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知道,那還這麼幹?”暗血沒好氣的抱怨。

“因爲這樣做對我們的好處,遠大於壞處。”靈雪神色淡然地看向窗外的新朋島,隨後又一次反問:“暗血你覺得,我們爲什麼會特意讓空幻選擇那些與我們最相似的種族,甚至連意識都要求相似的種族嗎?”

“不是爲了讓試驗可以更好地驗證,這種純能量化技巧對朋人的作用嗎?”

“那是其一,或者說是最無關緊要的原因之一。”靈雪說出了讓暗血震驚的話語:“事實上正如你所說,第三階段試驗完成時,我們朋人就可以進行純能量化,只是想要保險才增加了第四階段的試驗而已。所以說,這個階段理論上而言,是可有可無的。”

“那爲什麼……”

但靈雪卻再一次在暗血牙癢癢的表情中岔開話題:“你覺得,我們朋族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什麼,主意識懶散?”

“額,空幻會哭的。”靈雪滿頭黑線。

“好吧,系統陰影?”

“額,也算,但那太遙遠了。”靈雪搖頭。

“那……聖堂和普米加西亞代表的敵對勢力?”

“那不算什麼,對於我們朋族而言就算打不過,擋住還是沒問題的。”靈雪再一次搖頭。

“那就只剩下人口了。”暗血語氣堅定地說道。

“正解。”靈雪點頭,繼而變得無奈:“現如今朋人人口也才37.99萬人,這相比大都以百億計算的宇宙文明而言太少太少。就算是唯一可以對比的聖堂,他們依託萬年的積累,表面上人口都有六十多萬。”

“可別忘了,雖然比不上我們朋族,但聖堂只要達到類比陰神級的執政官級別後,同樣能夠永生。而數萬年的發展之下,你真的相信聖堂達到這個級別的人數,纔不到百人嗎?”

“這我也不相信,可這與這些土着有什麼關係,別偏題啊!”

“沒有偏題哦。”靈雪搖頭:“你也看過這些土着的調查報告了,他們與我們朋人有多麼相似?那真的很讓人震驚,這時候再想想藍月,那個完全與雙月星隔離的生態星上,爲什麼卻有着與朋人毫無二致的藍月朋人?”

“自然進化?這可能嗎?”靈雪追問到。

“何況,偌大宇宙雖然萬事皆有可能,不同的河系卻有着如此相似的種族,你覺得這種可能性有多高?”她繼續追問。

“這,系統搞的鬼?”

“我也不知道。”靈雪攤手:“但我知道,也許朋人解決人口問題的另一個辦法,就在兩個東西身上,其中之一,就是這些與朋人極端相似,特別是意識極端接近的種族。”

“哦?”暗血冷靜下來,看着對面的靈雪,等待對方的進一步解釋。

而靈雪也沒有停頓。

“暗血你也知道,根據朋族發展計劃,未來的朋族將是以天人三類爲基礎,整合成的一種超級形態爲核心的個體種族。而那時候,對於我們朋人這個種族而言的判定標準將只剩下一個,那就是意識。”

“嗯。”暗血點頭。

在朋人看來,意識才是掌控一切的根源。

朋人的意識潛力超強,所以才能修煉到靈神級巔峯,甚至感知下一層次。而空幻作爲主意識這種所有朋人意識之源,或者說中轉的這一個實例存在,更是讓瞭解內情的衆人,對‘意識判定’深信不疑。

何況在能量化之後,除了基因外,朋人都可以隨意調整外形。如此一來,通過外形乃至細胞判定種族的方式就沒多少意義。

而在純能量化後,整個朋人唯二存在的就是意識和能量,其中身體完全由自然能量般的能量組成,可以隨意散去和重組。這樣一來,通過基因的判定種族的方式也失去意義,這就只剩下最基礎的意識。

