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是怎麼回事?”韓宇看着林珂問道。

“哥,其實……”一旁的韓夢馨上前開口道。

“你閉嘴,我要聽林珂說。”韓宇打斷韓夢馨的話道。

韓夢馨給了林珂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林珂低頭上前說道:“那個,韓宇,其實事情很簡單,我跟蓮蓬商量了一下,我們都是女孩子,當然不能像你們那樣打打殺殺,所以我們約定,用一個比較文雅的方式來決定勝負。”

“文雅的方式?比誰買得東西多?”韓宇皺眉問道。

“不是,不是,你聽我說完嘛……”

※※※

一個小時前

已經來到比格昂商業街的蓮蓬和林珂對望一眼,林珂開口問道:“蓮蓬,我們已經到商業街了,你現在該說說怎麼比了吧?”

“不着急,不着急,林珂姐姐,你看那裏好像很有趣的樣子,我們去看看吧。”

林珂原本想要開口拒絕,不過看到蓮蓬一臉祈求的樣子,當即心中一軟,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蓮蓬見狀大喜,拉着林珂來到自己感興趣的店前。

原來是這家店正在進行促銷活動,蓮蓬眼珠轉了轉,對心不在焉的林珂說道:“林珂姐姐,我想到比試的辦法了。”

“怎麼比?”林珂趕忙問道。

“就比這個好了。”蓮蓬一指店前的抽獎箱道。

“啊?這個怎麼比?”林珂不由納悶的問道。

“就比誰的運氣好唄。看誰抽中的獎大,誰就算贏。”

“……蓮蓬,這樣的比試,是不是有點太兒戲了?”林珂猶豫了片刻,對蓮蓬說道。

“林珂姐姐,看來你還沒有想明白現在我們兩個的處境,其實不管我們兩個誰勝誰敗,關鍵還是看韓宇他們最後的比試結果。韓宇他們要是勝了,我贏不贏的無所謂,而韓宇他們要是輸了,那我贏不贏就更加無所謂了。”

“萬一要是打平了呢?”林珂出聲問道。

“不可能的,那四個人總歸是要決出一個勝負的。沒有打平的可能,因爲有這個的關係。”蓮蓬搖了搖頭,從揹包裏拿出一個木盒打開給林珂看了一眼。林珂連忙把木盒蓋上,“你怎麼把這個東西帶出來了?”

“只要你不打開你帶在身上的木盒,這兩個東西是不會引起別人注意的。”蓮蓬滿不在乎的答道。

林珂聞言立刻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帶着的小手包。當她看到蓮蓬笑嘻嘻的樣子,立刻明白自己上當了。隨即沒好氣的說道:“好吧,那就如你所願,就拿這個決一勝負。”

“不不不,就憑這一個比試項目哪能決定我們的勝負呢?”蓮蓬連連搖手說道。

“那你想怎麼辦?”

“這只是第一回比試,至於以後嘛,那就等比完了再說嘍。林珂姐姐,我告訴你一個祕密哦,我手裏的這塊碎玉片還處在一個禁制當中,就算你們贏了,我如果不告訴你們怎麼解除禁制,你們也是沒辦法把這塊碎玉片和你們手中的那塊融合的。”

“什麼禁制?”林珂好奇的問道。

“嘿嘿……”蓮蓬笑而不語。

林珂見狀嘆了口氣,對蓮蓬說道:“好吧,就照你說的,咱們比,比到你滿意爲止。”

