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只是人海戰術那麼簡單嗎?”剛剛加入到隊伍的歐陽少華冷哼了一聲,顯然對於被吳道子擺了一道的事兒,他還在耿耿於懷。

唐萱什麼都沒有說,躍上了早已經巨大化的丸子頭頂,望向主席臺方向,等着上官院長的態度。

“啊,這個……”上官院長環顧左右,顯得很爲難的樣子。

要是上官院長直接拒絕這些學員的無理請求,唐萱還會對他高看一眼,可是這老傢伙居然在這吞吞吐吐的,唐萱右腳一跺,怒道:“上官院長,你讓這些‘學長……’都上臺來吧,不論多少人,我們都接着就是。”唐萱也是很不爽了,特意把學長二字拉的很長,丸子在她腳下倒黴的讓她一跺,疼的眼淚差點沒下來,但卻是不敢之聲。

“啊……這個,不太好吧,你們畢竟……”上官院長心中有些犯嘀咕,他雖然知道唐萱和碧蓮的能力,所以之前纔想着多一些老學員,想給唐萱她們壯壯聲勢,在他認爲,這些都是在唐萱的承受範圍內的,可明顯此刻唐萱有些生氣了,不會是在鬧情緒吧,這幾千學員都上場的話,可不是鬧着玩的,雙拳難敵四手啊。

“院長,唐萱師妹都沒什麼意見,您快下令吧!”

“是呀,院長,我們要上臺。”

“院長……”

石牆上面的衆學員之前也只是在起鬨,他們哪裏知道唐萱等人的真正實力啊,對於上官院長竟然讓百名老生去搞什麼新生挑戰賽很是震驚,他們剛剛的表現,一方面是眼紅,一方面是起鬨,可沒想到這個唐萱竟然這麼衝動,這機會他們可要抓住啊,寧可讓人說不要臉,以多欺少了,但爲了成爲元嬰修士,都拼了。只要成爲了元嬰修士,不論是回宗門,還是開山立派,那可都是衆人仰望的存在啊。

上官院長看着唐萱那憤怒又堅毅的目光,嘆道:“好吧,再增加一百人,先登上石臺的算。”

上官院長話音剛一落,石牆內一下掠出去了數百人,都是自信滿滿的向着石臺上衝了過去,就差沒有打起來了。這一幕幕看的石臺下的各門各派也都是眉頭緊鎖,特別是高端班學員背後的宗門勢力,雖然都覺得這簡直是胡鬧,可誰又都不敢發聲得罪院長。

轉眼間就有一百多人登上了石臺,沒有登上的雖然已經察覺到名額差不多了,可還是貪婪的往石臺上擠着。

高端班的學員們,看到這場面,有幾人已經是下意識的退後了數步,前面只留下了唐萱、碧蓮、王倩和王天官四人和二寵。

“既然來了,就都留下來吧。”

唐萱站在丸子的頭上長髮和衣衫無風自動,一股難以形容的熾熱之意包裹着足有數十丈高的丸子身上,她右手一伸,星辰劍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王倩和王天官也是拿出了龍風雷劍站在了唐萱的兩側,王天官更是吞下了一粒藥丸,面色凝重的看着前方黑壓壓的老生們。碧蓮更是全力催動了‘戰意覺醒’,原地升起到了半空之中,一道道冰寒之氣將整個廣場籠罩,並沒有侷限在石臺之上,看來她也是有些憤怒了。

碧蓮的‘戰意覺醒’一方面滋養着高端班的學員,另一方面,在這方圓千丈範圍內之人都會感到刺骨的寒意。在碧蓮逐漸熟練掌握水靈珠之下,再加上她的層次如今已經是接近金丹後期,石臺上的老學員們哪怕已經是金丹巔峯的修爲,依舊感覺到行動有稍稍的遲緩。

