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跟會飛的人打架嗎?”筱晴不知該如何開口,筱葉反倒沒有任何心理壓力。

“別人都是嚇得說不出話,你們的話怎麼越來越多?”

“那你是超級英雄嗎?”

“啥玩意?”

“就是漫畫裏的超級英雄!鋼鐵俠!蜘蛛俠!死侍!”

“我現在穿的是便裝!不是造型奇葩的緊身衣!”

“還是別去了吧…”

“姐姐,放心吧,我看過很多漫畫,他們這種人怎麼打都打不死的!”

“終於明白你爲什麼總捱打了…” 女獵人剛拉着這對姐弟跑進船艙,噴着血的呂燕旅就砸在駕駛臺上。金屬構成的天花板突然凹下來一大塊,而且還是一個清晰的人形,差點讓駕駛臺裏的駕駛員和水手尿了褲子。

艾萊士德居高臨下的看着鑲在船體中的呂燕旅,對方已經被鮮血染透了,周身上下至少有一百多處骨折。

“這還不是你得意忘形的下場,無禮者。”艾萊士德高舉雙臂,手掌上方泛起的點點金芒四散開來,形成了漫天的金色星辰,“這!才!是!”

他揮動雙手,隨着他的動作,閃耀着絕望色彩的星辰拖着絲帶狀的流光從天上壓了下來。

啪——————

一發重拳砸在艾萊士德的左臉上,西洋人下意識的甩手,點點星辰在失誤指揮下散落在大洋中。

每顆星辰的落點都暴起數百米高的巨浪,甚至有一頭鯨魚被炸的飛上天,衝擊引發的接二連三的海嘯差點把遊輪掀翻。

非自然形成的暴雨中,辛澤劍落到呂燕旅身邊,他迎着暴雨看向艾萊士德,而對方顯然是愣住了。

碩大的水團接連不斷的砸下,迫使呂燕旅不得不閉上眼睛,他大喊着:“你現在跳海還來得及!我傾盡全力也沒摸到他的弱點!甚至傷不了他一根毛!”

即使這樣,聲音也差點被水聲淹沒。

“跳海嗎?算了吧。我現在只想…幹他丫的。”

艾萊士德的面孔極爲猙獰。

“竟然…竟然玷辱我的身體!竟敢玷辱我的尊嚴!人類!”

“別說的我好像非禮了你一樣,”雖然辛澤劍面無表情,但是傻子都能看出他胸中填滿了怒火,“你自認爲比人類高貴,這我能理解,也不願和你爭辯。但你現在的所作所爲是不是過分了?自認爲高人一等,就不該做出有辱身份的事。”

艾萊士德還陷在極端的自我之中,剛纔辛澤劍說的話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他雙手交叉舉過頭頂,然後緩緩放下,每放下一點,帶給人的壓力就強了一分。當雙手落至身體兩側時,艾萊士德的身上暴起一股金色光團,一朵由金色能量構成的鳳仙花冉冉盛開。

花朵散去的時候,一個貨真價實的力天使出現在了辛澤劍的眼前,艾萊士德切換成了天使形態。

漆黑的戰袍中流淌着有如生命般的金色花紋,放佛是世上最高貴的暗金色構成的雙翼下,是自認爲比一切世間之物都高貴的神之使徒。

星辰之力天使,艾萊士德。

力天使或以上級別的天使想要切換天使形態,是不用向“上方”申請的。

力天使周圍遍佈着不可名狀的能量場,辛澤劍感覺身體比之前沉重了一點點,他毫無緊張感的摸了摸鼻子。

“還是你帥,我認輸行不行?”


“只有汝之血,方能洗盡吾之恥!”天使張開雙手,雙翼中分別凝聚起兩團看上去就很不簡單的暗金色能量球。

“那就是沒得商量了?”

