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吧。”苗苗點點頭,然後扭頭對我說:“阿春把七彩鷹抱起來,不要東張西望,更不要回頭。”

我嚥了一口唾沫,使勁點頭,將七彩鷹抱在懷裏。

鬼擅長製造幻境,某種程度上比邪祟要難纏,人東張西望的時候很容易被迷住,從而中幻境而不能自拔,所以一定要謹守心神,否則很容遭遇鬼打牆之類的東西。

這些都是苗苗之前教我的。

接着,還是瓜哥打頭,我居於隊伍的中間,一點點朝着更深處摸去。

大約半個多小時後之後,瓜哥停下來,翕動了幾下鼻子,問:“你們聞道什麼味道沒有?”

我抽動鼻子聞了一下,發現空氣中有一股腥味,似曾相識。

“前面不對勁!”這時候,苗苗臉色一變。

皮衣客似乎也想到了什麼,又將一個熒光棒折亮,用力朝前面甩過去。

等熒光棒一落地,我們頓時傻眼了,只見熒光棒旁邊,一地都是狍猁的屍體。

我們回到了之前來過的地方!!

我心臟一抽,鬼打牆!

“看來盯上我們的東西道行不淺。”苗苗道。

“能破嗎?”

我惴惴不安的問道,鬼打牆其實也分等級,有些鬼打牆只要是些喜歡捉弄人的遊魂山精搞的鬼,它們沒什麼惡意,就是貪玩,只要膽子大點一直走別回頭就能破掉,這種級別的我曾經在竹林就遇到過。

但也有些就很難破掉了,比如眼前這種,四五個法事行的人都被迷住了,絕不是一般的東西能弄得出來的,肯定有些道行。

“恐怕有些麻煩,這東西一直不出面,很難破。”苗苗眉頭深皺。

“繼續走吧,它拼道行,我們拼體力,終究我們輕鬆些。”皮衣客建議道。

於是我們再次往前走,這一次更加小心謹慎,由瓜哥帶道,筆直往前走,絕不拐彎。

可讓我們失望的是,半個小時之後我們又回到了原點,前面有是那一堆狍猁的屍體,唯一不同的是,皮衣客丟的那根熒光棒不見了。

“狗日的,沒完了還!”瓜哥臉色難看的罵了一句。

“看樣子這東西是不希望我們往前走啊。”黃大仙抹了抹頭上的汗道。

我也累的有些喘了,這村子並不是平地,而是上坡下坡的,走起來也挺費勁,就問:“我們怎麼辦,被困住了。”

苗苗沉吟了一下,又道:“既然這樣,那就往回走!”

皮衣客和瓜哥對視了一眼,皆緩緩點頭。

於是我們

掉頭,朝着來時的方向走。

“阿春,跟上。”這時候,身後傳來苗苗的聲音。

“好。”我本能回頭看了一眼,點頭答應。

可就這一回頭卻讓我心裏咯噔一聲,後面根本沒有人!

苗苗一直在前面,她的聲音根本就不可能從後面傳過來。

不好,上當了!!

我悚然一驚,等再超前面看去,整個人頓時如墜冰窟。

人不見了!

原地就剩下我一個人!!

苗苗、皮衣客、黃大仙、瓜哥,通通都不見了!

“該死!”

我冷汗一下就下來了,苗苗之前千叮嚀萬囑咐讓我別東張西望,更別回頭。

可一個多小時的跋涉有些累了,心裏的弦也鬆了一鬆,一聽到苗苗的話就本能的回頭,這下出了大事。

“怎麼辦?”

我頭皮發麻,周圍一片漆黑就剩下我一個人,要不是懷裏還有一隻七彩鷹,可能就要尿褲子了。可雪上加霜的是,七彩鷹突然一下從我懷裏跳了出去,落地之後撲棱棱就衝進了黑暗中不見了蹤影。

“我艹!”

我內心是嗶了狗的,頓時把它燉了的心都有了,關鍵時刻,這癟毛雞居然把我給扔下了!!

王八蛋,虧老子把你丫當祖宗供,關鍵時刻這麼沒義氣!

我都快崩潰了,這周圍黑黢黢的一片,往哪去啊?

不行!

不能走,走了就找不到了,得留在原地等!

稍稍想了一下,我立刻吸取上次在鬼冢的教訓,既然遭遇鬼打牆,那就留在原地,苗苗瓜哥他們發現我不見了一定會來找我的。

釘在原地不動總好過一個人瞎闖。

於是我跑到旁邊找了一塊大石頭窩了下來,不打算走了。

“阿春,你在這幹嘛呢?”不多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還打着手電。

是苗苗!

我大喜過望,急忙站起來看過去,發現苗苗正從不遠處走過來,看見我不禁舒了一口氣,略帶責備道:“讓你別回頭,不聽話。”

“我不是故意的。”我心裏也挺內疚的,又看了看苗苗後面,居然沒發現皮衣客瓜哥他們,於是就問:“他們人呢?”

