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孟子陽的回應,著實讓我愣住了。

「三爺爺去了陰間,從鬼市那邊過去的,昨晚有孟家人在那邊看到了!」孟子陽輕聲說道。 此時別說歐洛微沒有意識,就是季寒驍也沒注意到,歐洛微叫的,是他的名字。

季寒驍把乾淨的衣服拿出來后,卻頓住了手。

衣服肯定是要換的,濕的衣服要是繼續穿在身上,肯定會難受,但是此時只有他們兩個……季寒驍的喉結微微滾動了一下,輕輕在歐洛微的後背上拍了了拍:「小微微。」

歐洛微沒有回應,只是緊緊的抓著季寒驍的衣服,不停的在他身上蹭著。

季寒驍再次拍了拍歐洛微的後背,只不過這次直接把自己很她的距離拉開了一些。

「小微,能自己換衣服嗎?」季寒驍小心翼翼的問著。

歐洛微嘴唇打著哆嗦,眼神也是迷離的,對於季寒驍的話,她壓根就沒有聽到,身體打顫也越來越厲害。

季寒驍抿緊了嘴唇,拿起了歐洛微乾淨的衣服。

……

給歐洛微換好衣服后,歐洛微依舊是不停的在打顫,反而還沒有一刻的消停。

季寒驍睜開閉著的眼睛,說道:「小微微,我們回家。」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還是因為抵觸,歐洛微突然推開了季寒驍,一個人又繼續蜷縮在角落裡,搖頭害怕道:「不,不要回家,我沒有家,那不是我的家,我不要回家,不要回家。」

「好好好,不回家,我們不回家,那我先帶你去車上好不好?」季寒驍心疼的一把抱住了歐洛微的身體,輕哄著。

歐洛微像是聽進去了,任由季寒驍抱著她,也似乎感覺到了溫暖,往季寒驍身旁湊了湊。

「季,季寒驍,不要回去,我怕,我怕~」歐洛微渙散的抬起了眼睛,緊接著,小腦袋一點一點的靠在了他的懷裡,昏了過去。

季寒驍更加心疼的抱住了她,在她額頭上吻了吻:「別怕,我在,我來了,我找到你了,別怕。」

說完,季寒驍就撿起了地上被他扔掉的袋子,往歐洛微頭上一蓋,隨即便鑽進了雨里。

車內,季寒驍拿著乾淨的毛巾給歐洛微擦拭了一番,才開車去了市區內。

雨還在下,沒有想要停的意思。

按路程來說,從這裡到市區,最多也要三十分鐘左右,但是卻被季寒驍硬生生的用了不到二十分鐘就到了。

這還只是到了市區內,沒有到醫院,又是過了幾分鐘,車子才停在了醫院大樓的門口。

抱著歐洛微下車后,便直接對著大廳正在值班的醫生說道:「醫生,醫生,給她看看,她發高燒了。」

醫生蹙起了眉心,檢查著歐洛微一會兒,同時還有值班護士推了病床過來。

「把病人放病床上,剩下的交給我就行了,你在外面等。」說著,醫生跟護士便推著病床進了急診室。

不知道過了多久,現在的時間對於季寒驍來說,是一個無比煎熬的數字,歐洛微沒有消息,他好不容易停下來的心,再一次的被懸挂了起來。

歐洛微,最好不要有事……

急診室的門被小護士打開,季寒驍一個箭步沖了過去:「護士,她怎麼樣了?」 爺爺去陰間了?

聽到孟子陽這話之後,我心跳差點停了。

尼瑪,我這剛乾掉一個陰差,就聽到了這樣的消息,我都不知道該說啥了。

「這消息準確嗎?」我沉聲問了一句。

「嗯,這事我爺爺他們都知道了,應該假不了!」孟子陽輕聲回應。

我深嘆一聲,揉了揉有點發脹的額頭,有些無力的說道:「我明天去嶺南,到地方再細聊吧!」

掛了電話,我又是一聲長嘆,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

千算萬算,沒有算到爺爺會去了陰間,怪不得之前周老不願跟我說爺爺的去向。

不過,他去陰間幹什麼?

周老說爺爺瘋了,似乎是要幹什麼瘋狂的事情,到底想幹什麼?

我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心中懊惱不已,這破事一件連著一件,能不能讓我省省心啊!

