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在這裡消耗了十幾年時間,什麼都沒弄到,白瑜又有些不甘心。

想到這裡,白瑜再次溝通到仙元雷湖第一重禁制當中,發出自己的意念信息:「如果你能被我帶走,將來成為我的法寶,只要你另一半還在,我一定幫忙你找到你的另一半,不知道你有沒有器靈,認不認識肉師叔?」

白瑜怎麼說也器帝級別的煉器師,他自然知道所有的頂級法寶都有靈性。級別越高的法寶,所擁有的器靈就越強大。

以仙元雷湖的強大,說是沒有器靈,白瑜打死都不相信。

白瑜剛剛說完這話,就感覺到周圍發出一陣陣轟轟的鳴聲,下一刻他的周圍就好像憑空被挖走了一般,突然的空了起來。

等白瑜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發現仙元雷湖已經消失不見,他卻再次站在了無盡的雷域沼澤當中。不時的還有一些細小的雷光落下,不過這些雷光對在仙元雷湖走過一遭的白瑜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他甚至都不需要用破劍,就可以擋住這些細小的雷光。

在白瑜的紫府當中,又多了一樣東西,一個電光環繞的仙元雷湖。這一刻仙元雷湖已經縮到極小,懸浮在紫府中,在乾坤玉佩的下面。

「出來轟一下……」白瑜的意念落在了仙元雷湖上面。

因為仙元雷湖的戰鬥影像一直在他的腦海中盤旋,所以白瑜才想著調動仙元雷湖出來轟一下,看看這青仙元雷湖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讓白瑜失望的是,他的意念落在仙元雷湖上面。青仙元雷湖動也不動。根本就沒有半分反應。

白瑜嘆了口氣。看樣子,他的修為太低了。想要驅動這個仙元雷湖,至少現在不大可能。

真是可惜了,如果他可以驅動這個仙元雷湖保護自己,就算是對上太乙金仙境仙人,他估計也是絲毫不懼。

好在現在仙元雷湖被他帶走,將來他隨時隨刻都可以煉化仙元雷湖。他就不相信過個無數年,他還是不能驅動仙元雷湖。

如果等他太乙天仙境圓滿的時候。他能驅動仙元雷湖,那雷劫對他來說又算個什麼?

天鳳翅揮動下,白瑜以最快的速度衝出了死亡草原。

白瑜不知道是在他的紫府當中,乾坤玉佩內忽然伸出一隻沾滿油膩的肥手,正向仙元雷湖抓過去抓徢去。

如果此時白瑜有看到的話,一定會驚叫起來,此手不正是平時肉師叔抓大羊腿的手嗎?從來都沒有洗過,上面的油都有幾層厚了。

當肥油手快要抓到仙元雷湖時,仙元雷湖爆發齣劇烈的雷光,雷光化成一隻大手跟肥油手撞在一起。

「肥肉你找死。」仙元雷湖浮現一道幼小的身影。

白瑜萬萬沒有想到,仙元雷湖的器靈居然是一個小孩子,而且還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孩子。

他那紅撲撲的臉蛋上,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適著聰明伶俐的神色。烏黑的頭髮下,兩條彎彎的眉毛,像那月牙兒。他那一排雪白的牙齒當中,缺了顆門牙,一笑起來,就成了個豁牙巴,十分逗人喜歡。

「哈哈,菜童子這麼多年不見,你的門牙還是沒有長回來,難怪不長個了,光吃菜怎麼行。」肉師叔的身影也跟著浮現,臉上滿是笑意說道。

「管你屁事,這麼多年不見,看來你活得很滋潤啊!」菜童子一用力將肉師叔的肥油手給拍散,臉上不善的說道。

「那還用說,誰不知道現在這位小師侄可是大機緣之輩,短短几千年時間,就找到了兩種本源珠,而且還將乾坤秘境恢復得七七八八,這些年我的神魂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只是你現在就有些弱了。」肉師叔笑眯眯的說道,說完故意拿出一隻大牛腿啃起來。

