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況,數百年後隨時可能到來的天地大劫也通過滅神宮傳遍了所有大小宗門,如果想要在未來能渡過此劫,則必須全力提升自身宗門的整體實力。

所以借著當前這個機會,吞噬那些弱小宗門壯大己身便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更何況,就算你不作此打算,又如何保證沒有別的宗門盯上你呢!

暗流開始在廣豐域涌動,並且有不少宗門都在暗中開始尋找下手的目標,大亂一觸即發。

就在這時,一道傳言在廣豐域各宗門間開始流傳。

傳言說,與廣豐域相臨的惡沼域看中了廣豐域豐富的資源,想要趁著廣豐域大亂的機會來廣豐域插上一腳,甚至還準備舉全域之力進犯廣豐域。

並且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惡沼域早已派出了許多暗線潛入廣豐域中,而當前正準備攻伐武玄宗的聖幽宗便是其中之一。

如果聖幽宗佔據了武玄宗的基業,待他們站穩腳根后,那麼此地便會成為惡沼域進攻廣豐域的一大據點。

隨著這個流言越傳越廣,很快聖幽宗的底細就被有心人給扒了出來。

這時,各宗一些激進的弟子紛紛表示,廣豐域自己人可以相互爭鬥,但絕不容許外人在一旁覬覦,坐收漁翁之利,因此要先將聖幽宗給趕出廣豐域。

甚至於,便是紫霄宗的紫東來、天鳳宗的鳳飛花等等一些超級宗門的精英弟子也跟著表態,要求率先趕走聖幽宗。

一些宗門在得知聖幽宗也曾進入過滅神宮的事後,頓時目露精光!

要知道,其他那些宗門在廣豐域經營良久,想要將之攻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聖幽宗不一樣啊,他們在廣豐域甚至都還沒有自己的駐地,簡單就如同沒穿衣服的美妙仙子啊!

是以,當即就有不少宗門開始組織人手,準備來「討伐」聖幽宗。

當這股暗流湧來時,聖幽宗與武玄宗同時得知了相關消息,畢竟此事當前已在廣豐域鬧得人人皆知,是不可能太過隱秘的。

這一下,聖幽宗當即就急了,面對視他們為羔羊,虎視眈眈的廣豐域其他宗門,他們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

聖幽宗駐地,宗主敖擎天看著最新收到的消息,直氣得臉色鐵青,轟然一掌拍在身前桌案上,將桌案拍成了粉末漫天飛舞。

望著在座的各位長老,敖擎天喝問道:「有沒查清楚,到底是誰在散播這些謠言?」

為了躲避仇敵的追殺,聖幽宗數十年來一向低調無比,好不容易覺得時機到了準備攻下武玄宗為自己的基業,結果卻又傳出這般謠言,他如何不怒。

大長老敖敗說道:「此事說來倒也十分蹊蹺,彷彿一夜之間,這謠言便從各個宗門中傳了出來,而不是從某一處傳出再擴散出去。」

「大長老的意思是,這背後有一個無形的勢力在推動此事?那麼到底是何人盯上了我聖幽宗?」

敖擎天的眉頭緊緊皺起,心中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到底是誰在背後算計聖幽宗呢?

「我倒覺得,此事多半與武玄宗脫不了干係,他們為了避免我聖幽宗攻伐他們,便想出了這個計策來。」有長老推斷道。

「武玄宗確實有這麼做的動機,但是,如果武玄宗暗中真有如此大的勢力,能影響到廣豐域各宗門的話,又豈會懼怕我聖幽宗的攻伐?」

「他們未必需要多大的影響力,只需付出一定代價,在各宗門賣通一些人散播謠言即可,如此一來,無論這些謠言是否起到作用,也都會對我聖幽宗造成極大的影響。」 那趙家家主脖子上已經拿著東西纏上了傷口,此時臉色蒼白的說道:「丹青長老,剛才多虧了你了,要不是你殺了言洪峰,恐怕我們這些人今天都要折在這言家不可。」

