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也看到了司厲霆想要將華晴扯開的動作,華晴完全是豁出了老命在抱著司厲霆。

別人不知道,她作為司厲霆枕邊人她能不清楚司厲霆是怎樣的人?

之前突然出現的小孩,還有這條天價項鏈,一切都是有人籌劃好的。

富豪從西班牙開始 目的就是要讓司厲霆和自己分開,要是以為一個華晴就能離間她和司厲霆,也太小看她了。

當初婚禮之上就是自己不夠相信司厲霆跑掉才會發生那些事情,同樣的錯誤顧錦不會再犯。

「我們也別打擾司總的好事了,還是先走吧。」進來那個女人提出離開之意。

「慢著,你不是要查小偷?怎麼現在就走了?」顧錦臉上一片平靜。

唐鄀仔細看著顧錦的表情,並沒有看到一點傷心和難過。

「這裡根本就沒有那個服務員,況且我們一大群人闖進來打擾人家的好事本就是不應該。」

這人的目的就是引自己過來,現在達到目的自然就要走了。

顧錦冷笑一聲,「既然你口口聲聲說那個服務員偷了你的東西,這裡是她的房間,怎麼也該搜一搜才走吧。

你不是說你那條項鏈那麼重要?我要是不給你一個交代,豈不是丟了我一個東道主的身份?」

就連華晴都沒有想到顧錦會這麼沉著應對,這和原來的劇本不同啊!

顧錦一步一步朝著華晴走來,「華小姐,我們要查案,麻煩你船上衣服,這樣很辣眼睛。」別說其他人,就連司厲霆也都不知道顧錦在想些什麼,她會誤會自己嘛? 華晴也仔仔細細的觀察著顧錦的表情,她就不相信任何女人碰上這種事情會不吃醋。

尤其是還是和前女友這麼親密在一起的畫面,顧錦怎麼可能那麼無所謂?

心中這麼想著,顧錦的表情還真的沒有出現她想看到的。

「怎麼,華小姐喜歡讓別人欣賞你的身體?還是你覺得你的身體很好看?」

顧錦看華晴還抱著司厲霆不放,心中怎麼可能不生氣。

就算司厲霆對她沒有一點感覺,她也不能這麼抱著司厲霆!

她心中也很清楚華晴想要看到的是什麼,不過就是自己吃醋的表情,自己偏偏不會讓她如願。

華晴被顧錦臉上淡然的表情給嚇到,從她和司厲霆之間的感情來看,兩人之間絕對不是作假。

要是她真的愛司厲霆,那麼又怎麼這麼淡然的樣子?

「我當然會穿,不過請你們先出去,我和厲霆……」華晴恬不知恥道。

顧錦忍無可忍,沒想到華晴的臉皮已經厚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地步。

四周的人也在竊竊私語,司厲霆沒有理會其他人,而是直直的看著顧錦。

「如果我說我沒有,你會信嗎?」

他的眼神已經告訴她了,如果他真的和華晴有一腿怎麼會選在這種地方,還故意被人發現。

今晚的一切都是有人在暗中設計,顧錦很清楚這一點。

那人的目的就是為了徹底挑撥離間自己和司厲霆的感情,自己和他好不容易經歷過無數風雨才走到今天這步,怎麼可能為了一個華晴就割斷一切。

周圍的其他人也都嗅出了一點不同的氛圍,華晴這是在挑釁顧錦。

顧錦緩緩朝著兩人走去,她的眼睛冷冷注視著華晴。

「我不管你這麼做有什麼目的,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將為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她一字一句道,每個字都深深滲透了華晴的心中,華晴莫名背後一涼。

為什麼和她想象中的劇情不同,顧錦看到這個場面不是應該很生氣,甚至和司厲霆大打出手,那她怎麼會這樣?

顧錦停在了司厲霆面前,當著所有人的面前道:「今日除了宣布合作人之外,我還將宣布一件事。

本來已經準備好了,沒想到被人破壞,大家都在這裡,我也就直接告訴大家吧。

我身邊的這位司先生是我鍾情之人,我顧錦願意嫁給司先生為妻,不知道司先生可否願意娶我?」

黎所當婚,總裁老公深寵 全場聽到顧錦的話皆是一臉懵逼,在這樣的情況下她竟然對男人求婚!

之前她說過會有一個驚喜,就連司厲霆都沒有想到她會選擇在今天公開。

甚至是在他被誣陷的情況下她竟然提出要和自己在一起,這份心意……

司厲霆心中要多激動就有多激動,「我願意。」

兩年前的那個婚禮上,兩人交換對戒還沒有完成就被打斷。

顧錦朝著小桃看了一眼,小桃從包里拿出對戒,這個步驟本來應該在今晚顧錦安排的特別節目上。

沒想到被這個女人煞風景,顧錦就直接跳過那些儀式直接在眾人面前表白。

司厲霆替她將戒指戴到手上,顧錦嘴角上揚,「從頭到尾,我都沒有懷疑過你,華小姐,你戲演完了嗎?」

所有人的視線落在華晴身上,她就像是一個小丑,自導自演了一齣戲。

見到顧錦對司厲霆毫無條件的相信,兩人之間流露出的真情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

就連人家的女朋友都相信沒事,況且司厲霆的眼神清明,哪裡有心虛的樣子?