因此在朋族高層眼中,用生物基因判定種族的方式已經無效,他們轉而以意識爲種族的界定標準。

“所以,我們爲何不將那些與我們朋族意識相似甚至相同的外星種族,通過轉化爲能量體甚至純能量體,以此消除雙方的差別之後,一點點納入朋族體系之中呢?”此刻,靈雪的發言彷彿打開了一道大門,讓暗血眼前一亮。 周思靜靜地坐在自己的神座之上,看着身旁自稱女兒的神女,眼中閃動着慾望與期待、擔憂與懷疑所交織的複雜情緒。

根據對方所言的劃分方式,雖然他還沒有進行那稱呼爲‘神力繼承’的儀式,但周思本身的能力卻已經達到半神級別的頂端,只差那麼臨門一腳就能感知到神力的擴大作用,從而御使萬物,這讓幾個月前還只是一個小小職員的他感到了巨大的滿足感。

何況,這修煉固然有神界神力和宙斯記憶的幫助,但周思本身的資質也是不能磨滅的。

雖然在神女眼中,這是身爲宙斯轉世的他所應有的,但清楚自己並非所謂轉世的周思,卻是暗自對自己的資質感到得意而又自滿。

不過得意的同時,更多的還是擔憂。

好不容易獲得了現在的實力,就算現在回到拉希瓦拉星,他也可以達到從前遙不可及的地位;但若是去接受那怎麼看都像是外星文明遺蹟的東西里,被神界之神們稱呼爲力量傳承的東西,若是成功了還好,但失敗了呢?

要知道爲了確保不被懷疑,他可是連眼前每每挑動自己慾望的神女都還沒動一下。

如果失敗了,不就太虧了嗎?

此時此刻,來自都市小職員那斤斤計較的心理,讓他對所謂的傳承感到遲疑和畏懼起來。

但另一方面,短短几個月的生活突變,現在達到半神實力的事實所養成的傲氣,又讓周思不願意就這樣放棄大好機會。

因爲,一旦功成,傳承獲得的力量據說將讓他實現真正的不死不滅。這可是隻有作爲神王的宙斯記憶中才見到過的強大能力,即便身旁這位強大的神女和神界現存的那些神,都沒有的強大能力。

何況,那個聖殿所牽連出來可能存在的外星文明,也讓學生時期對外星文明很好奇的周思感到嚮往。

他可是來自文明世界的人,最近接觸中發現相比神界這些老古董,他所知道的現代知識和宇宙知識竟然還超出所謂的神。如果一個小小的聖殿遺蹟就能讓自己獲得不死不滅的實力,那作爲製造這些的外星人不太可能滅亡,只能說離開了,那他們現在在幹什麼呢?

而且,如果尋找到他們,自己是不是能獲得更好的東西呢?

不得不說,貪婪,在周思如暴發戶般地獲得現有能力之時,就被無限放大了。

這些問題,都在折磨着他的內心。

“父神?”

“嗯,何事?”此時周思所用的語言也不是拉希瓦拉語,而是源自聖殿,被神女等人稱呼爲神言的語言。之前要學會這些,可還花了周思不小心思。

“父神,距離繼承之日臨近,您的實力……”神女小心翼翼地詢問。

“放心,一個月時間,有你幫助,我一定能突破那一層桎梏。”

“是。”神女信心滿滿地點頭。

※※※

除了作爲幻界製作者的紅綃等人外,其它船隊成員都已經返回各自的所屬單位,等待後續任務。幾位幻界製作者都是經驗老道的幽神,雖然分別負責了十幾名土着的微型幻界維持情況下,尚有餘力相互閒談。此時,他們就聚在一起,交流着各自的幻界製作經驗。

這時,實驗室派來進一步監管這些實驗體的管理員推門而入,看到衆人後溫和地點了點頭,這邊坐在一旁看向幻界的記錄視頻。

不過幾位幻界製作者這一路可都積累了不少問題,現在顯然不打算讓管理員休息。

“說起來,爲什麼要提升這些人的意識強度呢?”孔文拉開了話題。

在這些土着被捕獲時,他們大都只有幽魂級的常規實力。同時,這些土着所來源的種族中,個體的潛力也很小,難以發展爲個體類文明,根據粗略探查,他們大都只能達到靈魂級就頂尖了。

