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征點點頭,原本就是打算讓她留在那邊的。

陶江江很積極的幫他收拾行李,傅征彎起嘴角,也幫忙收拾。



瓏五齣去溜達了一圈,看了看周圍環境。

然後找了家,包子店。

進去各樣包子都來了兩籠,包子店外的兩個人真的是要被嚇出心臟病了,趕緊給虞父打電話,彙報小妹今天反常的情況。

大上午的,包子店沒什麼客人,瓏五一個人坐在角落裡,桌上擺著滿滿的各式包子,還挺顯眼的。

不過這種事對於瓏五根本沒什麼,別人的眼光她一向是不在乎的。

一邊吃包子,瓏五抱著平板把偽女主來到軍區后,在軍區不遠發現的犯罪團伙的詳細信息收集好,然後打包給了虞父。

苦力活兒可定是要交給大人乾的,她還沒成年呢。

弄完了她把平板塞回空間,這個年代還沒有出現平板,電話還是一個大塊頭,電腦也一樣。

瓏五這算是低調了。

回家以後,瓏五蹬蹬蹬回了房間,飽食思困。

而追著回來的兩個人則是有點蒙,他們不是給老爸打電話了嗎?

怎麼老爸沒有回來。

殊不知,有了瓏五給的那份材料,虞父別說今天了,他這段時間估計都不能回來了。

請不出虞父,兄弟兩個就只能自己努力,各種關心瓏五,跟瓏五套話,顯然兩人已經認定了,瓏五就是交了男朋友。

瓏五也不解釋,他們自己找理由還省的她費腦子。

她這麼大的變化,驚動的自然不只是他們倆,還有虞美人的七大姑八大姨,非要追問瓏五的男朋友是誰。

一直在門口嘰嘰喳喳個沒完沒了,瓏五差點就使用武力鎮壓了,不過他們說了一通,就散了,瓏五才算是解救了自己的耳朵。

忽然好想去上學是怎麼回事?

瓏五關在房間里和系統打遊戲。

虞城璽和虞城斐還以為她是生氣了,趕緊過來道歉。

而瓏五抱著個平板早已經睡的昏天黑地了,她今天起的有點早。

睜開眼外面天都已經黑了,窗戶從外面緩緩打開。

瓏五:……

她這是二樓,哪個智障半夜不睡來撬她的窗戶。

一個高大的身影翻進來,準確的找到床的位置撲過去。

瓏五:!!!

採花賊?

