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剛大戰一場,正是精神和力量最疲憊的時刻,這個時候,突然一個陌生人,而且境界還明顯在自己之上,主動向你示好,

這種情況下,誰都會覺得有問題,

唐倩倩清楚這一點,所以現在她在儘力讓自己表現得沒有威脅,

「你不去檢查一下他們,還有,那個傢伙怎麼辦,」唐倩倩指了指程先生和韓松瑜的屍體,又指了指早就在一邊癱軟得動彈不得的白面,

「哦,差點忘了,」秦逸拍了拍額頭,朝著程先生和韓松瑜走了過去,

唐倩倩這個時候則主動背過身去,

秦逸在程先生和韓松瑜身上搜了搜,發現兩個人身上,都帶著儲物袋,

韓松瑜的儲物袋還算完好,而程先生的儲物袋,因為之前一直放在胸口的位置,剛剛秦逸那一劍,又幾乎將他從胸口到後背整個劈開來,所以儲物袋已經損壞了,裡面的東西,現在只能取出來,而無法再放東西進去,

現在的情況,秦逸也沒有辦法去檢查都有些什麼,所以將兩個儲物袋,都收了起來,

至於那些落入吞天大墓的侍衛和影衛,全都被吞天大墓煉化得乾乾淨淨了,所以就算有儲物袋,現在也都被徹底煉化沒有了,

「唉,敗家,」秦逸嘆了口氣,朝唐倩倩望了一眼,然後轉身朝著白面走了過去, 「不……不要殺……不要殺我……」

白面此刻哆哆嗦嗦,上下牙床不斷顫抖著,發出咯咯的聲音,臉色慘白如紙,根本連一句完整的話都沒辦法說出來了,

他剛剛是親眼看著秦逸將程先生殺死的,

不僅是程先生,還有之前那個手持綠色長劍的傢伙,這兩個人,白面都沒有辦法看出對方的境界,

不過程先生,白面是可以確定的,對方絕對是天神的境界,

天神境面對虛神境,完全就應該是成年人打小孩子一樣輕鬆,

但是現在,他是親眼目睹秦逸殺掉了程先生,雖然僅僅是一個重傷的程先生,但是他才是虛神一轉,

這種事情,在白面看來,完全可以算是神跡了,

「我、我還幫了你……求、求你了……你不是答應過我嘛……機會由我自己……我自己爭取……」白面努力求饒,


他不確定自己的話能不能起到作用,如果是他自己的話,是絕對不會放今天這裡任何一個人離開的,

所以此刻此刻他的求饒,完全就是下意識的行為,在他的腦海深處,已經默認自己要被對方滅口了,

秦逸靜靜凝視著對方,片刻之後,點點頭:「你走吧,」

「求求你不要殺……啊,」白面還在求饒,聽到秦逸的話之後,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眼睛一下子瞪大,

「快走吧,不然狼神城裡面來人了,你就真的死定了,」秦逸哼了一聲,「至於你那兩個同伴的死……」

「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今天根本就沒有見過你,我在夜市上逛了一會兒,沒有什麼看中的東西,就直接回家睡覺了,其他什麼都不知道,要是今天的事情我泄露出去一絲半點,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就算說夢話也不會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的,」

白面連連賭咒發誓,此刻他的心裡,完完全全的,被狂喜給填滿了,

在他看來,修道者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出爾反爾,殺人滅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今天這條命,就是撿回來的,

更重要的是,自己今天可是親眼見證了一個虛神一轉的修道者,斬殺了一個天神境界的修道者,

這種事情,就算不能作為自己炫耀的談資,但是對自己的修為,也是有很大長進的,

「廢話什麼,再不走我就殺了你,」秦逸冷哼一聲,打斷對方的話,

白面急忙一下子跳了起來,朝秦逸鞠了一躬,下一刻,就像是發了瘋一樣,朝著狼神城的方向飛速跑了過去,沒過多久,就消失在了秦逸的視野里,

這個期間,秦逸一直在默默關注著唐倩倩,

對方一直背對著自己,沒有什麼值得懷疑的舉動,

要是唐倩倩有什麼可疑的舉動的話,秦逸絕對會毫不留情,直接一劍劈下去,

放走了白面之後,秦逸伸手一抓,程先生和韓松瑜的屍體,都一下子拋進了吞天大墓,

在吞天大墓里下落的過程中,程先生和韓松瑜的屍體,像是充氣一樣,不斷膨脹,到達一定程度的時候,砰的一聲,炸碎成了一團濃稠蠕動的血霧,

頓時之間,一股澎湃的能量,彷彿是實質一樣,湧入了秦逸的體內,

剎那之間,秦逸感覺之前積累得彷彿山一樣沉重的疲憊感,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整個人變得神采奕奕,