這幾天他換口味了,羊腿沒有牛腿那樣有嚼勁。

「這是我的事情,如果不是當初另一半被劈飛了,我早就恢復如初了。」菜童子有些鬱悶的說道。

「好啦,回到乾坤秘境來,有兩種本源仙力輔助下,相信你很快就可以恢復,雖然你現在傷勢不輕,但是幫忙升級一下仙種絕對沒有問題,只有這位小師侄變強了,我們才能更快恢復,也不用再擔心受怕,主人雖死,但是仇家猶在啊!」肉師叔說完,一直以來笑眯眯的肥臉,第一次露出嚴肅的表情。

菜童子看了一樣周圍,白瑜的紫府何其強大,就算太乙金仙境仙人的紫府也不會比白瑜強多少。

他注意到了白空仙火和破劍。

「都是不錯的東西,可是這個白空仙火只是初生姿態,還沒有覺醒靈智,而破仙劍的器靈已死,再也不可能恢復到巔峰,要不然倒是可以跟那把刀幹上一戰,以報當年毀身之仇。」菜童子一想起當年拿把刀,就咬牙切齒起來。

肉師叔嘆了口氣,沒有再開口。

菜童子說完,不等肉師叔開口,就主動進入乾坤秘境內,一進入乾坤秘境,就往仙種的位置降,仙元雷湖瞬間化作一片巨大的湖泊將仙種峰給包圍住,濃郁的仙元與雷霆慢慢與之融合起來。

整個仙種峰開始發生驚天復地的大變化。

與此同時,無法突破太乙金仙境的林玉眉,在這段時間她利用泥巴與妖獸精血和仙玉創造出了一個全新的種族,雖然這個種族一出來就非常弱小,但是修鍊天賦非常不錯。

林玉眉還專門在乾坤秘境內部下一個巨大的陣法,將這些仙尼族放在裡面,任由他們自生自滅,白瑜在外面十幾年,乾坤秘境內已經過了一百多年。

當初數十位仙尼族,如今已經有數千人,還建立了小城鎮。

林玉眉帶著兩個孩子生活在其中一個城鎮之中,至少比起以前單調的乾坤秘境,多了很多生活的樂趣。

說到底人都群居動物。 林寒背靠著長椅,雙眼微闔,直至等了大概有近小半個時辰,原本安靜空曠的會場中,終於開始細細拉拉地聽見了人聲。

兩人如今所處的位置,實在炎城拍賣會長的貴賓席內,這些包房有一個好處,便是整個牆壁都被一層透明色的琉璃水晶給包裹,通過光線的折射,來改變人的視覺,使得林寒可以看清楚外面的情形,外人卻無法看清楚他們。

當然,收斂所能窺探的,也僅僅只是其他包房之外的場面,一旦有人進入了自己所屬的包房,那便一樣無法瞧得清楚。

兩人剛到的時候,時間還早,是以大多數參加拍賣的人都沒有選擇立刻進入第二道大廳,而是呆在了第一個大廳里,購買外面的貨物,直到臨近拍賣會舉行的時刻,方才一個個走了進來。

透過有些模糊的水晶牆壁,林寒目光掃視周圍,短短一刻鐘不到,居然便瞧見了不下十來位氣境強者,或單獨從外面走進來,或是三五成群,在許多人的簇擁下閑庭闊步,施施然走到自己的包房。

由於精神力量格外強橫,使得林寒即使隔著一層厚重的水晶石壁,也能將這些人的勁氣修為感應得一清二楚,當下目光微微有些好奇,感嘆這藍山帝國的拍賣會還真有號召力,居然將這麼多強者都吸引過來。

「林寒,這些強者大多都是從臨近帝國中趕來的,並不是藍山帝國的人,看見那個紅頭髮的傢伙沒有,他叫獅朗,是炎城三大家族中實力最厲害的一個,氣境五重左右的實力,應該是來壓場的。」

琴畫見識廣博,雖然年紀不大,但對這些成名許久的強者卻大多有一個清楚的認識,瞧見林寒面露疑惑,便輕輕靠在少年耳邊,將其中有幾個值得注意的大人物給一一介紹出來。

時間緩緩流逝,出現在大廳內的強者越來越多,林寒很快便十分震驚地發現,前來參加這次拍賣會的氣境強者,居然多達二十多個,眼神中全都帶著一份某名的火熱,十分謹慎地望著附近那些氣息波動和自己相仿的人,神情戒備,露出一臉緊張的表情。

