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這種全新的樟木箱子,一個村裡都沒幾戶人家能拿得出來。

江家雖然拿得出來,但絕對不會給一個不受寵的江二妮作為陪嫁。

「嘖,那我就更要砸了它不可。」

江綰眼中閃著惡意,陸詩如驚訝地睜了一下眼。

不再多說廢話,出去沒一會兒就拿了一把砍柴刀過來。

江綰翻著白眼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我,病患,看到了嗎?」

陸詩如遞砍柴刀的手沒有動。

江綰突然將視線落在陸詩如嫩白的小手上面。

再又低頭看了看她這具身體的手。

兩者相比低咒一聲。

她沒臉開口,讓陸詩如用這雙手來做這種粗重活。

「你弟呢?他沒在家嗎?把他叫過來把鎖撬了。」

「你倒挺會吩咐人。」

「這有什麼,你大哥不在,他一個男的不就是家裡的頂樑柱嘛,這種粗重的活他不做,難道還要我們兩個女的來做?」

「他才十歲。」

陸詩如嘀咕表示不滿,卻也把陸謹安叫來了。

陸謹安三兩下就把鎖撬壞了。

箱子一打開,三個腦袋齊齊湊了上去。

江綰從中拿起一個石塊,在手裡掂了掂,冷笑地說:「這就是江寶珠所說的巨額陪嫁?也就你信她的鬼話,蠢!」

陸詩如皺起眉頭,「我沒有信她的話。」

「這要不是我這次把事情鬧得這麼大,你會不信她的話?」

陸詩如不知道江二妮為什麼就這麼篤定,她一定會受到江寶珠的愚弄。

可她也懶得跟江二妮爭論這種沒意義的事情。

「既然你這麼厲害的話,這一箱子的嫁妝,你就自己應對吧!」

江綰倒真有一個主意。

「弟弟,你幫我去演一場戲。」

「弟弟?」陸謹安黑著臉看去。

江綰皮笑一聲,「我嫁給了你大哥,我不叫你弟弟難道要叫你哥哥,你受得住嗎?你就是受得住,我也怕你大哥回來了抽你喲!」

陸謹安咬著牙,雙眼鼓起,憤憤地看著江綰,一副不爽的樣子。

「行了,別鬧彆扭了,你現在趕緊去江家,一邊跑一邊大叫,就說江二妮要上吊了。」

「?」陸家姐弟兩人眼裡都是問號。

江綰笑得意味深長地說:「我平白被他們嫁來,又一點嫁妝不給,我鬧上吊,這不是很正常的嗎?」

「正常個鬼。」陸詩如沉下臉,防備地看著江綰,警告說:「休想敗壞我哥的名聲。」

「?」這下輪到了江綰一臉茫然。

「你這樣鬧,好像顯得我哥多差,不值得嫁一樣。」

江綰傻眼。

這該死的兄控。

「好啊,原來你這麼陰險,虧我大哥還去給你請大夫了,你竟然想詆毀他。」陸謹安氣急敗壞。

「我……」江綰有口難言,「真的就是單純的想去找江家的麻煩,我現在人都到了你們家,生死不都被你們兄妹拿捏著的嗎?我能對你們怎麼樣。」

至少在她沒有恢復健康以前,她是真的打不過陸謹川。

「行行行,那你們直接押著我去江家討公道可以嗎?就當是你們不滿意我這個新娘子,想要找他們要回聘禮。」

「什麼叫就當。」

「本來就不滿意。」

陸詩如和陸謹安一人一句,意思表達得十分清晰。

江綰抬手,一左一右捏住了他們兩人的臉蛋。

「小鬼,你們這樣就不可愛了,知道嗎?」

陸詩如和陸謹安顯然沒被人這樣揪過臉蛋,兩個人當場就傻了眼。

江綰剛笑出聲,正要再說兩句的時候,對上站在門口朝她投來死亡凝視的陸謹川。

江綰動作一僵,訕訕的收回手。

「我如果說我沒有欺負他們,你信嗎?」

陸詩如和陸謹安姐弟兩人顯然也沒有想到,這種場面會被陸謹川撞破。

好在他們的反應很直接,當下就紅了臉,一副窘迫的樣子。

江綰瞥了一眼,心裡鬆了一口氣。

他們這種小表情,應該能證明她的清白吧?