這一夜睡得都不太踏實,擔心周倩、唐靈的安危,擔心爺爺的情況,心中總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我就離開了公寓,去了車站。

坐上了前往嶺南的車,一路閉目假寐,養精蓄銳。

此次距離上次前往嶺南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和上次來的時候心態有了很大的不同。上次是很緊張,抱著一種破釜沉舟的心態。而這一次,我心中很平靜。

經歷了妖族大地之行后,對於孟家,我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那種忌憚畏懼。

踏進了嶺南,來到了孟家所在的山腳下的時候,我的手一揮,殷空出現在我的身旁。

面對恭敬垂手站在我旁邊的殷空,我輕聲說道:「這裡是我的本家,不過我們那支脈已經名存實亡,有些同族對我有點意見,之前派人暗殺過我……」

聽到這,殷空的眸中閃過狠厲之色,輕聲說道:「主上,以您現在的底蘊,就算是滅掉這裡也不算什麼難事了!」

我輕輕的搖搖頭,遙望山腰上的孟家山莊,輕聲說道:「孟家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跟你說這事,是想告訴你,如果動手的話,有點分寸。別把某些人玩死了就行了,真的要殺人的話,必須我親自來,明白嗎?」

對於孟家後山那片埋骨地,我還是有點忌憚的,如果真的要在孟家大開殺戒的話,我擔心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明白了!」殷空恭敬說道。

隨後,殷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似乎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想說什麼?」我問道。

殷空輕咳一聲,輕聲說道:「主上,我那些老夥計已經願意臣服了,您看……」

「再讓他們等一段時間,收收性子!」我很乾脆的回應說道。

殷空苦笑,不再多說什麼了!

邁步上山,殷空跟在我的身旁,恭恭敬敬。

距離山莊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我們被攔住了。

在這裡,不知什麼時候設置了一個崗哨,我記得上次來的時候還沒有呢!

幾個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漢站在這裡,腰間鼓鼓囊的,一看就知道肯定藏著兇器。領頭的是一個臉色有點陰鷙的中年男人,陰測測的看著我和殷空。

這個中年人我認識,當初第一次來的時候,他就跟在六伯的旁邊。

「子辰少爺!」他皮笑肉不笑的對我打了聲招呼。

我瞥了他一眼,淡聲說道:「讓開!」

他笑了笑,眸中閃過一抹陰冷之色,看了一眼站在我身旁的殷空,說道:「子辰少爺,很抱歉,由於前段時間孟家山莊附近出現了槍擊案,所以現在上山的人都得經過搜身才行,防止有人攜帶兇器進入山莊!」

我眯著眼睛看著他,冷聲說道:「你要搜我的身?」

什麼狗屁的槍擊案,上次那明顯是孟家的某些人想要置我於死地,反被三足鳥幹掉了而已,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是怎麼回事。

夢幻西游之重新來過 再說了,就算是搜身,也輪不到他來搜我的身啊!

「職責所在,還請子辰少爺不要見怪!」他笑眯眯的說道。

「好啊!」我回應一個冷笑,說道:「有種你就來搜!」

那傢伙眯了一下眼睛,揮了揮手,對那幾個壯漢說道:「你們來!」

那幾個壯漢面色古怪,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傢伙,猶豫不決,沒有人走出來。

「豪哥,這……」

那幾位壯漢很為難,他們也知道我上次來孟家的事情,雖然不知道後山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是老家主的命令他們肯定聽說了,哪裡敢招惹我。

那個叫豪哥的傢伙,瞪了那幾位壯漢一眼。那幾個壯漢急忙低下頭,不敢與他對視,但是也沒有人聽他吩咐過來搜我的身。

見此情況,那傢伙狠狠的一咬牙,對我說道:「子辰少爺,請你配合一下!」

說完,他伸出手就想對我搜身。

染指萌妻,男神的心尖寵 而就在他伸出手的那一刻,我身旁的殷空瞬間出手了。

一抓一扣,直接將那傢伙的胳膊反鎖,同時一腳踹在他的腿彎之處,把他按倒在地。

殷空的速度,自然不是這些人可比的,整個過程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在那幾個壯漢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傢伙已經趴在地上痛嚎了起來。

