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少給我來這套,沒功德點你喝什麼花酒?我看你這小日子過得就很舒坦!你換一種思考方式,難道你這條命就值1000功德點?”

功德點,是地府的硬通貨,相當於陽間的鈔票。在地府能買到很多東西,還能直接兌換陰氣值,也就是修爲。

白無常實在沒辦法,咬牙道:“好!我答應你!但你必須跟我下去!”

“你上來的時候,腦袋被鬼門關擠過了?跟你下去,我的命不就沒了?”

難道我的命也就值1000?

浮塵燼:將門女凰 “姜董事長,您這次事兒犯得太大了,違反地府基本原則不說,留下的那隻鬼煞,陰氣值高達1398點!這嚴重擾亂了陰陽秩序,秦廣王正在氣頭上呢!”

姜超冷笑一聲道:“那你還帶我下去?到時候我死了,你的賬也爛了是吧?陰陽秩序真的這麼好的話,要我們公司做什麼?”

白無常根本說不過姜超啊。

“我的姜董事長唉!這次罰惡司是鐵了心要搞你,誰都看得出來,你乾的那點事平時沒什麼,但如果上綱上線查起來,夠你死八百次了!”

姜超實在不想和他廢話了。

“如果我一定不跟你走呢?

與此同時,姜超身上爆發出了一陣強大的陽火,白無常趕緊往後退了退。

“那就休怪我不講禮數了!”

說完,一股比起姜超也不差的陰氣怦然而現。

若是有人開了陰眼看去,此時的姜超正被一團紅色的火焰包圍着,白無常則是一團黑色的陰氣。

旗鼓相當!

戰爭,一觸即發!

“誰敢動我們董事長!”一陣年輕男子的聲音傳來。

白無常轉頭看去,說話那人的眉間,居然長着一隻紅色的眼睛,他的領口上滿是鮮血,整個人的氣勢也很強悍。

隱婚老婆,太迷人 在他的身後,站着羅家衛、清然、李緣霸、玄空道人、顧從軍。

對了,還有冥王。

姜超看到後,身上的陽火團頓時就散了。

“你他媽不要命了?!還敢開眼!”

張順爻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笑道:“董事長,你別生氣,那天我在店裏算出‘空亡’。我就知道你有死劫,今天我眼睛跳個不停,掐指一算,果然是有人要搞你。”

“管你屁事!你們都走!這事和你們沒關係!”

張順爻搖頭道:“不行的,董事長死了咱們公司就散了,我一路上只能叫這些人來了,不過應該夠了。”

他在說話的同時,玄空道人的身子不斷往後退着。

娘咧,這可是傳說中的陰司大神白無常啊!

被師父知道了,他不打斷我的腿纔怪!

除了他,其他人都面無表情,似乎一點也不害怕,冥王更是抓到一隻老鼠,玩兒得正開心呢。

白無常冷哼一聲。

“應該夠了?你們想做什麼?”

張順爻搖頭道:“不知道,算不出來,反正誰動我們董事長,我們就搞死誰。”

白無常眼中盡是不屑,他看向羅家衛。

“金身羅漢,你當初爲了姜超,一夜之間屠了京城嚴家上下三十九口人,已經被地府重點觀察了,現在還想幹什麼?”

羅家衛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的意思和三眼一樣。”

清然上前一步道:“我也一樣。”

李緣霸上前一步道:“我也是。”

顧從軍同樣上前一步道:“他們都一樣,那我也一樣。”

冥王忙着玩兒老鼠,沒吱聲兒。

玄空道人躲在所有人後面,一言不發。

白無常連連點頭道:“好好好,你們一個個的,看來都是活膩歪了,阻礙陰帥公務,全部給我下去!”

說完,白無常衝向了人羣。

一陣強烈的陰風呼嘯而過,似是能吞噬一切。

忽然。

姜超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他光着膀子,手持人字拖。

“動我的人?殺無赦!” 今年常務成員大會上,姜超明確指出。

所有公司成員的生死問題,只能由姜超一人掌管。

他們的命,是屬於姜超的。

白無常似是十分忌憚拖鞋,猛地往後退了兩步。

“姜董事長,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想與整個地府爲敵嗎?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

姜超搖頭道:“沒有半點好處,但你想動我的人,就是不行。來,你再上前一步試試。”

唉,這叫啥事兒。

以往白無常臨凡,哪個見了他不害怕?

今天卻是受盡了氣。

窩囊!

白無常揮舞了一下哭喪棒。

“那就莫要怪我了!”

姜超對身側說道:“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許動!”

言畢,姜超衝上前去,一拖鞋砸向白無常的腦袋。

白無常腦袋一偏,擡起哭喪棒格擋。

“叮!”