一時間,劍拔弩張,高端班十一名學員,只有唐萱等四人正面對敵,其餘四人,包括剛剛加入的歐陽少華,他們不是膽怯,而是第一次享受着碧蓮的術法增幅,他們大多數本就已經是金丹巔峯的高手,在這術法的增幅之下,已經遠超了金丹巔峯的範疇了,此時的他們,說一個打十個,那都不爲過。而唐麗、厲水和落月由於修爲過低,在碧蓮的‘戰意覺醒’下即使有着增幅,也遠非對面那些老生的對手,唐萱在剛剛就已經傳音讓他們在後面不要出來了。

“萱姐,我只能堅持一息時間,你們抓緊!”碧蓮漂浮在空中,傳音給唐萱道。

唐萱點了點頭,看着腳下的丸子,一咬牙,又要和丸子合體了,一道數十丈的白色光幕籠罩在她和丸子的身上。這次的合體和上次不同,不再是如同上次那般只是高出了三尺,雖然沒有如同丸子那數十丈的身軀,可也是有着三丈之高。

她那異常豐滿的身材,在這副高大的身軀下,顯得格外的扎眼,而且渾身雪白的肌膚,只有私處是雪白的貓毛遮蓋着,一對貓耳朵和一條貓尾巴也是讓唐萱另有一番風情。

對面那些老生剛要衝上來廝殺,就被唐萱的變化給驚呆了,定力不足的更是一個個的噴着鼻血,這活脫脫的一個**之術。可是這種狀態並沒有持續多久,也不知是誰喊了一嗓子,緊接着老生裏面就炸了鍋了。

“不好,你們看她的修爲,好像是元嬰……”

“怎麼可能呢,如果是元嬰修士還跑來學院幹嘛,去參加高端班幹嘛?”

“不怕,我們這麼多人,讓一個新生,還是個女生給嚇到了,真是笑話。”

“我們上!”

“上什麼上?先看看再說,那個唐萱太詭異了。”

與此同時,王倩和王天官也是將靈力全部注入到了龍風雷劍之內,一道道的雷暴氣息向着四周擴散着,此時在碧蓮術法的增幅之下,和當初大亂鬥時又是一番景象了,他們心中已經完全沒有了恐懼之意,而是充滿着興奮。

吳道子、黃珊、乾帥、歐陽少華四位各地的天驕此刻也都是拼盡了全力,各自拿出了壓箱底的術法,唯有寶寶也是因爲實力的差距,很不甘的退到了唐麗她們身邊。

一時間,唐萱這邊雖然人數不多,可是氣勢上居然和那邊的數百人有着平分秋色的趨勢。

再看唐萱巨大的身軀動了,星辰劍交到左手,向前一步幻化出十道分身,站成一排,右手看似緩慢實則帶着殘像擡了起來,大喝道:“蓮兒!”

碧蓮應聲而動,雙目圓睜,一道更加璀璨的白光從她體內爆發了出來,隨着她的一個‘凝’字說出之後,一個個冰棺跨越了時間空間,出現在了每一個老生的身前,不論是向前急掠的,還是在原地結印施法的都被冰棺給籠罩了起來,在這一剎,所有人都是動彈不得。

另一邊。

“幻龍殺陣!”

“龍風雷劍斬!”

“萬劍歸一!”

“九曲音波功!”

“……”

一道道術法不要錢般的砸向了毫無還手之力,甚至是沒有抵抗能力的老生們,三百多個老生在這一波攻擊之下有這一小半人失去了戰力,被上官院長第一時間使用術法轉移出了石臺。

在這一擊沒有結束時,衆人就發現剛剛那個恐怖的冰棺已經消散了,紛紛出手抵抗,又是消耗掉了一小半人之後,勉強將這一波攻擊擋了下來。在這之後,有人發現,原本遲緩的動作已經恢復了流暢。

碧蓮在剛剛那一招術法下已經是幾乎耗盡了靈力,從半空中緩慢的落了下來,隨着她的落下,不光是老生們動作不再因爲寒冰凍氣而遲緩,就連唐萱等人的增幅也受到了影響,全部被打回了原形。

當然,這其中不包括合體狀態下的唐萱。 此時的唐萱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修爲還是維持在元嬰層次,但她這種合體狀態能夠維持的時間也不多了,望着從絕望轉向希望的剩餘老生們。將那十道殘影全部散去,本體原地升騰了起來,手中星辰劍帶着一股毀滅之意指向了那些老生們,口中低喝道。

“天外飛仙!”

