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且等一等,我還有話和仙修羅說!”

緊緊的抱着情緒漸漸穩定下來的寒靈雨,葉千鋒繼而面相仙修羅繼續說道:

“佛珠能抵擋九幽寒體的寒意,如果不是它,我早就死了,如果你當初真的想要殺我的話!”

шшш тt kán ¢○

“其實這個時候,佛珠這傢伙正在對我抗議着,它說它不想跟你走,因爲我能讓它在將來發揮出超越你們所有人想象的力量!你也看到了,我連我的愛人,我的兄弟,我都從不曾有過將它送人的念頭,不過今日,我決定將它送給你,就算是爲了報答你們修羅宗剛纔的救命之恩的吧,就算你們的目的其實並不純潔!”

不用想,葉千鋒也知道修羅宗的副宗主出手絕對是帶着非常苛刻的條件的,所以在將佛珠再次遞出的時候,他如是說道。 “聞名不如見面!今日,我總算是明白爲什麼你一個小小的就算擁有地錄的後輩,爲什麼能夠讓四大家族的老傢伙們爲了你視死如歸,爲什麼六大家族的人說什麼希望讓我們出手對付你了!”

說道這裏,那景修羅稍微停頓了一下,繼而帶着神異目光的繼續說道:

“你果然不是一個尋常的小輩,果然不是一般人,正如你所言,假以時日,恐怕整個九州你真的是難逢敵手!”

“前輩過獎了!如今我到底能不能活下去都還是一個問題,所以我不管你是因爲什麼原因出手幫我,一旦我送出佛珠之後,我和修羅宗之間的恩怨就一筆勾銷,再無任何的恩仇!”

望着有些不敢接過佛珠的仙修羅,葉千鋒沒有半點不捨的說道,因爲他知道,一旦仙修羅接受佛珠,就代表着他不光了清了修羅宗的恩惠,也在修羅宗副宗主面前留下了一個非常好的印象,如果他將來不死,那他就會得到修羅宗的親暱,而不是純粹的想要利用他的力量……

“葉千鋒,你真的捨得嗎?”

在景修羅的示意之下,終於接過佛珠的仙修羅依然帶着有些不相信的眼神問道。

“你是在講笑話嗎?你隨便送個神器給一個不怎麼相熟的人試試?不過我真的願意,就算心中再是不捨!”


望着仙修羅,葉千鋒露出了一個苦笑,說實話,他是真的不捨啊,並且佛珠也不斷的發着抗議之聲,只是那聲音只有他一個人聽得見罷了。

“你別再抗議了,只要留個心眼,遲早有一天你會回到我懷抱的!”

只是給佛珠傳遞了這樣一句話之後,葉千鋒就再也不理會佛珠,而聰明的佛珠,又怎麼會不明白自己那有些陰險的主人在打什麼主意?

“葉千鋒,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到了走投無路的時候,我修羅宗的大門絕對會向現在一樣向你敞開!”

在將一股九幽寒氣輸入到佛珠之上,而佛珠居然全部將那一股寒氣徹底吞噬的時候,仙修羅就興奮的說道。

“說實話,我還真不希望有那樣一天!”

葉千鋒再次苦笑道。

“葉千鋒,我發現我真的開始欣賞你了!”

在滿意的和景修羅離開這一片其實並不屬於她們的戰場的時候,仙修羅居然回眸給了葉千鋒一個可以說是有些曖昧的眼神和一句絕對有些曖昧的話。

“欣賞我的人,其實一直很多!”

爲了不引起懷中美人兒的醋勁,葉千鋒那廝就恬不知恥的笑道。

“仙兒,不管葉千鋒能不能活下去,根據我的觀點,我們修羅宗纔是唯一的受益者!”

感覺到佛珠那強大的力量之後,已然落到地上的景修羅笑眯眯的說道。

“師叔,這佛珠真的很神奇,不管我輸入多少的寒氣,它居然都能吸收掉,並且在吸收了寒氣之後還在不斷的壯大!”