但按照實驗室的安排,船隊卻在這些實驗體在幻界中提升的同時,也讓幽神幫助他們提升了意識實力。

只不過這種提升,並非他們自己修煉,而是船隊中的幽神們通過技巧對其強行的拉高。

這樣的方法讓這些土着短短几個月,就都從幽魂級拔高到靈魂級,但付出的代價卻是讓他們完全失去了修煉的可能。當然,根據幾位幻界製作者對幻界中土着的瞭解,他們就算當初知道這些,恐怕也會欣然地選擇這種方法。

“第四階段的試驗是爲第五階段的人體轉化所做的準備。”管理員將視線轉回,溫言解釋到:“而純能量化與意識相關,所以爲了讓這些土着的試驗更具有代表性,我們纔不得不將他們的意識強度拔高到他們資質的極限。”

“這倒是能夠理解,可爲什麼還要選一部分來提高到幽神級呢?”紅綃皺眉。

本來按照劇本設定,這些土着達到靈魂級就足夠,然後一步步引導他們進入實驗艙,完成實驗後或滅或放都有安排。 非法成婚 可衆人返回朋族之後,卻接到實驗室方面的消息,要求在每個種族的實驗體中,選處三名具備理性和掌控力的個體,將其提升到幽神級。

要知道她們這些幻界製作者也都才幽神級,雖然有高低之分,但同一個等級內差別並非天地,這樣做,幻界一不小心就會出錯的。

而且,由於這些土着本來就只有靈魂級資質,再繼續拔高到幽神級,顯然會影響到他們的意識穩定度。這就完全與之前‘確保實驗體一切穩定,以完成試驗’的目的相駁,更何況長老院維持,竟然還調動了幾名陰神過來。

“這,說實在的,我們也不清楚。”來自實驗室的臨時監管員無奈地笑了笑,攤開雙手。

※※※

自家人知自家事,雖然此前用幾個月時間就修煉到半神,但周思對自己能否順利提升到真正的神級還是很擔心。

但神女的表現讓他說不出拒絕的話語,何況看神女的態度,當前實力的高低,顯然與是否能順利進行傳承有關,這就使得他不得不拼勁全力去修煉,並從宙斯記憶中篩選尋找那些能夠輔助提升的方法。

爲此,他甚至狀着膽子向神女發出了幾次挑戰,而正是這幾次挑戰,讓他認清了自己與真正的神的差距。

也正因爲如此,他才理智地放下‘逃會拉希瓦拉星過好日子’這樣不切實際的念頭,越加努力地加強修煉。

可是,伴隨着時間的一點點接近,實力提升飛速提升,周思卻感覺精神正在一天天萎靡。

爲什麼會這樣?他不敢詢問神女,因爲害怕在這個緊要關頭被懷疑。不過當再一次因難以忍受那股眩暈感,而不得不停止神女協助下的實力提升而休息之時,他還是決定旁敲側擊地問上一問。

“就要開始傳承了,不知道其它的轉世如何了。”他若無其事般地說道,隨後看向一旁的神女。

“父神放心,雖然爲了安全將衆轉世分配到不同的次元,但只要完成傳承,您就能感知到他們了。”神女淡定地回答。

“是嗎,一切都還順利吧?”

“嗯,清理了大半的錯誤個體之後,現在還有十二位轉世之體正在接受鍛鍊,表現都與父神差不多,父神一定會很快恢復的。”神女的口風意外地嚴。

而聽到這些,周思抽了抽嘴角,只能無奈地終止交流。 朋族在清除了蟲族的威脅之後,絕大部分原本處在低軌道的空港都上浮到了雙月星重力圈邊緣,以減少對能量的消耗。但爲了保證對低軌道地區的控制,特別是處理那越來越龐大的貨運轉運,朋族在這裏保存了大量小型空港。

作爲一名普通維修人員,靈緬就在這樣一座空港中休整。

伴隨着朋族對外交易的擴大,這類小型空港每天都要處理大量來往地空之間的飛船。而這其中,通過地面軌道器彈射上來的物資集裝箱,更是佔了絕大部分,這就使得這種小型空港的磨損消耗很大。