不僅如此,之前因為施展了大湮滅術而下降的境界,猛然一下子,提了上來,

而且不僅僅是重新回到了虛神二轉,更是一下子,突破了虛神二轉,達到了虛神三轉,

就連秦逸自己,都嚇了一跳,

「我艹,」

急忙抬頭朝著唐倩倩的方向望過去,不出秦逸所料,唐倩倩此刻雖然沒有轉過身,但是顯然也感覺到了秦逸境界的變化,此刻拚命忍住轉頭的衝動,

她也很想知道發生了什麼,


「居然,居然一下子虛神三轉了,這是怎麼回事,」唐倩倩感覺自己心裏面,像是原本一片平靜的湖水,突然間砸進了一塊隕石,

整個湖水,全都炸得沸騰了起來,讓她有一種,自己之前都白修鍊了的感覺,

從虛神一轉提升到三轉,她並不是沒聽說過,

畢竟如果基礎打得牢,又有奇遇的話,厚積薄發,一下子提升起來,也是可以做到的事情,

但是這一次,完全不一樣,

唐倩倩是眼睜睜看著秦逸提升上去的,而且是在剛剛一次幾乎叫人不敢相信的越級殺人之後,唰一下子,提升上去了,而不是堆積了無數的藥材和丹藥后,再提升的,

「我幹嘛要轉身啊,不然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看到剛剛發生什麼了啊,」唐倩倩感覺自己的腸子都要悔青了,

秦逸這時候並不知道自己的舉動,給唐倩倩帶來了多麼大的震撼,

雖然剛晉陞的時候,他也有些擔心,因為這種程度的晉陞,必然會引起唐倩倩的反應,但是一想到事情已經發生了,想掩飾也沒用,於是這麼一想后,他反而就釋然了,

現在更是沉浸在喜悅之中,

「簡直太爽了,沒想到一個天神境的修道者,居然含有這麼充沛的能量,讓我一下子提升了兩級,」秦逸心中無比興奮,「而且怒龍神通帶來的疲憊感,也一下子全部消失,真是比丹藥都要好使,看來之前我認為的以戰養戰,是再正確不過的想法,

你想想,要是這個唐倩倩是敵人,在她覺得可以輕鬆殺掉我的時候,我突然提升了,這對她來說是多麼沉重的打擊,

而且要是我在對付多個敵人的時候,我再使用絕靈圖,敵人沒有辦法補充元氣,而我可以依靠煉化他們補充元氣,」

想到這裡,秦逸忍不住要哈哈大笑起來,

「喂喂,不要再得意了,等有機會的時候再說吧,你現在的境界還是低了點,我感覺你在沒有達到天神境之前,都盡量低調一點,」魂開口提醒秦逸道,

「嗯,這個我清楚的,」秦逸點點頭,斂去笑容,

此刻他的表情,已經恢復了淡然的模樣,

再度朝著唐倩倩望過去的時候,秦逸發現,自己這個時候已經可以看出來對方的境界了,

虛神六轉, 「走吧,不然狼神城那邊有人追來就麻煩了,」秦逸當先一步,往前面跨過去,

其實這個時候,他是巴不得狼神城有人過來的,

剛剛再一次體會到吞天大墓的好處,他實在是想再多來幾次提升,多多益善,越多越好,

不過作為自己最大的秘密,秦逸現在根本沒有任何暴露在唐倩倩面前的打算,

這個傢伙的身份,暫時還不能確定是敵是友呢,

所以此刻秦逸雖然表面上很輕鬆,但是事實上,握住赤離劍的右手,始終沒有放鬆過,

看到上一刻還萎靡的秦逸,這個時候神采奕奕,精神抖擻往前走去,唐倩倩眼睛頓時睜得更大了,

「這傢伙隨身帶了什麼丹藥,」唐倩倩心中狐疑,忍不住往後瞥了一眼,

身後的青銅巨門,本來就是程先生以神通召喚出來封鎖天地的,隨著程先生的死亡,這些青銅門沒有了元氣的支持,此刻已經接近崩潰的邊緣,看上去已經是極為稀薄,就像是被陽光照射的霧氣,隨時都可能消散一樣,