“他們在前面等我們,走吧,別再掉隊了。”苗苗招呼一聲,便在前面帶路。

我急忙點頭跟了上去。

可之後走了大約有一刻鐘,我突然覺的有些不太對勁。

細細一想,我終於知道哪不對了,是苗苗!

她走路的時候聽不到腳步聲,兩人走路,卻至始至終只有我一個人的腳步聲……

(本章完) 我以爲是腳步聲重合所以挺錯了,於是就停下來。

可是,苗苗走路還是沒有腳步聲!

而更讓我驚悚的發現是,她不光沒有腳步聲,甚至連影子都沒有。

“艹!”

我二話不說,轉身就逃!!

前面帶路的根本不是苗苗!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走路沒腳步聲,也沒有人影。

弄不好就是剛纔那個盯着我們的東西,我最弱,於是它朝我下手了!

“救命啊!”

我忍不住就喊了一句,希望苗苗瓜哥他們能聽見,連滾帶爬的往來時的路狂奔,狼狽不堪的還摔了幾跤。但沒有人回答我,我更加不敢朝後面去看了,天知道後面有什麼東西。

跑了一段,可接下來更讓我驚悚的事情發生了,前面出現了一盞手電,細細一看,居然還是“苗苗”,我又回來了!

她一臉詭異的看着我笑,笑容無比僵硬,就像是一個芭比娃娃!

“你大爺的!”

我驚叫一聲,轉身又逃,可走了幾步我又不得不停下了,因爲前面出現了一堵牆堵住了去路。

我急忙敲了幾下,發現牆是真實的,根本過不去,一時間傻了,急忙轉身。

這時候,“苗苗”嘴角一勾,露出一個陰謀得逞的笑。

我忍不住又後退了幾步,靠在後面的牆上面。

也就在這時,自己背後突然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我大驚,猛的一回頭,頓時被嚇的魂飛魄散,自己背後的哪裏是什麼牆,而是一張臉,一張巨大的石頭臉。

赫然就跟上一層祭祀大廳那個巨人頭顱一模一樣,只是要小一些,但也夠大了,一對眼睛紅的就像是燈籠!!

下一刻我就覺的自己的喉嚨一緊,身體騰了起來。手電一照發現是一隻石臂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將我提溜了起來。

шωш¸ttκд n¸CO

而更讓我驚恐的是,這時候石人臉居然張開一張巨口,手臂一收就把我往口裏面放,分明是要把我給生吞了!

我使勁的掙扎,卻一點用的沒有,脖子上的石手力氣太大了,根本掙不開,被掐的直翻白眼。

“阿春,快咬舌尖!”這時候,後面突然傳來熟悉而焦急的呼喚。

我瞬間驚醒,急忙舌頭一伸用力一咬,頓時一股甜味充斥口腔,接着我也不管看得到還是看不到,用手一抹嘴上的舌尖血就朝掐我脖子的石手上塗。

苗苗曾經說過,人身上舌尖血最具陽氣,中指血最具有生氣,舌尖血克陰,中指血克煞!

我看不見,只覺得舌尖血一抹到石手上,自己的脖子就猛的一鬆,人直接摔在地上,同時還聽見彷彿烙鐵入水的

“嗤嗤”聲。

接着我猛喘幾口氣清醒了一點,這時候才發現,那條石臂被我抹血的位置正冒出黑煙。

但很快,那石臂甩了幾下竟又朝我抓過來。

“快走!”瓜哥猛的從旁邊竄了過來,一把拉住我就朝後面急速拖去。

而和他同時一起奔過來的還有皮衣客,但他沒拉我,而是跑到巨石人頭旁邊,朝裏面扔一個什麼東西,轉身就跑。

“嘭!”

一身巨響,巨人嘴裏噴出一團火光,然後就見它一雙紅眼慢慢熄滅,石臂也一下落在地上,碎成一攤碎石。

我艱難的嚥下一口唾沫,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呢,事情就已經結束了。

“阿春你沒事吧?”

苗苗這時候奔過來了,一臉擔心的在我身上左看右看。

我摸了摸生疼的脖子,心有餘悸道:“那石頭怪到底是什麼東西?”