“嘻嘻,林珂姐姐你真好。”蓮蓬笑着說道。對於這個評價,林珂只能報以苦笑。

兩個人開始比試,店面促銷,當然不可能讓參與者那麼輕鬆就獲得大獎。一般來說,大獎總是會在最後的時候纔會出,畢竟大獎沒了,四周的觀衆自然也就會熱情下降,關注度降低。

“恭喜,恭喜,這位小姐又一次的中了一包紙巾。”活動主持人一邊搖晃着手中的搖鈴一邊大聲對蓮蓬道謝道。

蓮蓬臉色都快皺成一個包子了,一連十回,八回紙巾,還有兩回什麼都沒有得到。不過唯一讓蓮蓬感到欣慰的是,自己的對手林珂和自己也是一樣。

“怎麼辦?”林珂問蓮蓬道。

“打和,我們去別的地方逛逛。”蓮蓬將手裏多餘的紙巾送給了路人後答道。

“隨你。”林珂此時已經想開了。先前蓮蓬說的有道理,如果韓宇和寧平落敗,剩下的人必定會爲他們報仇,絕對不會如韓宇安排的那樣,駕駛着勇氣號離開比格昂。

兩個人走走停停,不一會的工夫,兩個人來到了一家甜品店,看着寫着“今日特售”上面的甜品,蓮蓬對林珂說道:“林珂姐姐,我們這回比這個。”

“比誰吃得多嗎?”林珂問道。

“嗯。”蓮蓬用力的點點頭。

蓮蓬的回答,很讓林珂感到滿意。不過事實上,兩個人的這次比試沒有成功,因爲在甜品店內,林珂看到了不應該出現在這裏的兩個人,韓夢馨和喬嫣兒。當然,不光她們兩個,還有維多利亞和安芙蓉兩個坐陪。

“夢馨,嫣兒,你,你們兩個……”林珂睜大了眼睛,盯着韓夢馨和喬嫣兒說道。

“嘿嘿……”韓夢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嚥下嘴裏的甜品,拉着林珂坐到自己的身邊,一臉討好的說道:“林珂姐姐,你嚐嚐這個,這是今天的新款甜品。”

林珂沒好氣的白了韓夢馨一眼,說道:“別想賄賂我,說,你跟嫣兒怎麼會在這裏?韓宇不是已經說過讓你們待在勇氣號上待命了嗎?”

“那個,嘿嘿……嫣兒,你說啊。”韓夢馨嘿嘿一笑,突然衝喬嫣兒叫道。

“啊?”喬嫣兒聞言一愣,眼珠子四下亂轉,“厄,啊,這個……”

林珂見狀嘆了口氣,搖頭對二人說道:“算了。你們呀,吃完了以後就趕緊回勇氣號,聽到了沒有?”

“啊?吃完就回去啊,本來還約好要逛街的。”韓夢馨聞言一臉失望的說道。

“你……”林珂頓時被氣得有些無語。

“夢馨,我能坐你旁邊嗎?”蓮蓬小聲問韓夢馨道。

“當然可以。唔?林珂姐姐,你跟蓮蓬兩個是怎麼回事?”韓夢馨狐疑的看了林珂一眼後問道。

“嗯咳……我正在跟她比試。”林珂輕咳一聲答道。

……

聽完了蓮蓬的講述,韓夢馨有些不滿的看着林珂說道:“好啊,林珂姐姐,你這可有點不厚道啊。”

“是啊是啊。”喬嫣兒在一旁幫腔道。

“我跟她是在比試,你們跟着算什麼?”林珂硬着頭皮反駁道。

“我們,我們來加油,對,我們來給你加油。”喬嫣兒想了想,開口說道。

“那你呢?”林珂問韓夢馨道。

“我當然是來給蓮蓬加油的。”韓夢馨一挽蓮蓬的胳膊答道。蓮蓬聞言感激的看着韓夢馨,輕聲說道:“謝謝你,夢馨。”

“不客氣。”韓夢馨笑嘻嘻的答道。

※※※

聽到這裏,韓宇的臉已經拉到老長,無語的看着林珂。而林珂也有些理虧的總結道:“然後,然後我們就一起行動了。”

“唉~那你們最後比出勝負了嗎?”韓宇嘆了口氣,出聲問道。

“那個,比出來了,我輸了。”林珂低聲答道。

韓宇無奈的翻了翻白眼,“這麼說,我們現在是一勝一負,就得看寧平那裏的結果了。”

“嗯,好像是這樣。”林珂一臉小心的答道。 大鐘樓,位於比格昂的市中心位置,人們想要去各個區域,都要經過那裏。每天早晨六點,伴隨着太陽升起,大鐘樓會準時響起鐘聲,喚醒人們開始一天的忙碌。

此時的大鐘樓內,路恩抽劍看着自己的對手寧平問道:“怎麼樣?這裏作爲自己的墓地,滿意嗎?”

