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姜辰能夠明顯的看到石像的體內血氣洶湧翻騰,其手上明珠發出的光芒漸強,似乎在努力壓制著石像。

「我們可能有麻煩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姜辰發現石像體內的血氣翻湧越來越劇烈,似乎即將掙脫明珠的壓制,這讓姜辰那銀色的瞳孔微微一縮。

「麻煩?」二青聞言神色更加難看,「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光聽到響,沒看到石像有什麼動靜,這石像是什麼情況?」

二青此時慌亂異常,連聲追問起姜辰,希望能得到一個肯定的答覆。

「石像體內的血氣翻湧,但是被其手上的圓珠發出的光芒壓制,不過此刻已經有些壓制不住了。」

姜辰大概的解釋了一下,便立馬轉身朝著牆邊跑去,邊跑邊說。

「趕快去找找離開這裡的門戶之類的,雖然不知道石像體內的血氣掙脫壓制以後,會發生什麼事,但顯而易見的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我們必須儘快離開這裡。」

聽到姜辰的話以後,二青這才後知後覺的朝著牆邊跑去尋找起來。

正如姜辰所說,與其坐以待斃,等著石像擺脫壓制,還不如趁著這點時間,趕快找到逃出此地的辦法。

不過由於牆上的雕刻太多,兩人急急忙忙的一時也難以看到門戶所在,不過此時也不容兩人繼續尋找了。

因為石像體內傳出的悶響聲突然加劇,隨即只聽一聲咆哮傳來,讓兩人回過頭來一看,石像已經活過來了!

「我透透透,這尼瑪什麼鬼情況!」

回頭見到石像居然在仰天咆哮之時,二青頓時臉色大變的叫嚷起來。

只見石像那本來如同黑色寶石的雙眼,此時已經變成了紅寶石的一般血紅。讓人盯著看一眼,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而其手上捧著的圓珠,此時則被石像狠狠的拋了出去,顯然它對這圓珠非常討厭。

不過圓珠的堅硬程度顯然是出乎的它的意料,哪怕是被它狠狠的往地上一砸,但是圓珠也沒有直接碎裂。

無疑,這讓石像頓時氣炸,直接縱身一躍,朝著圓珠撲了過去,欲要把其一腳踩碎。

「還愣著幹嘛,還不趕快繼續找,我把它給拖住!」

看著二青一副傻愣愣的模樣,姜辰頓時一急,大聲把二青喊回神以後,姜辰連忙朝著圓珠掠去。

他要在石像踩碎圓珠之前,把圓珠給搶到手!

雖然不知道這圓珠到底是什麼,但是其能夠壓制住石像,就代表其肯定不是一般的東西,絕對值得拿到手。

「那你多小心啊!」

聽到姜辰的吩咐以後,二青倒也沒有矯情,回復了一句以後便又繼續尋找起離開此地的辦法。

二青知道自己幫不了什麼忙,畢竟自己身體雖然強壯,但是跟這石像比起來,很明顯是差了不止一籌,石頭肯定是比他身體硬的。

「這石像的速度很快,絲毫不顯得笨拙,有點不好對付……」

眼見著石像直接小跨兩步,便到了圓珠的上方,抬著腳就要踩下去,絲毫不顯得笨拙,姜辰的神色便是微微一變。

「哼,想要當著我的面把它踩碎,你未免也太不把我當回事兒了。」

姜辰冷哼一聲,隨即只見姜辰直接憑空召出粗大的樹藤,直接束縛住石像抬起的那一隻腳。

「吼!」

石像的右腿被顫,一時間踩不下去,這讓石像頓時發出一聲怒吼。

但是姜辰還來不及得意,便看到石像猛的加大力道,狠狠粗大的樹藤就彷彿跟紙條一般脆弱,直接被石像給掙斷。

而其那隻抬起的右腳,更是速度奇快無比的往下落去。

「該死的,沒想到你力氣還挺大。」

姜辰面色難看的吐槽了一句,便直接召出一陣狂風,猛的朝著圓珠吹去。

轟——

一聲巨響傳來,石像的腳狠狠的落在地上,讓姜辰感覺整個石屋都彷彿抖了一下。

不過幸好姜辰提前用風把圓珠吹走,不然哪怕是其再獨特,估計也得被這勢大力沉的一腳給踩成渣。

眼見著石像似乎還沒反應過來它其實並沒有踩中圓珠,姜辰便直接加速朝著已經滾落到另一側的圓珠撲去。

「到手!」

比想象的容易了許多,石像似乎沒有反應過來一般,直接眼睜睜的看著姜辰把圓珠給抱在懷裡。

圓珠一入手,姜辰便感受到其中的磅礴能量,簡直浩瀚如淵!