「是啊,言洪峰剛才氣勢攀升,竟然隱隱有了破虛境的威勢,好在丹青長老殺了他,要不然這一次麻煩可就大了。」

「沒想到言家的人居然偷學了噬血秘術,也不知道他們是從何得來的。」

酆丹青被一堆人圍著誇獎時,神色有些尷尬。

說實話連他自己到現在都沒有搞明白,言洪峰到底是怎麼死的,明明當時他都已經做好了同歸於盡的打算了。

誰知道言洪峰突然就放棄了抵抗不說,連帶著整個人都跟被撐開了的皮球似的,還沒等他做什麼,他就自己砰的一聲炸了開來,連屍骨都沒留下。

一地雞毛的美好 酆丹青說道:「你們不必誇我,言洪峰不是我殺的。」

周圍人都是一頓,玉溪音看著他:「不是你殺的?」

酆丹青點點頭:「當時言洪峰吸收氣血之力,身上修為不斷攀升,我和家主都不是他的對手,甚至引有敗落之像,我不得已才引爆靈脈,想要拚死一搏。」

「可誰知道言洪峰當時卻突然失手,才會被我一擊擊中,而且他也不是死於我手中,反而像是因為吸收了太多的血氣之力,身體承受不住爆體而亡的。」

我成了領主流放者 其他人聞言都是驚愕,倒是玉溪音和戚家的人突然朝著君璟墨看過去。

他們記得,之前他們就說過,噬血秘術是有弊端的,一旦吸收的氣血過多難以煉化之時,修鍊之人便會承受不住爆體而亡。

當時他們還有些遺憾覺得言洪峰不會那麼蠢,明知道噬血秘術的禁忌還不知防範,可如今言洪峰居然真的被活活「撐」死了,爆體之後屍骨無存。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玉溪音突然想起之前君璟墨遠離他的事情,還有剛才他靠近言洪峰和酆震他們交戰之地,最後好像也的確朝著言洪峰出手了,難道是因為他?

言洪峰死前曾經看著他們這邊,那眼裡滿是不敢置信和不甘之色,他當時張嘴像是想要說什麼,只是還沒來來得及說出口就化成了一團血霧。

所以,他想說什麼?

是不是和君璟墨有關?

君璟墨感覺到玉溪音眼底的懷疑,臉上卻沒半點異樣。

他剛才的動作十分隱秘,那些血氣之力也是被包裹在生死這裡之下落在言洪峰身上的,就算有旁人看到,也只會以為他是想要幫酆丹青他們,攻擊了言洪峰而已。

就連酆丹青和言洪峰近在咫尺都沒生疑,玉溪音就算是察覺了什麼,沒有證據他那也只能是懷疑。

姜雲卿也看到了玉溪音眼底的疑惑,直接開口打斷了他的思緒,「言洪峰已死,言家其他人不成氣候,只是不知道朱前輩和祝長老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眾人聞言一驚,這才想起還有一個言家老祖來。

比起言洪峰,那個才是目前最大的隱患。 第七百一十七章誰人策劃

「既然如此,那我們還等什麼,直接向武玄宗發起進攻吧!既然他們敢於造謠詆毀我聖幽宗,便讓他們會出血的代價!」

長老們紛紛爭論起來,目標都直指武玄宗,接著便有那些激進的長老要求立即對武玄宗發起進攻。

大長老敖敗總結道:「所以,當前擺在我們眼前的只有兩條路,其一是立即對武玄宗發起進攻,待奪下此處基業后再隨機應變;其二則是立即退走,繼續隱匿起來靜待良機。」

敖擎天道:「如果選擇第一條路的話,就算我們能拿下武玄宗,只怕那時我們也已元氣大傷,難以應付隨後來襲的那些虎狼之輩。」

「但如果選擇第二條路,我們繼續隱匿下去,那麼想要讓宗門迅速恢復起來就變得遙遙無期了,何況數百年後天地大劫隨時可能降臨,那時我們若沒有足夠的實力以自保的話,到時也難逃灰飛煙滅的下場。」

說到這裡,他總結道:「這兩條路,無論哪條都不是最好的選擇,但我們必須選擇其一,大家覺得我們應該如何選擇最好?」

聽到他的問話后,所有人都沉默起來,此事不僅事關宗門存亡之危,也與他們每個人的生死存亡都息息相關,稍有不慎,就會落得個萬劫不復的下場。

片刻之後,敖容說道:「我選擇第一條路!如果我們能以更小的代價拿下武玄宗,然後再借著武玄宗的底蘊,想要擊退那些來襲的宗門也未必不可能,並且我們若能成功在此處站住腳跟,以後就可以全力發展宗門勢力,想要恢復到曾經的鼎盛時期也指日可待!」

「不錯!如果選第二條路的話,就算我們能躲一時,又豈能躲一世?當下隨著天地大劫的臨近,廣豐域也漸漸地起了亂象,相信要不了多久大亂必起,那時我們又能躲到哪裡去?」

不少長老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紛紛都同意了這個選擇,更何況對他們很多人來說,早就已經厭倦了躲藏在地底下暗無天日的日子,如今好不容易出來透了口氣,又如何願意再如老鼠般躲藏下去。

敖擎天說道:「第一條路確實是不錯的選擇,只是我們又要如何以最低的代價拿下武玄宗呢?」

一名長老說道:「此事未必不可為,先前我們可是在武玄宗布下了一些暗子,此時正是那些暗子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如此的話,那我們便來好好商議一番,如何才能更輕鬆地拿下武玄宗!」

