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無痕表情獃滯,雙目無神,呆立良久后,才疲頓應聲,萎靡不振的離了去。

吼。

就在傲無痕剛剛離去時,又一聲夾雜著憤怒的龍吟,傳遍東海海底,響徹雲霄,隨著龍吟之聲的消散,整個東海海水劇烈翻滾了起來,東海龍宮上空的海面,捲起了萬丈海浪,拍打天際,宣洩著發出龍吟之人的怒火。

轟。


海面萬丈巨浪激增,方圓萬里的海面出現了恐怖的海嘯,海嘯撲散雲層,遮天蔽日,東海內海域沸騰了起來,片刻后,沸騰的海水之中,一條青龍破海而出,青龍在海域上空肆意狂騰,幻化為一名額生雙角,皮膚璀璨的少年,他目光盯著深海,似乎能看透一切。

「父親,我先行前往蓬萊島,找那於文龍,尋問弟弟被廢之事。」少年全身散發著璀璨光輝,留下此話,便朝著東海外海域,踏空而去。

海底宮殿內,傲天狂仰頭看著海面,眸子瀰漫驕傲,喃喃道:「龍族年輕一代的第一人,神龍殿最年輕的長老,繼上古聖獸青龍傲滅之後,第二位身為青龍體魄的族人,塵兒定然不會讓我失望!」

「…」

大唐帝國境內,已經離開冰池城數日的葉雲,站在一座山峰之上,眺目遠望,目光翻過千里之外的城池,一座雪白冰潔的雄偉巨山,模糊的出現在了視線中。

「行過白澤城,就可以回到崑崙劍派了!」葉雲滿臉期待,胡思亂想起來,師徒重逢,師兄弟相見的畫面,已經在腦海中閃現了起來,故此,冷月和孟風的身影,不禁也出現在了心中。 鵝毛大雪之下,昆崙山雄偉的身姿,還是那般峨眉,那般挺拔,青竹峰,崑崙劍派掌教孟飛雙眸明亮,盯著眼前的棋盤,雙眉皺的厲害,他正在和一位道貌岸然,身材魁梧的漢子弈棋。


「師弟,之前峰迴路轉之時,你錯過了機會,現在你就算付出破釜沉舟的辦法,也無濟於事!」

坐在孟飛對面之人,說話時威嚴四射,正是劍君姜岳,不過,曾經是九階巔峰劍皇境界的他,淪為廢人之後,在半月前藉助天地靈根重塑真身成功,直接突破到了劍宗境界,而且是二階劍宗境界。

「哈哈。」

孟飛發出開懷大笑,滿臉喜悅,道:「師兄,如今,你不但重塑真身成功,而且突破至了劍宗境界,現在看來,人族三大劍派,崑崙劍派當屬之最,有兩名劍宗強者坐鎮。」

嘭。

手上微微用力,把棋子按在棋盤上,姜岳氣色頗為不錯,重塑真身之後,他每天服食萬年蜂王漿,加上劍宗境界增加的強大生命力,他還真有一種返老還童的跡象,雙眉間多了一股凌厲,周身翻滾外泄的靈力內斂,猛然一看,就像是普通人一樣。

「這還要感謝我那徒兒,崑崙之子。」姜岳欣慰點頭,又微皺眉頭,臉上閃過一絲憂色,道:「就是不知,我那徒兒此次離開崑崙劍派,外出所為何事,老朽甚是挂念,沒想到,清醒之時,第一眼沒有看到他。」

「師兄慧眼識珠,崑崙之子的稱呼用在葉雲身上,當之無愧!」孟飛眼中帶著羨慕之色,他羨慕姜岳收了一個好徒弟,難免有點善意的嫉妒。

「恩,當初收葉云為徒,老朽也沒想到他的修行天賦如此厲害,短短數年,就已經晉級成了八階劍王境界,力壓姜凡一頭,而且,此前聽李雄說,靈域之行雖然失利,但他親眼看到過,葉雲竟然有硬撼劍皇強者的能力!」