這麼說來就是華晴演了一齣戲,誘導眾人。

一個女人毫不客氣道:「華小姐最近緋聞纏身,人往上爬沒有錯,但想要走些歪門邪道那就不對了。」

「不就得了一個影后,還時時刻刻都在演戲,還好顧總眼睛是雪亮的。」

「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你破壞顧總和司總的感情,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戲子就是戲子,狗改不了吃屎,別把你娛樂圈的那一套拿來。」

「別以為有幾分姿色就能為所欲為,就你這種姿色又如何比得上司總?司總眼睛瞎了才會不要顧總和你在一起。」

周圍的輿論風向已經發生了變化,大家都覺得華晴設計了司厲霆。

你見過哪個偷情的人會穿戴整齊,司厲霆就連領結都沒有歪,他一直都沒有碰華晴一下。

從他臉上對華晴厭惡的表情來看就知道是他並不喜歡這個女人。

尤其是女人對這些方面深痛惡絕,用最刺耳的話來攻擊華晴。

華晴被說得呆不下去,從地上撿起衣服就匆匆逃離,今天她又丟了一個臉。

司厲霆還沉浸在顧錦剛剛說的那些話之中,「這些事情本來應該我來準備,怎麼能讓你一個女人來做?」

「反正我們都是要在一起的,誰做又有什麼分別?」顧錦主動踮起腳尖輕吻著司厲霆的唇。

周圍響起來熱烈的鼓掌聲,總覺得這兩人站在一起才是最般配的。

司厲霆的心這才放下來,還好,他的蘇蘇沒有放棄他!

這個本該兩年前就完成的儀式,顧錦深情的看著他,「從今往後沒有任何人能將我們分開。」

「嗯。」

司厲霆緊緊握著她的手,「執子之手,與子攜老。」

便在這時,顧錦眼尖的發現一道鬼鬼祟祟要離開的身影。

「李小姐,請留步。」

這人就是之前叫嚷著最凶自己丟了鑽石項鏈的女人。

顧錦已經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她和華晴是一夥的,先讓人將自己引開,再引走司厲霆。

這個女人假借丟鑽石之名要來找,刻意將所有人帶到這裡要誤會司厲霆和華晴的關係。

她們千算萬算沒有算到自己對司厲霆的信任已經超出了她們的程度。

現在華晴已經將戲搞砸了,顧錦倒是想要看看她會怎麼繼續演戲。

「恭喜司先生和顧小姐,你看你們就是天造地設,郎才女貌的一對,真是令人羨慕。」

「李小姐別顧著羨慕,你的項鏈才是大事。」

「既然這裡根本就沒有那個服務員,那我還是去其他地方找找吧。」

「既然李小姐是在我船上丟失的項鏈,我有責任也有義務幫你找到。

我有個辦法,大廳裡面有監控,不如我們將監控調來一看就知道了。」

那個女人嚇得連連擺手,「不用這麼麻煩了,不過就是一條項鏈而已。」

「剛剛李小姐可是說這條項鏈對你來說很重要的,而且還是訂婚禮物,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能說麻煩呢?

請各位移步到大廳,我現在就將監控調來令人查看,相信很快就有答案的。」

李小姐的神色慌亂,「顧總,今天是你和司先生的大好日子,別讓我這條項鏈掃了你們的興。」

「來者是客,在我船上竟然丟了五千萬的項鏈,我這個東道主必須要負責到底。

李小姐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查探,定然給你一個交代,不過要是有人敢說假話,那麼我顧錦業不是任人在手中把玩的軟柿子!」

后一句顧錦的聲音帶著冰冷的寒意,大家也差不多看明白是什麼事情了。

估計丟項鏈是假,引人到這裡來才是真,華晴沒臉離開,這個女人還能裝到什麼時候?

司厲霆從顧錦的話中也發現了事情的端倪,看來華晴和這個女人串通好要害自己。

眼眸一冷,差一點就要讓自己和顧錦產生隔閡,還好顧錦對自己足夠信任,否則真的被她們破壞。司厲霆冷冷道:「若是有人口出謊言,我也定不輕饒!」 顧錦和司厲霆兩人都發了話,李小姐再也崩不住。

「我記錯了,我的項鏈好像是被我取下來放在手包里,應該是沒有丟的。」她連忙打開了自己的手包拿出一條項鏈。

大家都知道她是故意而為,不過又能說些什麼,這人就是故意如此賊喊捉賊。

丟失東西是小,將人引到這裡才是大,從華晴灰溜溜離開就知道她是設計了司厲霆。

如果顧錦沒有堅定不移的相信司厲霆,那麼今天的場面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李小姐,既然東西沒有丟失就不要信口開河,誣陷她人也是一種罪過。」