佛魔着晶瑩如玉的佛珠,仙修羅愛不釋手的說道,只是當她再一次望了一眼天空之中的葉千鋒的時候,她的一雙流盼美目之中卻帶着一絲複雜。

“怎麼?看上那小子了?也對,恐怕如今的九州,也只有葉千鋒那一個小輩能夠配得上你,可惜你也看到了,除非他願意,要不然就算是讓他死,他也不會接受你的!來,讓師叔給你抹除佛珠和葉千鋒之間的羈絆,讓它從今以後就只屬於你一個人!”

將仙修羅說得居然有些羞赧的同時,景修羅以無上霸道的力量將佛珠和葉千鋒之間的聯繫全部磨滅,只是,她真的是太高估她神王頂階的力量,經過葉千鋒天閣的滋潤,恐怕就算是神王之上的修者出現,也徹底不能抹除佛珠和葉千鋒之間的羈絆了…….

“靈雨,我想你應該不會怪我吧?”

在目送着仙修羅和景修羅離開之後,葉千鋒就萬分憐惜的捧起手中的可人兒說道。

“爲什麼我要怪你?難道你不知道我一直都是無條件支持你的嗎?”

感受着葉千鋒的柔情,基本上恢復到了正常狀態的寒靈雨幽幽的說道。

“你放心,佛珠遲早會回來的,它可是我爲你準備的,而大腿骨,自然是屬於戰狂的了!不過,我有更好的東西送給你,雖然時間提前了,雖然我有把握躲過敵人的追殺圍剿,不過爲了以防萬一,我決定現在就將能夠成爲天書或者地錄的原頁送給你!”


葉千鋒說完,就拿出了在第二層天閣之中滋潤着的原頁,如今的原頁蘊含了越來越多的力量,就算只得一張,蘊含的力量也不輸給神器。

“別急,聽我說完…….你拿回去之後,最好將它和一些蘊含了龐大靈力的寶貝放在一起,我想它的力量就會越來越強大!”

阻止了寒靈雨的疑問,葉千鋒旋即將原頁的用途說了出來。

“葉大哥,爲什麼要現在將原頁送給我?莫非……”

一想到葉千鋒可能會丟掉性命,寒靈雨就再次死死的抱着葉千鋒緊張了起來。

“放心,我絕對能躲過敵人的追殺,不過回到衆王之城的時間可能就長了一些,所以我才決定現在就將原頁送給你!”

爲了安撫心中的人兒,葉千鋒不得不再次撒了一個溫柔的謊言。

“葉大哥,你一定要回來,如果一年之內你沒有回來找我,你應該知道我會怎麼做的!”

將俏臉深深的埋進葉千鋒的胸膛,寒靈雨心碎的說道。

“你放心,就算天崩了,地塌了,我也一定會回來找我的新娘的……”

當說道這裏的時候,當寒靈雨渾身一顫的時候,兩張嘴,兩張從來沒有交際的嘴終於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就算那結合之中帶着幸福和苦澀的味道,可是它們終究是第一次結合了……

“靠,真是一個風流的傢伙,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心情搞這些見不得光的破事!”

“我說你能不能有點同情心?人家那樣做礙着你什麼了?給老子滾一邊去!”

“就是,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你沒看到人家已經是生離死別了嗎?”

望着空中那一對璧人,地上的旁觀者們之間卻差點發生了生與死的決鬥!

“戰狂我就不見了,你告訴他,千萬不要衝動,一定要等我一年,如果一年之後我沒有回去,你們讓鳳鳴玉帶你們到紅顏宗和我的老家走一趟,或許我在那裏也說不定!”

終於分開之後,葉千鋒就對着依舊陶醉在那幸福和苦澀味道共存的甜蜜之中……

六十個天武境的修者,終於在這一刻全部的被挑選了出來,當他們帶着冷漠的鄙視飛到空中的時候,葉千鋒的逃亡之旅也終於開始了…… 規則很簡單:

除了天武境及其以下的修者之外,所有的人都必須離開只屬於葉千鋒戰場,不光結局怎麼樣,其他的人都不許參戰;

葉千鋒不能單獨離開衆王之城,必須在六十個從一品到九品天武境修者的包圍之中,慢慢的走出衆王之城,其他的人,全部不許出城;

如果葉千鋒能夠活着回來,六大家族再也不準對他出手,如果葉千鋒丟了性命,四大家族也不準找六大家族報仇,不過誰都知道,這只是一個狗屁般的笑話,不管結局怎麼樣,戰爭該爆發的時候,絕對會爆發!