當然,她並沒有把這術法完整使出,只是散出了陣陣充滿熾熱氣息的毀滅之意。此時的唐萱,靈力和持續的攀升着,已經是遠遠的超出了司徒掌門當初所散發的靈力波動。

“你們……還不退下嗎?”唐萱冰冷的說道,她知道這一招的恐怖,很怕收不住手,萬一有個死傷的,還真是不好和上官院長交代。


老生們都在原地極力的抵抗着這陣陣靈力衝擊,雖然也能看出來唐萱這一招的詭異和強大,但是成爲元嬰修士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人爲財死鳥爲食亡嘛,哪怕有那麼一絲絲的可能,也要堅持下去。

“好!既然這樣!”

唐萱心中打定主意,還是決定不留手了,至於這些老生的死活,交給院方處理吧。一念至此,手中星辰劍振動,藉着這天外飛仙的氣息,將靈力全部灌注到了星辰劍中。星辰劍在靈力的瘋狂關注之下,十二星座的光芒大盛,寶劍通體都被紅色包裹着,和空氣接觸發出了茲拉茲拉的爆燃聲響。

接下來,雙手將星辰劍舉過頭頂,一字一句的說道:“星辰斬!”她思量再三,還是沒有使出天外飛仙接一劍驚虹,因爲威力太強大,若是司徒院長等人並沒有如她所期,那怕是真要有人因此而喪命了。

可即使不是一劍驚虹,這星辰斬也不容小覷,一道百丈紅色劍氣,在散發着金色光芒的十二星座纏繞下,向着老生那裏轟了過去。


“胡鬧!”

說話的正是上官院長,他感到了唐萱這術法的凌厲,這可不是尋常金丹巔峯能夠應對得了的,畢竟唐萱此刻展現出來的實力可是超越了元嬰初期的水準。金丹巔峯和元嬰可是有着天壤之別的,這也是金丹巔峯爲何不能輕易突破到元嬰的原因,在元嬰面前,金丹修士就是螻蟻,哪怕是金丹巔峯。

上官院長說話間一個瞬身就來到了場中,左手單手看似輕描淡寫的向着那恐怖的星辰斬虛空一按,剛剛還異常恐怖的劍氣,就被上官院長這麼輕描淡寫的化解了,彷彿從來都沒有施展出來一樣。右手袖袍一揮之下,捲起了陣陣罡風,將石臺上剩餘的老生們全部震出了場外。

“院長!”唐萱在施展出‘星辰斬’之後終於也是極限了,和丸子分離,丸子也不再是那麼巨大了,而是變成了一個小萌貓,趴在了唐萱的腳下,顯然這合體之術對於丸子來說消耗是巨大的。

上官院長雙目緊盯唐萱,問道:“你這是要殺了他們嗎?”

“哪有啊,這些都是可愛的學長們呢,我知道您一定會出手的。”唐萱吐了吐舌頭,回道:“而且我剛剛也警告他們了,可是他們就是不退下,你讓我有什麼辦法啊。”

“是這樣嗎?”上官院長白了一眼唐萱,轉過身來,對着那些狼狽的在臺下的老生說道:“就知道給我丟人,明知道不敵還不主動下去,趕緊給我回去反省去。”

“是!”