“你的遺言就這些嗎?”寧平抽出了秋水劍,神情平淡的問道。

“哼哼,真是物以類聚,那個叫韓宇的牙尖嘴利,沒想到你這個手下也一樣。”路恩冷笑着答道。

“我可不是他的手下。”寧平看着路恩說道。

“哦,是嗎?那個韓宇真可憐,竟然有一個充滿野心的手下。”

“……和你這種滿腦子陰謀論的人,我實在是找不到共同語言。”話音未落,寧平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原地。路恩眼神一凝,舉劍格擋。

“鏘~”的一聲金屬相擊的輕響,寧平已經出現在路恩的面前,手中劍正被路恩手裏的劍擋住。

“速度倒是不慢。”路恩衝寧平說了一句,手上用力一揮,將寧平推開,而寧平則輕輕一點地面,再次出現在路恩的頭頂,這回改刺爲劈,秋水劍和路恩手中的長劍再次相擊在一起,路恩就感到手中一沉,腳下竟然陷進地面半分。

“力量也是足夠。”路恩又誇了一句,隨即口風一轉,“不過光憑這樣是勝不了我的。”

寧平再次無功而返,剛剛落地,就見路恩踩着有序的步伐,口中輕喝道:“突擊!”在隔着寧平還有數米的距離,路恩手中劍一擊直刺,寧平急忙一偏頭,臉上留下一道劃傷,身背後的牆壁也出現了一個碗口大小的圓洞。

“……”看了看身後那個圓洞,寧平望着路恩,一臉狐疑的問道:“那天晚上和我交手的黑衣人是你?”

路恩聞言一怔,不過隨即輕笑一聲,“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不要否認,雖然你蒙着面,但是你用劍的習慣,是改不了的。”寧平凝視着路恩說道。

“哼哼,就算是我又怎樣?你以爲你能替那些人報仇嗎?”路恩不置可否的問道。

“那要試試才知道。”寧平反手握住了秋水劍,身體微蹲的說道。

看到寧平的動作,路恩眼睛的瞳孔一縮,這個姿勢,好像似曾相識啊。

就在路恩回憶寧平此時的動作自己在哪裏見過的時候,寧平已經開始了攻擊。彷彿在一瞬間,寧平一分爲五,同時從不同的方向衝向路恩。而路恩見狀冷哼一聲,“雕蟲小技!”說罷,手中劍向自己右側的寧平刺去,一擊便破了寧平的進攻。不過即便破了寧平的這次進攻,路恩自己也不好受,倒退了一步之後就感到胸口氣血上涌。路恩強制壓下之後,問寧平道:“寧平,你的師父是誰?”

“想要套關係嗎?”寧平冷笑着問道。

路恩迴應一聲冷哼,“哼,你剛纔用的那套和我一個死對頭用的很像,告訴我你的師父是誰?我要看看你的師父是不是我在找的死敵。”

“是嗎?那我更不能告訴你我師父是誰了。”寧平腳下不停,再次向路恩衝了過來。

“既然這樣,那我唯有制服你,然後再慢慢的拷問了。”路恩冷笑一聲,也不多言,手提長劍的迎了上去。

兩個人在大鐘樓內飛檐走壁,四處交戰,一會的工夫,大鐘樓內部已經被破壞的一塌糊塗,東西兩面的牆壁中部更是因爲路恩和寧平發出的劍波而出現了兩個一人多高的大洞。而路恩和寧平二人絲毫不爲所動,兩個人已經衝到了大鐘樓頂端附近。

