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蕭逸霖這混蛋跳出來了,「就是啊,蕭逸晗,你可別把我們蕭氏集團給整垮了!你這個總裁到底是怎麼當的!」

「這件事情,不全怪我們逸晗吧,公司股票下滑的原因,也和最近S省那邊的有關係,那邊最近發生了一件事情,正好和這件事情撞上了。而S省那邊,好像是大哥你在管理吧!」蕭仲恆說道。

本來S省的副業,是蕭仲平管理的,但是後來因為蕭仲平因為妙妙的事情犯了錯,所以老太太讓他交給了大房蕭仲奇來管理。

蕭仲奇的臉上,一陣的難看,氣得不行。

但這也是事實啊!

「老三,你可別把責任推到我們的身上,明明就是你兒子惹的事情,影響到蕭氏集團了,你還……」

王蘭正想要辯解,這時候,老太太說道:「好了,今天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就好好吃飯吧,逸晗,逸楓,公司的事情,一直都是你們兩兄弟在打理,你們兩個可給我守好了!一定要團結!」

蕭逸晗和蕭逸楓都沒有說話,自己吃著自己的東西。誰都想在蕭氏集團分一杯羹,他們自然會明爭暗鬥的,哪裡會同心協力! 「媽,上次的事情,我和仲平都知道錯了,我們以後一定會好好的,今天趁著這個機會,我們也想跟你認個錯!」楊紅玲這時候說道。

大家驚訝地望著楊紅玲,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紅玲,仲平,我老了,你們都是我的兒子和媳婦,我希望你們一家人能夠團結,能夠好好的,既然你們能夠重歸於好,我也就放心了,你們也一把年紀了,以後就好好過日子吧!」老太太說道。

「謝謝媽,我們知道了。」蕭仲平也說道。

對面的王蘭,白了楊紅玲一眼。

楊紅玲睡了她的男人,這是她一輩子都無法原諒的事情。

所以她和楊紅玲依然是敵對的。楊紅玲沒有理會王蘭,而是又繼續說道:「還有一件事情,媽,您看這仲平也知道錯了,轉眼間,他在這家裡面也呆了好幾個月了,他一個大男人,成天沒事做,您看是不是給他安排一份什麼工作啊,蕭氏

集團現在這麼缺人,仲平進去幫幫大家也是好的。」

大家終於明白了!

原來二房楊紅玲打的是這主意啊!

現在他們二房處於劣勢,蕭逸霖只是一個小小的主管,一直沒有成績,一直沒有得到晉陞。

而楊紅玲一直沒工作,蕭仲平也是被剝奪了一切的權利。

若是再不爭取的話,那這蕭氏真的要成了大房和三房的了。

「你怎麼又提這件事情啊?媽她心裡自己清楚……」蕭仲平碰了一下楊紅玲,示意她太不懂事了。

大家怎麼不明白,這楊紅玲和蕭仲平和明顯的就是在一唱一和,想要從老太太的手中,拿走東西!

「既然如此,那S省那邊的管理,仲奇,你還是交給仲平吧,畢竟仲平一直管理那邊,對那邊都非常的熟悉。」老太太說道。

眼看著到手的權利,就要被剝奪了,這大房自然是不願意了!

「媽,仲奇在那邊管理的好好的,這次發生事情,也是意外而已。這老二要工作,可以在蕭氏集團安排一個職位啊!」王蘭立馬說道。

S省雖然是一個分公司,但那也是一塊肥肉啊!

若是老太太去世了,那邊所有的一切,還不是他們大房的。

「王蘭,你什麼意思啊?那本來就是我們仲平管理的部分,你們現在咬著就不想拿出來嗎?」楊紅玲一聽,立馬就和王蘭幹上了。

「媽……」

「好了,你們不要吵了,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仲奇也很累,要管理S省那邊的事情,又要管理蕭氏集團。交給仲平也好,他是弟弟,幫你分擔一點。」

