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猜誰會贏?”

“這事懸的很,只能到最後才能知道結果了。”

“我猜啊!一定是姬公子贏,畢竟姬公子是冥海狄的徒弟。”

“那也不一定,你們看那蘇櫟,眼中沒有任何懼色,一副胸有成竹又信心十足的模樣,這說明他有充分的把握能贏這場比賽。”

擂臺下的百姓們已經開始開始議論紛紛,爭執不休。

一大一小身影在擂臺上不斷的還擊着對方。

很明顯的,姬泓本是金玄期六階的高手,一夜的時間後,居然成了金玄期九階,這不得不讓人另有想法了。

蘇齊一看,小小的身影瞬間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該死的,他們真卑鄙,居然作弊。”原本吊兒郎當的的眼眸裏滿是戾氣,緊緊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沐雲軒彷彿又看到了那日怒的想殺他的櫟兒。

在場的人,只有蘇齊瞬間看出來了貓膩。

沐雲軒眼眸裏散發着危險的氣息,這個老狐狸,到底還是讓自己的孫子吃了增強三階的丹藥,他可真是大手筆,他要是敢傷了他的兒子,他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打鬥中的蘇櫟也發現了其中的端倪,要殺死一個低於自己三階的人簡直是輕而易舉,這姬泓昨天還是金玄期六階,今天卻晉升到了金玄期九階,很明顯的是吃了增階丹藥。

“哼!卑鄙。”

蘇櫟冷冷的說道。

被蘇櫟看了出來,姬泓的臉上瞬間一陣紅一陣白,可是下手卻沒有絲毫的留情,只有自己贏了,殺了蘇櫟,才能讓這個祕密永遠埋在地下。

看着姬泓眼眸裏的殺意,蘇櫟的眼眸裏閃過一絲嘲諷。

“想殺我,你還不夠格。”

蘇櫟氣息一沉,口中一聲大喝,身軀下蹲,手掌猛的一用力,周圍的氣息瞬間滾動起來。

隨着蘇櫟的身體漸漸向前移動,玄氣的力量也越來越大。

姬泓一看,心裏瞬間升起了疑惑,他這用的是什麼招數,遂更加警戒的防備着蘇櫟,可是爲時已晚。

“噗……。”姬泓被蘇櫟的玄氣擊中,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姬泓這一口血一噴出,立刻引來周圍一片倒抽冷氣之聲。

“嘿,我就說那蘇櫟厲害吧!看那穩重的氣勢,準能贏。”

“蘇櫟,才五歲呢!”

底下的人又羨慕的七嘴八舌的議論着。

蘇櫟小小的年紀,竟然真的是金玄期六階。這樣的成就,遠不是一般人能夠相比的。

天下的修煉玄氣者何其衆多,一般的人在四五歲的時候,能夠打開玄根就已經就不錯了,有不少人,甚至到了十多歲以後才能打開玄根進行修煉。

看到姬泓吐血,姬耀天有些坐不住了,眯着混濁的眼眸看着蘇櫟,連他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一個五歲的孩子真的是金玄期六階的高手。

“爹,你不要着急,不到最後,輸贏定不了的,咱們要相信鴻兒。”姬泓的父親姬千瀧依然一臉自信,他就不信自己的兒子都不過一個五歲的小屁孩。

這邊,個個還在驚訝當中,衆人又看到了驚訝的一幕。

“耶!太好了,哥要晉升了。”蘇齊高興的大吼一聲。

“叔叔,我哥哥是不是很厲害?”

蘇馨一臉自豪的看着沐雲軒,大哥和二哥都很出色,不會丟爹孃的臉的。

“嗯!我們馨兒也很厲害。”沐雲軒寵溺的點了點蘇馨的小鼻子。

遂看向沐雲寒,“雲寒,注意附近的人,別讓人鑽了空子,傷了櫟兒。”

“是,大哥。”

“世譽,櫟兒要晉升了。”赫雲霆也沒有想到輸蘇櫟會在戰鬥中突然晉升。

“不用擔心,天子面前,沒有人敢動手腳。”

柳世譽到是很鎮定。

“啊!”姬泓就像見了鬼似的看着蘇櫟,本是不可一世的眼眸裏滿是驚訝!這樣也能晉升?

只見蘇櫟頭頂上的金光越來越強烈。

“唉!你們看,那是什麼?”

“喲!那是晉升光環啊!”

“太牛了,戰鬥中也能晉升?”

“從來沒有見過的事情啊……?”