別了,我的女孩,請原諒我撒下的謊言,請原諒我或許做不到對你的承諾了;

別了,我的兄弟,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別,請原諒我或許再也不能喝你們一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了;

別了,一直用生命保護着我的前輩們,請原諒我的選擇以這樣的方式去戰鬥,因爲我真的不想看到那麼因爲我而全部的殞落!

已然走到衆王之城城門的時候,葉千鋒最後望了一眼那對着自己吶喊的落天驕,寒靈動,落天霸,南新羣兄弟,北不言兄妹等等同輩,忘了一眼那眼神之中充滿了失落和恨意的老一輩之後,輕輕的一轉身,他就邁出了離開這一片越來越熟悉的城池的走後一步……

“若你死,我必相隨!”

最後的聲音,來自寒靈雨,那聲音斬釘切鐵,沒有摻雜任何的感情,只是平淡如水,可是就是這樣一句話,卻讓葉千鋒自認爲能夠瀟灑離開的身軀狠狠的顫抖了一下…….

不疾不徐,葉千鋒沒動,可是不代表他的敵人不會動,六十個天武境之中,在一支菸不到的時間之中,就各自有一個一品天武境的修者出過手,可是結局讓那些平時高高在上的天武境修者感到了莫大的震撼,因爲六個人都丟掉了性命…….

終於,當葉千鋒等人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衆王之城中衆人的眼簾之中後,葉千鋒陡然加速了,時間,他玩不起,更不能丟掉性命,因爲三元和他融合的時間是有限制的……

“快攔住他!”

當葉千鋒的身影幻化起一連串的殘影接連突破了十幾個天武境修者的包圍之後,他身後的那些修者就氣急敗壞的怒吼了起來。

他們是誰?在他們的家族之中,他們地位最低的都是下位的長老,甚至還有十二個上位長老,如果他們讓葉千鋒斬殺了六個下位長老之後,還能瀟灑離開的話,那他們回去還能有活路?

上位長老們的速度真的是快到了極點,可是葉千鋒有亞神級的戰技“逍遙踏乾坤”,當他用四品天武境的修爲施展出來的時候,那速度,就算是九品天武境的上位長老們,也只能緊緊的跟隨在他的身後而已,至於其他的長老們,或多或少都只能聞着葉千鋒的屁香了……

“那小子太狡詐了,爲什麼先前他不施展出這樣的速度來?”

“我說你真笨,要是一開始他施展出能夠逃出我們包圍的速度,那老祖他們就算是拼着和四大家族徹底開戰的可能,也要出手斬殺葉千鋒的!”

“殿後”的兩個下位長老一邊施展出吃力的力氣狂奔,一邊鬱悶的交談着。

“給我倒下!”

一個在葉千鋒身後只有幾米的上位長老發出了致命的一擊,他有理由相信,就算他看不出葉千鋒的真是修爲,那一擊也絕對會要了葉千鋒小命的,最起碼也能讓葉千鋒的速度慢下來。

只是,在他算計葉千鋒的時候,葉千鋒卻巴不得他那樣做!

金光,閃耀着金色光芒的三十一面戰皇神盾毫無徵兆的就出現在了葉千鋒的背部,並且邪魔吞天法被他發揮到了極致……

咔擦……

有着雷龍電蛇遊着的三十一面戰盾在瞬間就被擊得粉碎了,那廝那又怎麼樣?沒等那太上長老等人高興一秒鐘,他們卻發現葉千鋒只是口吐了一口鮮血,之後那速度卻更快了,眼看就和他們拉開了五十米的距離…….

“哼,想要藉助我們的力量逃走?我看你能逃到哪裏去!”