既然老太太再次說了,然後大房的人也不敢說話了。

王蘭的臉色一陣鐵青,這頓飯,她是沒法吃了。

本來想要在老太太的面前告蕭逸晗的,誰知道,偷雞不成蝕把米,連自己在S省那邊的管理權也丟了。

蕭仲奇現在也吃不下東西了。

楊紅玲的臉上,儘是得意。

看來這二房是捲土重來了。

楊紅玲和蕭仲平已經是一條心了。

……

顧言馨出了蕭家的大門,正準備去鑫輝公司的時候。

突然間,白鳳從一旁沖了出來,手裡拿著一把西瓜刀,然後朝她砍來。

她足足嚇了一跳。

她躲開了,白鳳就好像瘋了一般。

只見她的頭髮凌亂,一夜之間好像白了很多一樣。

簡直和以前判若兩人。

看來這顧子軒的死,對她的打擊是非常大的。

讓她一夜白髮。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我要給我的兒子報仇……報仇……」

白鳳嘴裡不斷叨念著,隨後,她舉著西瓜刀,便又朝顧言馨撲過來。

顧言馨正要跑開的,這時候,簫玉突然間出現了。

她一腳便踢開了白鳳的西瓜刀,然後抓住了白鳳,將她給擒住了。

「放開我……放開我……放開我……」白鳳不斷地掙扎。

但她哪裡是警察出生的簫玉的對手。

「嫂子,你沒事吧?」簫玉問道。

「我沒事。」顧言馨鬆了一口氣。

沒想到白鳳喪心病狂,竟然敢拿著刀在蕭家門口對她動手!

難道她真的瘋了嗎?

「我要報仇……我要報仇……報仇……」白鳳還在嚎叫著。

「閉嘴!不準動!光天化日之下,你居然敢拿著刀砍人,還有沒有王法了!」簫玉厲聲說道。

然後將隨身攜帶的手銬給白鳳銬上了。

隨後,蕭逸晗得到消息,也趕來了。

「言馨,你沒事吧?」蕭逸晗拉著顧言馨看了一個遍。

「放心,我沒事,幸好簫玉來得及時。」顧言馨笑了笑。

「白鳳,那天我對你和顧玉明說的話,你們權當耳邊風嗎?居然還拿著刀砍人!看來你們是活得不耐煩了!」蕭逸晗厲聲說道。

白鳳看見蕭逸晗,一點也不懼怕。

而是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們這兩個殺人兇手,你們這兩個賤人,你們會遭到報應的……你們會遭到報應的……」

「哼!看來不對你們採取點措施,你們是不會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蕭逸晗說完,然後對手下說道:「將她給送到精神病醫院去,她不是瘋了嗎?」

「不要……不要……我不要去……我不要去……」白鳳瘋狂地說道。

她根本就沒有瘋,就是裝的!顧言馨看的很明白。

白鳳怎麼會瘋掉呢!

「媽……媽……媽……」這時候,顧珊珊來了。

看見白鳳帶著手銬,被人控制著,她著急地叫了起來。

「珊珊……珊珊……我不要去精神病醫院……我不要去……我不要我……你救救我啊!救救我!」白鳳趕緊對顧珊珊說道。

顧珊珊也濕了眼眶。

對於顧家任何人,她都可以做到冷漠無情,可是白鳳畢竟是她的媽媽。

一直以來,白鳳對她還是挺不錯的。

聽說她要被送到精神病醫院去,自然是不願意看到的,一定要救她。「蕭逸晗,我媽好好的,你憑什麼要將她送到精神病醫院去啊!憑什麼!」顧珊珊憤怒地問道。 「她剛才不是裝瘋嗎?如果不是瘋掉的嗎?那她就是故意傷人,我也會以故意傷人的罪名,起訴她的,是去監獄裡面蹲幾年,還是去精神病醫院,你們自己選吧!」蕭逸晗說道。

「你……這顧言馨不會沒受傷嗎?她哪裡傷人了!」

「雖然言馨沒有受傷,但是人證物證據在,她是有這個動機的,我這一次,是絕不會姑息的!」

「蕭逸晗,顧言馨,你們兩個太狠了!你們非要搞得我們顧家家破人亡你們才甘心嗎?」 見習考古生 顧珊珊痛心地說道。

隨後,她望著顧言馨又說:「顧言馨,你到底也姓顧啊!子軒也是你的弟弟,他身上流的是和你一樣的血,你害死了他,現在,你非要將我們趕盡殺絕嗎?」

顧言馨冷笑,「顧珊珊,我可從來沒有把我當成是顧家的人,你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我和顧家早就沒有關係了,顧子軒算什麼?你又算什麼!白鳳和顧玉明,更不算什麼!」

「你……你太沒良心了,你的良心都給狗吃了,活該你生不出孩子!活該你一輩子不能當媽媽!」顧珊珊厲聲說道。

啪!!

