時好想給通風管道戳個洞把蕭睿踹下去!

兩人在通風管道內爬了將近十分鐘,下方時不時傳來人類的慘叫聲,或者怪物的吼叫聲,血腥味全程陪伴着兩人。

談蘇目視前方,她看到蕭睿的身影有些不穩,似乎隨時都會倒下。她不由得開口道:“我們還有多久到祭壇……”

談蘇的話才說到一半,她和蕭睿之間的管道突然被一股蠻力如同紙片般撕開,兩人猝不及防之下,順着被撕裂而斜向下的管道滑了下去,重重地摔在了堅實的地面上。

還沒等談蘇回過神來,她就聽到一陣陣可怕的怒吼和撞擊聲,有烈風從她的頭上迅猛地刮過。她忍着身上的疼痛睜開雙眼,看到的是一副可怕的景象。

之前她看到過的巨大眼鏡蛇正和數只像是翼龍又像是蝙蝠的巨大有翼怪物打成一團,而她和蕭睿正是被眼鏡蛇堅硬的尾巴掃了下來,身陷這兩種龐然大物決鬥的戰場。

談蘇忙壓低身形向蕭睿那邊爬了過去,心一直吊着。只要哪個怪物不小心壓到他們,以它們的體重再加上動能,直接就能把他們兩人砸成肉餅了。

蕭睿的身體本就受了不輕的傷,這從上面往下一摔,就更是傷上加傷,沒昏過去算他意志力堅強了,饒是如此,此刻也處於幾乎無法動彈的狀態。談蘇爬到他身邊,費力地拖着他躲到最角落的位置,躲開了兩種怪物纏鬥的戰場,一臉緊張地盯着它們,對蕭睿道:“現在我們往哪裏走?”

蕭睿看着正在纏鬥中的怪物們,卻道:“先等等。”

“等什麼?”談蘇問。這回她是真猜不到蕭睿的意圖了。

蕭睿解釋道:“我們邊上是條維修通道,等這兩隻怪物弄開維修通道,我們再進去。”

眼前的兩隻怪物戰況越來越激烈,牆體在它們的敲打下搖搖欲墜,遲早能將牆打出個洞來。

談蘇點頭,她相信蕭睿的判斷,只不過他現在的狀況也讓她憂心。他似乎已經無法靠自己站立,背靠在牆上,上半身倚在談蘇肩上,彷彿隨時都會昏過去。

“你還能堅持嗎?”談蘇皺眉道。

蕭睿笑了笑,蒼白的臉上卻是不正經的表情:“必須能啊。我可不能給你丟下我的機會。”

談蘇沉默了一瞬,開口道:“你該好好鍛鍊身體了。”免得再遇到倪茂這樣的人,束手無策。

蕭睿露出深思的表情:“你喜歡肌肉男?”

談蘇:“……嗯?”

蕭睿皺眉勉強道:“既然你喜歡的話……好吧,以後我練練。不過腹肌數量我就不能保證了,你懂的,那跟我腹部的腱劃分布有關,而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談蘇:“……”

蕭睿雙手一攤:“畢竟我從沒練出過腹肌,能練出多少塊我也不知道啊。”

談蘇:“……”

蕭睿望向談蘇:“你不滿意?”

談蘇:“……你少說點話好好休息吧。”

兩人這邊正說着話,那邊戰場突然砰的一聲巨響,一陣煙塵過後,談蘇和蕭睿兩人靠着的那面牆體上,距離他們五六米遠的位置,被打出了一個大洞!

“我們走?”談蘇靠牆站了起來。

蕭睿在談蘇的攙扶下起立,一手撐牆一手扶談蘇,兩人小心地向前走去。

那兩種怪物還在打鬥,看情況是巨大眼鏡蛇稍落下風,突然,它尾巴一掃,一隻有翼怪物被它掃開,巨大的身軀砰的一聲砸在談蘇和蕭睿跟前。

兩人驀地停住,那有翼怪物晃了晃腦袋,煙塵讓它打了個噴嚏,它那雙晶亮的眼睛在半眯之後睜大,剛好與談蘇和蕭睿兩人對上。

談蘇整個身體都僵了,她很清楚,她帶着蕭睿根本逃不掉,只能寄希望於這隻怪物忙着對付那條眼鏡蛇,沒空理會他們這兩個渺小的人類。

有翼怪物突然張大嘴尖叫起來,聲音刺入談蘇和蕭睿的耳膜,生疼生疼,兩人雙雙退後兩步,差點摔倒。

在尖叫之後,那有翼怪物揮動着翅膀站了起來,似是隨時會向兩人衝過來。

談蘇緊張地掃一眼那怪物,又掃一眼它身後的那個大洞。它剛好擋在兩人前進的道路上,他們沒辦法避開它跑過去。而在被這怪物盯上的情況下,轉身逃跑也是個愚蠢的主意。

他們這竟是已經走到絕路了麼?