辛澤劍一捏右拳,綢帶狀的水銀色能量自左至右爬滿全身,隨後化爲堅實的貼身戰甲。印着“王”字的寬大披風隨風鼓譟着,別說被弄溼了,空氣中的水分子根本就碰不到這戰旗般的披風。

辛澤劍重心下沉,欲做出跳躍的姿態。

“這不是真的吧?”甲板的某個角落,一個穿着花襯衫的年輕人放佛看到了世上最難以置信的景象,“竟然是白虎戰甲!?”

暗金色的能量球一頭扎向遊輪。

辛澤劍高高躍起,雙拳同時揮出,將兩顆能量球拍入船兩側的大海中。

大海又一次憤怒了,辛澤劍在海水的怒吼聲中躍向力天使。天使輕振雙翼,側滑躲過這一拳。

被重力征服的白虎天將只能落回船上,在海上打一個會飛的東西就是這麼憋屈。

這一次天使甩出四顆能量球。

辛澤劍故技重施,將這些危險的東西全部擊入大海後順勢給了天使一拳,這一拳再次落空。

落回甲板的辛澤劍擡起頭,這次卻看見天使在凝聚八顆能量球。

不能讓這東西落到船上。辛澤劍像極了鎖定獵物的獵豹,瞪大的雙眼片刻不離那些危險的東西,觀察着它們形成的過程。3、2、1…就是現在!

能量球穩定了,根據剛纔的觀察,力天使通常會在下一秒將這些玩意射出來。

能量球發射的同時辛澤劍全力跳躍,他的行動方式非常簡單,以至於誰都能看懂,就是從甲板一口氣直接跳向力天使。

因爲不會飛行,所以不能在空中改變方向,還不能讓這些東西落到船上,所以只有這個辦法了,那就是正面突破。

八顆能量球同時撲了過來,不能閃躲,因爲背後就是東方女神號。

辛澤劍將拳腳揮到了極限也只能將四顆能量球擊飛,最後時刻他雙臂交叉護住面部,剩餘的球體全部命中目標,在天將戰甲表面炸裂。

在力天使驚訝的目光中,流動着水銀色彩的全身鎧無可阻擋的穿越了爆炸引發的能量亂流。力天使的攻擊竟然沒有擊穿他的鎧甲,艾萊士德出現了片刻的動搖。

勢頭不減的辛澤劍弓起右臂,右拳蓄勢。

辛澤劍怒吼着,天將和天使的身體即將撞在一起。

力天使的嘴角微微揚起,天使的飛行能力使他做出了違揹物理法則的飛行方式,他滑向旁邊,目送着無法在空中變換方向的天將從身邊飛過。

兩人交錯的時候,辛澤劍看到了天使眼中的嘲諷。

在慣性的作用下兩人間的距離逐漸拉開,辛澤劍落腳的地方是無盡的汪洋大海。

“連天空都無法征服,還想反抗天使的制裁,愚昧至極。”

無法飛行的人和可以飛行的天使之間,不可能產生公平的對決。

艾萊士德凝聚起了能量顆粒,下一擊就是擊穿東方女神號所用的光柱了,力天使瞄準的是辛澤劍即將要下落到的地方,在重力的擁抱下,他不可能逃過這一擊。

“盔甲大哥,你的質量一定要過關啊…”

天使掌前的空氣開始扭曲。

辛澤劍打算硬抗這一擊的時候,耳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冷靜點,將腳中的靈力以這種方式運行。”

一個由金色絲線勾勒成的畫面在腦海中一閃而過,辛澤劍緩緩睜開眼,那個圖案已經刻在他腦中了。

因爲精神高度緊張,辛澤劍一時想不起那是誰的聲音。

“想象着你踩在地面上的感覺,”那個聲音繼續說,“快!”

那個“快”字驚醒了辛澤劍,他立即照做,頭朝下墜落的身體做着翻轉,他試圖將重心轉移到腳底。

“去往天國相反的方向吧!”力天使手中的光芒瘋狂噴出,形成一個直徑百米的暗金光柱,目標直指辛澤劍即將墜落到的地方。



辛澤劍像一個認真的小學生,一絲不苟的按照腦中的圖案運行着靈力,在他完成翻轉之後,雙腳竟然踩在了空氣中!