路恩用力一揮手中劍,一道肉眼可見的劍波立刻向着寧平飛了過去,寧平見狀當然不甘示弱,也隨之放出一道劍波。兩道劍波在空中相撞,終於成功擊斷了懸掛在大鐘樓頂端的銅鐘鎖鏈,大銅鐘落在了地上,產生的巨大聲波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原本已經牆上出現兩個大洞的大鐘樓終於搖搖欲墜的開始了搖晃。

從大鐘樓開始發出聲響就引起了路過人們的主意,而在大銅鐘落地以後,那聲巨響更是明確的告訴了衆人,這裏很危險,不要隨便靠近。

觀望中的人們看到大鐘樓搖搖欲墜,立刻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腳下更是不慢的紛紛後退,唯恐受到池魚之殃。

就在人們的觀望中,大鐘樓的頂部突然衝出兩道人影,分別落在了大鐘樓的頂端。兩個人手裏都拿着武器,不用介紹都明白,大鐘樓會出現眼下這種情況,十有八九是這兩個人的傑作。

就見那二人落在大鐘樓的頂端之後也沒有閒着,幾乎同時向着大鐘樓的頂端跑去,幾乎同時在大鐘樓的頂端相遇,兩個人沒有一句廢話,就在呈等邊三角形的大鐘樓的頂部,再次展開了對決。鐘樓下面圍觀的人們已經看傻眼了,什麼時候他們看到過這種較量?紛紛目瞪口呆的看着大鐘樓頂端的兩個人在那裏你來我往的交着手。

“呼~呼~痛快,好長時間沒有這麼痛快的和人交手了。”大鐘樓頂端的一面,路恩一邊喘氣一邊對站在他對面的寧平說道,同時悄悄的擡起了右手。

“……”而站在路恩對面的寧平卻絲毫沒有迴應。

“轟”的一聲響,路恩右手用力一揮,一道劍波貫穿了整個大鐘樓頂端,將整個大鐘樓的頂端和它的本體分了家。

煙塵散去,路恩忽然發現自己志在必得的一擊並沒有擊中對面的寧平,就見寧平撥出剛纔幫助自己躲過那一擊劍波的秋水劍,沿着已經傾斜的大鐘樓的牆壁,向上衝去。

寧平高高躍到半空中,面對路恩。而路恩見狀冷笑一聲,也沿着大鐘樓的牆壁,躍到了空中,手中劍同時對準了半空中的寧平。

“在空中,我看你怎麼躲?”

就見路恩准備最後一擊之時,寧平同樣也沒有閒着,雙手握住秋水劍,高高舉過頭頂,向前用力一劈,口中喝道:“風輪破陣舞。”

路恩臉上原本得意的表情的頓時一僵,就見寧平彷彿一個高速旋轉中的飛輪,對着自己就砸了過來,這一下要是被擊中,那絕對是一分兩半。路恩見狀把心一橫,使出渾身最大的力氣,對着飛速靠近的寧平喝道:“突擊刺。”

一聲巨大的金屬相擊聲傳出,圍觀的人們就見空中的飛輪不見了,一個人影從天上掉了下來,正在圍觀的韓宇見狀連忙縱身跳了出來,直奔人影掉落的方向衝去。

路恩穩穩的落在已經沒有了頂部的大鐘樓的牆壁上,眼神複雜的看着正在下落中的對手,伸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胸口的那道劍傷。雖然避免了自己被分成兩半的命運,不過,自己還是輸了。

想到這裏,路恩手中的長劍突然碎裂,路恩見狀一聲苦笑,口中喃喃自語道:“你也已經老了嗎?”說罷,路恩縱身跳下,藉着大鐘樓每一層外部的突出部分,慢慢的回到了地面。而此時的寧平已經被衝出來的韓宇接住了。