爲此,靈緬這樣的維修員幾乎每天都得來回檢查空港,以確保其穩定運行。

同時,雖說朋族幽神可以在宇宙短時間活動,而且數量也不少,但他們大都位於緊要崗位,這樣的小空港伴隨着高自動化之下,卻是人員的減少,幽神更是沒有配置,以至於靈緬他們想要進行外部檢修,都只能操作無人機前往。

但雖說無人機不錯,可有時,人們還是認爲親自看情況更好。

也不知這是否算是壞習慣,但現在,只有靈魂級中期的靈緬就穿着通過外星技術完善後很是輕便的太空服,在這個小小空港的外殼上處理着一些只有精神力才能找出的結構問題,這也是即便自動化很高,很多時候還是離不開人的原因。

“靈緬,好了嗎?”空港內的管理員發來詢問。

“還差幾個焊接點沒有檢查,大概需要十分鐘。”靈緬簡單計算之後回答。

“那快點,半個小時之後有地面航空中心的三名長老過來,聽說要接一個小時後抵達的AE222123號轉運船,到時不說好印象,至少不能給人家留下個壞印象。”

“放心吧,很快。”靈緬滿不在乎地回答。

像這樣的小空港,上個月最新統計記錄,平均每天都需要處理1211個集裝箱、2批客運船和321名流動人口。這其中不乏前往太空考察、職務遷移、休假之類的幽神級以上人員,要知道朋族幽神最多的地方就三個:研究員、太空部隊和教育部門。

所以,對於這些事情,衆人已經習慣,即便三名長老同時前來,也只是讓人稍稍有些好奇而已,還不足以影響靈緬的工作。

半個小時後,來自地面的穿梭機在衆人的視線中突破大氣層,飛速穿越上百公里距離,一步步接近並最終停泊在這小小空港。當看到陸續登港的人員規模時,幾人才察覺到一絲不對。但這時,穿梭機中,伴隨三位陰神級長老下來的憲兵,卻已經來到幾人面前。

“轉運船內部攜帶保密物資,待會兒工作的時候,請不要隨意使用超出半徑兩米的精神力,並暫時停止與網絡連接。”其中一名幽神級憲兵向衆人吩咐到。

“是。” 時空之頭號玩家 管理員反應最快,周圍幾人也迅速點頭。

小空港由於高度自動化,實際只有六人:三名物流管理、兩名維修維持員、以及一名保健員。見六人都在,並且點頭同時自覺斷開了與網絡連接,隨後組成一個臨時的內部網絡,幽神憲兵還是用精神力掃過整個小空港再次確認,這才向衆人笑了笑,轉身離開。

“很好奇。”靈緬發出這樣的感嘆。

“控制你的情緒。”管理員果斷打消了靈緬不良心思:“別忘了人家可是三位陰神和十幾位幽神。”

不過雖說打消了探祕的念頭,但當遠方轉運船一步步靠近之時,留在控制室的六人還是齊齊看向了遠方龐大的轉運船。這種大型宇航船舶是朋族最近幾年才製造出來的,數量不多,位於雙月星低軌道的這小空港成員,可是有一段時間沒見到過了。

“駐駁完成,立刻將貨物轉運至穿梭機。”轉運船內,船長在獲得陰神們傳遞的許可之後,下達了轉運命令。

飛船臃腫的肚子隨即開啓,從數個小門內陸續飛出幾十個規格相同的小型集裝箱,並向不遠處的穿梭機靠了過去。

在這個宇宙的大時代,即便對本族成員無比信任,但衆人還是得注意避免無意間的泄密,畢竟眼下抓捕的土着也不算什麼光彩的事情。爲此,這些集裝箱都是依託陰神的念力在移動,而小空港內的機器人則全部留在了空港內部。

很快,穿梭機裝載成功,紅綃等幻界製作者也相繼飛往穿梭機。

主軸達到二百三十五米的穿梭機,爲了確保往返的宇航飛行,所能攜帶的東西不多,因此在將幾十個土着實驗體的睡眠艙放置之後,內部環境擁擠了不少。

紅綃和孔文等人就身處其中。

“你好,我是長老院的瓏月,這次辛苦你們了。”

