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地上的墓地園丁看著楊磐這威勢驚人的一記『跳劈』眼神中滿是驚駭之色,甚至好像都忘記了要防禦或是躲避這次攻擊了。

不過墓地園丁終究還是一位見多識廣戰鬥經驗豐富的中級執行者,在經過短暫的失神之後,他也立刻反映了過來。

「不!我不會死的!」

墓地園丁一邊瘋狂的大喊著,一邊猛地將手中的銀色武器『龍骨之怨』丟了出去。

只見那『龍骨之怨』在脫離了墓地園丁的掌握之後,整把骨鏟便立刻那亮起了蒼白的冷光,一道道冰冷刺骨的寒氣也環繞在了它的周圍,甚至將地面都凍上了一層冰霜。

於此同時,一聲沙啞刺耳中又帶著一絲威嚴的龍吼聲也從『龍骨之怨』上鑲嵌的那顆眼眶中散發著幽藍色光芒的小巧飛龍頭骨中傳了出來。

在那沙啞刺耳的龍吼聲和冰冷徹骨的蒼白光芒的包裹之下,『龍骨之怨』的周圍快速浮現出了一根根散發寒氣的巨大骨骼。

那些巨大且冰冷的骨骼在空中互相交錯組合,待完全骨骼完全組合成型之後,龍骨之怨便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頭體型接近二十米,渾身皆由散發著寒氣的蒼白骸骨構成的巨型骨龍。

這頭體型龐大的骨龍便是墓地園丁那把銀色武器『龍骨之怨』最後也是最強的技能『召喚:霜骨飛龍』。

這頭霜骨飛龍的戰鬥力可是十分不簡單,雖然在召喚它時『龍骨之怨』會作為其核心無法使用,但霜骨飛龍本身卻會完美繼承武器的效果與技能。

『龍骨之怨』的主動技能『埋骨重擊』幾乎就成了霜骨飛龍的被動技能,它的每一次基本都會觸發。

而『龍骨之怨』的被動技能『死亡霜凍』更是直接進化成了一個光環類技能『死亡霜凍光環』,會無差別的對周圍的生物造成死亡和冰霜兩種屬性的傷害。

除了『龍骨之怨』這把武器上所附帶的技能與效果之外,霜骨飛龍本身還擁有著一些龍種生物和亡靈生物所特有的能力。

就比如龍種生物的『龍息』和『龍威』,亡靈生物的『無致命弱點』之類的特殊能力。

當然了,這霜骨飛龍雖然強大,但因為其生前的巨龍血統本身並不純凈,所以作為龍種生物的兩項特殊能力『龍息』和『龍威』之前還需要加上一個『偽』字,其效果自然也要打一個折扣。

當然了,即便血統並不純正,但這頭霜骨飛龍的實力仍是不容小覷,甚至可能就連實力較為一般的中級執行者小隊都對付不了它。

「吼!」

霜骨飛龍在完全現身之後立刻張口大叫了一聲,然後張開了那對同時兼具著翅膀功能的前肢,用自己的整個身軀擋在了墓地園丁的身前。

然而,即便是有霜骨飛龍這頭實力強的龐然大物擋在身前,但墓地園丁仍不放心。

只見墓地園丁將左臂往自己的身前一擋,他身軀上纏繞的寄屍草立刻朝著他的左臂轉移過去,並開始迅速的編織硬化,最後變成了一面黝黑且堅韌的厚重盾牌。

因為製造了這面寄屍草盾牌,所以墓地園丁此時身上纏繞的血色寄屍草有大部分都匯聚到了他的手臂上。

也因此,墓地園丁此時也從一隻紅毛大猩猩變成了一隻禿毛白皮大猩猩。

不,這麼說也並不正確,應該說是墓地園丁此時變成了一隻青紫皮膚的殭屍大猩猩。

確實,楊磐的這一記跳劈的恐怖威勢給墓地園丁帶來的壓力極大,為了活命他不得不全力以赴。《薄夫人總是攜子出逃》第154章找你找的好苦 細雨,蒙蒙而下!

整片莫干山路上,只剩下腥血氣息,瀰漫在黑夜中。

韓冷整個人,被釘死在地面上。

那輛紅色奧迪A4轎車,依舊在他身上,不斷的碾壓駛過!

前後倒車,來回碾壓……!!

這,是對韓冷有着,多大的恨意?!

才能如此,來回狠狠碾壓!!

韓冷的身體,只剩下上半身,還留在公路地面上。

他的整個下半身……已經被碾壓成肉渣,血肉混雜着骨肉碎片,沾染在地面上。

整條雙腿,下半身,已經血肉模糊……!

