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齊格的車子行駛得很有些詭異,忽慢忽快,線路也很飄忽,兩輛渣土車被齊格帶着衝過來衝過去,好幾次在路口看到了齊格的車子,就差那麼一、兩秒的時間就是沒有能成功地撞上去。

齊格現在根本沒精力注意旁邊的渣土車想要撞死他,他正全神貫注地執行着面前屏幕裏機器人彈出的加速、減速、左轉、右轉、剎車等各種指令,修煉過能量的他反應極快,每次指令一彈出來,都是在零點一秒左右的時間就完成了相應的動作。

“左前方天空有架無人機,運轉能量干擾它!”機器人又發佈了新的指令。

齊格條件反射般地運轉起了體內的能量,片刻之後無人機從天空中一頭栽了下來。當它落下來的時候,不偏不倚,正好鉤掛在了寶馬x1車後的備用輪胎上。

“剛纔我看到幾輛渣土車瘋了一樣在我們周圍跑來跑去。”笑笑看着車窗外很疑惑的神情。其實只有兩輛,因爲總是在寶馬x1身邊跑來跑去,笑笑以爲有好幾輛。

“這些渣土車越來越無法無天了!”鄒潔靈很惱恨的神情。

“這是危害公共安全啊!鄒局長把他們全抓起來。”笑笑繼續向窗外瞅着,以前也遇到過渣土車,但今晚好象特別多啊!

“他們不歸我管,我也管不了。”鄒潔靈攤了攤手。

……

“唉呀!你們兩個怎麼那麼笨啊?老王你走青堤大道,對對,前面路口右轉開始加速!”

“老龍你往回倒,後面那個路口左轉,到了吧?嗯,現在加速衝過去!對!對!就是這時候!別停!一直衝就對了!”

無人機在這關鍵時刻突然沒有了信號,賈晨曦正琢磨着怎麼回事的時候,“砰!”地一聲巨響從不遠處的路口傳了過來。

在賈晨曦不停地調度和指揮下,兩輛渣土車終於在某個路口高速撞到了……一起。

而齊格的那輛寶馬x1,在兩秒鐘之前剛剛加速衝過那個路口。

“老王!”

“老李!”

“老王!老李!說話啊?”

賈晨曦在對講機裏大喊了起來。

“應該是撞到了,這種程度的撞擊足夠把寶馬x1撞成一包廢鐵,把那賤人撞成一堆肉渣了。”賈晨曦聽不到兩個司機的回話,於是根據路口那邊傳來的巨響自行推測了一番。

“不是有人跟着那輛寶馬x1嗎?趕緊讓他們到現場看看。”龍仔仔提醒了一下賈晨曦。

獨家佔有:盛寵替身女傭 “賈少!寶馬x1跑了!兩輛渣土車撞一起了,速度太快,兩個車頭全都撞癟了,司機好象都掛了……”跟住寶馬x1那馬仔的聲音已經出現在對講機裏了。

“渣土車撞一起了?他們是兩頭豬啊?”賈晨曦大罵了一聲。這下麻煩了,沒有給家裏沒立上功,這下還要倒貼兩輛渣土車司機的貨車錢和死亡補償金。

至於兩條人命?賈晨曦連眼睛都沒眨一下。

“真是兩頭豬!這點兒小事都辦不好!”龍仔仔的臉色也很是難看,同樣沒有爲那兩條人命哪怕嘆一口氣。

“怎麼辦?那賤人要跑掉了。”賈晨曦哭喪着臉向龍仔仔問了一聲。

“沒有備用計劃嗎?”龍仔仔向賈晨曦問了一聲。

“沒有,我以爲兩輛渣土車,他肯定必死無疑呢!”賈晨曦低着頭很鬱悶的表情。

“跟我來!”

