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坐着喝吧,站着怪累的。”林志遠也喝了一口酒對李雨晴說道。

小溪看着這倆個人這會神神叨叨的說的話亂七八糟的,林志遠對小溪使了一個放心沒事的眼神,繼續和李雨晴亂扯着。 (二十一)

終於李雨晴踏實了,再也不鬧了。安心的趴在桌子上睡大覺,林志遠終於舒緩了一口氣,對小溪笑了笑。拿起地上僅剩的一瓶酒打開喝了一口,對小溪說:“她就這樣,一喝酒就撒歡。一撒歡就找人喝酒,一找人喝酒就開始找人搭腔。而且老是那些沒有邊際的話。”

“是這樣呀?剛纔嚇我一跳,剛開始看你們倆都要吵起來,後邊又看你們亂說話。我還以爲你們倆都醉了呢。”小溪說道。

“每次一幫同學去喝酒,她就撒歡,整的大家都跟她搭腔,如果我在我就給她攔下來,如果我不在大家跟她搭腔搭的沒話說了,大家就裝醉。最後就成了她一在場,大家都逢場必醉。她就成了我們班裏千杯不醉的人了。”林志遠看着喝醉熟睡的李雨晴笑着說。


“其實她的酒量你也看到了,只是大家都受不了她酒後撒歡。不過你放心,她今晚喝完酒,明天就正常了。”林志遠又喝了一口酒說道。

“我也想喝口酒。”小溪看着林志遠說道。

“你不是不會喝酒嗎?”林志遠問道。

“有你們倆,一個千杯不醉,一個酒後大忽悠,我要不學着喝點酒,以後該怎麼和你們繼續做朋友?”小溪說道。

“好吧,那我給你倒一點。”說着就要給小溪倒酒。小溪一把奪了過去。

“我不要拿杯子喝,我也要像你們一樣提着酒瓶喝。”說着,直接揚起脖子一口酒灌了下去,隨後一口酒吐了出來。

“哇,怎麼這麼難喝呀?”小溪苦着臉看着林志遠。

“我說給你倒着喝,你非要整瓶吹。得,唯一的一瓶讓你吐完了。”林志遠說道。

“我也沒想到那麼難喝呀?”小溪無奈的說道。

“剛開始喝酒本來就是慢慢喝。幸好這是啤酒,要是白酒你非喝出個胃穿孔不可。”

林志遠說道。

“那現在怎麼辦?”小溪吐了吐舌頭說道。

“早點回吧,免得一會回不去了。”林志遠說道。

“我還想喝酒。”小溪拉着林志遠笑着說道。

“你不會喝酒。”林志遠說道。

“所以我想學嘛。”小溪說道。

“那好吧,我再叫一瓶,別喝醉了。”林志遠無奈的看着小溪說道。

“叫兩瓶,你陪我喝。”小溪說道。

“要麼咱倆喝一瓶吧,我怕你喝不了一瓶。”林志遠說道。


“就兩瓶,我不想喝半瓶。大不了,我喝不完了你喝。”小溪說道。

“那,好吧。喝不了就不要喝了。”林志遠囑咐道。

“嗯。”小溪乖巧得點着頭。

“老闆,再來兩瓶酒。”林志遠對着老闆喊。

不一會老闆拿來了兩瓶酒,小溪這回乖乖的給自己到了一杯,還和林志遠乾杯,林志遠舉起酒瓶要和她碰,小溪撅着嘴說道:“不許拿酒瓶,要和我一樣拿杯子喝。”

林志遠無奈的笑了笑,拿來一個杯子給自己到了一杯然後小溪舉起杯子和林志遠碰了一下,然後慢慢的抿了一口,嗯,沒有剛纔那麼難喝了,然後慢慢的喝了一小口。然後看向林志遠:“你怎麼不喝?”

“呵呵,我喝的快,所以我等你。”林志炫笑着說。

“不行,我喝多少你喝多少?”小溪不服氣的說道。

林志遠又是很無奈的笑了笑,然後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你喝的少了,再喝再喝。”小溪立馬喊了起來。

林志遠又喝了一口,半杯下去了。

“哪有你這樣的?喝這麼大口。”小溪又喊道。

“那怎麼辦?我喝都喝了,總不能吐出來吧。”林志遠看着小溪說道。

“那簡單,給裏面再續點。”小溪笑着說道。

“那還是你來續吧,免得我一會續的多了續的少了。”林志遠笑着說。

然後小溪把兩杯酒放一塊,給裏面續酒。

“小溪,多了多了。”小溪聽見林志遠喊多了,忙停下來看。

“好像真多了。”小溪笑了笑,扒杯子口上吸了一口,然後說:“這下平了。”

