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個叫季瑄的男子身體需要靜養,也會耽誤不少時間。

不知道為什麼,之前在楚家的時候,她雖是心急,但尚且能夠忍住,可此時此刻踏在魔族的土地上,她竟是心急的不得了,想很快的就見到阿裴,見到軟軟

她還想問問阿裴,為何不告而別。

但不管是因為什麼,她都相信他是有苦衷的。

她要儘快見到他,告訴她,他們的小墨還活著

「沒關係的,君公子你是大夫嘛,我大哥跟著你,肯定會沒事的。」

季靈兒急忙道。

她真怕他走了,想跟他同行。

「等你大哥醒了再說吧。」

秦臻沒一口回絕,只這般道。

過了沒一會兒的時間,只聽一聲嚶嚀,季瑄終於在昏睡中睜開了眼。

他腦子甚至有些發懵,睜開眼朦朦朧朧的,倒是一時間分不清身在何處。

「大哥,你終於醒了,嗚嗚嗚,大哥,嚇死我了。」

直到身旁響起季靈兒的哭聲,季瑄才記起昏迷前發生的事兒,一個鯉魚打挺就要坐起來,胸口卻被一根手指壓住,緊接著耳邊響起清冷的聲音,「別動。」

季瑄抬眼,便瞧見秦臻在給他扎針,當即便明白了什麼。

「大哥,多虧了君公子救了我們,你不知道之前有多危險」

季靈兒巴拉巴拉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全都說給季瑄聽。

季瑄抿著唇,半晌道,「季瑄多謝君兄救命之恩。」

那一絲防備和警惕,在秦臻接二連三的相救之下總算是放下了。

「不必。」

秦臻道。

季瑄這會兒精神尚好,洞內又安靜的很,秦臻扎針完了之後便坐在一旁,也不主動搭話。

「聽家妹說,君兄要去往魔都?君兄是魔都人嗎?」

季瑄問道。

秦臻從思緒里抽回神來,回過頭看向他,「我不是魔都人,我只是要去魔都尋人。」

話音一落,便見季瑄似擰了眉頭,只聽他道,「尋人?那不太好辦,魔族公主大婚,這幾個月魔都禁嚴,外來人員一律不可進入魔都,以防有姦細或者刺客混入,君兄若是尋人的話,怕是要避開這幾個月。」

秦臻一愣,倒沒想到會這樣,等幾個月?她現在連一天都等不了。

季靈兒見秦臻擰眉的樣子,知道他根本就不知道魔都禁嚴的事情,當即急聲道,「君大哥,你跟我和大哥一起走就能進去,我們都有令牌在身上,能將你帶進去。」

「是不是大哥?」

季靈兒忙問去季瑄。

是她大哥有令牌,不是她。

季瑄沒想到他家小妹這麼熱情,雖說這位君兄弟救了他跟小妹的性命,但是他這人太過於沉默,對自己的身份來歷一概不提,且話很少,魔族公主大婚這是個大事,萬不可出一點兒差錯,他哪裡敢往都城帶身份不明之人。

季瑄很是為難,良久才沖著秦臻拱了拱手道,「君兄救了我與舍妹性命,按理說季某不該如此無禮和不懂感恩,但是」

yCOM更新快蘭溪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是醫生。」

「嗯?」

「丞相府嫡女——顧西川。」

說著,顧西川拿出來腰間玉佩,男人才緩緩放心下來,嘶啞著聲音一字一句威脅道:「你真的會醫術?若是你敢對我有任何的壞心思,你的下場可不是你所能承擔得住的!」

「嗯,放心吧。」

顧西川回答道,說著用男人撕裂的衣服開始熟練地包紮腰間的傷口。

轟隆隆,雷聲越來越大,雨水傾盆,就在暴雨之中,顧西川簡單為男人包紮了傷口止血。

「現在你的傷口止血了,應該沒有生命危險了。只是雨太大了,跟我走?先回府邸避一避雨水?」

「不用了。」男人開口,卻仰望著遠方,「等一會,我的人就來接我了。」

「行,那我走了。」

顧西川揮揮手,看著坐在雨水之中的神秘男人小跑著順著記憶回到了丞相府。

「謝謝。」

男人難得地開口,看著顧西川順著暴雨匆匆離開的背影,似有若無呢喃著她的名字。

「顧西川,我記住你了!」

……

顧西川剛到門口,渾身濕漉漉的顧西川有著說不出來的落魄,她順著記憶走向閨房,卻發現此刻一男一女擋住她的去路。

順著原主的記憶,顧西川很清楚。

女人是姨娘的大女兒,府邸的庶女——顧倩倩,男人則是跟著自己青梅竹馬的王爺三王爺北偉昌!