“放我下來。”寧平掙扎着說道。

“沒問題吧。”韓宇笑嘻嘻的問道。

“廢話。”寧平看了不遠處的韓夢馨一眼,急赤白臉的低聲答道。

“嘿嘿……想要在我妹妹表現你的英雄氣概?門都沒有。”韓宇低聲對寧平說道。

寧平被韓宇的話給氣得哭笑不得,“你……”

說歸說,韓宇還是在第一時間把寧平放了下來,畢竟都是男的,摟摟抱抱,怪讓人感覺噁心。不過放下是放下了,韓宇還是想要打趣寧平幾句。不過還沒等他開口,就見路恩慢慢的朝自己這邊走來。

面對着韓宇的寧平看到韓宇神色有異,回頭一看,也看到了路恩。

“你的師父是誰?”路恩看着寧平問道。

“等下,先確認一下這場比試的勝負。”韓宇攔住準備開口的寧平對路恩說道。

路恩聞言看了看自己的胸前的傷口,“我輸了。”

“好,接下來的事情你們倆聊吧。”韓宇點點頭,退到了一旁。

寧平白了此時跟個沒事人一樣的韓宇一眼,出聲說道:“孟賁。”

路恩的眼神一亮,口中喃喃自語道:“果然是他,也就只有那傢伙纔會教出你這種不按常識出招的傢伙。最後那一招是你自創的嗎?”

“是。”面對路恩的問題,寧平選擇了老實回答,他不想讓一個快死的人死不瞑目。

“讓讓,讓讓……”警察,總是在事情完結以後纔會登場。

“你們幾個,涉嫌破壞公物,跟我們走一趟。去,叫救護車,別讓這個老傢伙死了。”領頭的警察衝寧平等人說了一句後,吩咐自己的手下道。

“不用那麼麻煩,損壞的大鐘樓將由星火維修廠負責重修。至於我跟他之間的事情,我們是在進行生死鬥,按照聯盟的規定,因爲生死鬥而產生的死傷,第三方無權過問。”路恩開口對那名警察說道。

警察聽後皺了皺眉,妥協道:“就算我們無權過問,你總要接受治療吧。”

“不必了,我受的傷我自己清楚,必死無疑的。”路恩聞言淡淡的說道。隨後不再搭理警察,轉而看着寧平說道:“寧平,告訴我,孟賁那傢伙現在在哪?”

“斯古爾學院。”寧平低聲答道。

“是在那裏?難怪我一直找不到他,難怪。”路恩聽後喃喃自語數聲,緊跟着就站在那裏一動不動。警察走過去探了探鼻息,發現路恩已經氣息全無。

※※※

兩天以後,蓮蓬帶着路恩的骨灰離開了比格昂。而韓宇等人,則需要在比格昂再修養幾天纔可以離開。

雖然最終獲勝,但是韓宇和寧平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尤其是韓宇,雷歐那一拳的威力很陰損,在韓夢馨在爲韓宇治療的時候才發現,伴隨着那一拳,一部分黑暗能量侵蝕進了韓宇的身體。短期內是不會發作,但是誰又能保證那些黑暗能量會不會在下一次關鍵的時刻發作。爲了以後的安全起見,韓夢馨這幾天一直在用自己的光明力量替韓宇清除體內的黑暗能量。利用屬性相剋的原理,黑暗的力量正在被慢慢清除。

“哥,你說那個蓮蓬回去以後會不會受到懲罰?”韓夢馨一邊爲韓宇療傷,一邊出聲問道。

“這我哪知道去?之前我們也勸過她不要回去了,可她自己一定要回去,我們又有什麼辦法?”韓宇聳聳肩答道,回答的同時,忍不住打了個哈欠,被韓夢馨的光明力量籠罩,讓韓宇有些昏昏欲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