系統:完全get不到小姐姐的腦迴路。

能進軍區大院的肯定不是什麼採花賊了,瓏五借著小夜燈很順利的看到他的肩章。

不過人家出來也不可能帶什麼標誌性的東西,瓏五隻看到兩個什麼都沒有的肩章。

男人翻進來準確的找到瓏五的床邊,看著上面鼓鼓的一小團,男人似乎是愣了一下。

這個時候軍區的人大部分都應該是在吃晚飯才對。

他小心的放輕腳步,努力的不去驚動睡的香甜的女孩。

這是,樓下一個影子迅速過去。

男人躲在窗帘後面偷偷的看了一會,確定已經無人後,迅速撤退離開,好像之前那一幕玩全民沒有發生過一樣。

瓏五縮在被子底下不想動。

這個時候智障還學會翻窗戶了,看這樣子那個智障也是這個軍區的人。

不知道是幹嘛的。

這件事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第二天,偽女主和男主大人就回來了。

兩個人是新婚,傅征在部隊很有一定的威望,偽女主經過了空間里必備的洗髓水也變得貌美如花,自然吸引了來不少人的注意。

瓏五也去圍觀了一下,看著傅征對陶江江還很照顧就知道兩人相處的不錯。

而一旁的辦公樓上,一個男人正站在窗前,一動不動的看著瓏五。

就是這個丫頭,儘管他只看到一眼,還是可以肯定的一下子在人群里找到她。

她在軍區很有名,不知道是因為虞父,她本身努力上進,自身實力又相當不錯,就已經讓人很尊敬了。

誰能想到,這麼一個丫頭,晚飯前還在像小豬一樣的睡大覺。

瓏五察覺到那束目光看過去,男人迅速退開,多卡她的目光。

瓏五掃了那附近一圈,剛才確實有個人在盯著她,現在怎麼沒了。

傅征官職較高,原本他回來時要像虞父報告的,但是現在虞父簡直自顧不暇,案子迫在眉睫,他只能隨口就免了傅征的報告。

「你們司令就這麼草率?」陶江江以為只虞父看不起傅征,為他鳴不平。

傅征一笑沒有說話,軍隊里的事,即使是對家人也是保密的,哪怕同樣是軍人,也不能隨便告知。

殊不知這樣落在了陶江江的心裡,就是傅征同意了她的話。

而此時開始,陶江江在面對虞家人的問題上,就已經帶上了一副有色眼鏡。

瓏五盤算著今晚那兩個哥哥肯定又要各種攬著她多吃,既然已經出來了,乾脆就出去吃吧。

涉及到美食的事情瓏五一向是非常果斷的,有了決定馬上就走了。

家裡面,兩大男人還在大眼瞪小眼的等著她。

瓏五齣來了一趟,除了吃飯,還買來的不那麼顯眼的衣服,小姑娘的審美贖她不敢苟同。

簡直是自己定製的軍裝,鬆鬆垮垮,完全沒有個形狀。 虞美人的記憶里,她也曾經想要進過部隊,不過家裡有個做首長的父親反對,這件事基本上是沒什麼指望了。

可能是叛逆心裡吧,虞父越不讓做,虞美人就越想做,最後就成了這樣。

瓏五簡單的選了體閑服,和虞美人以前的風格差距也不算太大

這個年代經濟還在起步階段,所以也沒有什麼上門服務。

瓏五拎著個袋子站在大街上,看著那個歪歪扭扭的往前走的破公交車,瓏五的臉簡直要黑成鍋底。

她要是坐這個東西回去,大概會死在半路上。

找了個人少的地方,直接她的專屬坐騎搬出來。

一路騎到軍區外面,把東西一收,慢悠悠的走回去。

進門的時候,一輛軍用卡車從她身旁經過,進了大門,沒什麼標誌,是拉物資的,偶爾也會接送軍嫂出去買些東西。

瓏五一眼就看到了車上的陶江江,畢竟偽女主是從未來穿越回來的,穿著打扮和現在這些軍嫂們是相當不同的。

瓏五記得陶江江有一段時間還引領時尚潮流來著,雖然瓏五不知道這個時代的人是怎麼接受飛速發展的十幾年後的審美的。

陶江江身上沒帶多少東西,只是帶這個大包假裝了一下。

瓏五知道她是放在空間里了。

瓏五拿出一袋零食抱著,邊吃邊跟在她們後面。

軍嫂們在討論今天買的東西,陶江江稍微落後,她一下車就看到了門口的那個女孩。

她和這些軍區的這些女人都不一樣,素白的衣裙,一個人站在門口,嘴角彎彎的,整個人帶著恬靜的氣息。

雖然是一頭短髮,可並不妨礙她的美麗,反而更加凸顯出她修長的脖子。

陶江江來了好幾天,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一個女孩,她心裡隱隱出現一絲危機感。