由於與會的人越來越多,原本安靜空闊的大廳之內,也很快變得熙熙嚷嚷了起來,林寒仔細打量了一會兒,覺得沒有太多意思,便直接收回了目光,準備重新閉目養神。

然而就在他將目光收回來之後不久,原本布滿喧囂的大廳之內,嘈雜的氛圍卻突然變得冷清了下來,好像滾燙的沸水在突然間陷入了平靜,讓人感覺極為不自然。

「嗯?」

林寒神情一怔,緊接著睜開雙眼,將目光轉移到了進入大廳的入口處,在那裡,少年瞧見了一支全身統一身穿黑裝的隊伍。

領頭的是一位年過半百的老者,鬚髮花白,一對眼神銳利如刀,額頭上的皺紋宛如刀刻,歷經歲月洗禮,卻顯得尤為鋒利,整個人往那兒一站,便有一股無可撼動的逼人氣場傳來。

「林寒,這個人叫虎鷹,是黑虎傭兵團的團長,來自鯤鵬帝國,整個夢天古域老一輩的強者中,他可以排進前百位,實力處在氣境巔峰的樣子!」

琴畫淡淡的聲音傳來,語氣中有著一絲顫抖,說不清是懼怕,還是震驚。

「鯤鵬帝國?」

林寒眉頭緊皺,腦海中不斷搜尋著有關於這個帝國的詳細信息,良久之後,方才長長吐出了一口氣,有些驚訝地說道,

「那地方似乎靠近中域,距離藍山帝國數萬里之遙,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也不知道,」

琴畫搖頭苦笑,猜測道,「有可能是藍山帝國即將拍賣出來的寶貝太吸引人了吧,居然連這樣的強者都會聞訊趕來。」

黑衣老者剛一出現,凜然的氣勢立刻便將整個會場震懾得安靜了下來,隨即輕輕咳嗽了一聲,目光環視了周圍一圈,嘿然冷笑道,

「嘿嘿,想不到小小的一份殘圖,居然能夠吸引到這麼多人,其他流域的人,消息倒挺靈通的嘛!」

說完這句話,他便不再理會周圍那些被自己的氣勢嚇得有些發抖的人群,而是直接轉身,在獅朗一臉恭敬地指引下,來到了自己專屬的那片貴賓區域。

而就在這為老者進入包房后不久,在他原先站立的地方,卻又很快出現了一支身穿金色甲胄的隊伍,領頭那人不過四十來歲,身上的腱子肉有如黃銅打造,虎目威嚴,匍一出現,便立刻釋放出一股不弱於先前那老人的強橫氣場來。

「天啦,那是萬聖山的副宗主怒岩,他居然也來了!」

耳邊再一次響起了琴畫那壓抑不住震驚的尖叫聲,林寒皺頭緊鎖,臉色變得有些疑惑。

萬聖山地處中域,實力之強橫,卻足可以媲美大多數超級帝國,就連飛雲宗,也未必能夠被人家看得上眼,是真正的四品宗門。

這位怒岩,便是萬聖山的副宗主,在他之上,還有一位宗主和太上長老,據說實力都已突破到了靈境,放眼整個夢天古域,也是一等一的存在。

「哈哈,怒岩宗主,幸會幸會!」

瞧見此人到來,獅朗那張處在火紅色長發股改下的老臉,頓時便笑成了一朵菊花,十分恭敬地走到他面前,拱手為他指明了包房的所在之處。

而在怒岩離開之後,很快便又出現了一位華服美婦,體態妖嬈,靈動如同水蛇,在她的身後,則跟著一群奇裝異服的異域少女,個個眼含媚態,身姿撩人。

「魅影宗的蘇媚大長老,居然也來了!」

這華服美婦剛一出現,整個會場中被人澆熄的氣氛再一次變得火熱了起來,但凡靠近她的男人,眼神中都流露出了痴迷的神色,整個人形同痴獃,目光渙散。

林寒下意識朝著那個方向望去,卻在瞧見對方的第一眼,腦海中便感覺陷入了昏沉,當下面色一變,用力甩了甩腦袋,將自身精神力釋放出來,盡數覆蓋在了周圍,方才擺脫了這種奇怪的沉淪。

