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不敢說,不代表他不在心中罵天!

【六國餘孽好狠,這是準備逆天了啊!】

【還有李斯,這個忠臣當得太不及格了!】

【殺害東郡五千多百姓,很可能上萬!】

【明擺着就是想要甩鍋到政哥的頭上,從而發動復國起義,這到底是誰的主意?太喪盡天良了!】

【如果政哥不追究,那麼要不了幾天,整個大秦都會流言四起!】

【李斯居然還在以為那什麼東郡天機閣是在維護政哥統治?怕不是正在腐蝕整個大秦根基!】

【這些六國餘孽也太過畜生了,都把百姓當成什麼了?】

【在政哥的領土上,殺害政哥的子民!】

王遠很憤怒,雖然全程都在造反,但他一直以為六國餘孽不會那麼喪心病狂。

畢竟史書上,對於他們的記載也太多是正面,說他們是反抗暴秦的英雄。

萬萬沒想到,他們居然會為了找一個理由,而是殺死了東郡上萬百姓。

不開玩笑的說,就這一場所謂的「清理」,死的人就是一個月前北境之戰的數倍!

【前有張良,引狼入室!】

【後有東郡,隕星血禍!】

【我完全看不到大秦的暴露,我只看到六國的不擇手段!!!】

王遠很憤怒!

嬴政也是差不多的想法,甚至後背還有些微微發寒!

本來他聽到李斯的解釋后,也一度以為這東郡天機閣的確是為了大秦江山考慮。

現在看來,這完全就是一個笑話!

東郡的天機閣,不出意外的話,已經被六國餘孽所控制!

好膽!

「放肆!」

始皇一怒,怒吼炸裂。

殿外,本來就在恭敬行禮的李斯等人立刻被嚇到不敢動彈!

「陛下息怒!」

李斯,馮去疾等人全部下跪,烏倮也是如此,嚇到連話都不敢再說。

他們不知道陛下為何要發怒,但那根本就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們肯定是做錯了!

「這是六國餘孽的陰謀,他們控制了東郡的天機閣,想要讓朕背負殺戮之名!」

「消息絕對不會被封鎖,他們很快就傳播到整個天下!」

「而你們居然一點也沒有看出,簡直太讓朕失望了!」

語氣冷漠,讓李斯等人感覺自己就好像身在寒冰之中,心中冰寒無比。

原來是這樣,難怪陛下要發怒,這竟然是六國餘孽的陰謀!

「望陛下恕罪!」

「是臣等愚鈍!」

李斯沒有任何反駁的意思,立刻領罪。

各地的天機閣是由他負責,出了這種問題,很明顯就是他的過錯。

李斯認錯,其它大臣也是如此,紛紛請求寬恕。

這個時候,承認錯誤是唯一的方法。

「哼!」

嬴政胸口起伏,冷漠下令:

「別說了,朕現在不想看到你們,都給朕退下!」

雖然很生氣,很想要懲罰這些人。

但嬴政也明白,他們的看法其實沒有錯誤,畢竟自己剛才也是這樣想的。

誰又能想到,六國餘孽會如此滅絕人性,會對自己曾經的子民動手?

只能說,自己對於六國的手段還是太小看了!

看來朕一直以來,都太過仁慈了!

嬴政眼中閃過冷芒,殺機擴散。

眾人立刻瑟瑟發抖,連忙退下,王遠第一個想要偷溜。

雖然很憤怒,但王遠很清楚,現在這個局勢絕對不是他能夠摻和的。

這種明面上對抗,他不可能會有什麼辦法。

【政哥看不到我,完全看不到我!】

【牽扯太大,匿了!】

王遠小心翼翼,卻絲毫不知道,嬴政的目光已經看了過來。

「王遠,你留下!」

本來他也不想王遠摻和進來,但奈何這個傢伙的心聲着實太過犯賤。

嬴政表示,如果不留下這個陰陽人,自己都覺得會對不起自己。

「啊!?」

「陛下,這是臣的榮幸!」

王遠僵硬,回頭,看着龍椅上的秦始皇,有苦說不出。

【我這是又被點名了?】

【政哥,我真沒搶呢急支糖漿!】

「王聖人,這一切都拜託你了!」

「有王聖人在,的確是不需要我們在場!」

李斯等人神色凝重,看到如此局面,他們如何不明白會發生什麼?

很顯然,王聖人是已經準備和陛下明談,不打算對暗號了!

由此可見,事情有多麼嚴重!

但同樣的,他們心中也升起了自信!

「王聖人,你一定要擊碎六國餘孽的陰謀!」

【我拿什麼去擊碎?你們的頭嗎?】

王遠痛苦閉眼,感覺這些傢伙,一天天不是再給自己挖坑,就是再給自己補刀。

太不當人了!

【而且現在都快傍晚了,從今天早上過來,除了喝了就幾口水,我可是連一點飯都沒有吃啊!】

【現在996都是犯法,更何況是007?】

【政哥,你真的不能太資本了!】

埋怨什麼?

你沒吃東西,難道朕就吃了東西?

不過說起來,朕的確是餓了。

嬴政想了想,絕對還是先用膳。雖然讓王遠這個陰陽人在一邊看着。

東郡的問題雖然緊迫,但同樣也不能出錯。

派去去鎮壓六國動亂,還有讓誰過去,這都是一個難題。

然而正當他剛剛準備帶着王元寶去受刑的時候,又是一名玄鳥衛卻急匆匆地走來。

「稟告陛下,人來了!」

這名玄鳥衛說的很簡單,但嬴政還是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人來了?

還能是誰?

明顯就是陰陽人曾經說出的漢初三傑之一!

這個時候才來,也不知道是該說是巧合,還是該說離譜。

「讓他進來吧!」

已經知道來者是哪一位漢初三傑的嬴政,放下竹卷,下達命令。

玄鳥衛領命退下,沒多久,一名顫顫巍巍的男子就出現在大殿之內。

「見過陛下,見過王聖人!」

眼神狂熱,男子立刻跪拜行禮!

雖然從來沒有見過面,但這本就不是特別難以認出。

龍椅之上,除了當今的秦始皇還能有誰?

而在站在一旁,那位表面上如同傳聞一般玩世不恭的少年,除了王遠王聖人外,還能有誰?

韓信很激動,恨不得立刻撲上去感謝,而這一份激動在王遠眼中,就顯得很是怪異。

說實話,他有點懷疑這個傢伙的性取向了。

【這個傢伙是誰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