龍仔仔下了車,左右瞅了瞅之後看中了旁邊狐朋狗友開的一輛看起來很結實很厚重的悍馬h3,把裏面的幾個人拉扯了下來,然後和賈晨曦一起上了車。

“龍少你要做什麼?”賈晨曦看龍仔仔的神情感覺着有些不太妙,於是向他問了一聲。

“你隨時向我通報那寶馬x1的方位,我還不信撞不死他!”龍仔仔陰沉着臉向賈晨曦說了一聲。

“龍少親自去撞啊?不好吧?”賈晨曦感覺着龍仔仔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太正常,酒也喝多了的樣子。

“你擔心這輛悍馬h3撞不爛他的寶馬x1?”龍仔仔恨恨地回了賈晨曦一句。 玉影(拿了枕頭砸他)「出去就別進我寢宮。」

趙羽(接住枕頭,回到床邊坐下)「乖,時辰不早了,該去給母后請安了,回了府里你睡一日為夫也不管你。」

玉影:「給我拿衣服」(揉了揉眼睛坐起身)

趙羽:「好,我去給你拿衣服」(站起身走到衣櫃前打開衣櫃拿了一套金白相間的宮裝,回到床邊)

玉影(接過衣服穿上,穿上繡鞋下了床走到梳妝台前坐下,梳理好長發拿了五彩飛鳳步搖戴上)

趙羽(看著面前的人身著金白相間的宮裝,腰間纏著白玉金絲束腰帶,袖邊領口,是金線的兩指寬封邊,外罩一件廣袖拖地外衫,綉著梅花,腳上踏著金絲祥雲繡花鞋。髮髻輕挽,簪著一隻五彩飛鳳步搖,眉心一顆硃砂色的水滴眉心墜,系著一條金色墜白玉的髮帶。)「夫人,好了嗎?」

玉影(站起身)「好了,小羽哥。」

趙羽:「走吧,別讓母后她們久等了。」

玉影:「恩,走吧。」

趙羽(拉著她出了寢宮)「小心踩到裙擺。」

玉影(跟著他)「我小時候一直就跟在哥哥和你身後,這下好了,得一輩子跟在你身後了。」

趙羽:「挺好啊,現在你是我的妻。」

玉影:「你是我的,誰也不能覬覦。」

趙羽:「對,是你的,我會一輩子對你好。」

玉影(被他拉著,一邊說著話,一邊前去壽康宮)

趙羽(拉著她的小手到了壽康宮讓人通報)

宮女(敲門)「啟稟太后,公主和駙馬爺到了。」

太后:「快讓他們進來。」

宮女:「是(轉身道)公主,駙馬爺,太后讓你們進去。」

玉影:「恩(點頭,跟著他走進去)影兒給母后請安。」

太后:「快免了,沒有別人,不必多禮。」

趙羽:「給母后請安。」

太后:「快免了。」

玉影:「母后,王兄和王嫂還沒來嗎?」

太后:「他們還沒過來。」

玉影:「我還以為我是最後一個呢。」

太后:「不是,你們小夫妻是第一個。」

玉龍(拉著珊兒到了壽康宮外)

宮女:「參見國主,參見王後娘娘。」

玉龍:「免了(拉著珊兒直接走進去)兒臣給母后請安。」

雪珊:「兒媳給母后請安。」

太后:「快起來,快起來。」

玉龍:「謝母后。」

雪珊:「謝母后。」

太后:「快坐吧。」

玉龍:「母后,是不是該敬茶了?」

太后:「先用膳吧,用了早膳再敬茶。」

玉鳳和綺羅(兩人一起到了壽康宮)「今天我倆是最後一個」

玉影:「還不算太晚。」

玉鳳:「給母后請安。」

綺羅:「給大伯母請安。」

太后:「都免了,這裡都是自家人,不用這麼見外。」

玉鳳:「謝母后。」

綺羅:「謝大伯母。」

太后:「王嬤嬤,讓人傳膳吧。」

王嬤嬤:「是,太后,老奴這就讓人傳膳。」(退了出去,讓人傳膳) “哪有?這輛悍馬h3簡直就是坦克啊!和寶馬x1撞上,肯定把寶馬x1給撞成一堆爛鐵皮。問題是……龍少,這事兒我們親自出馬不太好吧?”賈晨曦勸了龍仔仔幾句。

“從他那裏受到的羞辱必須要親自報還!不然我龍仔仔以後還怎麼做人?撞死他頂多就是個交通事故賠幾個錢而已,還有誰敢把我們怎麼樣?”龍仔仔惡狠狠地回了賈晨曦幾句。

如果不是在楚豪大酒店門前受到那麼大的屈辱,被齊格當着一衆朋友的面抽臉踩臉,如果不是在清風酒吧裏被一衆狐朋狗友議論,然後又喝多了酒,這時候的龍仔仔還不至於這麼衝動。