她好不容易才重生的,傅征有多優秀她知道,上輩子她雖然和傅征不合,但也知道有許多女人都在追求他。

爆寵小萌妻:君少求婚99次 她悄悄的慢下腳步。

可是瓏五似乎是沒有要跟上來的打算,不緊不慢的在後面。

陶江江回過頭,看見她抱著一個大號的牛皮紙袋在認真的翻找東西。

「同志你好。」陶江江走過來,溫柔的看著她,「有么有什麼需要幫助的?」

瓏五從袋子里抬起頭,手裡抓著一個新烤出來的麵包,嘴邊還叼著一個牛奶袋。

看到忽然上來搭訕的偽女主,瓏五蹭的退後一步。

陶江江這個時候已經開始在空間里學習那些秘籍心法了,看到瓏五的動作她心中驚訝,好快。

「你別緊張,我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需要。」陶江江笑著解釋。

瓏五:這個偽女主腦迴路清奇,還是不要跟她說話的好。

於是她轉身走掉了。

陶江江站在原地有些尷尬。

「小陶怎麼還不走啊?」有發現她落後的軍嫂叫她。

「來了。」陶江江應了一聲,跟過去。

「嫂子,我跟你打聽個人。」陶江江追上那個軍嫂,把瓏五的容貌打扮跟她說了一下。

那個軍嫂沉思了片刻,才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你說的是虞司令的女兒吧,那丫頭從小就在軍營里長大,訓練起來比那些新兵還厲害,我們家那口子還常說小姑娘厲害呢。」

「是嗎?」陶江江笑的有點勉強。

那個女孩竟然是虞司令的女兒,虞司令不就是給傅征臉色看的那位長官。

「那丫頭以前老喜歡穿的像軍裝似的,聽說前兩天忽然打扮一下,特別好看呢。」那個軍嫂繼續給她講。

陶江江聽了心裡的危機感更重了。

前兩天?那不就是他們回來的時候,那個女孩早不打扮,晚不打扮,偏偏要等到傅征回來才打扮起來。

還有虞司令的態度。

會不會就是因為女兒追傅征失敗,所以接機報復。

陶江江在心裡已經構思出了一個瓏五追求傅征失敗,特意打扮等他回來,甚至讓自己父親報復他的畫面。

不行,陶江江在心裡道,這一次她絕對不會放開傅征。

陶江江快速趕回家裡。

傅征的家世也是不錯的,不過他現在在部隊任職,所以只是按照規定住在家屬樓里,沒有什麼特殊待遇。

陶江江回來這兩天一直在收拾房間,現在也算是一個溫馨的小家。

回到家裡,傅征還沒有回來,陶江江心裡一直惦記著這件事,連他回來都沒有發覺。

之後的幾天,陶江江一直在偷偷的關注著傅征,不過傅征和瓏五似乎沒有什麼接觸,瓏五也在沒有出現過。

陶江江終於稍微方下一點心,也許是她多慮了。



瓏五沒有出現是因為她現在根本不在軍區。

家裡兩個哥哥想不到辦法,乾脆直接把她送到了祖父母哪裡,在長輩面前,小妹應該會說出那個男人是誰吧。

不過現實情況卻和他們預想的不太一樣,瓏五到了虞爺爺這裡,基本上是天到晚都在享用老人家做的美食。

虞奶奶看她胃口這麼好,高興的不得了。

至於她所謂男朋友這件事。

瓏五:說實話,她現在還不知道那個智障長成什麼樣。

在爺爺奶奶這裡住了半個月,瓏五雖然吃的不少,可就是本見她長肉,奶奶看著還有點著急了。

瓏五馬上乖乖的留下一部分能量,把身體養的圓潤起來。

奶奶這才露出笑容。

老人家認為圓潤是是有福的象徵,所以不希望她太瘦。

虞美人原本是個凌厲的美人,現在圓潤起來倒顯得有點可愛了。

瓏五捏著自己肚子上的肉肉唔,軟的,滿意的揉了兩把。

瓏五的體重完全是由自己調控,現在這個圓圓的樣子她還蠻喜歡的。

當兩個哥哥看到小妹出去了半個月,胖了一整圈,簡直要驚掉下巴。

他們可能是產生了幻覺。

忙碌了許久的虞父也回來了,看到圓了一圈的女兒,虞父也是嚇了一跳。

看到他並不意外。

那件事這麼幾天肯定是辦不完是,但虞父是總司令,他不可能事事親力親為,所以這件事只是交由他的親信去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