「好可怕的魅惑術,還好隔得這麼遠,如果她面對面對我施展的話,只怕我根本連反應過來的機會都沒有!」

雖然努力擺脫了這種狀態,不過林寒的目光卻變得十分驚駭,震驚於這個華服貴婦的魅惑術,居然可怕到了這種層次。

若非他本身的精神力量大異常人,只怕也會和那些人一樣,在神不知鬼不覺中受人操縱。

「你小心點,千萬不要看她的眼睛,魅影宗的魅惑之法,功力全部在眼睛里,只要不只是對方的雙眼,受到的影響就會很大程度地降低。」

許是瞧出了林寒的遭遇,琴畫在一旁低聲對他解釋道。

「咳,蘇媚長老,還請上座!」

果然,獅朗在招呼這個華服美婦的時候,一張老臉時刻都望著對方的腳尖,並不敢與對方對視。

「呵呵,多謝獅朗族長款待,小女子在這裡多謝了!」

蘇媚沖著獅狂妖嬈一笑,聲音有如銅鈴般動聽,隨即邁開細碎的步子,纖腰一步三扭,旁若無人地沖著自己的包房裡走去。

這女子駐顏有術,看不清究竟有多大年紀,然而僅從她修為上判斷,林寒卻知道在她那張美艷四射的皮囊下,絕對隱藏著一顆洞明世事的蒼老之心,再配合她這般反差極大的小女兒作態,感到胃裡直犯酸水,止不住心中一陣噁心。

蘇媚款款落座之後,陸續又有一些聲名不菲的獨行強者前來,琴畫都為少年作了介紹,唯一一個讓林寒感到過目難忘的,屬於一道身子枯瘦如柴的蒼老身影。

這老人身形佝僂,一步三晃,連走路的姿勢都顯得分外無力,只是那對在不經意間露出來的眼神中,卻彷彿飽含了一種極端詭異的吸扯之力,令人只要隨意瞥上一眼,就能深處連靈魂也要深陷其中的邪異之感。

「這又是誰?」

林寒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將目光轉移到了渾身都開始變得顫抖起來的琴畫身上,而後者在感受到少年的目光之後,只得勉強對他笑了笑,臉色蒼白,用只有兩人才能聽得見的語氣說道,

「他……他是鬼狂,幽冥宮的幽冥眾使之首,地位只在正副宮主之下,實力……是真正的靈境強者!」

「幽冥宮,幽冥使之首!」

聽到這個名字,林寒一張臉頓時變得黑了下來,據他在離開飛雲帝國前所知,所謂血魂殿,不過只是幽冥宮勢力下屬的一道分支,至於對飛雲宗山門的攻擊,其實也是這個勢力的人在暗中策劃的。

林寒雖然並不清楚,這個實力據說已經達到了五品宗門層次勢力,究竟想幹什麼,不過很明顯,對方絕對是整個飛雲宗的生死大敵。

不過,儘管心頭恨得發抖,林寒卻並不敢有所妄動,畢竟以他這點實力,在對方看起來,不過只是灰飛而已。

「好了,還是先不要想別的事情了,你的競爭對手來了!」

就在林寒新年轉換的瞬間,耳邊卻又再次傳來了琴畫的提醒聲,少年抬頭一看,立刻便瞧見了兩道孤傲的身影,正一左一右,緩緩朝著拍賣會場的方向走來。

這兩人渾身的勁氣波動並不算強橫,然而行走在目光匯聚的大廳入口,神色卻顯得尤為高傲,彷彿絲毫沒有所帶前面那極為前輩的氣勢影響。

左邊一人臉龐削瘦,天庭飽滿,雙目中噙著一份天然的自信,而右邊那人的臉色卻顯得十分陰沉,走到哪兒,都帶給人一種陰雲密布的陰森之感。

「鄭狂和赤木,這兩個傢伙當真來了。」

琴畫目光饒有深意地打量了林寒一眼,在一旁輕輕嬌笑道。 這一日,林玉眉看著已經長大成人的兩個孩子,出去打獵回來,分到不少的好東西,臉上忍不住露出笑容。

巨大的陣法內,不止有仙尼族,還有當初白瑜栽種的低級靈藥和一些慢慢誕生的小動物都被她移居到這個陣法內,因為整個陣法範圍足足有當年人間界那樣大,以她現在的實力不用幾秒鐘就可以飛個來回,但是對於剛剛誕生沒多久的仙尼族來說,實在是太大了。