賈晨曦安排的渣土車沒撞到齊格的寶馬x1,這意味着龍仔仔再想找齊格的麻煩殺死齊格可能要再找機會了,而且齊格這外鄉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離開黃鶴市了,下一次還能不能有這麼好的機會都難說。

君子報仇一分鐘都嫌晚,龍仔仔受到的屈辱如果不能在今晚報還,以後都要繼續承受狐朋狗友們的議論,他懷疑他的精神都會崩潰掉,所以此時他完全不想考慮後果了。

當然了,以他龍家少爺的身份,當街撞死了齊格最後肯定會以交通事故來處理,不可能會有太嚴重的後果。

“龍少說得是,那就狠狠地撞上去吧!用悍馬把他撞死撞爛!讓他去陰曹地府裏後悔吧!” 最強校園女神 賈晨曦聽龍仔仔這麼一說,也就不再多勸什麼了,他今晚也被齊格抽了耳光,牙齒都抽鬆了,現在說話都不利索,對齊格也是恨之入骨。

龍少親自駕車更好,到時候有什麼事也會由龍少出面扛着,賈晨曦反而會輕鬆很多,只是沒辦法讓龍少落這個人情了。

沒有了無人機也不要緊,現在有兩名馬仔開着車跟在齊格的車後,隨時可以向他們報告寶馬x1的下落,而且寶馬x1行駛的速度很慢,他們這些豪車一踩油門就包抄過去了。

……

“剛纔後面一聲巨響,你們聽到了嗎?”笑笑向身邊的鄒潔靈問了一聲。

“聽到了,好象是什麼撞了。”鄒潔靈打開車窗探過腦袋向後面看了看,齊格的車子這會兒開得稍稍有些快,已經看不清楚後面究竟發生什麼了。

“可能是賣爆米花的,燒鐵爐子的那種,砰!很多香香的米花一起噴出來。”笑笑一邊幻想一邊流起了口水。

“爆米花有這麼響嗎?”鄒潔靈總感覺什麼地方有些不太對,但齊格的車子已經走遠了,也不好讓他回去查看。

齊格離開酒店之後,按照機器人的提示操作着車子的同時,心裏也已經感覺出了情況有些不太對。果不其然,他車子駛上大街後不久,就有兩輛渣土車很詭異地出現在了寶馬x1的附近,一有機會就想要向他撞擊過來。

這輛寶馬x1在強化過之後,零到八十公里加速僅需三秒,特別是踩滿油門初始起步的兩秒時間裏最猛,車子轉向也異常輕便,迴轉性非常好。寶馬x1的輪胎也進行了強化,性能接近超級承重輪胎,防滑性能特別優異,緊急剎車時的剎車痕非常短,真正做到了想走就走、想剎就剎,靜若處子、動若脫兔。

齊格的駕駛技術還不算太嫺熟,但他修煉能量之後,視力、聽力、感知力、反應力各方面能力大幅提升,在機器人的各種提示下,齊格很輕鬆地就避開了那些危險,從兩輛渣土車的包夾中輕鬆突圍而出。

現在的齊格越發喜歡駕車的感覺了,駕駛着強化後的寶馬x1,讓他有了種人車合一的感覺。換了別的沒有強化過的普通寶馬x1,肯定做不到象這輛車如此飄忽輕靈。現在這輛寶馬確實已經不能稱之爲寶馬,稱爲皇馬倒是更貼切一些。

齊格在機器人的提示下,輕鬆擺脫兩輛渣土車的先後衝撞之後,兩輛渣土車卻是不依不饒地繞路又追了上來,不停地合圍想要撞死齊格。

這時候的齊格差不多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這兩個渣土車司機十有八~九是受到早上時遇到的那位龍仔仔的指使才這麼做的,想要致他於死地!

