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好,我是金光城的侍衛,你們在這幹什麼呢?”

“你怎麼纔來?小點聲,前面有一隻七品豬妖,但是他不出來。”

於知足站在二人身後,發現二人的品位牌都是七品下修的修爲。他心裏明白了,估計二人背不動,讓自己來當力工?於知足正想這事時,這兩位七品下修的侍衛,急忙讓他貓腰低下身形,因爲那隻七品豬妖,好像有聲音。

於知足蹲在二人身後,看着二人傳的衣着和自己一樣,而且衣衫前面的低領處,竟然隱約能看見雙山。他心中一驚,沒想到仙女化身的肌膚,是如此的無暇和結晶,彷彿潔白的玉石,連一粒沙塵落在上面,都玷污了玉石的美麗。

而且還有一件事更讓於知足驚訝的是,雖然見過金光城裏的低品位仙女,但一見這兩位還真有點美麗,總感覺有的地方不一樣,細細一看才發現,二人的相貌有可能是前世帶來的形貌,估計二人在前世也是個大美女。

他正在觀花想色的時候,其中一位女子小聲說道:“那隻就是,我們先動手製服他,然後在殺也不遲。”

二人都點了一下頭,回頭一看於知足,竟然發現他的嘴角好像有回水?兩位仙女很是驚訝,順着他的眼神一看,二人起身給了他一個大嘴巴,因爲衣衫下面的大腿,讓他給看的是一絲不露,還隱約看見裏面的仙褲衩。

於知足被二人打的一愣,站起身氣道:“打我幹什麼?我就是餓了才流的口水,你們想多了吧?”

“你?你敢說謊話?不怕雷劈?”

於知足心想,謊話要是會說,假的就是真的。他很是不高興的一擡頭,不看二人了。可是三人的吵鬧,驚動了那隻七品豬妖。就聽見樹林裏突然傳來豬叫聲,估計是豬妖的首領,在給子孫們發信號。兩位仙女也不理他了,飛身抽出寶劍後,就去追那隻七品豬妖。

於知足一看得了,剛纔幸好說的不錯,要不然又被雷劈了,他也急忙飛身一躍,跟在二人身後去捉那隻七品豬妖,可是當三人把這隻七品豬妖圍住後,一位少女從樹林裏跑了過來,大喊一聲說道:“恩人,住手。” 林中傳來女子的呼喚聲,讓於知足一愣,當他看向女子時,很是驚訝的說道:“是你?你怎麼在這?”

女子跑到七品豬妖的身前,蹲下身子護住豬妖后,很是可憐的說道:“恩人,你記得我?那太好了,他是我丈夫,因爲你的恩德,才得以修煉到七品,馬上就能變身成人,還請你放下屠刀,我在這裏求你了。”

女子說完後跪在於知足的面前,用力的磕着響頭。他傻傻的看着女子,心中是萬萬沒想到,這位女子竟然是自己在商場給買過豬肉的那位女子。他傻傻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兩位仙女一看,都很不高興的說道:“看什麼呢?我們是有任務在身的,回去就有獎賞,你不想修行了?”

“對啊!他不還沒變成人嗎?殺他一次後,在回來修行不一樣嗎?”

女子低頭抱着豬妖,哭訴道:“我們妖獸修煉到變成人身,需要一千多年的時間,要不是恩人幫我把他的肉買下,他就是在修行五百年,也難有現在的成就,恩人,我求你了,你放過他吧!我給您磕頭了。”

女子說完後,又是用力的往地上磕頭,額頭上都已經隱約能看見血氣在向外噴流,雖然傷口癒合的沒有仙人快,但起碼不算太嚴重。可是此情此景,讓於知足是徹底傻眼了,他萬沒想到,自己的報應會這麼快?前段時間還在凡間,現在就在仙界了。前段是時間做過的事,現在竟然有回報了?

幫她的時候,還真就沒想過回報,卻沒承想有這麼一件鬧劇。他傻傻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看着兩位仙女的怒眼兇臉,就有點不高興的說道:“行了,別在那裝反面角色了。不就是一個豬妖嗎?我們換個地方抓不行啊?”

這兩位仙女白了他一眼,其中一人氣道:“你以爲那麼好抓呢?這片山林裏就這有,有能耐你回去告訴城主,說你不給抓,看你受不受處罰?你有能耐把我們倆的處罰也算在你身上,我們算是你是真英雄,你看行嗎?”

“這個???”於知足傻眼了,因爲來的時候花大姐就告訴過他,輕點的處罰就是服務城主十年,重一點的可就是一百年。如果是這樣的話,加上二位的處罰,估計自己得服務金鐘城城主三十年。那得影響多大的事業和修行?