只能用無邊無際來形容。

因為擔心兩個孩子在孤立的世界內成長,不懂得人心險惡,林玉眉才創造了這個世界,還專門封印兩個人的天賦和修鍊境界。

讓倆人的修鍊速度跟這個世界內仙尼族一樣,唯一不同就是他所積攢下來的境界和仙氣會慢慢積攢在他們體內,一旦封印解除,兩個人的境界會突飛猛進,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厚積薄發了。

林玉眉剛剛要誇兩個孩子,臉色忽然一變,猛地一抬頭。

如此濃郁雷電仙元,而且最關鍵的原本不可能凝聚的劫雲,居然在此刻凝聚而成,雷劫將至。

「這是怎麼回事?」林玉眉疑惑說了一句,但是動作一點都不慢,縱身一躍,就消失在白玉兒和白魚兒兩人眼前。

白魚兒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震驚說道。

「媽媽居然這麼厲害,深藏不露啊!」

白玉兒則是不以為然的模樣,當初在黑體沙漠時候,因為沒有仙氣,飛行飛行困難,所有白瑜夫婦三人很有有飛,但是架不住白瑜最心疼這個女兒。

女兒一鬧,白瑜自然帶著女兒去飛了,雖然消耗仙玉巨大和速度沒有現在那麼快,但是白玉兒早就見怪不怪。

「大驚小怪,我跟你爹爹更加厲害,說出來嚇死你。」白玉兒昂起頭,一副見多識廣的模樣說道。

白魚兒撇了撇嘴,他早就知道老爹特別寵愛妹妹,現在看來一點不假。

「只是爹爹和媽媽已經出去好多年,我好想他們哦。」

「妹妹不用擔心,爹爹和韻媽媽很快就會回來,不用擔心。」白魚兒身為大哥,這個時候必須好好安慰這個妹妹了。

只是他心裡也非常擔心爸爸媽媽他們,特別是這一次林玉眉也忽然失蹤,會不會跟爸爸一樣,失蹤百多年沒有回來。

······································

從死亡草原出來后,足足花費了白瑜十幾天的時間,主要是草原魚的大規模暴動,草原湖的消失讓草原魚徹底失控,一路上不知道遇到了多少草原魚。

一路上白瑜不知道殺了多少草原魚,最關鍵的是他發現草原魚對於破劍有著巨大增幅作用,這十多天時間,白瑜擊殺了數千萬計的草原魚,將破劍升級到上品神器,這也算是這一次死亡草原之行,最大的驚喜吧!

白瑜剛剛離開死亡草原,還來不及喘氣,就接到林玉眉重傷的消息,把白瑜嚇了一跳。

第一時間就將林玉眉召喚出來。

「你已經凝聚成金身,成為太乙金仙境仙人了?」白瑜愣愣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傷痕纍纍的林玉眉,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林玉眉雖然突破太乙金仙,但是氣息不穩,但還處於重傷當中。這樣的情況,怎麼可能晉級太乙金仙境?

林玉眉看著白瑜,猛地吐出一口血來,這一次雷劫來得太突然,而且她也大大低估了雷劫的威力,如果不是關鍵時刻她鳳凰涅槃,她必定隕落,也正是最後的鳳凰涅槃才讓她得以保住性命。

白瑜連忙將林玉眉放倒地上,拿出極品療傷仙丹,同時仙元源源不斷修復林玉眉受傷的地方和煉化體內的藥力。

林玉眉的傷勢遠遠超乎白瑜的預料,但是也沒有難倒白瑜,足足在療傷了半個多月,才將林玉眉的傷勢徹底穩定下來。

林玉眉穩定住傷勢,只是跟白瑜膩了一下后,就果斷回到乾坤秘境內,她非常擔心兩個孩子。

羅韻的閉關和白瑜在外闖蕩,讓兩個人一直以來都非常不安和擔心,如果連她都不告而別,會讓兩個孩子崩潰。

白瑜沒有辦法,只能點點頭,讓她回去,他有一個人繼續趕路。

在半路上,白瑜抓到了一個在仙蹤境道呆了上千年的仙人,區區一天太乙天仙境,被白瑜一巴掌給拍暈過去,然後封印起來,讓他給白瑜當指路人。

數天後,白瑜停在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之前。漩渦裡面神識根本掃不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