姜岳對葉雲的期望甚高,更喜愛這位關門弟子,否則,當初在洪武城,他也不會以自廢修為的方式,來保全葉雲了。

「師兄所言甚是,我懷疑,葉雲身懷至寶!」孟飛環顧四周,聲音稍稍壓低道。

看到孟飛表情,姜岳大手揮動,止住孟飛的后話,肅然道:「師弟,此事以後不要再提,從古至今,任何一位絕代天驕奇才,都有著自己的奇遇,我們崑崙劍派不就是以崑崙鏡這件至寶壯大崛起的嗎,難道曾經的經歷,你要忘記了?」

孟飛面露慚愧之色,點頭說道:「師弟妄言,還望師兄莫怪!」

轟。

兩人交談至此,突然被一聲巨響吸引了目光,旋即,兩人放下手中棋子,同時起身,看向了青竹峰寬闊的青竹林,只見林中一頭紫熊和一道年輕的身影,拳來腳往,打的不亦樂乎。

砰,砰,砰…

巨大而厚實熊掌,拍擊在藍色劍罩上,發出沉悶的響聲,濃烈的藍色劍罩內,是憨厚的臉龐,臉龐掛滿了堅毅之色,每當熊掌拍擊一次劍罩,姜凡緊咬牙關的堅毅表情,就會更深一點。

「笨熊,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小強!」

隨著『啪』的一聲爆響,姜凡頂著劍罩的身軀,直接被熊霸拍的飛了出去,青竹林中的青竹,被姜凡撞的東倒西歪,周圍一片狼藉,現在的姜凡可是五階劍王強者,竟然被體內沒有獸丹的熊霸完敗。

吼…

熊吼聲激蕩在崑崙山脈,響徹崑崙劍派,此時練劍或者忙碌的崑崙弟子聞聲,臉上都閃過一絲欣慰和無奈,如今,熊霸被太上長老薑岳找去,當大師兄姜凡的陪練,崑崙劍派終於平靜了起來,不再上演熊出沒的鬧劇了。

「哇嘎嘎。」發出陣陣熊笑,熊霸鄙視遠處的姜凡,瓮聲瓮氣道:「我說崑崙劍派的大師兄,如今,以弱勝強的說法,完美的在本熊身上展現了出來,你一個堂堂劍王境界的修行者,竟然就這麼地,被一頭既可愛又柔弱的笨熊擊敗了,這要是傳了出去,該如何是好?」

「你簡直就是殘暴和皮糙肉厚的代名詞,還柔弱可愛,虧你說的出口。」雖然被不是修行者的熊霸擊敗了,但姜凡並沒有氣惱,而是如平日里一般,和熊霸鬥起了嘴。

刷,刷,刷…

說話的同時,姜凡舉起手中長劍,揮出了數十劍,頓時,數百道藍色劍氣湧向了熊霸,遠處的熊霸見此,熊眼瞪的滾圓,擺出了一副畏懼驚恐之色,不過,在姜凡剛剛露出一絲開懷之時,熊霸滑稽的表情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來吧,來吧,讓劍王強者的劍氣攻擊來的更猛烈些吧!」熊霸滿臉熊笑,甚是猥瑣,他張開雙臂,抱向了藍色劍氣流,這簡直是囂張至極的行為,直接無視了劍王強者的攻擊,把姜凡的攻擊看成了撓痒痒。

嗤…

數百道藍色劍氣,被熊霸的熊抱,擊潰四散,頓時,靈氣滾動,肆意亂竄,藍色霧氣環繞熊霸周身,讓體表是紫色模樣的熊霸,更顯神秘。

不過,遠處收劍立身的姜凡見此,還是那般不急不躁,沒有絲毫氣惱之意,他在熊霸撲散劍氣流時,突然朝著熊霸,嘿嘿笑道:「笨熊,我被你一掌擊飛了,你接我一劍,我們今日的練習,就此結束。」