“不,不,瓏月長老才辛苦。”紅綃笑眯眯地點頭,隨後好奇詢問到:“不過長老,爲啥要讓這些實驗體中的部分達到幽神呢?這可是超出他們本身的極限,現在雖然有幾個成功,但意識都受損不少,恐怕幽神級的意識水平也只能維持幾個月而已。”

“這是最高長老會的考慮,目的是進一步實驗我們朋人神級純能量化的差別,畢竟神級和魂級差別核心的念力,很需要驗證。”

“誒,就這樣?”紅綃有些意外。

“那你認爲呢?”瓏月既不反對又不承認,一臉隨和地看向紅綃後,又將視線掃過幾位幻界製作者。

能夠成爲幻界製作者,在幻想、反應力、以及精細控制上絕對是朋人中的天才級別,那通過最高長老會的要求分析出部分內情也並非不可能,何況,未來肯定還需要他們參與計劃中更多的方面。

不過,現在還不是坦白的時候,所以她只能對衆人用這種模棱兩可的態度去迴應。

幾人的反應都很快,理解了瓏月的意思,即便紅綃等幾位跳脫的女性都果斷閉嘴。

“不過說起來,我們三個陰神前來,主要任務就是幫組你們完成對這些實驗體的幽神化,看起來有些不順,可以告訴我原因嗎?”見衆人明白之後停止追問,瓏月也笑着轉開話題。

“長老,問題的關鍵在於他們的意識潛力太差。”紅綃被衆人推成了代表,鬱悶地抱怨到:“雖說都是與我們朋族相差不多的種族,可他們的意識發展潛力明顯不及我們,甚至還比不上遁甲人。靈魂級就是他們的極限,現在卻要強制提升到幽神,我們的人就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深怕一個不慎就將其意識破壞……”

“簡而言之,是他們的意識無法承受吧。”瓏月打斷了紅綃的長篇大論。

“誒!誒,是的。”紅綃點頭。

“那就好辦。”瓏月向身後頷首,隨後回頭說道:“此次攜帶的精神力穩定裝置,雖然是對意識所控制的精神力產生作用,但也有一定穩定意識的效果,應該能協助你們完成任務。當然,我們幾個長老也會幫忙。”

“那就太感謝了。”

※※※

“此次任務沒有別的要求,你們所需要做的就是在不被趕走的前提之下,儘可能地收集朋族資料,特別是對方那個精神力網絡的情報!”耳邊還回蕩着長老的囑咐,三名全身散發着濃郁藍光,完全不去掩飾的聖堂執政官,一面感受着周圍人羣各色眼神與情感,一面神色淡然地向港口走去。

作爲聖堂的中高層,或者說聖堂的直接管理者,執政官手中掌握着極大的權利和武力,在人前從來都是威嚴與強大的代名詞,這使得他們中很多剛剛升入執政官的人,變得高傲而又目中無人。

但時間久了,他們就能感受到自身與長老的差距。

然後,這些人才會漸漸收斂那一份傲氣,開始按照長老們傳授的方法,通過肆無忌憚地感受周圍生物的情感來充實自我的內心,並一點點向他們眼中無所不能的長老靠攏。

不過即便如此,在他們的眼中,非聖堂的存在也都只是凡人而已,從來不能與他們擺放在相等的地位,即便那個現在依附於聖堂的普米加西亞族。

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但這種情況,在朋族出現後產生了變化。

這種變化在當前的影響範圍不大,速度也不快,但卻仍然讓聖堂們感到自己地位遭受的威脅。特別是在親自前來這個種族之後,很多聖堂武士都收起了那天下唯一的態度,開始認真考慮很多問題。

這些聖堂武士的表現也曾經讓三名執政官感到奇怪,於是在得到長老派遣三人前來朋族收集信息的命令之後,就立刻做好了準備。

而現在,他們已經抵達了朋族建設的那據說,是要打造成整個雙月河系的交易中心。

不過很顯然,這個交易中心的規模,以及其中的朋人並不然執政官們滿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