劇痛,已經讓韓冷整個人,失去了知覺。

他幾乎數次昏厥過去。

而後,又被劇痛碾壓……痛醒過來。

此時的寒冷,簡直生不如死!

奧迪A4轎車內,秦蒼穹面色韓冷如魔,不斷駕駛着轎車,瘋狂來回碾壓!

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已經來回碾壓多少次了。

他的眼中,只剩下無盡的冰冷。

那,是復仇的殺戾!

奧迪A4轎車,在地面上來回碾壓!

將韓冷的身體,瘋狂席捲進車輪底下!

腥血飛濺聲,慘嚎聲……回蕩在雨夜的山路上。

終於,漸漸的……

車窗外,韓冷的慘嚎聲……漸漸,愈來愈虛弱!

最終。

他的慘嚎聲,淹沒在了茫茫細雨中。

黑夜,細雨。

只剩下奧迪車發動機的引擎聲,還在回蕩工作著。

副駕駛旁,薇婭俏臉煞白複雜,她一把伸手,握住了方向盤。

「別開了……人……已經死了。」薇婭聲音複雜,輕顫著,提醒道。

她的眼眶,此時有些泛紅。

她還是第一次見識到,秦蒼穹如此可怕的模樣。

這,就是他報復殺人的樣子么?

此時的秦蒼穹,簡直就像一尊魔頭。

在薇婭的提醒下。

「嘎吱!」一聲。

秦蒼穹這才踩下了剎車,將奧迪A4轎車,停了下來。

奧迪車門推開。

秦蒼穹眸光冷漠,緩緩……胯下了轎車。

踩着皮鞋,他走到了奧迪轎車的車頭前。

低頭,朝着地上一看。

此時,整個車頭的地面上,只剩下一片……血肉殘渣的模糊!

韓冷整個身子,都被車輪數百次來回碾壓下,變成了一灘肉泥。

只剩下一堆血肉殘渣,遺留在地面上。

彷彿證明著,他方才存活過。

堂堂,韓家大少爺,徹底……死絕了。

血肉模糊,屍骨無存!

《楞嚴經》中曾說: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而今。

韓冷他,正是……報應來到!

兩個月前,他如何對付沈姍姐妹。

而今,秦蒼穹代替天道。

執行報應!

從破魔始,至破魔終。

應身無量,度脫眾生。

他,不是在殺人。

而是在超度。

罪者,應當被殺。

與其活着,為禍世間。

不如,早死早超生。

被佛教超度。

來世投胎,做個好人。 「娘娘,您小心點,小心它抓您,這些小動物沒有人性的。」旁邊的昭容娘娘一心二用,一邊看著那些熱火朝天的忙碌的人群,一邊小心注意著雲拂曉,免得她被雪狐傷到。

看到雲拂曉去逗雪狐,她連忙阻止。

「不會的,它不會抓我的。」不知怎麼的雲拂曉就是有這個感覺,她再把右手慢慢地伸了過去。

這次那雪狐不在呲牙瞪她,轉過頭去,再次用後腦袋對著她,但是那身子卻慢慢伏趴下來。

雲拂曉挑了挑眉,右手像撫摸嬌小可愛的小貓一般,慢慢地給雪狐順著後背的毛髮。

昭容娘娘側頭一看,一副見鬼的模樣,這是雪狐?不會是白貓吧?

「娘娘,您先喝一碗湯墊墊肚子吧,那些烤肉還要等一會。」那名丫鬟捧了一碗煮好的雪兔湯過來。

雲拂曉接過那碗香噴噴,還冒著白煙的雪兔湯蹲在雪狐的面前,向它揚了揚,「你要喝嗎?不要?那肉呢?」

用後腦袋對著雲拂曉的雪狐在聽到肉的時候,慢慢轉過頭來,帶著警惕和不相信的看著雲拂曉,一副在想她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模樣。

雲拂曉有點想捂臉,她怎麼就能看明白它想表達什麼意思呢?

雲拂曉用調羹舀了一塊雪兔肉放在手心上,慢慢地伸到雪狐的面前,「吶,給你吃,很香的,沒下毒的。」

看到雪狐一邊警惕的看著她,一邊皺著鼻子嗅了嗅,她把碗湊到嘴邊喝了一口給那雪狐看。

那雪狐這才低頭一下子就捲起那塊雪兔肉,又轉過頭去慢慢啃了起來。

丫的,那麼多疑,想毒你還有點難度啊。

「喂,你要不要留下跟我,我每天都給你好吃的,不會殺你的,怎麼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