就在剛纔,兩輛渣土車再次分別從兩個路口同時對他合圍,結果齊格突然在路口加速離開,兩輛渣土車則重重地撞在了一起。他們撞擊齊格的時候用心有多險惡,撞擊到一起時的力量就有多劇烈,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一切全都是他們咎由自取,就算雙雙撞死也是死有餘辜。

笑笑和鄒潔靈沒看到,但齊格卻是從後視鏡裏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後面發生的一切。出酒店時機器人和他玩的遊戲果然不是白玩的,是爲了救他的命啊!

齊格估摸着今晚真正的遊戲應該纔剛剛開始,大戲還沒有上演,以龍仔仔先前所表現出的跋扈性格,兩輛渣土車沒撞死他,肯定不會就此善罷干休。

而齊格此時的興致也被吊了起來……他開着輛suv外型,帶能量護甲的未來戰車在大街上跑,倒是很想知道還有沒有別的不長眼的車子敢往這輛戰車上撞。

如果龍仔仔真敢這麼做,倒是個好機會看看寶馬x1的能量護甲防撞能力究竟是怎麼回事,以後齊格再遇到類似車禍的時候,心裏就有底了。

……

很快,齊格這輛寶馬x1的行蹤被再次通報給了龍仔仔等人,根據馬仔的報告,齊格即將通過一個比較寬敞的路口,此時龍仔仔所駕駛的悍馬h3正好和齊格的車子對向駛往那個路口,如果控制好速度,兩人的車子將在路口處迎面相遇。

“我們正在加速!很快就要撞上去了!”賈晨曦很興奮地在對講機裏大聲向其他人宣佈着。

“我們已經守在路口了,就等着看那精彩的一幕!”

“龍少賈少霸氣側漏!這一撞必將載入史冊!”

“祝龍少賈少旗開得勝!”

其他幾輛車也用對講機回覆了賈晨曦。 雪珊:「天佑哥,你有沒有見我的小狐狸啊?」

玉龍:「那小傢伙啊,我們成親那天我讓你的陪嫁丫鬟把它一道帶進宮了,可能她們照顧著,晚些時候你問問」

雪珊:「我問問春雨吧。」

玉龍:「恩,可不能喂它吃生肉,不然傷了你怎麼辦?」

雪珊:「知道了,我才不喂生的,一股血腥味」

玉龍(幫她把發簪扶正)

玉影:「哥,我明日想和小羽哥一起去皇陵,你和嫂嫂要一起去嗎?」

玉龍:「是該去祭拜父王了,母后,您要一起去嗎?」

太后:「也好,我去看看你們父王,他走的時候,一定有遺憾。我也沒見到他最後一面,我想去看看他,希望他不要怪我這些年沒去看他。」

玉龍:「不會的,母后,父王他怎麼捨得怪您?」

太后:「等從皇陵回來,龍兒,你讓人在這壽康宮收拾出一間屋子,讓人給你父王再寫個牌位。」

玉龍:「是,母后,兒臣晚會就去安排。」

太后:「龍兒,你就安排人,準備東西吧。」

玉鳳:「明天去祭拜父王,會不會不太好?」

趙羽:「明日不是三朝回門嗎?」

玉龍:「也是,明日我陪珊兒回門,後日吧,後日我們一起去皇陵,把綺羅也叫上。」

太后:「好,你們安排就是。」

玉龍:「母後放心,兒臣會安排好的。」

王嬤嬤(敲門)「太后,早膳已經備好了,可以用膳了。」

太后:「先用膳吧。」

玉影:「我好啊,我都餓了」

玉龍:「小饞貓」

玉影(朝他吐舌)「你不餓嗎?昨天晚上的宴會我又沒吃多少。」

太后:「王嬤嬤,傳膳吧。」 王嬤嬤(帶著宮女把飯菜擺放在桌子上,退了出去)

太后:「用膳吧」

玉龍:「是(上前扶著母後到了桌邊坐下,給珊珊拉了椅子)珊兒,坐吧。」

雪珊(坐在他旁邊)

玉龍(坐下)

玉影(坐在自家母后右手邊)

趙羽(坐在自家夫人旁邊)

玉鳳(和綺羅挨著坐)

太后:「動筷吧」(拿了筷子夾了菜)

玉龍(給自家夫人夾了菜)「多吃點。」

雪珊:「天佑哥,你也吃。」

玉影(夾了自己喜歡的吃)

【早膳過後】

王嬤嬤(端了茶伺候在一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