「這玩意兒到底是什麼,我還以為是夜明珠,現在看來根本不是常物啊。」

姜辰懷抱著這個比他腦袋還要大上一倍還多的圓珠,心裡只覺詫異不已。

「吼!」

而此時石像似乎也反應過來了,看著姜辰懷抱著圓珠,它立馬朝著姜辰咆哮一聲,然後便朝著姜辰沖了過來。

「我去你大爺的,這玩意兒這麼大,我怎麼好收起來啊,這也太影響我作戰了!」

看著石像邁步朝自己沖了過來,姜辰的臉色唰的一變,然後他便抱怨起圓珠太大,抱著太影響他動作。

似乎是聽到姜辰的抱怨,圓珠居然直接縮小,變成了核桃般大小,直接落在姜辰的手心。

圓珠的突然變化讓姜辰頓時一愣,有些傻眼。但是此刻石像已經來到了自己身前,姜辰倒也來不及想那麼多,直接把圓珠放進口袋,然後一臉嚴肅看著眼前的石像。 石像沒有跟姜辰弄那些虛頭巴腦的,直接一腳朝著姜辰踹過來。

它似乎也明白自己只需要一腳便能夠讓姜辰喪失行動力。

「媽的,上一次吃癟就是在石頭人身上,這一次又乾脆來了個石像,你大爺的!」

姜辰罵罵咧咧的躲開石像這勢大力沉的一腳,考慮著該怎麼對付這玩意兒。

雖然如今姜辰比以往強了太多,但是這石像明顯也比那個石頭人強了不少。更囧的是,這石像免疫姜辰的元素攻擊,火啊水啊什麼的,一點兒作用都沒有。

「只能拖一下時間了。」

姜辰臉色變換一陣后,暗暗咬牙。

石像可不管姜辰是想的,它只看到姜辰躲過了它的攻擊,於是它顯得更加氣憤。姜辰甚至能夠看到他那血紅的雙眼更加紅亮了不少。

吼——

石像再次發出咆哮聲,震的姜辰雙耳發聵,頓時止住了身形。

「大爺的,也不知道這石像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居然還會叫,難不成也是什麼詭異的生物不成?」

險之又險的再次躲開石像的襲擊以後,姜辰便罵罵咧咧的吐槽起來。

而石像眼見姜辰三番五次的躲過自己的攻擊,它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手腳攻擊,對姜辰沒什麼作用。

於是姜辰只看到石像的雙眼陡然紅光閃爍起來,姜辰心裡本能的察覺到不妙。

「看這架勢,不會是激光吧……」

姜辰輕聲吐槽,話音才剛落,石像那血紅的寶石雙眼便激射出兩道紅亮的光線,直直的朝著姜辰襲來。

「卧槽,我這烏鴉嘴,我服了!還真踏馬的是激光眼!」

姜辰大聲叫嚷著從原地跳開,險之又險的躲開兩束光線。要不是他提前察覺到不妙的話,這次定然會被擊中。

但是如今就算是沒有擊中,但是情況卻也根本不容樂觀,因為姜辰發現石像雙眼射出光線的頻率極高無比,他根本做不到像方才那麼從容。

「你還行吧?」

在姜辰疲於躲避的時候,二青回過頭詢問了一句。

看著姜辰身處險境,二青只覺得心裡煩悶擔心不已,但是卻無能為力。

「卧槽,你動作快點,別管我。在等一會兒,我就真不行了!」

「哦哦哦,我正在努力,你堅持住啊,快找到了!」

二青匆匆回答一句,然後又投入對壁畫探索之中,他懷疑離開此地的辦法,就隱藏在這石壁的刻痕里。

與此同時,就身處姜辰二人所在的石廳之外的雲從舟一行人,此時已經吃完了烤鹿,看著暗淡的天色,陷入了沉思。

「這是怎麼回事?看這架勢,這好像還要天黑啊!這不是在地底嗎?不是靠這些夜明珠照明的嗎?難不成其實是靠著太陽在照明不成?」

沈焱一臉懵逼的不停打量著頭上的夜明珠,納悶的詢問道。

此刻的天色的確太過懷疑,本來他們以為地底這麼敞亮,是因為頭頂密密麻麻的夜明珠的緣故。

但是他們剛吃完烤肉,結果卻發現天色漸漸暗淡下來,就彷彿是太陽下了山一般,而頭頂的那些夜明珠則恍若星辰,散發著細微的光芒。

「是不是這裡有什麼地方跟外面是相通的,所以太陽光照進來了。」

朱礫皺著眉頭說出了自己的猜測,聽起來似乎有幾分道理。

但是沈焱在聽了朱礫猜測以後,卻是直接翻了個白眼。

「這可是地底,就算是有什麼地方跟外面相通的,也不會把整個地底都照的恍若白晝吧!」

「那你說是怎麼回事?」

「我哪兒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話,我還會問你們啊。」

……

沈焱二人在一旁不停的爭論著,而雲從舟三人卻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

雲無莜一副不太感興趣的模樣,視線不停的在四周打量著,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危險。

