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唯一不能越界的就是索要點贊,屬於作弊行為,會被自然淘汰出局。

之前有很多參演嘉賓就是這樣:

「喲喲,我是xx,我的秀場我做主,如果喜歡我的表演,請點贊支持!」

「老鐵們,沒毛病,你現在看到的我就在天上,我給大家唱首新歌,喜歡請點贊!」

「……」

然後就沒有然後,這些嘉賓都沒有後來,被無情的淘汰出局,是生是死也沒人知曉。

徐飛一直秉承著自己的處世之道,從不索取,做事先做人,認真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

正因為如此,徐飛在凡間,年紀輕輕就能獲得雙學位,這都是和他的勤奮努力分不開的。

有人肯定會說,嘉賓不能開口索要點贊,應該可以暗示一下啊?

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這樣也不行。

這裡所需要的點贊是虔誠不容褻瀆的,是一種精神力的演化,也是『道』的另外一種詮釋,要得『道』就得先悟『道』,最後方能修成正果。

不知不覺中,徐飛就進入了夢鄉。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現在是下午,一般這個時間點,他是不會睡的,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最近些天老是犯困。

也許是受土地大仙的感染,土地大仙能一睡三天三夜不起床,不得不令人佩服。

也許是最近實在是太累,白天要提防蝗蟲,晚上要警惕廁所裡面的怪物,如此強壓之下能不累嗎?

每次沉睡到某個時刻,他能隱隱約約聽到萬馬奔騰的聲音,甚至感覺整個樓搖搖欲墜,然後就是帶著一身冷汗的從夢中醒來。

醒來的時候,周圍並沒異常。

他覺得自己精神壓力過大,長此下去,非得搞出精神分裂不可。

為了分散精力,調整好心態,只能靠勞動。

給菜園子施肥澆水,去池塘邊看看小蝌蚪和小魚苗的發育情況,順便採集一些奇花異草,久而久之,心情自然就得到了放鬆。

不知不覺十天過去了。

這漫長的十天對於一般人來說,是極度難熬的,抗壓能力弱點的人恐怕早就瘋掉,可是徐飛卻把控的很好,並沒有因為死亡的臨近而沮喪,一如既往的照常工作生活。

看著滿園子的蔬菜,唯一遺憾的是沒有能享受到一餐香噴噴的佳肴,實在是有點可惜。

今天土地大仙也起得比以往早,見房間里沒人,就杵著拐杖來到菜園子,見徐飛還在園子里拔草,深深嘆了口氣,然後默默的轉身離去。

沒有人知道這大仙心裡怎麼想的,說他不近人情吧,好像也不對,能在徐飛赴死之前來看一眼,足以證明這老頭還是對徐飛有感情的。

土地大仙離去的方向並不是宿舍,而是自己曾經的茅屋,看樣子是要一去不復返。

或者是不忍心看著徐飛被弄死,而自己去又無能為力,只能選擇眼不見心不煩。

園子里雜草被收拾得乾乾淨淨,徐飛有些疲憊的隨地而坐,順手拔了顆大白蘿蔔,隨手擦了擦蘿蔔上的泥土,然後就往嘴裡塞。

雖然是凡間的種子,到了這裡成果之後,味道更美,不僅香甜可口,吃完后還覺得渾身充滿力量。

吃完蘿蔔后,徐飛發現周圍有情況。

正前方一隻大青蛙正盯著自己,後面還有一隻大蝗蟲也遠遠的看著他。

是來落井下石,吃他的嗎?

也許可能。

當然徐飛並不這麼想,反而會心一笑的認為,他們是來給自己送終的。

大青蛙一連幾個蛙跳就到了徐飛跟前,幾乎是同時,身後的那隻大蝗蟲也蹦到了眼前。

徐飛心想,被兩隻蟲子吃,也好過被一個女人虐死,所以表現得相當淡定從容。

把雙眼閉上,就等著兩隻蟲子下口,可一等半天沒動靜。

睜眼一看,兩隻蟲子一左一右,趴在身旁,像兩隻寵物,很溫順可愛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徐飛感覺腦子不夠用了,完全是懵逼的狀態。

首先這青蛙和蝗蟲是天敵,青蛙並沒有對蝗蟲下殺手,本身就不符合自然法則。

徐飛沒有半點修為,面對兩隻蟲子,完全沒有反擊之力,按照實力來講,兩隻蟲子不可能誠服於他。

「哇哇,主人今天好像很沮喪啊?」

「唧唧,主人今天是很沮喪。」

青蛙和蝗蟲居然能開口說話,這個意外還真是夠驚人的。

尤其是當他們口口聲聲稱呼徐飛主人的時候,徐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短短數天時間內,這些大蟲竟有這樣的變化,實在是令人振奮不已。