於知足看着還在磕頭的女子,有點不忍心的說道:“你看這樣行不?我抓去先交差,等你夫君在投胎後,你去接他不就得了?到時候你找我,我在幫你們修行,你看行不?”

女子還沒說話,花大姐一聽這話就小聲的在他耳邊,氣道:“你把我的車開壞了,修完在給我送來,你感覺好玩嗎?”

於知足愣住了,話是那麼說,可事那有那麼辦的?他收回寶劍,扶起還在磕頭的女子,看着她的面容和以前是一模一樣,就很是悲痛的說道:“行了,就算磕頭不傷身子,但也傷心啊!你們走吧!回去什麼事都算我身上,不行我給城主服務三十年,你們快走吧!以後別在這片樹林裏了,仙人也有吃貨,明白嗎?”

女子看着於知足,很是感恩的還要磕頭,但被他急忙阻止,並告訴她快點離開,等丈夫能變人身後,就找個清靜的地方過日子。

女子謝過恩人,帶着丈夫走了。那兩位仙女一看,彼此對視一眼後,其中一人說道:“你可想好了?要是真去的話,三十年的服務,可就沒了官位了。”

於知足看着女子的背影,很是傷心的想起馬殳蘭和父母,眼角有點溼潤的說道:“沒想到會在這遇見她,報應啊!修仙有何好,做人才是真,也罷,我去服務就服務,多大個事?犢子都敢裝,鴨子照樣做,多大個事啊?天掉下來不有地接着嗎?走吧!”

兩位仙女也很同情的搖了搖頭,這才變出彩雲,飛上空中。於知足跟在二人身後,坐在彩雲上不說話了。

“怎麼了?想家了?”

“能不想嗎?當個仙人還知道過去的事,要是忘了多好?命啊!自己說了不算。可是說了算的時候,又沒做好。還是老和尚說的對,能知生死,世有幾人?我都知道自己去那,就是沒走對地方。只求佛祖保佑我的家人,讓他們好好的生活吧!哎,那是什麼?”

兩位仙女在前面邊聊天,邊飛翔,誰也沒注意於知足看到的景象。

一座大山的峽壁之上,有一顆大樹剛結出幾個果實,而且果實正在金光閃閃的閃耀着,光芒是非常的耀眼。於知足用手一指,花大姐“啊”了一聲,喊道:“四品仙果,還是四個,快去啊!”

花大姐的喊話,讓飛在前面的兩位仙女也聽到了,二人這纔回身一看,於知足已經飛身下去,落在樹枝上伸手就將兩個金色的果實摘下後,轉身又去抓另外的兩個,就在這時,樹下有一個人剛飛身上來,伸手也要去抓的時候,於知足一腳把她給踢了出去,伸手摘下最後兩個果實,哈哈哈一笑,說道:“哎呀我草泥馬的,這點也太好了,真是天不亡我啊!哈哈哈哈哈。”

於知足站在樹枝上是哈哈大笑,天上飛的兩位仙女也落在他身旁,看着他手裏的四個四品仙果,那是眼紅的要流油,羨慕的要死要活的。尤其是那位等候多時的仙女,飛身躍到樹枝上後,看着他是咬牙啓齒的想罵,但一看他是侍衛,就止住了嘴脣沒敢說話。

於知足笑過之後,很是高興的看着手裏的仙果,說道:“大姐,我這點子是沒誰能比了。四品仙果?真好啊!四品仙樹結果都不超過四個,竟然有四個都讓我得到了,哈哈哈哈哈哈。”

花大姐一看,也替他無比高興,但見眼前這三人,就急忙告訴他有外人看着呢!別在得瑟了。

於知足一看,剛纔隱藏在樹下的竟然也是一位美女,而且品位竟然是六品下修。他很是讚賞的上下打量了好幾百眼,看的嘴角都要流口水了,才說道:“妹子?在這等天山掉餡餅呢?剛纔一腳多有得罪,沒把你踢流產吧?”


這位仙女一聽,氣的是臉紅脖子粗,很是生氣的看着他,說道:“我在此等候一年多,沒想到竟然讓你給得手了,只怪我一時沒注意,沒想到仙果結的太快,氣死我了。”

“哦?你生氣了?你生氣的樣子可真好看,只可惜我不喜歡,拜拜了,我回去吃寶貝去了。”於知足說完後就要踩雲走人,他身後站着的兩位仙女急忙擋住他的去路,其中一人說道:“大哥,你剛纔答應我們一件事,你忘了嗎?”

“是,答應了。四個仙果,能增加我八十年的修行,我就能直接升級,回去在找BOSS談論服務的事,你說我還怕這事嗎?”