“是守門的石傀,你怎麼跑到這裏來了?”苗苗略帶責備道。

我吃了一驚,急忙回頭一看,發現這裏竟然是進門沒多遠的位置的,原來折騰了半天自己又回到了開門之後剛下來的地方。

“你剛纔轉身撒腿就跑,喊都喊不住,到底看到了什麼?”頓了頓,皮衣客疑惑問。

我嚥了一口唾沫,將剛纔遭遇的事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然後問:“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

“七彩鷹啊,要不是它,你就得喂石傀了。”瓜哥指着七彩鷹道。

我偏頭一看,發現七彩鷹正在一旁側着眼睛盯着我,我看它,它就扭臉眼睛往上一番,一副不屑的樣子。

我一陣無語,之前還以爲它丟下我跑了,敢情是跑去喊人了,心裏不禁一陣感動,發誓回去以後把它當十八輩祖宗供。

接着,我又偏頭看向那碎成不知道多少塊的大石怪,就石傀到底是什麼東西,一把掐住我二話不說就要吃人,比鬼還兇幾分!

苗苗說:“這是守門用的石傀,估計是被你的血給喚醒了。”

我一愣,然後看向自己手肘的位置,剛纔逃跑的時候確實摔出血來了。

“現在怎麼辦?”

喘息了片刻,我定定神起身問道,圍繞在我們旁邊的那東西顯然不想讓我們深入這個村莊。

“有些麻煩,它躲着不出來,若敢出來堂堂正正一戰,倒好解決了。”瓜哥皺着眉雙手交叉道。

我又看向七彩鷹,這東西剛纔能跑出去報信,肯定是看到了路,就問用七彩鷹帶路行不行?

苗苗搖頭,說:“七彩鷹雖然受到的干擾比較小,但不認路,又何來帶路之說?”

我一陣頭疼,得,這事還沒解了



“要不然,等這裏天亮吧。”皮衣客建議道。

苗苗和瓜哥對視了一眼,皆點點頭,我拿出手機一看,現在才下午一點多,等外面天黑,也就是這裏的天亮,至少還要四個多小時。

“那就歇一會兒吧,等這裏亮了再試試。”苗苗也道。

打定主意,於是我們各自找位置席地而坐,皮衣客折彎了幾根熒光棒往旁邊丟,照亮了附近的一片,也坐了下來,就在我對面。

我靠坐在大石頭上面累得跟條狗似的,之前不覺得,一停下來覺得兩腿發虛,半躺在那裏一動不想動。

接着皮衣客給我們每人發了一包壓縮餅乾,我接過來合着水吃了一點。七彩鷹就蹲在我頭頂的大石頭上,一雙雞眼盯着我。我會意,掏出一把糯米放在上面讓它啄食。

等待的時間很漫長,我們聊了一會兒便安靜襲來,我靠坐在石頭上,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聽到旁邊似乎有聲音。

我激靈靈一下就醒了,卻沒聽到什麼異響,就又朝旁邊看,頓時發現皮衣客好像不見了,他的東西也沒看到了。

“什麼情況?”

我嘀咕了一句,急忙起身在旁邊找了一下,發現人真的不見了,連東西也不見了。

“苗苗,瓜哥!”我大喊,趕忙把苗苗和瓜哥喊過來,他們靠在大石頭的另外一面。

苗苗和瓜哥聽到喊聲,站起來一看,臉色頓時都有些古怪。

“皮老闆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

我擔心的問道,那個暗處圍着我們的東西看起來很危險。

“放心,皮老闆有些本事,出不了事的。”苗苗搖了搖頭道。

“待會兒亮堂了再去找。”瓜哥也道。

我嚥下一口唾沫,也只有如此了,但願不要出什麼事。

接着我們又等了大約一個多小時,頭頂上的光點便漸漸的亮起來,周圍不需要手電都可以朦朦朧朧看得見了。

七彩鷹更是張嘴打了個鳴。

“時辰到了,抓緊時間出發吧。”苗苗招呼一聲,便起身收拾東西。

我也急忙起身,皮衣客莫名其妙不見了,這事不太對勁,如果真有什麼東西要害他,依他的本事不可能連一點聲音都沒發出來,最關鍵的是連他的東西都不見了。

……

收拾完畢,我們再次朝着村莊的深處一邊找尋皮衣客,一邊探查過去。

很快我們便再次回到了和狍猁們戰鬥的位置,只是它們的屍體已經不見了,只剩下一地的黑色血跡。

瓜哥臉色微微一變,說:“看來這裏還有別的清道夫。”

……

(本章完) 我也仔細看了一下,發現附近確實有拖拽的痕跡,也不知道屍體被什麼東西給拖走了,從地上偶爾可見的細細碎的腳印來看,應該不是原來那羣狍猁回來吃死屍了,而是另有別的東西。

“加快腳步,這裏可能亮不了太久,我們儘量深入一點。”苗苗看了一眼沒有多停留,繼續往前。

我深以爲然,黑暗中到處都是危險,狍猁,莫名其妙的鬼東西,還有石傀,光線一亮堂起來,感覺都不同了,那股子若有若無的注視感也消失了。

令我們驚喜的是,又半個多小時候之後,我們終於到了別的位置,鬼打牆似乎隨着這裏的“天亮”消失了。

我們加快腳程,很快便深入到了村子的裏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