議論聲一波高過一波,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這場比賽幾乎是全城的人都來了。

“父皇,這蘇櫟可謂是修煉玄氣中的佼佼者,很少有人會在戰鬥中突然晉升的。”

太子也是欣喜的看着蘇櫟,這兄弟兩人這是要翻天了,只怕今天外公和舅舅會傷心了,這生死狀一簽,誰也沒有理由阻擋。

“嗯!不錯,咱們皓月國最近幾年人才輩出,像蘇櫟這樣傑出的孩子,你要多結識,日後對辰兒你有很大的幫助。”

皓月皇以仁孝治國,皓月國也發展得很好,四國之間還算和平。

“父皇,這次兒臣能活着回來,全靠這蘇家兄弟兩人,他們在迷幻森林裏歷練的時候救了兒臣一命。”

“嗯! 總裁閒妻不好當 父皇會看着辦的。”

皓月皇點了點頭,欣慰的看着蘇櫟。

君臨天微眯着犀利的眼眸,原來是這兩個臭小子壞了自己的好事,他今天眼皮一直跳個不停,心裏更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辰兒,你看,他居然晉升到了金玄期九階了,是前所未有的啊?”皓月皇也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蘇櫟。

“太好了,哥哥一連晉升三階,這個姬泓死定了,耶……!”蘇櫟高興得手舞足蹈,屁股扭的團團轉,在他周圍的人都被他的舉動逗得笑個不停。

沐雲軒沒有說話,嘴角泛着驕傲的笑容,櫟兒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厲害。

而這一抹笑容,恰巧被凌秋水捕捉到,在看看他懷中的女孩,比對自親生的還要好,身份尊貴的他,怎麼會對一個小女孩這樣上心呢?

“快看,快看,一連晉升三階,這纔是神童啊!”

“哎呀!虧大了,我們在沐家賭場裏買的可是姬泓公子贏,這下全部賠進去了。”

“哈哈!我們賣的可是蘇櫟贏,正所謂無風不起浪嘛?我們可是得到小道消息,就連三王爺都不是他的對手。”

人羣裏,有人高興,有人氣憤,有人後悔,總之,各種想法的話語交織在一起。

“哥,櫟兒已經完全晉升了,在天子腳下,那姬家也不敢又什麼動作。”

“沒有是最好的。”

沐雲軒邊說邊給蘇馨喂糕點,而蘇馨非常的開心,時時看着自己的爹爹露出甜甜的笑容。

“沒法活了,星辰,這還有天理嗎?沒天理了啊!本來是低那小子一階了,現在倒好,低了四階,他這是不想讓我們混了。”

沐雲帆哭喪着臉,他怎麼會有一種無地自容的感覺呢?

“你這是自找的,誰讓你平時不努力修煉了?”慕容星辰一臉嘲笑和看着他。

沐雲帆就像蔫了的茄子,提不上勁來。

“雲帆,你沒有發覺你大哥病了嗎?他居然會那麼溫柔的對待那個女孩,你看看他們,就像父女一樣。” 我的私家星球 比起其他的,慕容星辰覺得自己對這件事情更加感興趣。

沐雲帆也轉頭看了看,“星辰,聽你這麼一說,到是真有一點像的。”

不是像,是真的很像,遂白了沐雲帆一眼。

姬耀天陰沉的看着蘇櫟,這太反常了,他的寶貝孫子這下該怎麼辦?瞬間,姬耀天急得身子微微顫抖着。

姬泓在蘇櫟剛剛晉升完,瞬間攻擊蘇櫟,靈犀的眼眸裏噬着嗜血的殺意。

第一,自己神童的名聲被搶,第二,蘇櫟知道了他的祕密,第三,只要蘇櫟在這皓月國,自己永遠都不會再有之前的輝煌,殺蘇櫟是他現在唯一要做的事情。

蘇櫟猛的睜開眼眸,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姬泓疾馳而來的掌風。

小小的身子輕輕的往後一樣,躲過了一掌。

蘇櫟瞬間飛身躍起,整個人就像一把利劍一樣,飛速的朝着姬泓劈去。

“這一招是狂風迅雷,接下來又是橫空出世,而且意念合一,這孩子的一招一式都是恰到好處,且變化多端,他的師傅也一定不是凡人。”

沐鈺楓自從蘇櫟和姬泓交手之後,就在也沒有移開過眼。

“那你能猜到是誰嗎?”

