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習《太古造化訣》以及噬魂戒的變異,使得他的精神力愈加恐怖起來,區區降頭術就像拘魂,簡直是搞笑!

他只不過用丁點精神力化為誘餌,就把這老嫗引了上來,其實自始至終,他的身影就在隱匿當中,無論是對面原地的那個「本尊」,還是黑狐攻擊的那個虛影,都只是他的殘影罷了!

若是在來巴黎之前,面對這六大超級殺手聯手圍殺,他可能會有些困難,可是現在——

他已經是確確實實的——玄階修為!

他當年憑藉黃階修為就能霸佔黑榜,成就殺手之王地獄喪鐘,現在,他的實力比以前何止強大十倍? 楊浩的安然無恙,完全打亂了黑狐等人的計劃。

原本按照打算,在他們聯手的圍殺下,地獄喪鐘就算不死也會深受重傷,為此他們都做好了追殺的準備,可是現在看來——

地獄喪鐘竟然絲毫沒有受傷!

「不可能,你不可能一點事都沒有,你肯定是在硬撐,沒有人能夠擺脫我降頭師一脈的詛咒!」

老嫗神情癲狂,降頭術的反噬讓她痛苦萬分,如今也只有滅殺降頭術的目標地獄喪鐘,那種反噬才能夠停止下來。

想到這裡,老嫗蒼老的嘴臉變得狠毒起來,雙手在心口一震,噴出大口的鮮血。

「魔影,噬!」

老嫗手捏法訣,身下的影子再度掙扎而出,朝著楊浩蔓延過來。

整個大堂內的空氣,瞬間就陰冷下來。

「嗤,就這點精神力,也敢大言不慚!」

楊浩冷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任由饕餮魔影吞噬過來,眼看對方一動不動,老嫗眼眸中閃過一道驚喜,更加瘋狂的催動秘術。

吼!

饕餮黑影雖然是影子,卻也發出了一道怒吼聲,張開血盆大口就朝著楊浩吞噬過來,可是下一刻——

咻!

楊浩深邃的眼眸中,陡然閃過兩道妖異的青芒,宛如鬼火!

這兩道青芒一閃而逝,常人根本就沒反應過來,可是饕餮黑影卻好像發現了什麼恐怖萬分的天地一般,兇狠的怒吼瞬間就變為了驚懼的嘶叫——

嘶~!

饕餮黑影在楊浩身前定住,渾身顫慄不止,在燈光照耀下搖曳,竟然差點就崩潰四散,問題是,它現在想要主動崩潰都不能,某種神奇的精神波動直接將其鎖定了!

「咦?噬魂戒好像……又有波動了?」

楊浩的內心驚疑,旋即表情就變得奇怪起來,因為——

一股奇特的吸力驀然從噬魂戒中傳來,隨後面前的饕餮黑影在驚恐的嘶叫中化為一股黑霧,快速的被吞噬一空,消失無影。

「噗嗤!」

老嫗張嘴突出大口鮮血,驚駭的看向對面的楊浩。

「不可能!這不可能,這是我降頭師一脈祖傳的饕餮神魄,你把它藏哪裡去了!」

老嫗臉色煞白,在她的感知中,竟然沒有絲毫熟悉的波動傳來,就好像饕餮神魄,被面前的地獄喪鐘吞噬了一般!

「呵呵,什麼饕餮神魄,不過是一縷精純的精神遊絲罷了。」

楊浩眼眸中青芒閃爍,冷笑出聲,同時內心的殺機也被激發出來。

精純的精神遊絲本來是沒有絲毫攻擊力的,必須要成百上千的魂魄醞養其中,並且不斷折磨這些魂魄讓其養成戾氣,最後同化精神遊絲!

話句話說,這所謂的降頭術,只不過初等級的魔修秘法而已!

「既然是魔修秘法,想必你平時也沒少鑽研,那麼,就去死吧!」

楊浩眼眸中爆出殺意,手腕輕移,一道寒芒激射出去。

咻!

暗刃白雪幾乎瞬息間,就貫穿了老嫗的心口,一擊斃命!