站在她面前的王爺和庶妹都身穿綢緞,氣宇非凡,尤其是那庶妹顧倩倩妝容精緻,一把艷麗的眸子似乎一把尖銳的刀子一樣狠狠地瞪著她,只不過,她看得出來女人的眼圈紅紅的,似乎哭過了。

「顧西川!你這個瘋子,你還有臉回來!你把我娘給害慘了,我還沒有出生的弟弟妹妹就這麼斷送在你這個狠心毒辣的女人身上,你會私通、你會造反、你會殺人謀命,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個又瘋有壞的人!你為什麼不去死阿!」

說著顧倩倩就抓著顧西川的脖子,狠狠地掐著。

顧西川一個轉身,甩開了她的拉扯,卻依舊是感覺脖子被掐得呼吸不上了。

這是用了多大的力氣!

她看著瘋了一般的顧倩倩,又想起來自己可是一個人盡皆知的瘋子,剛剛回到府邸,還不能這麼快就暴露自己真實身份。

於是顧西川假裝瘋癲,目光渙散,開口道:「我沒有這樣,沒有……」

只是聽到一聲「啪」。

北偉昌一巴掌打在了顧西川的臉頰上。

尼瑪,原主這是什麼情況?

不是說好了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CP嗎?

「顧西川,你這個傻子簡直是不可理喻!事到如今還不承認?」北偉昌低吼一聲,順勢把顧倩倩摟在懷裡,「我跟你這個傻子青梅竹馬簡直是瞎了眼睛,這一次你從鄉下回來,我就是告訴你的,本王跟你這樣的瘋子一點關係也沒有了!我怎麼會跟你一個傻子在一起?呵呵,當初要不是你用的那些伎倆,讓我誤以為我喜歡的是你,我怎麼會錯過真正的愛人?」

「哈哈哈。」

顧西川仰天大笑,拍手叫好,看著惺惺相惜的二人,她算是明白了偉昌哥哥心中的愛人竟然是顧倩倩哦。

哈哈哈,真的是好諷刺,顧西川知道原主一直對這個男人心心念念,沒想到多年的青春竟然換來了如此的背叛,真的是搞笑。

「你笑什麼,顧西川!」

「表子配狗,天生一對!」 小狐狸單純,結果真在車上傻傻的等,但幸虧矮子興如約回來了,只是很奇怪,不見了那個女人,矮子興嘴裏罵罵咧咧的,一副很晦氣的模樣。

矮子興回來沒多久,司機點了一下人數,然後就開車走了。

小狐狸很奇怪,連忙叫住了司機,說還有一個女人沒有回來,她下車不知道幹什麼去了,怎麼不等她就開車走了。

司機笑了一下,說那個女人就是在這裏下車的,不用管她,她不會回來了。

按理說,那個女人應該是經常搭這個大巴,不然的話司機不會這麼清楚,可小狐狸一問,那司機就直搖頭說不認識,誰認識那瘋女人。

說着就不再理會小狐狸,直接開着大巴走了。

這時候小狐狸扭頭看向剛剛回來的矮子興,發現他除了罵罵咧咧,人沒有什麼異常,好像剛才下車發生了什麼極其不愉快的事情。

矮子興和女人的事,車上其他的乘客也不是沒有發現,有些男人調侃矮子興,問他怎麼時間這麼短?這大巴才停十分鐘,矮子興六分鐘不到就回來?

還有人問矮子興剛才那個女人多少錢?技術怎麼樣?得不得勁?

矮子興沒有回答,但臉色極其不好看,其他男人看他矮,也不怕他發脾氣,偶爾會調侃,嬉笑兩句,或者底下竊竊私語。

可唯獨一個坐在矮子興後座的中年男人沒有開口,他看着窗外,臉色跟矮子興一樣的凝重。

沒過多久,他也下車了,可卻趴在矮子興的耳朵旁小聲說着什麼,說完就走了。

矮子興一聽完男人的話,立刻打了個哆嗦,然後連忙捂住了自己的脖子,由於是在另外一邊,小狐狸也看不見。

「你怎麼了?」小狐狸見矮子興的表情不太對勁,連忙問道。

矮子興咽了咽口水,表情有些害怕,而且臉色極其不好看,但還是搖了搖頭,說了句沒事,他的那隻手一直捂著脖子,不知道怎麼了,小狐狸問了他也不說,只是說脖子癢。

後來矮子王就睡著了,不過臉色很難看,是那種難以形容的難看,好像臉色有些發紫,又好像有點發青,嘴唇很乾,都脫皮了,可剛才上車的時候他還好好的,嘴唇也沒有爆裂。

晚上七點的時候,天已經大黑了,可還是沒有到,聽矮子興說等車進村子的站,可能得到深夜十一點,還要等幾個小時。

大概八點的時候,矮子興突然驚醒,然後整個人處於極其恐懼的狀態,他不停的問著小狐狸,有沒有聽到鈴鐺響的聲音?