「是嗎?劍王大人,我好怕啊!」熊霸說話時,雙臂環抱,佯裝出怕怕的模樣,一副小白兔遇見大灰狼的猥瑣表情,終於讓對面的姜凡牙根癢了起來。

「氣御,劍身九轉。」

姜凡話音剛落,長劍爭鳴,橫空而卧,長劍大小不變,但姜凡的身軀也被長劍帶動,橫在了空中,並且,橫空而卧的長劍和姜凡都急速轉動了起來。

嗡…

長劍帶動姜凡,姜凡控制長劍,兩兩互相帶動,橫空暴轉起來,周圍的氣流瘋狂涌動,頃刻間,散落在地上的殘竹碎葉,就像是鋒利的碎刀一樣,跟著姜凡的身軀轉動了起來,青竹林颳起陣陣凌厲的旋風。

咻,咻,咻…


旋風和地面持平凌空轉動,風眼之中藏著一人一劍,在熊霸再次瞪目的表情中,奔飛而去,也不知這次熊霸的表情是真是假,反正,在看到姜凡攜帶著旋風飛向他時,熊霸頓足狂奔起來。

「劍王大人,我錯了,我這頭笨熊錯了,快收手!」

「早知此時,何必當初!」

兩道意味相反的聲音中,姜凡攜帶著旋風之勢,對熊霸展開了猛烈的追擊,而皮糙肉厚的熊霸,則是誠恐誠惶的瘋狂逃竄,熊霸可是深深記得,當初面臨姜凡此招,自己落得的凄慘下場,雖然沒有傷及根本,但也紫色熊毛紛飛,被旋風中的風眼轟擊到了千里之外,摔了個七葷八素,眼冒金星,最後被姜岳提著熊腿,拖回了崑崙劍派。

啪啪啪…

熊霸龐大的身軀,碾斷了無數青竹,竹目的斷裂聲不絕於耳。

棋盤跟前的兩位劍宗強者見此,都欣慰搖頭,眼中帶著不解之色,只因,熊霸那龐大的身軀,奔跑起來的速度,讓旋風一時半會都追擊不到,由此可見,被葉雲帶到崑崙劍派的紫熊,有多麼的神秘,多麼的強悍,雖然體內沒有獸丹,是個獸族廢人,但是弄力量防禦,速度攻擊,那一樣落後於人族劍王強者。

轟。

就在兩位劍宗強者猜測著熊霸的神秘之處時,青竹林中傳出一道驚天巨響,接著,在姜岳和孟飛吃驚的目光中,一道龐大的紫色身軀和一道人影,不分先後的從青竹林里倒飛而出。

砰,砰。

隨著砸地的沉悶聲,熊霸和姜凡的身影同時清晰起來,姜岳和孟飛兩人見此,滿臉驚駭,在這崑崙劍派,能同時擊敗熊霸和姜凡的人,恐怕非尊即貴,也不會出手,這人是誰?

姜凡和熊霸同時起身,表情略顯獃滯的盯著青竹林,這時,他們之前倒飛而過的地方,青竹才接二連三的轟然斷裂倒下,他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錚。

三人一熊緊盯著青竹林時,一聲劍嘯響徹雲霄,青竹林中,紫色光輝一閃而沒,接著,一道挺拔的少年身影,踩著地上的青竹,緩步而來。

少年一襲灰袍,容貌清秀,雙眸凌厲,但此刻,臉上卻掛著一絲疑惑,此人正是葉雲,在離崑崙劍派還有百里之路時,他御劍行空而來,遠遠就看到了,青竹林中的藍色旋風和橫衝直闖,破壞青竹峰環境,踐踏竹木的紫色身軀。

葉雲當時心血來潮,猜出了兩道身影的身份,所以,他才出手,他想體驗一個元劍的戰鬥方式的掌握程度,亦順手阻止藍色旋風和紫色身影的打鬥。

「師父!」

當看到姜岳銳利的雙目時,葉雲三作兩步,行至三人一熊身前,對著姜岳行了弟子禮,葉雲感覺就像做夢一樣,眼前師父的氣色就能說明一切,師父藉助天地靈根,重塑真身成功了。

「恭喜師父,重塑真身成功,恢復巔峰劍皇實力!」和身旁幾人打完招呼后,葉雲激動異常,曾經為了保全自己,而自廢修為的劍君姜岳,終於藉助天地靈根的效果,恢復了實力,這些,還要感謝龍魂的指引。