「你們現在是成精的神獸,我何德何能做你們的主人?」徐飛表面很鎮定,其實心裡早就是翻江倒海,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眼前的狀況。

青蛙:「如果不是你,也不會有我的今天,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主人。」

蝗蟲:「當初不是你,我肯定也不存在,這個恩一定要報。」

既然兩隻大蟲如此情深意切,徐飛也不好辯駁,再加上自己如此境地,見好就收還來不及,更沒有理由拒絕。

「我很好奇,你們怎麼站在了同一個陣營?」徐飛很好奇的問道。 青蛙大仙開始講述這些天發生的故事。

當時青蛙大戰五隻蝗蟲,唯獨留下了眼前這隻之後。

青蛙並沒有放棄對其他蝗蟲的絞殺,像一個戰神一樣,所到之處所向無敵,一路斬殺蝗蟲無數,修為也迅速攀升,而且還開了靈智。

那隻被他放走的蝗蟲也沒有閑著,也不知道跑到哪位大仙那裡,偷吃了幾顆仙丹,修為也突飛猛進,同時也開啟了靈智。

兩隻大蟲在一次偶遇中狹路相逢,大戰數百回合也不分上下,最後發現都有了靈智,還能說話交流,就開始談判,最後在某些方面達成了共識。

兩隻蟲子知道了自己的前塵往事,也知道自己是徐飛創造出來的,於是乎,他們相邀一起來報恩。

然後就在今天,一起出現在了徐飛的面前,故事就這麼個故事,沒有巧合,一切都是因果循環。

此時此刻。

看著一左一右站著兩隻神蟲,卑微的徐飛感覺自己立馬高大上。

俗話說得好,否極泰來。

人不可能永遠倒霉,運氣來了,山都擋不住。

這是真人秀,不是狗血劇,所以不會留太大的懸念,讓觀眾太揪心,也不會讓嘉賓被虐半死,才讓神寵出來救火。

徐飛心裡樂開了花,暗想:「尼瑪的狗屁仙子,趕緊來啊,老子等著收拾你丫的。」

他甚至把土地大仙和食神在心裡罵了狗血淋頭:「丑老頭,見死不救是吧,虧老子給你吃給你住,還給你講故事;孤獨加寂寞的裝逼食神,你也給大爺記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跪舔我xx!」

徐飛已經被壓抑太久了,內心承受的壓力已經達到極限,如果再找不到宣洩口,即使不被彼岸花仙子弄死,他自己也會崩潰而亡。

徐飛注視遠方,兩條大蟲也把目光投向遠方,徐飛站起身,兩條大蟲也跟著站起來,這畫面令人不禁感到很溫馨。

在凡間,人與人之間爾虞我詐,在仙界,仙與仙或者人與仙,同樣也是少有真情,唯獨寵物和人永遠都是忠誠無二,不論在任何地方、任何空間都如此。

這也是為什麼人喜歡養寵物、仙喜歡養神獸的緣故。

良久。

一朵七彩雲從正南方飄來,雲彩上站著一位白如雪的仙子。

儘管如此熟悉,儘管如此美麗無瑕,但依舊令人心生厭惡。

當仙子飄然落於跟前時,她的那雙眼睛攝人心魄,彷彿多看一眼就會萬劫不復。

「期限已到,自行解決吧!」彼岸花仙抬手一指徐飛身後的化糞池,冷冷的說道。

徐飛很淡定,看了看青蛙,又看了看蝗蟲。

「等會不要手下留情,儘管上去弄她!」

徐飛發了令,兩隻大蟲也迅速進入了戰備狀態,一前一後把徐飛護在了中間。

「呵呵,卑微的凡人,你以為弄兩隻害蟲過來就能救你的命?簡直是不把眾仙家放在眼裡。」彼岸花仙有些憤怒。

要知道這些所謂的大仙,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弄兩隻蟲子去和他們戰鬥,不管輸贏如何,對於他們來說都是羞辱。