除了青銅門外,之前地上韓松瑜的屍體,包括嵌進青銅門內程先生的屍體,此刻全都不見了,

「屍體都不見了,」唐倩倩心中冒出巨大的疑團,不過她也沒有多問,

她和秦逸今天的見面,本來就不是在一個合適的環境下,

要是此刻貿然發問,搞不好此刻微妙的關係,就會被直接打破,自己之前的努力,也都全白費了,

忍住內心要發問的打算,唐倩倩跟上秦逸的腳步,快速朝著遠處掠去,

……

兩人離開還不到一刻鐘時間,轟隆隆的聲音,突然從狼神城的方向,筆直地朝著之前秦逸戰鬥的地方衝過來,

地面甚至都在顫抖,土浪翻湧,泥土都翻了起來,形成拱橋一樣的形狀,

轟,,砰,

一道人影,騎在一個極為怪異的坐騎上,快速迫近,驟然急停,頓時引發得周圍的空氣,像是開水一樣翻湧出去,不斷爆發出皮鞭抽打的破空聲,


坐在自己製作的傀儡犀牛上,丁獨秀四下環視一周,目光中的冷芒,不斷閃爍,胸口不斷起伏,拳頭緊握,爆發出咔咔的聲音,顯然是在努力壓制著內心的怒意,

隨著他呼吸的越發粗重,眼白上面,也掙出來條條血絲,看上去就像是要跳躍出來的蚯蚓一樣,

「還有人活著嗎……」

半晌之後,丁獨秀的牙縫裡,吐出幾個字,

「讓我看看,到底被殺了哪些人,剩下的人都去了哪裡,」丁獨秀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眸中寒芒閃閃,語氣冰冷得彷彿是萬年寒冰,「敢在狼神城放肆,我一定要殺了你,把你扒皮拆骨,以儆效尤,」

話音落下,丁獨秀兩腿一夾腳下坐騎的腹部,

他騎著的坐騎,是一頭全身漆黑的犀牛,身上包裹著一層鐵甲,移動起來,彷彿是一座山,地面上,都被踐踏出來一個個深深的巨大腳印,

這頭犀牛也是丁獨秀製作出來的傀儡,此刻隨著丁獨秀的指示,犀牛緩緩向前走去,在一個不大的範圍內轉了幾圈,

空氣之中,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暗紅色光芒,匯聚起來,朝著犀牛的眼睛裡面射去,

「侍衛死了,影衛也死了……」丁獨秀的拳頭張開,然後再狠狠捏起來,掌心彷彿有著滾滾雷霆,不斷爆炸,發出巨響,

「只是一個剛剛進入神話境,才虛神一轉的傢伙,怎麼可能有這種力量,」

隨著犀牛傀儡獨特的能力,現場的蛛絲馬跡,都被尋找出來,漸漸地拼成了事情的真相,

「侍衛都是我城主府的精英,至少也是虛神三轉,雖然比不上宗門子弟,但是比一般的散修,那要強出太多,而且互相配合,更是威力大增,

影衛更是由我親手培養出來,每一個都是虛神五轉的殺手、刺客,這麼多年任務,從來沒有失手過,九個人聯手,就算是虛神七八轉,都可以直接斬殺,這一次為了對付一個虛神一轉,竟然全軍覆沒,混賬,混賬啊,氣死我了,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雖然一直怒吼著怎麼可能,但是事實卻不斷展現在丁獨秀的面前,

他手中的精英,全都死了,一個不剩,

「而且是一擊必殺,這到底怎麼回事,這傢伙到底施展了什麼手段,還有,還有……韓松瑜、程先生……對對,他們兩個應該還活著,韓松瑜是虛神七轉,宗門子弟,比九個影衛加起來還要強悍,絕對不會……」

話音未落,丁獨秀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