“你喝我的酒?”林志遠看着小溪說。

“你剛纔還吃我的砂鍋了。”小溪嘟着嘴說道。

“我那是給你嘗辣不辣。”林志遠說道。

“那你那天還喝我的粥呢。”小溪理直氣壯的說道。

“那是你不喝了,我總不能倒了吧,所以我是做到節約糧食,所以才喝的。”林志遠說道。

“可是我現在要你還我。”小溪說道。

“我喝都喝了,到哪還你?”林志遠說道。

“所以我喝你的酒。”小溪笑嘻嘻的說道。

“你喝我的酒,我也喝你的酒。”說着林志遠趴在小溪的杯子上也吸了一口。

“你這人怎麼這樣?你喝我的酒,我喝你兩口酒。”說着小溪趴在林志遠的杯子上吸了兩口。

“你喝我兩口酒,我喝你一大口酒。”說着林志遠把小溪杯裏的酒喝了一大口。

“我喝你兩大口酒。”小溪端起林志遠的酒杯喝了一大半。

“我把你杯子裏的酒全喝光。”說着林志遠端起杯子一飲而盡。

小溪給林志遠的酒杯裏蓄滿一飲而盡。

林志遠直接給小溪的杯裏倒滿,一飲而盡。結果他們倆你喝我一口,我喝你一杯,來回了好幾個來回,終於把兩瓶酒都喝光了,然後倆人我對你打個響隔,你對我打個響隔,直到最後笑的實在沒有力氣了,倆人就相互靠在一起傻笑。

此刻就這麼傻傻的靠着,誰也不願離開,此刻林志遠微微帶點飄飄然,似醉非醉。而小溪也是有些天旋地轉,吐氣芳蘭。林志遠看着小溪紅潤的臉頰,迷醉的眼神,更有一副此女只應天上有,人間難有幾回見的感覺。抱着她,如同抱着滿天星辰,世界所有的美好也不過如此。

小溪躺在林志遠的懷裏,感覺這個世界都安靜了了,似乎除了他們倆,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林志遠跌宕起伏的呼吸,那強勁而有力的心跳,偶爾他那帶有酒氣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臉上,傳入自己的鼻孔,順着血液流遍全身,讓自己身體的每個角落都充滿着林志遠的氣息。

“現在是不是回不去學校了吧?”小溪趴在林志遠的胸口說道。

“回不去就不回去了。”林志遠說道。

“那我們去哪?而且還有小晴呢。”小溪問道。

“那你想去哪?”林志遠問着小溪。

“我還是想回學校。畢竟明天上完課還要去聽課呢。”小溪說道。

“嗯,聽你的,咱們回學校。”林志遠說道。可是雖然嘴上說回學校,可是誰也捨不得分開。

“要回學校趕快回去,都十點半了,一會就關門了。”說着老闆的話傳了過來。

小溪和林志遠聽到老闆的話,兩人趕快坐了起來,小溪本來喝了點酒紅潤的臉更紅了,忙低下頭推開林志遠,坐到了李雨晴的旁邊。林志遠此時才發現整個大排檔就只剩下自己這三個人了,老闆都已經在掃地,就準備收攤了。

林志遠撓了撓頭,趕快付了帳,一把托起李雨晴,小溪跟在旁邊往學校趕去。 (二十二)

第二天,上完課的林志遠他們早早的吃過中午飯,就趕快去旁聽,下午兩點的英語課,正好三個人同聽一堂課。不過這裏是別人的學校不比自己的學校方便。這上課的座位問題就是林志遠第一天就要面對的。

因爲他們去的時候已經開課了所以按理說他們三個已經沒座位了。不過無論什麼時候女孩都是有特例的,小溪就不用說了,在公衆眼裏就是一個安靜清純的萌妹子,在林志遠眼裏就是完美無缺。李雨晴雖然在林志遠眼裏就跟他那些死黨哥們一般,不過在公衆眼裏也算是數一數二,尤其她性格開朗,很容易和別人打成一片。

對於這個班來說就是嚴重的狼多肉少的狀態,出現一個妹子都會引起很多人的垂涎,更別說在站的這兩位都是很漂亮的。可想而知有多少個座位等着她們去挑。

可是對於林志遠,那就只能很苦逼。看看沒有一個似乎有他能坐的位置。

很快李雨晴和小溪就找到一個位子,其實就是那些男生們應緊出來的位子。就在她倆入座的時候,小溪拉了拉李雨晴的衣角,用眼睛看了看林志遠。李雨晴笑了笑,示意小溪坐下來。然後李雨晴走到一個靠邊男生的座位旁問道:“這裏方便坐嗎?”