老生們垂頭喪氣的互相摻扶着,回到了石牆內,而之前因爲沒有第一時間掠出而感到後悔的學員,此刻已經不後悔了,而是很慶幸自己沒有出去自取其辱。

和頹廢的老生們不同,臺上的高端班學員們一個個的都是精神抖擻、神采奕奕,觀禮臺上的各大勢力掌門也都是暗暗的鬆了一口氣,之前他們也都是爲自己的弟子們捏了一把汗,此時也都是表情各異的看着唐萱,原來上官院長是早知唐萱有如此實力才安排了這麼個賽事,看來是爲了提升唐萱的知名度啊。

“好了,剛剛的新生挑戰賽,新生獲勝了!”上官院長掃了一眼臺下衆人,又是目光柔和的看了看觀禮臺,繼續道:“剛剛唐萱的表現想必大家都已經看到了,我在這裏通報一下,唐萱不止是高端班的學員,同樣還是老夫的掛名學員。”

“哦!”剛剛就猜測上官院長是爲了捧唐萱的那些個掌門們,更是落實了之前的想法。

“給大家發的徽章並不只是擺設,上面記錄了學院的規章制度,以及你們的住所,用神念探查一下就會知道了。”上官院長高聲說道:“學院還將開放三日,前來觀禮的各大門派可以隨意走動。”

“廢話我就不多說了,稍後大長老會帶新生去藏經閣!”

上官院長的話音落下之後,在各區域的門派開始有序的撤離廣場了,原來這學院歷屆入學典禮之後的三天開放日,纔是重頭大戲。平日裏學院都是對外封閉的,也只有這三日各大門派纔可以在學院內隨意走動,一方面是和一些導師們互換一些資源,另一方面則是利用這個機會聯繫從自己宗門走出到學院的學生們回宗門效力,如果有想回的,三日後向院方提出申請就可以了。

臺下忙活臺下的,臺上的衆人也都是把唐萱圍了起來,大家知道,這次的勝利都是拜唐萱所賜,藏經閣中的功法大家可是早有耳聞,聽說曾經有人在藏經閣中獲得了靈品上階功法,修爲更是突飛猛進,出了學院之後成爲了一方霸主。

看着和唐萱寒暄的衆人,碧蓮只是拉着唐萱的胳膊,並沒有說什麼,也沒有不快,相反的她卻是感到了無比的驕傲。當然王倩和王天官也並沒有湊這個熱鬧,只是含笑站在一旁,等待着大長老帶他們去藏經閣。

片刻的功夫,偌大的廣場上除了新生以外,就剩下了大長老和三肉道人,上官院長也是被那些大勢力的掌門們拉去交際了,對於中立的蜀天學院,可是各大勢力爭相拉攏的對象呢。蜀天學院雖然與世無爭,可卻是蜀天大陸上名副其實的超強勢力,沒有之一。單看名面上的陣容就有上官院長、大長老、赤隊長、三肉道人這四位分神修士,而分神修士在這蜀天大陸可都是打個噴嚏大陸都會震三震的人物啊,而這蜀天學院的底蘊不至於此,可想而知這蜀天學院有多可怕了。

蜀天學院雖然頂層實力很強,可是學員方面卻是不盡如人意了,在很久很久以前,龍吟塔其實也是開放的,可是每每學院培養出一批有着元嬰修爲的出色學員,不是被各大勢力給爭搶着要回去了,就是離開學院出去自己開創新天地了。這件事情雖然學院一直想解決,可是一直也沒有很好的解決方法。

“好了,你們排好隊,隨我來。”

大長老站在廣場的東邊,對着還停留在廣場內的新生們說道。

新生們聽罷,都是帶着興奮之意向着大長老那邊走去,他們知道,就要去那傳說中的藏經閣了。雖然心中都是無比激動,但是秩序卻沒有亂,沒有人敢排在高端班的前面,也沒人敢排在唐萱的前面。