兩位仙女一聽,他說的還真對。現在他就是六品上修的修爲,吃了四個四品仙果,直接就能頓化到五品下修,這樣就可以找城主比武,勝了他就是城主了。但是二人還是很想試試他的慈悲,畢竟剛纔他能放過一個豬妖,不知道求她能不能給二人一個四品仙果,這也需要試試才知道。

剛纔說話的仙女,急忙笑容以對的看着他,笑道:“大哥,剛纔你放豬妖都那麼慈悲,你的品位這麼高,即使吃一個都能頓化到五品下修,我們姐妹二人求你,那怕給一個,也算是我們沒白跟你相處一回,以後我們在天城大陸,還有相處的日子,您看行嗎?”

“怎麼?跟我玩親情了?用大招耍悲傷講交情了?別跟我來那套,想要就直說,多大個事?”


“大哥,那您是想我們一個了?”

“不給。”

兩位仙女聽完後,傻傻的看着於知足,心裏有氣還不敢說,但是還真就捨不得這如此好的機會,如果吃了一個,馬上就能升到七品中修,這得需要多大的機緣和造化?

這兩位着急,有一位比她倆還着急。這人就是在此等候一年多,最後被一個傻小子給搶走了不說,還踢了自己一腳。這位仙女一想這事,在一看三人拿自己等候出來的成果開玩笑,就很是傷心的哭了起來,雖然沒有眼淚,但誰都看出她很傷心很難過。

於知足一看她的哭樣,突然想起自己的女友馬殳蘭,怎麼會這麼像她呢?難道是仙人長的都這麼美?跟凡人中的美女都一樣?他有點不忍的走到她面前,說道:“哭什麼啊?你都在這等一年多了,在等一年不一樣嗎?”

這女的聽完後,哭的更傷心了。花大姐急忙告訴他,四品仙樹,結果就是二百年啊!五品一百年,三品三百年,二品五百年,一品一千年啊!你當是蘋果呢?一年一次,吃剩下隨便扔?

於知足聽完後,感覺這女的是挺點低的,自己沒事都能看見如此好的東西,她等了一年多竟然沒看見,估計是睡着了。他有點不忍心的,將一個仙果送到女子面前,說道:“我也不貪,四個給你一個,夠意思不?”

女子聽完後,很是不相信的擦了擦眼睛,沒去接仙果,而是很不相信的問道:“你不會看上我了,想四品以後跟我結婚?”

“你能不能安靜一會,行不?我媳婦跟我住了一個多月,最後我不也給扔凡間了?我是幹大事的人?你知道啥是幹大事嗎?說你也不懂,你看我都沒說謊話,那你相信我會是壞人嗎?”

女子看着他,很是不相信,但還很想接,就在猶豫之時。花大姐飛到她面前,笑道:“姐姐,接下吧!我纔看見你都七百多歲了,沒事,我哥才二百五,比你年輕多了,等以後有機會,你給他生兒子不也不虧嗎?”

於知足聽完後,心想花大姐是跟自己相處時間長了,說話才變成這樣的?

女子聽完後,這纔看向於知足的品位牌,也很是驚訝的說道:“你真是二百五?還是六品上修?你前世就是修行人?”

“這把你知道了吧?我的二百五是純的,要不然能有這麼大能耐?我說我是幹大事的人,你不相信,給你,以後跟我結婚,等我當仙王后,給我專職生兒子。”

女子一笑,接過他送來的仙果,放進嘴裏仙果瞬間無形化爲仙氣進入她的體內,女子下丹光芒四射,品位牌發出雷嚀般的叫聲,她拿起品位牌,將自己的手指咬破一小口按在品位牌上,品位牌的正面,六品下修的四個字,瞬間變成了六品中修。看來她的修行,也是臨近上升品位的時候,要不然一個四品仙果才增加二十年的修行,可不是隨便吃一定能晉級的。

女子是萬分的高興,想上前謝於知足,可是不知道怎麼謝?就很是臉紅的低着頭,站在他面前不知道說什麼好?她的變化,讓另外兩位仙女看的是格外的羨慕和嫉妒,二人都把於知足圍住,突然跪在地上,懇請也給一個,那怕是一個,兩個人吃也行,就算求他了。

於知足這下傻眼了,心想一個果子?逗我玩呢?仙果入口即化,一個兩人吃?逗傻子呢?可是人家都這麼說了,還跪地祈求,他很是不捨的,遞給二人一人一個仙果,兩位仙女接過仙果,吃完之後才發現,品位牌竟然沒有發生想象中的變化。看來二人的修行,還差點歷練。不過兩位這就已經很高興了,白得了二十年的修行,這就已經是天賜之恩了,一品仙果才增加一百年的修行,能吃一個四品仙果,這就已經很幸運了。