那男生心裏暗自歡喜,難得在這麼多男生裏,這位美女能夠坐在這,也不枉自己在這個差不多百分之八十都是男生的班級裏苦逼了好幾個月。但是李雨晴下一個動作使得他的心涼了大半截。而且瞬間很多男生原本看着他又羨慕又嫉妒的眼神,瞬間轉爲了幸災樂禍。

只見李雨晴給林志遠招手說道:“還不自己坐過來,站那發什麼愣。”林志遠笑了笑,看着那個給自己硬生生騰出坐位的男生,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眼神瞪着他。可林志遠硬是裝作沒看見,神情悠哉的坐了過去。

那男生心裏吃了癟,看着走過來的林志遠,直接扭過臉不搭理。心裏想着:這個插班生最好別問我問題,小心我不整死你。

不得不說有些人的小心眼是註定沒有好人緣,更別說是女朋友了,很明顯坐在林志遠旁邊給林志遠讓座的這哥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因爲一會他身後的那個男生一個做法一下就讓他感到自己的有方法去反擊這個插班生了,消一消自己心裏不爽的氣。之後的反擊使自己再也無法接近無法接近今天這倆美女了。

林志遠坐下之後取出筆記本,剛準備開始做筆記,就感覺後邊有人戳他。

“哥們,今天剛來?”林志遠回過頭看見一個帶着眼睛看着文質彬彬但眼睛裏有一絲明白人才能看懂得色彩得瘦瘦的男生像自己打招呼。

“嗯,今天剛來。”林志遠沒多說什麼。雖說這種人看這聽文藝範的,不過他的多年處人經驗,以及對方的眼睛告訴林志遠,這個人不是表面上的看着那樣簡單。

“我叫李夢濤。”對方主動想自己示好,林志遠雖說心裏不怎麼想鳥這種人,但是初自來到這裏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爲好。

“林志遠。”林志遠淡淡的說道。

“幸會幸會。問一下,剛纔一塊進來的美女是不是你們認識?”李夢濤問道。

“剛纔給我借位子的那個你隨便認識。”林志遠見對方直接開門見山,還有些爽快,所以林志遠也很直接的說道,他的話既簡單又明瞭,相信他肯定能明白。

“好的,謝了,我決對保證在這個班沒有其他人會騷擾到她們。”李夢濤說道。

“呵呵,那就有勞了。”林志遠也就給他一個臺階。心裏在笑:如果是小溪,可能他還有可能,但是換成李雨晴。只能賜他四個字“自求多福”吧。

當然林志遠和李夢濤的對話,這個給林志遠讓座的男生聽到了,心裏懊惱:我怎麼沒想到這招。心裏千追悔萬莫及了一陣,突然舉起手來。教授示意請講。

“報告教授,這個新來的和李夢濤在後面一直說話,吵得我都無法學習了。”


“報告教授,這位林志遠同學因爲剛到咱們班,有很多進度沒辦法跟進,所以就多向我詢問了一番。不好意思吵到前面的範庸同學了,我在這說聲對不起了。”李夢濤搶在教授之前很婉轉的解釋了一番。教授示意他們坐下。

“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可以私下討論,但不要再在課堂上影響他人了。”教授說完繼續講課。


李夢濤對着林志遠使了個眼色,林志遠做出沒有任何反應,正好斜着眼看見李雨晴好奇的看着自己和李夢濤。林志遠癟了癟嘴,笑了笑。不再理會李雨晴。

直到這節課下了,李夢濤過來摟着林志遠的肩說道:“今天晚上咱們去唱歌。”

“你要請我,我隨時奉陪。你要請別人我感覺還是自己去請比較有誠意。”林志遠說道。

“哎呀,真是高見,我領教了。那同學,幫我引見一下。”李夢濤依然搭着林志遠的肩說道。

“小溪,小晴,等一會,過來一下。”林志遠對着準備起身的李雨晴和小溪喊到。

小溪看了一下小晴,小晴心裏大概有個數,但依然裝作不清楚。

“怎麼了?”小溪看着林志遠問道。

“這位李夢濤同學剛纔在課堂上給我補了好多我們沒聽到的課程,所以今天晚上以示答謝,想認識一下晚上去唱歌。”林志遠隨意的拉着小溪說道。

“那謝謝李同學,以後我們還需要你多多指教。”小溪還是傻傻的對着李夢濤說。瞬間感覺林志遠在掐她手心,然後看着林志遠的眼神知道自己多嘴了。

“沒有什麼了,大家能夠遇到就是朋友,所以今天大家一定要來。”李夢濤看着林志遠拉着那個女孩,再一次明確了自己的猜測。所以就對着李雨晴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