恐怖的光線幾乎擦着他的腳掌墜入大海,猛烈的海嘯中,辛澤劍驚喜的看着雙腳,踩着空氣的感覺和踩地面時居然全無差別。

“這種步伐,”那聲音頓了一下,“叫空爆。”

雙腿彎曲,辛澤劍踩着空氣跳躍起來,每次擡起腳的同時,腳下的空氣都會“BOOM”的一聲爆炸,難怪要叫空爆。

踩着空氣跳躍比踩着地面跳躍的效果強上十倍不止。

一步,兩步,三步!這種感覺…這種踩着空氣跳躍,感受着風拂過身體,征服着天空的感覺…真的太棒了。

辛澤劍幾乎陶醉了,天空在眼前,放佛只要張開雙臂就能抱住她,想要抱多久就能抱多久。


唯一不爽的是,空氣的炸裂聲太刺耳了。

看到辛澤劍向自己衝來,天使這次真的愣住了。

BOOM——————

辛澤劍身邊出現了音爆雲,白虎天將一拳擊向力天使。艾萊士德試圖閃開,可是空爆的速度竟是力天使飛行速度的數倍,艾萊士德只來得及用雙翼護住自己。

實實在在的一拳。

畫面定格在天將一拳打中力天使的瞬間,就連聲音也停止了。數秒後,數不清的暗金色羽毛在拳頭埋入肉體的悶響聲中四散飄開。

倒飛了百餘米才穩住身形的力天使瞪大眼睛,眼中寫滿了難以置信,他瘋狂向四周釋放着能量柱,同時瘋了一般大喊。

“我無法接受!”

毫無章法的攻擊對辛澤劍造不成任何威脅,他還有些迷失在空爆帶給他的無盡快感中。辛澤劍再次停在空中,眼神鎖定天使後,重心微微下沉。

BOOM——————

小妻撩人:BOSS難自控

他再次與天使擦身而過,但這一次與上次的意義完全不同,辛澤劍踩着天使四周的空氣在艾萊士德四周有限的空間內往復跳動。

天使停止了攻擊,因爲他已被數不清的音爆雲完全遮住。

幾乎只用了一瞬間,艾萊士德的眼球、耳膜、內臟…身上所有脆弱的部分都被震得粉碎。

天使擁有無盡的生命力,就在艾萊士德的視力和聽覺很快恢復正常的時候,站立在他頭頂上方的辛澤劍已經閉上了眼睛,他張開雙臂,身體呈大字型進行着自由落體。

數百米的距離一閃即到,天將和天使再次交錯。

又是結結實實的一拳,力天使爆出數不清的羽毛,暗金色的羽毛如蒲公英一般隨風飄舞,被風帶到無法觸及的遠方。

辛澤劍用空爆的方法踩着大海,感受着起伏的海面,心中更是泛起了別樣的色彩。

數公里外的遊輪上,那個戴着墨鏡、穿着花襯衫的青年嘆息道:“真是天才啊。” 暗金色的血液折射着陽光,從天使嘴角緩緩流下。

“吾名…”天使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報出了名字,“星辰之艾萊士德。說出你的名字,人類!”

“呃?我嗎?”辛澤劍指着自己的臉,想了想說,“我叫霍佳。”

“霍!佳!”天使咬牙切齒的說,“我記住了,人類!我會回來的!”

說完後,天使消失在天際中。

“記得來找霍佳報仇啊!”辛澤劍朝着離去的身影大喊。

海面逐漸恢復了平靜,站在海水上的辛澤劍攤開右拳,掌中有幾枚精美華貴的暗金色羽毛和一顆琉璃色的寶石。

“這,什麼玩意?”辛澤劍只記得他一拳穿透了艾萊士德的羽翼,打中天使胸口後似乎抓住了什麼,沒想到是這塊石頭。

解除天將形態的辛澤劍剛登上船就被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沈進撲倒,嚇得他一腳把胖子踢到海里,接下來和其他人忙着救了一整天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