談蘇不肯放棄,她想,這有翼怪物也受了傷,大不了她跟它拼上一拼,即便希望渺茫。

“進入通道之後,向前直走,裏面沒有岔路,你走過三個路口,就能看到一扇門,從那裏出去,就離祭壇中心不遠了。”蕭睿突然抓着談蘇的手臂,飛快地說道。

談蘇眉頭一皺,她知道蕭睿是什麼意思。

下一刻,蕭睿笑了:“我幹不掉它,擋一擋總行的。爲了心愛的女人英勇無畏地衝向恐怖強大的怪物,夠悲壯,這纔是讀者們愛看的橋段。”

談蘇靜了一瞬,突然冷哼道:“別說衝了,你還能走麼?”

蕭睿動了動手腳:“啊,好像還真不能。”

談蘇正要開口,蕭睿又接道:“不過沒關係,你站我後面去。萬事總有個先來後到,它先攻擊了我,你就有機會跑了。”

談蘇沒說話。

蕭睿笑容燦爛:“你知道這是唯一讓我們中的一人能存活下來的方法,而這人,只能是你。”

有翼怪物在短暫的觀察等待之後,終於失去了耐心,突然又是一聲尖叫,展翅向二人飛撲過去。

就在蕭睿身子一側擋在談蘇跟前之時,一條粗大的影子甩了過來,炮彈似的砸中了那有翼怪物,它纔剛雙腿離地,就被死死地壓回了地板上,一股濃稠的液體從它身下緩緩流出,氣味濃烈噁心。

砸死了那有翼怪物的蛇尾很快又收了回去,繼續對抗其餘怪物,只留下一具爛泥似的怪物屍體。

極爲短暫的呆愣過後,談蘇立刻扶着蕭睿快步向那牆洞走去:“走!”

這次,還真是他們運氣好,感謝那條眼鏡蛇的無私奉獻。

兩人距離牆體還有不到半米時,一個巨大的身影撞了過來。談蘇一直分神注意着戰場那邊,看到一隻有翼怪物被眼鏡蛇甩飛過來,她忙拉着蕭睿蹲下。有翼怪物撞到牆上後又彈開,落在兩人不遠處,激起一陣煙塵。

談蘇沒敢耽擱,立刻又扶着蕭睿快步前進。現在,那條巨大的眼鏡蛇已經將所有有翼怪物都解決了,恐怕下一個目標就是他們了。

談蘇的猜測並沒有錯,在消滅了所有有翼怪物後,巨大眼鏡蛇的那雙眼睛就死死地盯住了談蘇和蕭睿這兩個熱源。

眼鏡蛇突然動了,飛快地遊了過來。

談蘇眼神一變,帶着蕭睿踉蹌地衝進那大洞,向旁邊一撲。

那眼鏡蛇一頭紮了進來,但它的頭太大,進了一半就卡住了,它立刻翻滾掙扎起來,整個牆體變得顫顫巍巍。

談蘇不顧頭頂掉落的粉塵石塊,三兩下爬起來,扶起蕭睿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剛跑幾步,身後的晃動停止了,談蘇抽空回頭,只見那眼鏡蛇的冰冷眼睛盯了她一眼後,就退了出去。

談蘇稍稍鬆了口氣,緊繃的身體微微放鬆下來。這邊對那條眼鏡蛇來說太過狹窄,外面有那麼多的獵物,估計它也不樂意再跟他們在這種小地方糾纏了。

這對談蘇和蕭睿來說是大好事,她也只能爲外面的人祈禱了。

又走了幾步之後,談蘇實在撐不住蕭睿的體重,只好先把他倚牆放下。本來蕭睿自己也能負擔一部分體重,但在這幾次三番的摔倒撞擊之後,他的傷勢越來越重,體重也更多地壓在談蘇身上,她也受了傷,體力消耗得極快,此刻自然沒力氣再扶着蕭睿前進了。

“我們先休息一會兒。”談蘇喘着粗氣道。這麼多個次世界,這一次似乎是她最狼狽的一次。

蕭睿頭一歪,靠在談蘇肩膀上,低聲道:“我覺得……我快昏過去了。”

“再堅持一下,我們快到祭壇核心了!”談蘇只能言語上給他鼓勁。

“有個……辦法……”蕭睿的聲音比剛纔更輕了。

談蘇將耳朵湊過去:“什麼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