這時候,蕭逸晗一巴掌打到顧珊珊的臉上。

「閉上你的狗嘴!我告訴你,顧珊珊,你一直欺負陷害言馨,這一次,我絕不會放過你們的!」

蕭逸晗說完,隨後對身邊的人說道:「將白鳳給我送進精神病醫院呆著!好好給我看著,誰也不許將她給我救出來!」

「蕭逸晗,你敢!」顧珊珊尖叫地喊道。

「哼!你看我敢不敢!」

「我會告訴奶奶,我要告你,你們欺人太甚了!」

「老婆子現在是不會管這些事情的,你儘管去啊!你以為她是慈善家嗎?什麼事情都會處理?」

蕭逸晗說完,再次吼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趕快將白鳳給我送進去!」

「不要……不要啊……珊珊……珊珊救我……我是你親媽啊……我是媽啊……救救我……」白鳳的聲音越來越小了。

「媽!媽!」顧珊珊也是毫無辦法。

她在蕭家,根本沒有任何的權利,她怎麼救白鳳啊!

氣不過的顧珊珊,立馬想要朝顧言馨撲過去。

她眼裡的仇恨,真的好像要將顧言馨給碎屍萬段一樣。

簫玉見狀,趕緊拉住了她。

「滾開……滾……」顧珊珊不斷地嘶吼。

一夜成婚:宮少有個小可憐 最後,她沒有辦法了,有簫玉和蕭逸晗在,她根本拿顧言馨沒有沒轍,只能憤恨地離去了。

「顧言馨,你給我等著!」顧珊珊放出了狠話,然後離開了。

「言馨,沒事了,顧珊珊不會怎麼樣的。」 天價妻約:總裁老公太撩人 蕭逸晗安慰道。

顧言馨知道,她和顧珊珊之間,一定不會就這樣結束的。

她們就好像是天生的死敵一樣,真的會如她所說的,不死不休。

除非她們中間有一個人死了,或者是毫無鬥爭力。

「哥,你真的要將白鳳關進精神病醫院嗎?」簫玉過來問道。

畢竟白鳳沒有瘋掉,將她強行的關進去,於理不合,於法不容。

「簫玉,剛才你也看見了,白鳳就是一隻瘋狗,如果不控制她的話,真的會很危險的!還好你今天及時出現,若不是你及時出現的話,那言馨怎麼辦?這些年,我們已經縱容她很多了。」顧言馨接著蕭逸晗的話說道:「是啊,簫玉,前幾年,白鳳就拿著刀,想要在大街上殺了我,當時我們將她送進去關著,可是因為顧玉明的苦苦哀求,我動了惻隱之心,才將她給放出來,這一次,我是絕不

會姑息的!」

「好吧,我看那女人似乎也是無藥可救了,兒子死了,這仇恨估計永遠也解不了。」簫玉也無奈地上說道。

最終,白鳳被關進了精神病醫院。

以蕭逸晗的勢力,想要將一個人控制在精神病醫院裡面,那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一個沒瘋的人,進了精神病醫院,恐怕也會被折磨瘋的!

這是對白鳳最好的懲罰。

晚上回到家裡的時候,蘇念瑤將顧言馨拉到一邊問道。

「言馨,你們真的將顧珊珊的媽媽弄進了精神病醫院嗎?」蘇念瑤問道。

「是的,媽,我們也是迫不得已的,白鳳真是太過分了。」

「顧珊珊剛才已經去找老太太了,你們要小心一點啊!顧珊珊可不是一個善茬兒。」

「媽,你別擔心了,顧珊珊掀不起什麼風浪的!」

因為顧珊珊和王蘭的關係不好,似乎和蕭逸楓的關係也不是那麼的恩愛。

王蘭是不會管顧珊珊的。

而蕭逸楓,更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對他沒有利益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做的。

所以顧珊珊只能去找老太太了。

「奶奶,顧言馨他們太過分了,您一定要為我做主,幫我把媽媽救出來,那畢竟是我的媽媽啊!」顧珊珊哭著說道。

老太太面不改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