三位仙女都很高興,可是於知足最後剩了一個仙果還有點不捨得吃了。因爲吃完後他是肯定會升到五品下修了,即使去找金鐘城城主謝罪,也根本接受不到處罰,而且有可能通過比武,會提升到城主。即使比武失敗,自己當城主也是早晚的事了。

於知足一想這事不對,現在自己基業不足,如果貿然當上一方的城主,就會失去動力在創江山。到時候自己只能淪落到懸上王的手足,那來此又有何意?如果此生只在天城大陸享過千年,那這不白在凡間死一回了,那還來這裏有什麼用?留着凡間的親人不管,自己來這享福了?

於知足一想不行,這個仙果送給金鐘城城主,定有大賞不說,而且也不會讓自己淪落在福日之中,裝犢子的時候就得有個犢子樣,但是創天下的時候,就必須做出一番事業。他拿定注意後,將仙果放到自己的衣袖裏後,心中雖有不捨,但是一想老和尚說的話,本知死時,應樂而去。來都來了,八十年的修行都送人了,少吃一個仙果在修煉二十年,也不是一件苦事。在說自己剛二百五,這麼年輕有什麼想不開的?

於知足看了三人一眼後,微微一笑說道:“今日之事,還請三人,莫有言說,我回送主,定有所賞,走吧!”

說完後他踏上彩雲飛上空中。三位仙女都愣住了,沒想到最後一個仙果他沒吃,還要送給城主。那兩位侍衛仙女急忙跟了上去,只有一位仙女站在樹枝下,看着他的背影,心想還不知道他叫什麼呢?日後怎麼去報恩?他在那座城池裏上班呢? 於知足雖然沒吃最後一個仙果,但心中依然很高興,生活裏沒有快樂的事發生,但自己可以尋找快樂的事去做。他低頭這才發現,距離仙樹不遠的懸崖平地上,有一個小木屋,估計那位仙女就是在小木屋裏等候一年多,還真是可憐,地方不好,果實結的也快。不過這也好,雖然是自己搶到了,但是自己給她一個。要是別的仙人搶到手,那可就不會給了。五品以上的仙果,成熟結果的速度非常的快,而且只有一天的壽命,沒人採摘後若掉在地上就會消失了。

他正在高興的時候,那兩位仙女侍衛,也飛到他身邊,這才低聲問道:“大哥,你貴姓啊?”

“我叫於知足,你倆叫什麼?”

“我叫雅珠。”


“我叫雅美。”

“美豬?美國的豬?你倆這名真好聽?”

兩位仙女無語了,心中在想這大哥的運氣這麼好,怎麼說話水平這麼低呢?但是二人都沒責怪他,畢竟他算是恩人。兩姐妹跟於知足的話就多了起來,不知不覺就飛到城門前,三人降落後,徒步走進城裏,正好看見城主站在府衙門前,看到三人一笑說道:“哈哈哈哈,回來了????豬妖呢?”

城主一見三人沒有帶着豬妖回來,臉色瞬間變的很是不悅。

雅珠和雅美急忙上前單腿跪下,行禮給解釋。說於知足因抓豬妖時,看見一顆四品仙樹已結果實,他爲城主着想,這才舍下豬妖,去搶奪仙果,雖有失職,不過卻並帶回一個四品仙果回來,要獻給城主。

金鐘城城主一聽,很是高興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於知足,笑道:“原來如此?真是忠義之臣,快快送來,定有大賞。”

於知足雙手抱拳行禮後,起身將袖子裏的四品仙果拿出來一看,發現仙果的光芒好像少了很多。城主急忙上前一把搶到手中,急速放入口中後,仙果化氣入體,但沒有出現想象中的作用。但城主依然很高興的,點頭說道:“仙果不能於身體相處的時間過長,越長仙氣就會越少,不過這也能增加十六年左右的修行,你立大功一件,起身隨我進府領賞。”

於知足這才明白,爲什麼剛纔城主那麼着急了。他跟城主走如府衙裏,對身後的兩位仙女小聲說了一句:謝謝。姐妹二人起身對他一笑,就轉身走了。因爲仙果是於知足發現和送給城主的,這二人不接受處罰就已經算是好事了,想要獎賞那是不可能的。

於知足跟城主走到府衙的倉庫門前,金鐘城主對他一笑,說道:“你立此大功,想要何類賞品?”