葉雲話音剛落,姜岳面帶神秘笑容,欣慰的看著葉雲,不停點頭,他沒想到,眼前的弟子,實力已經強悍如此, 諸天里的反派

然而,孟飛和姜凡兩人滿臉神秘笑容,目光在葉雲和姜岳身上來回瞟,熊霸則是站在一旁,捧著肚子熊笑不止,就在葉雲感到氣氛有點不對勁,剛欲開口詢問之時,孟飛突然笑道:「師兄,還不告訴你這愛徒事實,你現在已經是劍宗境界的修為了!」

「什麼?劍宗境界,師父,你突破了?」葉雲滿臉駭然,他雖然相信龍魂,對龍魂的指引也絕對信服,但是,對天地靈根的效果,卻有點懷疑,如今,天地靈根不但讓師父重塑真身成功,還讓師父突破了修為瓶頸,成了劍宗強者,這般見證,讓葉雲對天地靈根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姜凡壓不住心中的興奮,看著葉雲說道:「師弟,你有所不知,師父不但突破成了劍宗強者,而且瞬跨了一階,如今是二階劍宗境界!」

「恭喜師父!」葉雲畢恭畢敬,對姜岳連連恭喜,除了父母之事,沒有什麼事情能比此事,更加讓他欣喜的了。

「哈哈,走,去為師的正浩宮,我們好好聊聊!」姜岳拿起葉雲的手臂,竟然不顧身旁幾人,直接朝著浩然峰踏空而去。

孟飛看了眼姜凡,輕聲道:「看來,師兄真的是器重崑崙之子,葉雲沒回來時,他可沒有踏足過浩然峰!」

姜凡聞聽此言,若有所思,朝著孟飛疑惑道:「掌教,什麼崑崙之子,葉師弟怎麼了?」

「沒什麼!」孟飛擱下此話,朝著白玉峰飛了去。

姜凡看著離去的身影,心思活躍,喃喃道:「難道,葉師弟是崑崙之子?」

「劍王大人,走,去正浩宮,尋葉兄弟,切磋去!」熊霸幻化人形模樣,扯起姜凡,兩人行下青竹峰,向正浩宮行去,姜凡並沒有御劍,因為,他知道,剛剛重塑真身的師父和歸來的師弟有太多的話要說。

浩然峰,正浩宮內, 明星總裁索情難 ,心情頗為複雜,葉雲竟然手刃了於森,這不免,讓他對眼前的徒弟更加另眼相看,於森可是老牌劍皇強者,這還是姜岳的反應,如果換了其他強者,還不和葉雲這位徒弟對換身份,稱呼葉云為師父呢。

「沒想到你竟然是故人之子。」姜岳略顯傷感,師徒再見的喜悅被回憶沖淡了不少。

「師父,你認識家父?」葉雲驚呼起來,如今,有關父母的事情,接二連三的呈現了出來,也許,是因為自身實力的緣故,如若他還是以前生活在青武城的懵懂少年,豈會認識姜岳和谷樊這樣的人物,就算有過一面之緣,人家恐怕也不會和自己說這麼多吧,畢竟,他的曾經和現在截然不同。

「恩,我和你的父親也算是莫逆之交,只是,他從來沒有提及過他的身世,所以,我並不知道你的父親竟然是人族領袖的兒子!」姜岳面帶回憶之色,道。

「怪不得,於森狗賊曾經覆滅古府時,沒有人知道父親就是聖劍宗宗主的子嗣,更沒有人給聖劍宗報信,難怪聖劍宗毫不知情。」葉雲痛恨道。

「不過,古賢兄自廢修為的事情有些蹊蹺,葉辰的說法,恐怕並不能全信!」姜岳沉吟道。

「師父,你的意思是?」葉雲不解道。

「此事,等你見了聖劍宗宗主,一問便知,畢竟那可是你的親爺爺!」提到人族領袖,姜岳的話語中帶著恭敬之意,他盯著葉雲,皺眉道:「這個世界說大確實大的離譜,但是按『緣』這個字的說法,這個世界似乎很小,小得猶如一個牢籠。」

葉雲知道眼前的師父,乃是父親的莫逆之交,但是他從姜岳的感慨中,聽到了另外一層意思,所以,沉默片刻后,葉雲心中帶著莫名的期望,恭敬道:「師父,你所說的『緣』字,指的是?」