小狐狸皺了皺眉頭,說哪有什麼鈴鐺響,該不會是做夢做迷糊了吧?

可矮子興還是一直問,說他聽到了鈴鐺的聲音,很響很響,震耳欲聾,非常刺耳,震得他耳朵疼。

但是這車上根本就沒有什麼鈴鐺聲,矮子興這是睡得多迷糊?

後來矮子興就不問了,又昏睡了過去,小狐狸也困了,頭往後靠,呼呼大睡了起來。

可等她醒過來的時候,矮子興已經不見了,時間是九點,她旁邊的座位空空如也。

小狐狸着急了起來,連忙在車上找,可車上根本沒有矮子興的影子,小狐狸連忙問旁邊的乘客,矮子興人矮小,所以其他的乘客印象很深刻,一問就知道了。

其他乘客說矮子興早就走了,大概半個小時之前就下了車,他們還以為矮子興跟小狐狸一起的呢,沒想到矮子興先下車了。

小狐狸一聽立刻就炸毛了,這死矮子,為什麼自己單獨下車了?

小狐狸也管不了那麼多,直接讓司機停車,她也趕忙下去了,但是……下去的地方,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她摸黑著到處找,但一無所獲,也聞不到矮子興身上的味道,最後找了一天一夜,只能回紋身再做打算了。

小狐狸不認識這些地方,轉着轉着,連方向都找不着了,又沒有錢,也沒有身份證,根本無法乘坐其他的交通工具,最後也是硬著頭皮花了許多時間才回到了這裏。

只是,矮子興不見了!

怪不得矮子興沒有回到老家,不然的話,應該和陳漢撞個正著,說不定兩人就皆大歡喜的相認了,只是可惜,路上矮子興好像出現了什麼意外。

。 蘇寒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四大七級宇宙文明高層根本不會進入這個頻道,也不會在這裡聽自己廢話。

不過誰叫自己手上有著一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呢。

就算是他們心中再不情願,也只得老老實實的受著。

「我相信四位這次來我龍淵星只有一個目的,那便是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

一聽到八級宇宙文明碎片,四大七級宇宙文明高層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不過最先說話的還是加碼帝國的高層。

「蘇寒,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本就是我加碼帝國的,我警告你,最好還給我們加碼帝國,要不然我定要你們龍淵星在這宇宙當中消失。」

聽到加碼帝國高層的威脅,蘇寒的臉色也漸漸冷了下來。

這都什麼時候了,這加碼帝國還妄想用威脅這一方法讓自己交出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

蘇寒也沒有慣著,直接冷冷的說道:「按照加碼帝國的意思,是不打算跟我們龍淵星友好協商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的歸屬問題了,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把你請出這個公共頻道了。」

聽到蘇寒打算把自己踢出這個公共頻道,加碼帝國的高層頓時一怒。

就在他準備發飆之際,旁邊的生靈卻是小聲的提醒起來:「五長老,冷靜一點,一旦咱們被踢出這個公共頻道,那麼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便徹底與咱們加碼帝國無緣了。」

聽到手底下人這麼一說,加碼帝國的第五長老終於反應過來。

蘇寒之所以創立這麼一個公共頻道,就是為了商量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的歸屬問題。

如果這個時候,自己被踢出了公共頻道,那麼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就沒自己的份了。

想到這裡,加碼帝國的第五長老硬生生的壓下心中的火氣,冷聲問道:「蘇寒,八級宇宙文明碎片只有一塊,可是宇宙當中卻有四個七級宇宙文明,你打算把它交給誰?」

不得不說,加碼帝國第五長老這話實在是用心險惡。

只要蘇寒說錯一句話,肯定會引起其他三個七級宇宙文明的不滿。

不過蘇寒也不是好惹的,直接反問起來:「你錯了,不是我打算把那塊八級宇宙碎片交給誰?而是誰更有誠意一點。」

誠意?

四大七級宇宙文明高層聽到蘇寒這話,臉上皆是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

自己究竟要怎麼做,才能讓龍淵星覺得自己有誠意呢?

蘇寒發現四大七級宇宙文明的高層沒有明白自己的意思,繼續介紹道:「想必各位都清楚,那塊八級宇宙文明對於我們龍淵星來說,並沒有多大的作用,可是為了的到這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我們龍淵星也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