徐飛在凡間從來不看小說,也不愛看電視劇,總覺得裡面的劇情太狗血,太拖拉,他覺得真正的戰鬥就應該直接開始,廢話太多浪費表情。

都市無上仙尊 「青蛙大仙,何在?」

「哇哇,微臣在此。」

「蝗蟲大仙,何在?」

「唧唧,小的在,請主人發號施令!」

徐飛同學無形之中就開始膨脹了起來,這和他之前低調的作風完全相反。

最奇葩的是他隨口就給兩隻蟲子封了神位,這要是被玉帝或者太上老君聽見,估計會氣得直接一口老血噴地。

「現在我命令你們,給我上去搞她,狠狠的給我弄她!」徐飛一直都是個文雅的男子,但是現在變得粗暴了,變得可能連他自己都不認識自己。

改變不了環境就改變自己,這也是亘古不變的處世法則。

徐飛的輪迴品性本來就是九世惡人,好不容易被凡間世俗感化,做了二十多年的好人,現在又出現了這樣的變故,只能放出潛藏在內心的惡魔,重新回歸了本質。

青蛙一躍衝天,直接就撲了上去,蝗蟲也不甘落後,一蹬腿飛起來,兩隻大蟲一左一右,把彼岸花仙左右路完全封死。

開了靈智的大蟲修為也是不可小覷,修為臨近地仙一級,再加上他們的身體本身就是利器,戰鬥起來的實力不是一般地仙可以招架得住的。

彼岸花仙見情況不妙,左右路又被封死,只能後退閃避。

青蛙和蝗蟲現在也算是久經沙場的鬥士,戰鬥經驗非常豐富,有勇有謀,總是能算準敵人下一秒閃躲的方位,提前搶位,讓對手方寸大亂,毫無反擊之力。

徐飛也沒閑著,一人飾演不同角色。

「左邊,右邊,左右,對,就這樣,用腿蹲她……」這是拉拉隊球迷的角色。

「青蛙大仙跑偏了,蝗蟲大仙動作很到位,就這樣,使勁撓她……漂亮,加十分……」這明顯是裁判的風格。

戰鬥並沒有預想的那麼激烈,但是場面卻很慘烈,十幾個回合下來,彼岸花仙已經是遍體鱗傷,胸部和臀部都被蝗蟲撓花了,一覽無餘。

俗話說得好,打人不打臉,可他們不僅打了臉,還打人家的胸和屁股,再繼續下去,必然是慘不忍睹。

這完全是在犯罪,赤果果的犯罪,放在人間,必然是要蹲監獄。

一開始彼岸花仙還能勉強招架得住,偶爾還能反擊一兩下,只是她完全低估了這些蟲子的抗打能力,他們的身體就跟鐵打似的,摧枯拉朽的靈力擊打在他們的軀殼上,最多也就是火花四濺,絲毫傷及不到他們的筋骨。

到後面,彼岸花仙只能被動挨打,想逃都無路可逃。

蝗蟲放大招了,從天而降,直接就把彼岸花仙撲倒在地。

蝗蟲的腿多,牢牢鎖住彼岸花仙的四肢,還有多餘的,哪吒三太子三頭六臂也不過如此吧!

青蛙蹦過來,伸了幾次腿,都找不到地,最後只能用舌頭頂在彼岸花仙的臉上,也證明自己有用武之地。

彼岸花仙就這樣躺在那裡,絲毫動彈不得,唯獨兩隻眼睛還在不甘的眨呀眨。

徐飛小心翼翼走上前。

「你們給我按住啦,不要鬆開!」

他清楚即使這花仙剩下一口氣,也一樣可以殺他於無形。

「我徐飛也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的主,別以為凡人就好欺負。」徐飛邊說邊掄起巴掌往仙子的臉上抽。

一連抽了幾十個嘴巴才停手。

「大爺我也從來不打女人,可你在大爺眼裡連女人都算不上,頂多也只是個變態的怪物。今天落到了大爺手裡,豈能就這樣放虎歸山,放心,大爺我是不會殺你的。」

如果彼岸花仙稍微裝一下可憐,也許他會一時心軟,可是這位仙子死到臨頭了,還用充滿殺氣的眼神死死盯著他,令他感到渾身不自在。

如果就這樣把她給放走了,保不齊以後還會來找麻煩,到那個時候搞一個惡仙聯盟過來,徐飛想不死都難。

為了生存,他必須心狠手辣,徹底消除這個隱患。

「那個蝗蟲大仙,你說說如何能讓她以後害不了人?」徐飛也不傻,不會因為一時衝動就怒殺仙家,這可是灰飛煙滅的死罪,他擔當不起。

「唧唧,我想吃了她。」蝗蟲的口水早就灑了彼岸花仙一身,就等徐飛下令,他就立馬下口。

青蛙也搶著說道:「哇哇,我也餓了。」自從他把舌頭頂在彼岸花仙臉上的那一刻,他就已經垂涎三尺,也迫不及待想要吃掉彼岸花仙。

徐飛有些惶恐的質問道:「我還是你們的主人嗎?」

兩隻蟲子異口同聲的回應道:「是,永遠都是。」

徐飛吁了口氣,道:「那就行了,我現在命令你們把她的修為給我廢掉,而且要保證不把她弄死。」

中宮 「是主人!」

「……」

徐飛下令之後,就轉身背對著彼岸花仙,估計是不忍心目睹接下來會發生的一切。

「啊……」背後傳來殺豬般的慘叫。

直到聲音徹底消失,周圍完全安靜下來,徐飛才回頭。

彼岸花仙已經面目全非,整個身體完全扭曲,無法想象前一刻她受盡了怎樣的折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