既然選擇了繼續進攻武玄宗,眾人也立即團結一心,開始商討如何進攻武玄宗的事。

同一時間,在武玄宗議事大殿中,包括武青在內的各位長老與宗主武霸先也在討論此事。

對於他們來說,誰都沒想到會突然出現這麼一個專門針對聖幽宗的謠言,看著聖幽宗都快成了過街老鼠,眾人心中一掃先前的陰霾,都非常地興奮。

「真是祖師保佑!看來我武玄宗可以輕鬆躲過此劫了!」

「對,聖幽宗那群鼠輩肯定沒想到他們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吧!這下我倒要看看他們是如何狼狽逃竄的。」

見大家幾乎全都興奮異常,武霸先也是微微一笑,道:「如今看來,聖幽宗退去已成必然之勢,經此一劫之後,我武玄宗必然會迎來更好的發展機會!」

事實上,在武玄宗之人看來,如今聖幽宗已被徹底抹黑,再加上又有其他宗門之人將聖幽宗視為一塊肥肉準備吞掉,如此聖幽宗便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在這個時候,聖幽宗除了退走之外,還能作何選擇?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 進攻武玄宗?那是不可能之事,武玄宗佔據著地利之便,絕不是聖幽宗一時半會可以攻得下來的,真敢來攻的話,武玄宗只要拖下去,拖到其他宗門之人到來,聖幽宗就必敗無疑。

然而所有人中,唯有武青臉上沒有絲毫興奮之意,此時勸說道:「我們並非聖幽宗之人,所以並不知道他們到底會作何選擇,因此我認為,越是到了這個時候,我們越是不能掉以輕心,萬一聖幽宗選擇狗急跳牆,要拉著我武玄宗陪葬呢?」

聽到他的話后,有長老不屑道:「武青你這修為退回去了,便是連膽子也變小了啊!他聖幽宗雖然比我們武玄宗要強大那麼一些,但我們可不是豬羊,豈會任由他們宰殺?」

武青自修為倒退之後,很多以前交好的長老便有意地疏遠於他,到了此時,更有人毫不客氣地諷刺他起來。

目光微微一沉,武青向眾人拱了拱手,然後不再多言。

武霸先看了他一眼,然後對眾人說道:「武青師弟所言有理,越是到這最後一刻,我們越不能粗心大意,在聖幽宗之人沒有徹底退走之前,我們都不可有半點馬虎!接下來,大家繼續保持先前的警戒狀態,要是誰那裡出了差池,別怪我到時以門規處置!」

「是!」

既然武霸先發話了,眾人便連忙應承下來,只是很多長老心中有些不以為然。

「還有一事,大家可曾知曉,關於聖幽宗的那些傳言,是誰散播出去的?」

這時,武霸先話題一轉,然後問出了這個問題,畢竟當前正值聖幽宗即將進攻武玄宗的關鍵時刻,這樣的傳言明顯是針對聖幽宗而去的,由不得武玄宗之人不去關注。

有長老聞言微微一愣,道:「此事難道不是宗主你策劃的嗎?」

一開始,眾人在聽到這個消息后,心中便理所當然地認為,這事要麼是真的,要麼就多半是宗主為了保住宗門而策劃的,然而此時聽武霸先如此一問,皆顯得有些詫異起來。

「此事並非是我策劃的,以我武玄宗的能量,也做不到這個程度。」

武霸先直接否認道。

「既然這些傳言並非出自我宗之人的策劃,那麼又是誰策劃的呢?難道說在這廣豐域,聖幽宗還得罪了其他的人或勢力?」有長老皺眉分析道。 酆丹青沉聲道:「言洪峰既然修鍊了噬血秘術,恐怕言屠遷那邊也十之八九修鍊過,我體內靈力未散,還能一戰,我去幫朱兄他們。」

「家主,你留在這裡處置外間的事情。」

酆震點點頭:「三叔小心。」

酆丹青低嗯了一聲算作答應后,整個人瞬間便消失在了原地,姜雲卿微眯著眼道:「酆叔,言家必定還留有後手,說不定還有密道之類的地方。」

「不如咱們分散察看,免得留下後患。」

酆震也知道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道理,況且言家如今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萬不能縱虎歸山留下後患。

其他世家的人也知道這個道理,聞言也都紛紛開口,不管是為著想要攝取利益,還是真的想要斬草除根,酆震都沒為難,只叫人將之前投降的那一部分言家的人全部看管了起來之後,就讓其他人各自散去。

姜雲卿和君璟墨直接轉身離開。

玉溪音原本還想跟著他們,可誰知道二人離開的速度太快,而且朱炳軍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朝著他身前擋了擋后,等他讓過了朱炳軍再抬頭時,哪還有君璟墨他們的蹤影。