「顧總說的是,都怪我喝了幾杯酒糊塗了,給大家帶來的不便很抱歉。」

雖然大家都知道這女人有問題,無奈手中沒有證據,也只得任由她自圓其說。

顧錦明知自己被算計,啞巴吃黃連也說不出,這口氣她只得暫時咽下去。

「既然沒丟東西就好,我們先離開這吧,時間應該也差不多了。」

「什麼差不多?」

話音落下,耳邊傳來震耳欲聾的劇烈響聲。

有人透過走廊的窗戶看到外面的景色,「是煙火,真漂亮啊。」

「走,快去甲板上看煙火。」

大家都被煙花所吸引,也沒有再關注司厲霆和顧錦。

顧錦將手伸向司厲霆,「司先生,你願意帶我去看煙花嗎?」

「我的榮幸。」十指緊扣,兩人猶如一對璧人般緩緩朝著外面走去。

夜風迎面吹來,司厲霆脫下西裝外套披在顧錦身上。

兩人選擇了一個觀賞煙花最佳的位置,司厲霆抱著顧錦,生怕一鬆手她就消失了。

「本來我是打算在這個時候向大家宣布,沒想到發生了那種事情,只得提前宣布。」

「謝謝你蘇蘇,謝謝你願意相信我。」

顧錦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若是連三叔都不信了,我還該信誰?沒想到有些女人還賊心不死惦記著三叔,看來我對她都太過寬容。」

司厲霆眼中閃過一抹暗芒,「是我太過仁慈,以為她沒有威脅力,才讓她留到了今天,差點又一次破壞我們的感情,華晴就交給我。」

「好。」 重生千金大翻身 顧錦沒有問他要對華晴做什麼,但華晴的所做所為足矣讓她受到更慘烈的懲罰。

名門小妻 在燦爛的煙花之中,兩人緊緊相擁,原來只要兩人心足夠堅定,那麼就沒有任何人能破壞。唐茗等人遠遠的看著那一對相擁的人影,比起兩年前她真的變了太多。

燦爛的煙花過後便是無盡的空虛和寂寞,總覺得心中缺少了什麼。

顧錦緩緩從司厲霆懷中退出來,「感謝各位今天賞臉來參加我的晚宴,相信大家最想要知道的就是我會選擇哪家公司合作?現在我就公布答案。」

「顧總,你和司總感情這麼好,想也不用想就是和他合作了。」

「對啊,你們鶼鰈情深,肯定是選擇他了。」

顧錦微微一笑:「大家猜錯了,這一次我選擇的是唐氏集團。」

「唐總?」大家對這個結果有些意外。

以前唐茗在她最危難的時候幫助過她,還成全了她和司厲霆,這個恩顧錦總算借著這次的機會還上了。

她這個人恩怨分明,她一直沒找到報答的機會,現在時機已經到了。

而且唐家雖然不比司厲霆的帝凰,在業界口碑不錯,也發展的很好,選擇他肯定沒錯。

顧錦突然公布自己,連唐茗都沒有心理準備,這些天他也找人約過顧總幾次都沒有結果。

六合逍遙錄 就連在船上看到她是顧總,兩人也只是淺淺打了個招呼並沒有其它,顧錦說要和他合作,著實有些意外。

「不錯,符合條件的公司也有幾家,唐氏集團不管是口碑還是財力都很好,經過我再三思考下決定和唐氏集團合作。」

唐茗很快就收起了臉上驚訝的表情,端著香餅朝著顧錦走去,「顧總能選擇我們公司是我的榮幸,我一定會讓顧總看到選擇我們是沒錯。」

「唐總,合作愉快。」

香檳杯相碰,唐茗勾唇一笑:「合作愉快。」

看著面前亭亭玉立的女子,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兩年前第一次見她還是為了幫自己遮掩,自己私下和她說明了情況。

只是假結婚,無名無實,她開口要三千萬,兩人達成協議。

當時也是說了一句合作愉快,時間一轉便到了現在,過去的一切就像是做夢一樣。

煙花繼續綻放,不知道是為了慶祝顧錦和司厲霆,還是這次的合作。

其他人雖然心存怨言也不敢開口,這次合作沒有成功,來日方長,說不定下一次成功了呢?

這場狂歡一直持續到深夜,三三兩兩的人才散去。

顧錦喝了不少,司厲霆抱著她回到房間。

司厲霆拿來熱毛巾給她擦臉,顧錦卻抓著他的手不放。

「三叔,我討厭華晴,她竟然敢抱你,我好生氣!」

之前小東西在人前裝得那麼淡定,還真的以為她不生氣,原來她只是將火氣壓下來了。

「對不起蘇蘇,我應該早點離開那個房間的。」司厲霆哪裡知道華晴已經不要臉到這個地步了。

顧錦反過身將司厲霆撲倒在床上,「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好,我是你的,一輩子都是你的。」

雲雨之後顧錦乖乖的趴在司厲霆懷中睡著,司厲霆卻沒有這麼容易入睡。

今晚的事情一定是有人策劃,他有種感覺並不是華晴,應該是華晴後面還有主謀。

兩年前自己和顧錦結婚的時候突然跑出來一個保姆破壞自己和蘇錦溪在一起。

今天的事情和當年有異曲同工之妙,司厲霆悄悄起身,天亮之後船就會靠岸,現在是最好的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