一支五百多人的隊伍,在大長老和三肉道人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出發了。這也是唐萱第一次在學院中游覽了除廣場之外的地方,這蜀天學院比她見過的任何一個宗門都要大,而且不是一般的大,在任何角落裏都能看到學員,連綿不絕的各式建築,唐萱雖然之前在徽章中已經是對於學院有所瞭解,可在親眼看到學院的輝煌,還是爲之震撼。

在經過了一個萬階石梯之後,終於抵達了藏經閣,這是一個高聳入雲的建築,寬也是有着數千丈,一道古樸的石門緊緊地合閉着,光是這石門就有着十多丈高,在這石門的兩側分別盤坐着一個老者,眼睛緊閉着,像是在入定狀態。

“勞煩二位守閣開啓藏經閣,新入學學員要入內。”大長老上前一步,恭敬地說道,能讓大長老都如此放下身段,想必這兩位守閣的身份地位一定不低,恐怕光憑修爲就要超出大長老一截了。


“嗯?”左邊的一位體態偏胖的老者緩緩的張開了眼睛,很隨意的看了看大長老,道:“這次又是哪位天驕學員要進入啊,怎麼有這麼多人跟過來觀禮。”

“這……他們全是要入內獲得造化的,並不是陪同過來觀禮的。”大長老幹笑了一聲,道。

“胡鬧!”這回說話的是右邊的一位枯瘦的老者,他眼皮微擡,說道:“我說王建啊,你可知道這藏經閣乃是我們院校之根基……”

“這可是院長的命令啊,我想其中自有他的道理吧。”大長老有些不悅道,顯然是對於枯瘦老者直呼他的名諱有些不滿,好歹他也是這蜀天學院的大長老。

“罷了,罷了,既然是院長的命令,就讓他們入內吧。”那體態偏胖的老者都沒有站起身來,只是坐在原地雙手結印,一道道複雜的印記從他的手中飄到了石門之上,彷彿投入到了湖水中的石子,泛起了一道道的漣漪。

那枯瘦老者見狀,搖了搖頭,也是跟着雙手結印,同樣各式複雜印記也是飄到了石門之上。 隨着兩位守閣一道道印記的融合,一個大大的六芒星出現在了石門前,雖然古樸的石門依舊是沒有一絲絲啓動的跡象,但是一股讓唐萱熟悉的波動漸漸的出現了,那是空間術法的氣息。

“你們快快入內吧,時間只有一天,切記,每人只能獲取一套功法,獲取到功法之後,會自動被這藏經閣傳送出來的。”大長老指着那漸漸形成的六芒星傳送陣,對着唐萱等人說道:“越往深處,功法等級越高,當然獲取難度也是越大的,千萬要量力而爲啊。”

“知道了!”

唐萱應了一聲後就一步踏入了那六芒星傳送之中,其他人也是緊隨其後踏了進去。可是唐萱進入之後,發現只有她一個人,二寵倒是在她的腳下,這是一個空蕩蕩的都不能稱作是房間的空間,她又是散出了神念探測了一番,完全沒有探測到任何人的存在,看來又是鏡像把所有人完全隔離了。

唐萱想到時間有限,也不多做停留了,向着前方急掠而去,可是走了很遠也沒有發現有着書架和書的存在。映入眼簾的除了空蕩還是空蕩,但是可以感覺到前方隱隱的有着靈力波動,就這樣唐萱繼續一路向前,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終於看到了一個深深的迴廊。迴廊的兩邊燃燒着火燭,地上是充滿着古老滄桑氣息的青石板,進入迴廊後就只能靠這些火燭照明瞭。


突然,在這回廊的深處,有着兩道螢火蟲般光亮的光點在緩慢的移動着,說是移動倒不如說是在飄蕩着。唐萱幾個起落就來到了光點面前,一把將其中一道光點託在手中,定睛一瞧,在這巴掌大的光點內竟然飄浮着一個卷軸,看這卷軸散發着白色的光紋。