「我的師父是劍祖傳人,是人族領袖的師妹,古賢兄的師叔,更是紫霜劍的鑄造者…」姜岳擱下一段沒有說完的話,向宮外行去。

然而,在葉雲沉浸在姜岳的話語中時,宮外又飄來了一段話語。

「我去白玉峰辦些事情,姜凡和熊霸來了,你們好好聊聊!」

話音剛落,姜凡和熊霸就步入了正浩宮,作為太上長老的居所,如今能隨便出入此處的人不超過一手指數,除了掌教孟飛和幾位親傳弟子,熊霸是個特例。

「哇嘎嘎,葉兄弟,你現在的實力甚是了得,幫我揍姜凡,你離開崑崙劍派的時日里,他沒少欺負我,之前在青竹林的一幕,我每天都要面臨三次,我經常被姜凡打的狗血噴頭。」

看到葉雲的身影,熊霸直接來了個惡人先告狀,搞的同行的姜凡一陣頭大,不過,姜凡反應倒不慢,行至葉雲身前,和對方熊抱的同時,隨口道:「葉師弟,你可不知道,這頭笨熊天天被我打的熊血噴頭,堅硬的軀體在我面前,跟紙糊的一樣。」

葉雲止住一人一熊的舌戰,說道:「師兄,熊霸,我恐怕在崑崙劍派待不了多久!」

「什麼?」姜凡和熊霸互相對視,各自眼中都有著擔憂和不舍,當然,後者眼中蠢蠢欲動的興奮之色,卻更加突出,自從跟隨葉雲離開蠻荒,熊霸中規中矩的在崑崙待了近十年,此時,眼看劍王境界的姜凡都奈何不了自己,熊霸無時無刻不想著離開崑崙劍派,出去走上一遭。

不過,熊霸雖然皮糙肉厚,能抗能打,但身在人族之地的他,還是不敢一個熊就這麼冒冒失失的去人族闖蕩,畢竟他是獸族族人,一個搞不好,被人族強大的劍修抓去,當成寵物或者看門滴圈養起來,那可就悲劇了。

當然,熊霸雖被姜凡稱呼為笨熊,但他並不愚昧,他就想跟著葉雲出去溜達溜達,因為,葉雲擁有乾坤鐲,乃是他生命的安全保障。


「葉師弟,你有什麼事情,可以交給我,師兄幫你辦!」姜凡誠懇的看著葉雲,眼前這位師父的關門弟子,自己的小師弟,自從成為崑崙弟子以後,並沒有在崑崙劍派待多久,甚至,對方連崑崙劍派的三大劍陣都不曾習會,那可是東衍萬族之中最強的合擊功法,連九大族群的九大聖地,都不曾擁有。

「有些私事,這次離開的時間,恐怕只長不短。」葉雲說到此處,心中挂念起古銅,稍作停頓,又道:「因為,這次我要前往萬族聖城的聖劍宗。」

「聖劍宗,人族修行聖地!」姜凡表情突然變得不自然起來,因為,當初為了照顧姜岳,他硬是放棄了前往聖劍宗修行的機會,不過,姜岳重塑真身之後,給他傳授了一套攻守兼備的功法,他只要領悟透徹,就能發揮出劍皇強者的攻擊力和防禦力,而且,這套功法,會隨著自身實力的提高而成長,可以受用一生。

「葉兄弟,這次前往萬族聖城,你一定要帶上我,我絕對服從你的話,不對,你的話就是命令,就是天意,只要你帶上我,我什麼都聽你的!」熊霸急的抓耳撓腮,就怕葉雲再次把他丟在崑崙劍派,一個人不聲不響的離去,崑崙山脈雖然極其龐大,但早就布滿了熊霸的足跡。

「恩,看情況而定,如果方便的話,我會帶上你的!」葉雲若有所思,不過,他所說的方便,指的是自己有能力確保熊霸的安全。

砰。

寬大的手掌拍擊在葉雲肩膀上,熊霸興奮的想給葉雲來個熊抱,但是,葉雲看到熊霸比古銅還要健壯的身軀,腳下抹油,早就閃到了一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