君子兮並看不出來,只覺得蘇櫟的手法特別快。

“一時半會看不出來。”沐鈺楓皺了皺眉頭,打算在看下去。

“叔叔,哥哥每天都會堅持修煉兩個時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從未間斷過,而二哥也是每天堅持煉丹,所以兩位哥哥纔會這麼出色。”

沐雲軒一聽,心疼不已,他心裏明白櫟兒每天不停的修煉的目的,而齊兒就更不用說了。

“正因爲他們努力,纔會得到世人的認可。”

沐雲軒心裏雖然心疼他們兄弟兩人,但是這個世道就是這樣的,強者生,弱者亡。

“噗!”姬泓整個身子飛出了擂臺,狠狠的砸在牆壁上。

“哎喲! 婚心蕩漾:寶貝,我們不離婚 泓兒啊!”姬耀天這回坐不住了。

“爹,生死狀已籤,我們不能插手。”

姬千瀧心痛的扶着有些搖搖欲墜的姬耀天,更心疼自己的兒子。

“蘇櫟贏定了……。”

“真是沒想到啊!”

“那明月山莊的莊主好福氣啊……!”

人羣裏又掀起了軒然大波。

蘇紫陌站在人羣裏,一臉笑意的看着蘇櫟,櫟兒果然沒有讓她失望,在這以武爲尊的世界裏,根本就不必裝糊塗問前途,實力纔是最好的前途。

“你,你想幹什麼?”

姬泓只覺得全身就像碎了一樣,他根本就站不起來。

“想幹什麼?姬泓,你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生死狀已籤,輸者……死。”

蘇櫟陰沉着臉,在姬泓看來,就像地獄裏來的使者。

從小養尊處優的他,在加上天賦異稟,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輸。

所有人都緊張的看着這一幕,人羣裏的蘇紫陌倒也不急,她相信櫟兒自有主張。

“你,你要殺了我……?”

姬泓想掙扎着爬起來,只是一動,他全身就疼得他想哭。

“不殺,那生死狀簽了幹什麼?”

蘇櫟一步一步靠近姬泓。

“大哥,你說櫟兒會真的殺了姬泓嗎?”

沐雲寒到是不在乎一個鎮國公的只是這姬泓要是死了,鎮國公肯定會暗地裏找明月山莊的麻煩。

“叔叔放心,我大哥做事一向很有分寸的。”

蘇馨對着沐雲寒甜甜一笑,這一聲叔叔,那真是甜到沐雲寒的心裏去了,只是看着她那蒼白的臉色,讓人很少心痛。

猛的,蘇櫟揚起手來,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蘇櫟的手上。

姬泓驚恐的看着蘇櫟,敗亦是自己沒有想過的,死,更是自己沒有想過的。

“蘇公子,手下留情啊!手下留情。”

姬耀天從小就寵姬泓,又怎會親眼看着愛孫在自己面前死去。

沐雲軒擡眼看了一眼姬耀天,這個老狐狸,終於坐不住了嗎?

蘇櫟轉身,冷眼看着姬耀天。

“手下留情?鎮國公,生死狀已籤,且能當兒戲,我一個五歲的孩子尚且知道,鎮國公兩朝元老,不會不知道吧!”

蘇櫟一臉諷刺的看着姬耀天,意思很明顯,他一個五歲的孩子都知道的規矩,他一個七老八十的鎮國公還要蓄意阻攔。

“蘇公子,話雖如此,但是我姬耀天就這麼一個孫子,還望蘇公子手下留情,這擂臺上的事情也有情有可原的時候,還望蘇小公子賣老夫一個人情,日後明月山莊有什麼需要的地方,我鎮國公府隨時聽候差遣,還望蘇公子饒了我家泓兒一命。”

姬耀天想都沒想就開口說道,皇后聽了以後,眉頭不由得緊蹙着。

姬耀天也不去求皓月皇,這擂臺上的挑戰,生死狀一簽,那就是比賽人之間的事情,他只能去求贏的那一方,他這把年紀了,去求一個五歲的孩子,實在是奇恥大辱,但是爲了孫子的命,這老臉還是拉得下來的,求的雖然只是一個五歲的孩子,但事關孫子生死,就是毀了一輩子的名聲,他也不在乎。

而蘇櫟眯着眼眸,讓人看不到他眼中的情緒。

“鎮國公說的是,姬泓是你的寶貝孫子,我蘇櫟同樣是我孃親的寶貝兒子,在你的寶貝孫子想殺了我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我在我孃親的心裏勝過了一切。”蘇櫟字字珠璣,他就是要讓他感同身受。

“蘇公子所言甚是,是老夫教導有誤,蘇公子就高擡貴手,饒了泓兒一命吧!”

姬耀天急得有些上火,生怕孫子下一刻就會死在他面前,就差點沒有給蘇櫟跪下了。

“叔叔,哥哥剛纔只是虛張聲勢,其實哥哥是不會殺姬泓的。”

“那馨兒是不是知道哥哥的心裏在想什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