擊殺了這名降頭師,楊浩神色淡然的轉過身來,看向其餘幾位超級殺手。

「怎麼?有膽子過來找我,卻沒膽子出手了?」

楊浩冷聲說道,同時邁動步伐走上前去。

轟!

一股磅礴的殺意傾瀉而出,黑狐等人面色劇變。

這半年時間,地獄喪鐘這尊殺神神魔隱退,不少人都在猜測他是因為執行任務受傷,實力下降的緣故,可是——

從剛剛對方擊殺降頭師的實力來看,這哪裡是實力下降?

簡直就比傳聞中的還要恐怖啊!

「地……地獄喪鐘,這件事是我們的不對,還……還請您原諒……」

黑狐滿頭都是汗珠,死死盯著楊浩的腳步。

「呵呵,看我好欺負就來圍殺我?見我瞬秒降頭師就趕緊認錯,你們說,這世上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么?」

楊浩玩味似的開口,可是腳步依舊不停。

那股恐怖的殺意還在不斷升騰,空氣都微微凝固。

五名超級殺手心都要揪起來了,在這股狂暴的殺意麵前,連他們都有點站立不住,只能咬牙強行撐著,內心對於地獄喪鐘的實力,更為的恐懼!

單憑殺意,就把他們五大超級殺手壓得喘不過氣來,可笑先前還準備聯手圍殺。

兩名白皮膚的殺手眼神閃爍,背後都被冷汗浸濕,眼看著楊浩越來越近,兩人相視一眼,竟然同時爆發將手裡的武器投擲而出。

咻!

咻!

隨後兩人腳尖在地面一掠,敏銳的閃爍出去,朝著兩個方向逃去。

「怎麼?不解釋一下就這麼走了?這可有些不地道啊!」

楊浩周身氣勁震動,兩柄鋒利的匕首被震裂,冷漠的看向兩名逃竄的殺手。

「死!」

口中冰冷的低喝一聲,楊浩指尖泛出金芒。

暗刃白雪閃逝而過,幾乎是剛一出現,靠近門口的那名殺手發出一道慘叫,後背心直接被貫穿了。

另一名殺手見狀,更是嚇得驚懼萬分,逃竄的速度更是快上幾分。

可是他的速度雖快,在凝結金芒的暗刃面前,依舊不夠看!

「噗嗤!」

利刃割破咽喉的聲音響起,由於速度太快,對方躲避不及,整個身子沖了過去,頭顱都被切割下來,斷口處光滑如玉,鮮血如同水龍頭一般噴涌而出!

啊!

這殘忍的一幕,嚇得大堂內不少人尖叫起來。

黑狐等人的臉色,更是煞白一片,六位黑榜超級殺手聯手圍殺,竟然被地獄喪鐘滅掉了三人,還是那種絲毫不費吹灰之力的秒殺!

「你們也打算跑嗎?」

楊浩扭過頭笑道,周身的那股狂暴殺意,愈加深厚。

滴答~!

黑狐額間的汗珠滾落,就算掉進眼睛里辣得生疼,也不敢去擦拭。

「地獄喪鐘,這件事確實是我們的不對,只要能放過我們,什麼條件我們都願意!」

「沒錯,只要放過我們,什麼條件都願意,包括我們這些年執行任務的所有酬勞,都可以給你!」

黑狐和無面人咬牙,肉疼般的開口說道。

以他們的身手,每執行一次任務的酬勞都是天價,這些年積累的財富那簡直是一個恐怖的數字! 「哦?什麼條件都願意答應?」

楊浩撇撇嘴巴,淡漠說道:「你們以為,那點錢我能看得上?我要是看得上你們的錢,你們以為這些年能保得住嗎?」

轟!

這句話一出,黑狐等人面色一變,旋即又苦笑起來。

的確,對於混黑市的殺手來說,根本沒有什麼規矩和法律,實力才是王道,若是地獄喪鐘貪圖他們的錢財,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橫掃搶奪!

「那……那您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

黑狐沉聲說道,他的頭腦很精明,若是地獄喪鐘要對他們下殺手的話,根本就不用廢話這麼多。

「我只有一個要求,那便是你們的臣服,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可懂?」

楊浩突然開口道。

臣服?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黑狐等人面露苦笑,很顯然,他們都猜到了這個要求,只不過沒人樂意罷了,既然要臣服地獄喪鐘,那就等於說失去了自由!