“主人,這是凡品下階功法,沒什麼用呢。”丸子探測後說道。

“你是怎麼識別出來的?”唐萱把手一鬆,把那道光點放開了自己的掌控,即使丸子不說她也清楚眼前這個根本不會是什麼稀有的高級功法,如果高級功法這麼好獲取,那也根本就用不上一天的時間了。

“哈哈,別忘了我是幹什麼的。”丸子得意的笑了笑,一下蹦到了唐萱懷裏,說道:“這功法分爲凡品、靈品、仙品、神品,分別對應着白色、綠色、紫色和紅色。即使在相同的品級下,還是有着下階、中階、高階之分的,同品不同階的功法顏色也是有着一些細微的區別,但大體上不會變化太大。”

“嗯,那剛剛那個慘白的卷軸應該是凡品下階了,沒用,我們繼續走吧!”唐萱點了點頭,既然已經知曉了,那就弄個品階高點的吧。

唐萱總結了一下自己目前爲止的功法,攻擊術法除了那最強的未知品級的‘天外飛仙’和‘一劍驚虹’外,還有自創的‘幻龍殺陣’應該算得上是靈品高階了,至少自己是這麼認爲的,而那些個火球術火龍術的,用腳指頭想也知道是凡品的。防禦術法有金鐘護罩,恐怕品級也不會低了。身法方面呢,只有那一個幻十步,卻是能夠提升戰鬥力的,和速度八竿子打不着,於是決定要弄一個提升速度的身法功法。

隨着唐萱的深入,眼前的白色光點越來越多了,雖說比剛纔那兩道懶洋洋的飄蕩的光點快了一些,但想要捕獲也並非難事,恐怕隨便一個築基修爲的都能輕易的得手,看來這裏也不適合自己。

唐萱又是一陣狂奔,可是這回廊彷彿沒有勁頭一般,又過了一炷香的時間,迴廊內的白色光點還是沒有明顯變化,她索性拿出了飛屋,丟上一些靈石,向前飛速掠去。別說這飛屋速度還真不是蓋的,換了飛屋之後,又過了一個時辰終於出了迴廊,出現在眼前是一棟青磚青瓦的龐大建築,在建築的門口立着一塊數丈高的石碑,碑文上書‘藏經閣’三個大字。

“主人,你快看,原來這裏纔是藏經閣,難怪剛纔在那兩個怪老頭那裏沒有標記呢。”丸子跳下了飛屋,看着眼前的石碑興奮的叫道。

“嗯,我看到了,可爲什麼只是石碑呢,應該有牌匾纔對吧。”唐萱上前看了看石碑,道。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了,我們先進去看看再說吧。”丸子咬了咬唐萱的裙角,道。

“不要搶我臺詞,真是的。”唐萱低頭一腳踢開了丸子,繼續道:“還有,不要咬我的裙子,都是口水,好髒的。重點是,這個藏經閣根本就沒有門窗,我們要怎麼進入?”


“咦?是啊,怎麼會這樣?要轟開嗎?”一直沒有說話的寶寶開口了,它不光開口了,還動手了,確切的說是動爪了,雙爪一合就是一個‘爆金術’,一道道的‘金錐’如流星般的向着‘藏經閣’的牆壁上砸了過去。

唐萱想要阻攔都已經來不及了,下意識的施展出了‘金鐘護罩’,又是一手抓住寶寶,一手抓住丸子,向後急退,可還是來不及了。只見那牆壁在‘爆金術’的轟擊下,根本就沒有產生碰撞,而是硬生生的將那無數道金錐全部吸了進去,如同丟入泥沼一般,沒有一絲波動,也沒有一絲漣漪。

“主人,這……這是怎麼回事兒啊?”寶寶在唐萱的手中,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着,它覺得這牆壁太詭異了,望着唐萱道:“主人,你這是要做什麼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