一個上位長老瞬間就明白了葉千鋒的意圖,不過他纔不會理會那些,因爲他相信在己方十二人的連番攻擊之下,就算葉千鋒的戰盾多麼的強大,就算葉千鋒的肉體多麼的堅韌,他們也能將葉千鋒拿住。

“糟糕,想不到九品天武境的修者元力如此之強,三十一面戰盾居然連一擊都擋不住,不過還好,看樣子能夠抵擋住七品天武境修者的攻擊!”

“看來不得不使出繞指柔和萬法不破了!”

“不知道三元還能撐多久,應該能撐到我進入天外迴廊之中吧?”

“不管了,先擺脫他們再說!”

雖然因爲剛纔一擊稍微感到有些難受,不過葉千鋒還是挺得住,元力催發,速度再次快了一絲,到此刻,他也有些金雷了,要是金雷在這裏,說不定他就能憑藉金雷那雙翼脫離敵人們的圍剿了…….

砰砰!


砰砰!

……..

時間飛速的流逝着,當葉千鋒一隻腳踏進天外迴廊之中後,他卻受到了上百次的攻擊,如果不是他的身體能夠扭曲,延長,縮短的話,恐怕他早就掛了數十次了,雖然有十幾次他的身體也被人家皆是的擊中,好在不世戰皇訣的第一重鋼筋鐵骨已經達到了頂峯,並且第三重萬法不破和邪魔吞天法扭曲和消化了不少力量,不然的話,他根本無法堅持到天外迴廊之中!

“不好,那小子進入天外迴廊了,大家加快速度,絕對不能讓他深入其中,要不然我們就前功盡棄了!”

雖然身爲上位長老,可是你怒吼的他卻非常清楚天外迴廊深處之中那些生物的恐怖,故而連連怒吼道。


“咳咳……”

雖然終究是進入了自己早就定下的目的地,可是葉千鋒卻接連吐出數口鮮血,這一路上,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吐了幾十次了,如果他再不能進入天外迴廊,藉助參天古樹和崎嶇的地理環境躲開那些長老們的攻擊的話,他就算不被累死,也會吐血而亡的。

一旦葉千鋒進入了天外迴廊,他身上的壓力頓時減小了不少,一來,那些長老們因爲古樹和到處都是巨石而不能有效的對葉千鋒展開攻擊,二來,他們的視線也受到了阻擋,如果不是葉千鋒那厚重的喘息聲和身上的血腥之氣的話,他們到真的有些摸不準葉千鋒的位置,可是,就算有些長老一直死死的咬着葉千鋒緊追不放,可是那些一品,二品,三品的下位長老們,卻被甩遠了十里路之遙……. 就算集衆多的超級戰技於一身,可是葉千鋒的修爲始終是一個硬傷,一個無法用其他任何東西去彌補的硬傷,一旦他和三元的融合狀態解除之後,等待他的,也只有一死,只是這廝真的不是一個常人,憑藉變T的速度,他在七拐八拐之後,在天外迴廊之中游走了大半個時辰之後,居然就將那些長老全部給甩掉了…….

“終於沒有人跟上了嗎?三元,你的消耗和我一樣的大把?你還能堅持多久?”

“主人,我還挺得住,不過你爲什麼要在關鍵時刻送出佛珠?佛珠不是能夠幫你嗎?”

“你懂什麼,這次人家一定是抱着吃定我的信心來的,必然帶了強大的神器和聖器,佛珠就算在這裏,也不能起多大的作用,我將它送給仙修羅,就是爲了讓仙修羅她們看到我的誠意和潛力,繼而出手救我,我想要是他們出手救我的話,就算是六大家也只能是抗議幾句罷了!”

“主人,我太佩服你了,我對你的陰險,聰明,崇拜得無以復加啊,那簡直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啊!”

“少廢話!可惜血龍牙和白皮不能主動釋放力量幫我,要是他們能夠像佛珠和大腿骨就好了,只是大腿骨那廝爲什麼還不醒來,老子都快要掛了!”

一邊努力的壓制着如同滔滔江水一般襲擊而來的疲倦感,葉千鋒一邊不敢有絲毫鬆懈的奔逃着……

“我發現葉千鋒的鮮血了,他在那個方向,大家快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