雲從舟則是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或許是突然變暗的天色,引起了他的沉思。

「你覺得是怎麼回事?」

雲霽看著雲從舟皺眉沉思的模樣,嘴角便不由得微微上翹,隨即出聲問道。

不過雲從舟就跟沒有聽到一般,根本沒做出任何回應。頭都不曾偏一下,更不用說是回答雲霽的提問了。

看著雲從舟對自己不理不睬,雲霽也沒有生氣,自顧自的轉過頭來看著遠方。

「看來,這崑崙虛,還真挺有意思的,應該能讓我有些收穫。」

雲霽莞爾一笑,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

「對了,話說你剛才出來的時候,為什麼要把離開石廳的門戶關死?你不怕到時候我們找不到其他的路,原路返回的時候,回不去嗎?」

雲霽突然又出聲詢問起來,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他還回頭看向了剛才他們所待的石廳。

從這裡看去,石廳其實是處于山壁之中,而石壁連綿而開,延伸到極遠,讓人懷疑這連綿的山壁裡面,會不會都是類似於石廳的這種場所。

雲從舟這一次聽到雲霽的提問以後,終於回過神來看向了身後的山壁。其上本來該有一個洞口,那是他們出來的洞口,不過此時卻已經消失無蹤。

值得一提的是,洞口消失的居然極為徹底,從他們這裡看去,居然完全看不出來山壁當初是有個洞口的樣子。

「找不到其他的路,住在這裡也不是不可以。」

雲從舟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后,便直接抬腳往前面的叢林走去。

他本來就打算在充饑過後,便深入眼前的叢林,去看一下前方的那座石屋。雖然此時天色莫名的暗淡下來,但是他卻並沒有打算在此休整的打算。

「師傅,等等我們!」

雲無莜看著雲從舟直接抬腳離開,連忙出聲喊到,然後快速跟上去。

而沈焱兩人則悄悄的回首看了一下嘴角帶笑的雲霽,然後才慢慢的跟上前面的兩人。

雲霽再次回頭看了一眼山壁,眼中精光一閃而逝,然後回過頭來,看著前行的眾人的背影。

「這怎麼比我還急。」

雲霽輕笑著搖了搖頭,然後才緩緩跟上。 姜辰此時只覺頭疼不已,他的攻擊手段對眼前這個所謂西王母的石像,幾乎沒有什麼作用。

水火不侵,喚出了藤蔓也根本阻擋不了石像的行動,石像使勁一扯就能把藤蔓扯斷。

關鍵是石像還能眼射激光,威力十足,頻率極快,姜辰漸漸有些招架不住了。

「大爺的,這石像的能量就像是無底洞似的,一點都不見衰弱。」

姜辰喘著粗氣暗罵道。他本來是想憑藉著四處躲閃,來耗費石像體內的能量,結果卻發現石像雖然一直在釋放著光束,但是其能量卻絲毫不見衰弱。

倒是他自己雖然有靈氣加持,身體卻漸漸的感覺有些疲憊,因為他畢竟只是肉體凡胎而已,力量有時窮。

眼見著姜辰的動作突然有一絲緩慢,一道紅色光束直接便朝著姜辰的身上激射而來。

毫無疑問這一下要是擊中了,姜辰身上定會被弄出一個焦黑的洞。

「我透!」

姜辰此時也來不及躲避,只得罵罵咧咧的召出一道冰盾,他還沒用這個抵擋過,倒是也不知道能不能抵擋住。

出乎姜辰意料的是,冰盾光滑無比,在光束落在上面以後,冰盾不光擋住了,而且居然把光束給反彈到了一旁的牆壁上。

「啥玩意兒?這東西還能被反彈的?」

看到這樣的情況以後,姜辰不免有些愣神,因為他確實沒想到這一茬。

「不過,既然這玩意兒能被擋,那我還怕你幹啥。」

姜辰的嘴角突然浮現一抹玩味的笑容,他突然想到了一個對付眼前石像的好辦法。

石像可不知道姜辰打的什麼鬼主意,對於自己的攻擊被彈到一變,它也沒有什麼反應。很顯然,它並不能理解這到底意味著什麼。

石像一如既往的用雙眼釋放著紅色光束,讓人不得不驚訝其體內的能量到底有多豐厚。

「狗東西,還沒完沒了了,看我這下怎麼弄死你!」

姜辰眼裡精光一閃,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直接召出大片的冰鏡,找准角度對著石像的身體。

邪王心尖寵:妖嬈甜妃 石像看不懂突然出現的這個亮閃閃的冰鏡到底有什麼作用,不過它也不需要看懂,只需要想著把其破壞就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