「混帳,你幹什麼?你敢對我動手……你們幾個蠢貨,還不出手!」

被那傢伙的一嗓子嚎的,那幾個壯漢這時候才反應過來,急忙將手伸進腰間,摸出了槍,對準殷空。

我冷哼一聲,冷冷的看著那幾位壯漢,沉聲說道:「不管你們的事,不想死的就把槍收起來!」

那幾個壯漢身體一顫,有些畏懼的看了我一眼,隨後對視一眼,最後沒有理會那傢伙的痛呼喝罵,轉過了頭,把手中的槍又放回了腰間。

「你們這些吃裡扒外的東西……哎呦,疼疼!」

那傢伙面容有點扭曲,不知道是疼的還是怒的,嘶吼道:「孟子辰,你想幹什麼?讓他鬆手,要不然……」

「啪~」一記狠狠的耳光扇在了他的臉上,直接將他的嘴角抽破裂了,鮮血自嘴角流淌。

「主上的名字也是你能喊的?」殷空冷冷的看著他,陰聲說道:「要不是主上仁慈,剛剛你已經死了!老夫手底下亡魂不少了,不在乎再多一條!」

說話間,淡淡的殺意從殷空的身上散發而出,讓那傢伙身體顫了一下,臉色蒼白,不敢吭聲了。 護士看向了季寒驍,說道:「病人現在高燒不退,醫生正在用酒精給她退燒,時間會久一些,你別著急,不過……」

季寒驍前一秒鬆懈了一下,聽護士後面還有一句不過,便提起了嗓子眼,順著護士的話接了下去:「不過什麼?」

護士一臉的為難說道:「不過病人雖然現在是昏迷狀態,但怎麼也不肯讓醫生給她退燒,再這樣耽擱下去,病人的燒要是不退,會燒壞腦子的。」

季寒驍黑眸一驚,抿緊了嘴唇,重複了一遍護士的話:「不肯退燒?什麼意思?」

護士有些彆扭的說道:「就是全身擦酒精退燒,但是病人不肯配合,醫生就叫我出來叫別的護士一起。」

季寒驍垂了垂眼眸,沒有說話,護士也沒有多待,立馬去叫了護士。

很快,那個小護士身後跟著兩個年輕的實習生。

季寒驍坐在椅子上,沒有抬頭去看。

護士帶著兩個實習生進去后,沒多久,便一同出來了,這次出來的還有醫生。

醫生是一位中年女人,看到一臉頹廢的季寒驍坐在椅子上,便提步上前。

「小夥子,你跟她是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醫生說道。

季寒驍抬起了頭,看向了一聲,不解的嗯了一聲。

醫生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你小女朋友一直肯配合,要不你進去試一下?就是拿酒精退燒。」

季寒驍瞪大了瞳孔:「我?」

醫生笑了笑,點了點頭。

……

急診室裡面,季寒驍根據醫生所說的,在歐洛微旁邊看到了酒精和酒精棉。

歐洛微一臉痛苦的蜷縮在病床上,因為寒冷,整個身子都在打著顫,牙床都在不停的打抖。

季寒驍蹲下身摸了摸歐洛微的額頭,心疼的說道:「都這麼難受了,竟然還不肯配合。」

似乎是察覺到季寒驍的手有溫熱,歐洛微往他的手掌蹭了蹭。

季寒驍黑眸微微一震,此時的歐洛微像極了一隻受了傷的小野貓,在尋找安全感。

季寒驍喉嚨一緊,聲音略微沙啞的說:「小微微,對不起,不過你放心,我不會看的。」

歐洛微並沒有聽到季寒驍說的話,只是一個勁的抓著被子。

……

從急診室出來后,季寒驍只看到醫生一個人在外面。

看到季寒驍過了這麼久才出來,醫生笑著說道:「看來,還是愛情的力量偉大啊。」

季寒驍僵硬著一張臉,說道:「她就拜託你了,我先去趟洗手間。」

說完,季寒驍沒有一刻的留念,就立馬走開了。

醫生站在原地笑了幾聲,隨即便走進了急診室。

……

洗手間內,季寒驍臉頰微微泛紅著一張臉,站在洗手台前,不停的用冰冷的水拍打著自己的臉頰。

呼~呼~

該死,一個晚上竟然……

季寒驍真的很怕明天歐洛微醒了之後,跟他翻臉不認人了。

歐洛微的性子本就是難以適應的,要是讓她知道他看了她……還是兩次……雖然是閉著眼睛的,但他真的不知道歐洛微明天醒來,是不是直接跟他翻臉了。 殷空是何等的人物,即使是在妖族之中也是很有名氣的。

他雖然只是釋放出一點點的殺意,但是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起的。

看那傢伙一臉驚懼瑟瑟發抖的樣子,我揮揮手,讓殷空放開他。

等他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之後,我淡聲說道:「給你背後的人報個信,說我回來了!」

「嗯?」他愣了一下,看著我,一臉不解,似乎以為自己聽錯了似的。

「打電話,聽不懂嗎?」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