姜雲卿二人甩開了玉溪音后,就直接朝著後山的方向而去,等繞過了一處廊庭之後,就尋到了早就等在那裡的言越。

言越見著他們過來,連忙上前:「公子,夫人。」

「怎麼樣?」

「已經打起來了。」

言越臉色微白,氣息有些不穩,倒不是受了驚嚇,而是最前面正在打鬥的三人修為太高,他剛才只不過稍稍靠近了一些,就險些被他們掌風拍死。

他此時滿是后怕之色,只能先行退了出來。

君璟墨伸手覆在他身後片刻,靈力順著掌心進入言越體內,片刻後言越臉色緩和了下來。

「多謝公子。」

言越緩了口氣說道。

君璟墨搖搖頭,說了句不必后,就開口道:「你可有打探清楚,知道十九年前那樁事情的都有什麼人?」

言越本就是言家子弟,雖然近二十年不在言家,可他身上流著言家血脈,更比任何人都清楚言家的事情,能夠進到一些旁人進不去的地方,也能打探到一些旁人不知曉的隱秘。

言越憎恨言家將他當了棋子,卻未曾善待他妻兒,讓得他們這些人在外出生入死之時,不曾照拂他們家眷反而讓他們不得安寧,所以早已經和言家離心,對於君璟墨他們想要對付言家的事情也半點都沒有阻攔之意。

君璟墨他們在動了想要解決言家的心思時,言越就提前悄悄離開了蘅鄔清苑,假借替君璟墨他們辦事為由,想辦法冒充了言家一個旁支弟子混入了言家祖宅,這段時間為了怕被人察覺,他們一直未曾聯繫。

直到今日他們打上了言家,言越才再次現身。

言越聽著君璟墨問話點點頭道:「打探到了。」

「當年的事情知曉其事的只有言屠遷、言洪峰以及言家幾個當家人,除卻跟我一起去了西蕪的那些人外,族內知情的人早已經死光了。」

「而我們當年走時是瞞著各自家眷的,所以他們也都不知情。」 第七百一十八章秘密消息

「各位難道忘了,半月之前,武青長老的弟子羅無生離開宗門之時所說的話了?」

突然,有一名長老意味深長地提醒了一句。

經他這麼一提醒,頓時所有人都想起當時羅無生說的那句話來:「我在離開武玄宗后,將會針對聖幽宗做一件事,此事足可撼動聖幽宗討伐武玄宗的決心!」

想到羅無生的話,很多人心中頓時恍然大悟,然而下一刻就有不少人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

「那羅無生不過區區偽神境修為,憑什麼能做到這等我們舉宗之力都做不到的事?所以我並不認為此事與他有關!」

「不錯,想要做到此事,必須要發動極大的人脈關係,羅無生不過剛從下位面來到我廣豐域不久,他哪來的這麼廣的人脈關係?」

很快就有長老指出了其中的關鍵性問題,否認了這個想法。

武霸先看向武青,問道:「師弟,羅無生是你的弟子,不知你對此有何看法?」

武青斷然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此事絕對與羅無生有關,要知道,他可曾說過,他與紫霄宗的紫東來大戰一場后結成了摯友,如果有紫東來相助,他要做成此事就容易得多了!」

聽武青這麼一說,很多人立即就認可了此事,只是想到先前羅無生被他們逼迫出宗門之事,不少人的表情就變得萬分精彩,甚至還有人的目光若有若無地從大長老武克面上掃過,當初若不是武克一而再地相逼,羅無生又豈會選擇離去。

大長老武克感受到眾人的目光后,眼皮一跳,然後微微垂下眼帘,面無表情,看不出他心中的任何想法。

「此事眼下尚難以得出定論,且以後再提,當務之急,還是靜待聖幽宗退走,解了此危機再說吧!」

武霸先顯然有考慮到武克的感受,直接做出了最後的總結。

僅僅過了兩日之後,聖幽宗便突然對武玄宗發起了猛烈的進攻!

仗著新研製出來的數十架破禁神弩,武玄宗外圍大陣幾乎片刻時間就被攻破。

好在有羅無生先前提供的消息,武玄宗一方早有準備,及時祭出了武霸先倉促間煉製出來的一套特殊陣旗,堪堪將破禁神弩擋住,險之又險地穩住了局勢。

然而聖幽宗這一次並沒做多少試探之舉,一經發起攻擊,便是舉宗之力盡皆壓上,讓武玄宗倍感壓力。

猛烈的攻勢一連持續了好幾天,正當武玄宗之人以為可以將局勢僵持下去時,聖幽宗之人在武玄宗埋下的暗子頓時發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