可如果不臣服,想想另外三人的下場……

「放心吧,我需要的臣服很簡單。」

楊浩繼續開口道:「三年!三年之內,你們替我守護安東尼家族,任何針對安東尼家族的地下勾當,你們都要剷除!當然,如果遇到不可抵抗的因素,我也會出手的。」

「三年後會解除今日的臣服,當然,這三年內,我不會限制你們的自由,這段時間隨便你們去哪,可若是你們以為這樣就能逃避我,到時候也不要後悔。」

楊浩語氣淡漠的開口道,

話語雖輕,可是流傳出來聽在眾人的耳邊,卻足以引動轟動。

「你說的可當真?這三年不會限制我們自由,只需要守護好安東尼家族?」黑狐瞪著眼睛問道,他還以為這三年都會被抓住壯丁呢。

「沒錯。」楊浩點頭。

「而且,如果遇到不可抵抗的勢力,你也會出手幫助我們?」

中東的超級殺手無面人,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當然,黛安娜是我朋友,她有困難,我自然會出手的。」

楊浩不著痕迹的透露出和黛安娜的關係,為的就是怕這三名超級殺手陰奉陽違。

聽到楊浩的保證,黑狐和無面人相視一眼,趕緊點頭應下,這個條件的寬鬆,可完全出乎了他們的預料啊。

「我也同意。」

另一名魁梧的黑人男子,瓮聲應道。

嘩!

三名黑榜超級殺手答應守護安東尼家族?

背後還有殺手之王「地獄喪鐘」的支持!

「安東尼家族……這,這是要發達了啊!」

「自此以後,地下世界還有誰敢針對安東尼家族?他們求著黛安娜不來吞併自己就不錯了!」

「嘖嘖嘖,誰能想到,殺手之王竟然和安東尼家族,有這一層關係?」

周圍的人竊竊私語,臉色更是陰晴不定。

對於他們這些上層社會的家族來說,明面上的法律依據約束不了他們,也只有地下世界的法則才能威脅!

畢竟——

你再怎麼有錢有權,某些人卻能夠掌控你的生死!這也是黑榜前十的超級殺手,這麼受人崇拜的緣故!

「呵呵,你們好好辦事,要是守護好了安東尼家族,說不得我也會傳授幾招。」

楊浩笑著拍了拍黑狐等人的肩膀。

打一棒子再給個甜棗,這種粗俗的收買人心的辦法,有時候最為管用,聽到楊浩的話語,這三位超級殺手的態度明顯不一樣了!

能夠得到殺手之王的指點和傳授,這是黑榜上多少高手夢寐以求的事情啊!

「您放心,有我們在,安東尼家族絕對會平安無事!」

「呵呵,若是有人下暗手,說不得我們三人就要聯手去他家喝喝茶了。」

黑狐等人輕笑說道,聽到這話的周圍人,更是神情怪異,三位超級殺手去別人卧室喝茶,這怕是會嚇死人啊!

「近段時間,你們還是多留心一下安東尼家族,待到黛安娜穩定下來再離去不遲,可若有事情,你們必須要趕過來!」

楊浩在華夏還有一大堆的事情呢,安東尼家族還沒有穩定,肯定不能天天守護在這裡,這才是他留下黑狐等人性命的原因。

囑託了一些事情,三名超級殺手就躬身隱退,也不知道得到了什麼命令,個個都是殺機凜然。

他們走後,楊浩正準備轉身,一道怯怯的聲音,卻是突然傳了過來。

「地……地獄喪鐘,剛才是我的魯莽,還請你原諒我們肯德爾家族。」

丹頓諂媚般笑著,躬身朝著楊浩笑道。

一想到自己得罪了這個殺手之王,他就恨不得扇自己兩耳光,也幸虧動手的都是自己手下,若是剛才自己青青子開槍了,恐怕已經是死人一個了。

「魯莽?剛才你叫人持槍的時候,我可沒看到魯莽啊。」

楊浩似笑非笑的說道,他的這句話,差點讓丹頓雙腳一軟癱坐在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