居然發出了金屬的碰撞聲。

姜超一躍而起,凌空踩着七星步,每踏出一步,腳下都能蕩除陣陣金色漣漪。

最終一點,是落在白無常胸口上的。

“瑤光星加身,律令!”

“砰!”的一聲,只見姜超的那隻腳上,猛地爆發出一股金色氣浪,當場將白無常掀翻在地。

白無常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把自身的陰氣悉數灌進了哭喪棒中。

一時間,潔白的哭喪棒透着陣陣黑色陰氣。

“狂妄!”白無常對着姜超攔腰掃出。

兩者你來我往,各有勝負。

“咱們董事長好厲害啊,連白無常都不是他對手。”玄空道人稱讚道。

張順爻冷哼一聲。

“不過是個陰帥罷了,有什麼稀奇的?對了,你剛纔怎麼不吱聲?”

玄空道人一怔。

“剛,剛纔我們人武部主管讓我幫他抓老鼠,我沒注意,他,他不是也沒吱聲嗎?”

“汪!汪!”

這是抗議的叫聲。

張順爻瞪了他一眼,眉間的紅瞳在月光下顯得格外滲人。

“等會兒我再跟你算賬!”

朕的皇后絕不可能拋棄朕 李緣霸眉頭緊皺,他沒想到姜超居然這麼厲害。

“董事長真的只有煉氣化神之境嗎?”

張順爻笑道:“嘿嘿,董事長髮起飆來,很恐怖的,你還沒見過呢。”

還沒見過呢?!

鏡頭轉向戰區。

姜超頻頻使用道法,打得白無常節節敗退。

白無常再也忍不住了。

“是你逼我的!”

說完,白無常拿出一隻漆黑的令牌貼在了自己的額頭上。

姜超似乎知道他想幹什麼,放下拖鞋結起手印,口中快速念起法咒。

張順爻激動道:“霸霸快看,這是董事長的玄空九劍,很罕見的!”

“……九劍加身,萬邪收囚,昊天正氣,萬法歸宗!吾奉太上老君敕,神兵火,急急如律令!”

法咒言畢,只見姜超背後盤旋着九把火紅色的寶劍。

而白無常則是將哭喪棒塞進了嘴裏,猛地一吹。

一米多的哭喪棒,頓時變成三米長,碗口粗!

姜超喊道:“你們後退!”

話音剛落,巨大的哭喪棒居然展現出了猶如金箍棒的氣勢,對着姜超的腦袋披頭打去。

猛烈的陰氣纏繞在了哭喪棒上,旁人彷彿聽到了陣陣厲鬼的尖嘯哀嚎!

姜超舉起雙臂,雙手合十。

“疾!”

九把寶劍找到了目標,劍尖對着哭喪棒激射而出!

姜超不斷地變換手訣,寶劍射出去之後還能返回來繼續射。

哭喪棒就像是踩了剎車似的,不能前進分毫。

姜超咬破了食指,將鮮血擦在額頭上。

“陽火加持仙劍身,收斬邪魔不正神!屠神罡印,律令!”

法咒言畢,九把寶劍瞬間變成了金黃色。

“叮叮叮……”

那哭喪棒居然一點一點地被打碎了!

直到僅剩下一隻手柄,姜超雙手一揮,九把寶劍愣是將白無常釘在了地面上。

“怎麼樣?霸霸,厲害吧?就這,董事長還沒拿出全部的本事呢!”

張順爻誇誇其談道,搞得像是自己打的似的。

玄空道人看得目瞪口呆,他隱隱地感到有些害怕。

董事長這麼牛,我當初居然還煞筆呵呵地要來收拾他。

誰收拾誰啊?!

白無常的衣服被釘住了,動也動不了。

“姜超!我是地府命官重臣!你敢動我一根寒毛,老子要你下十八層地獄!”

拔起一把寶劍,姜超對準了白無常的腦袋,冰冷道:“謝必安,爲十大陰帥之一,隸屬陰軍部,因,涉嫌殺害輕塵貿易有限公司成員,證據確鑿,判處灰飛煙滅,即刻行刑,以儆效尤!”

姜超在說話的時候,有些同志又驚訝了。

玄空道人沒想到姜超說的“殺無赦”居然是真的。

打跑他還不行嗎?

何必得罪地府呢?

李緣霸站不住了。

“你們怎麼不攔?”

她敢與白無常爲敵,但絕對不敢弄死他啊。

張順爻和羅家衛還有清然一臉的笑容,誰都不認爲這件事很過分。

“沒事的,陰帥而已,殺了就殺了,有罪大家一起扛,今天在場的誰也跑不了,嘿嘿……”

看着張順爻那面容,李緣霸實在不敢想象,這些天給自己端茶倒水的人,真實面目居然會是這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