“屬下隨城主心願,無賞也悅。”於知足心裏知道,所謂的賞賜也就是給點織布和藥材,織布自己不會做衣服,藥材自己也不會做,高品位的寶貝,一個五品下修的城主,怎麼能捨得給?估計他也沒有,還不如給他份人情,日後有好事也多關照一下自己,這也不算虧。而且還有金光城城主那裏不知道這件事,如果他不幫自己說話,回去又如何交差?抓豬妖肯定是二人分着吃了,四品仙果讓他一個人吃了,金光城主白派人來了?

金鐘城城主一聽此言,是哈哈大笑,很是讚賞的點頭說道:“真是忠義之臣,良民英豪,不錯,一會我書信一封,你帶回去告訴我的小弟莫罪於你,也不枉你爲我送果。庫中珍寶還真沒有什麼好的,銀絲百兩,你看如何?”

“謝城主賞識,屬下定銘記於心,不忘城主厚恩。”於知足心裏差點把金鐘的祖宗都給罵個遍,一百兩的銀絲是最便宜的,自己當上侍衛後,金光城主都幫自己還債,但還是當個寶貝的有點捨不得給,這纔派自己來這裏幫捉豬妖,現在好了,一百兩銀絲,那得做多少七品衣衫不說,可自己這身衣服還沒換呢!

金鐘很是高興,打開庫門進裏去取銀絲。花大姐看着庫裏的寶貝,很是生氣的跟他小聲耳語道:“三品瑪瑙絲,四品紫銀石,三品丹藥,四品法寶,還有點四品的藥材,哼,真摳門。”

於知足讓她小點聲,畢竟人家也是高人,萬一聽到不好。花大姐嘿嘿一笑,小聲跟他說道:“沒事,仙靈不想讓別人聽到的話,只有主人一個人能聽到,這點好吧?”

???於知足很是高興,小聲告訴花大姐,有時間談談愛情,反正修行的事不着急,男女搭配,創業不累。

花大姐無語了。

金鐘城城主拿出一百兩銀絲後,交給於知足笑道:“我去爲你修書一封,你回去也好有個交代,你在外等候,我一會回來。”城主說完後,踩雲飛上空中的宅院。於知足將一百兩銀絲,用品位牌一照,隱形的倉庫裏多了一百兩銀絲的標記。


於知足這才走出府衙,出院門去牽白馬。雅珠和雅美正在門前聊天,見他出來後,二人走到近前。

雅珠說:“大哥,城主賞賜你什麼寶貝了?”

“一百兩銀絲,挺貴的。”於知足回答。

雅美很是驚訝:“啊????”

雅珠急忙給說好話安慰他:“這也算行,銀絲不好採,只是你的衣衫還是七品的。”

“慢慢來吧!着急有什麼用?”於知足無奈的搖了一下頭,但也感覺不錯。

雅美問:“大哥一會你回去嗎?什麼時候還能來這裏?你那裏幾個侍衛?”

“也是兩人,那個出差去了,我在家看着。”於知足摸着白馬,回答道。

“那沒事你就常來玩,這裏比你那稍微好點。”雅珠很想留住於知足,畢竟他的修行是五品以下最高的。

雅美急忙也說道:“大哥你的品位如此高,爲什麼不往內陸去發展呢?”

“是金子在那都發光,不是金子才總抱怨自己爲什麼不發光?我還是回邊區發展,將來有成在去也不遲。”

姐妹二人也感覺大哥說的對,三人還在聊天時,金鐘城城主落在於知足面前,將一封書信遞給他後,笑道:“路上多注意安全,我已書信說明,回去莫怕。”

“謝過城主,在下告辭。”於知足心想,我怕他?我就是沒吃仙果,要是吃完後我怕打不死他。

於知足這才翻身上馬跟三人告別,正騎着白馬在路上行走時,看着高山和樹林,很是感概的吟詩一首:“今日不同昨日,昨天不如今天,今天又要過去,還有一個明天。哈哈哈。”

花大姐坐在他的肩膀上,笑道:“你比來時快樂多了,火神不能護持你,但有我在,你是不是感覺很幸福?”

“那對唄!沒高興的事就得自己找點樂趣,不能天天愁眉苦臉的活着,創業不着急,不會才亂做,大姐你要是變的和我一樣大多好,是不是可以抱抱還能親親?哈哈哈哈。”

花大姐也是一笑,很是享受的靠在他的脖子上,不知不覺好像有點睏意。於知足這一走就又是一下午,等到了金廣城後,都已經天色發暗,他下馬走到城門前,對上面喊道:“開門,人呢?睡覺做美夢呢?”

門樓士兵急忙下城牆給打開城門,很是恭敬的說道:“於侍衛你可回來了,城主正有事找您,快請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