陸謹川沒有表態,冷漠的丟下一句,「出來。」

江綰誠惶誠恐的跟了出去,看到院里站著的大夫,鬆了口氣的迎了上去。

大夫把脈的時候,江綰不忘打量陸謹川。

陸謹川一言不發的站在旁邊,連一個多餘的眼神都沒有賞給江綰。

江綰覺得沒趣,撇了撇嘴。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神器的氣息。是保存下的神器之力。」

。 「天啦,姐夫,你不會告訴我,這就是你給姐買的禮物吧,最新款瑪莎拉蒂,售價好像是三百多萬啊!」

當姜天帶着三人來到自己的禮物前,葉穎忍不住的驚呼了起來。

葉曦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姜天,充滿了疑惑和震驚。

「這車,真是你買的。」葉曦也問道。

姜天笑着說道:「不,這車是給你買的,喜歡嗎?」

「你,你怎麼買這麽貴的車。」葉曦說道。

葉穎雙眼冒光,直接拉開車門就坐了進去,這裏摸摸,哪裏摸摸,「姐夫,這車真好,我也想要一輛。」

姜天說道:「你不要問我,要問就問你姐,我們家你姐說了算。」

「姐。」葉穎轉身對着葉曦說道。

葉曦拉着姜天問道:「這車,太貴了,我不能要。」

姜天笑着說道:「你人都要嫁給我,不就是一輛車嗎?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我也可以給你摘下來。」

「正好,車也有了,不是參加同學聚會嗎?我跟你一起去。」

姜天說着轉身對着葉穎說道:「兮兮就交給你了,等我跟你姐結婚的時候,給你買一輛更好的。」

「姐夫這可是你說的,可不能說話不算話。」葉穎高興的說道。

「放心好了,一定送你一輛更好的。」姜天說道。

說着姜天拉着葉曦前往這一次同學聚會的目的地。

洪都大酒店。

是一家四星大酒店,之所以在這裏舉辦同學聚會,那是因為這家酒店,正好是他們同伴同學趙洪家的產業之一。

趙洪也是同學聚會的發起人之一。

說起同學聚會,差不多每年都要舉辦一次,不過葉曦自從大學畢業之後,卻從沒有參加過,這一次要不是遇到戴思思,她也不會來參加這一次同學聚會。

來到酒店門口,停好車,兩人就大步朝着酒店走去。

「葉曦,真的是你,沒想到今年的同學聚會你也來了,哎呀,想死我了。」

剛走到門口,一個人影突然沖了出來,來到葉曦的面前,張開雙手,直接一個大大的擁抱就撲了上來。

「挺,別,別過來,小心點。」

看着這個人影,葉曦嚇了一大跳,倒不是對方長的難看,而是對方大著個肚子,看樣子少說也有七八個月大了。

「崔虹,果然是你,都要當媽媽了,還這麽瘋瘋癲癲的。」

崔虹,葉曦當年大學期間最好的閨蜜,大學四年的舍友,算起來也有好幾年沒見了。

崔虹被葉曦一阻攔,頓時穩住身形,走到葉曦的面前,舉起手裏的小拳頭,朝着葉曦就捶打了過去,一副埋怨的的說道:「好你也葉曦,我記得當年我們畢業那天可是說好的,要做彼此的伴娘,你倒好,居然消失了,而且一消失就是五年,怎麼現在總算是出現了,還說當我的伴娘了,我孩子都快要出身了,說,要想怎麼補償我。」

「補償,那好啊,我當孩子的乾娘怎麼樣。」葉曦說道。

說道這裏,葉曦,一臉嚴肅的說道:「崔虹,對不起,我失約了。」

「好了,不要說對不起,你的事情其實我知道一些,葉曦,這些年你受苦了。」崔虹突然心痛的拍了拍葉曦的肩膀說道。

。 一連幾天,斷念都是被人,好吃好喝的伺候著,日子倒也舒坦!身體也恢復如初!但心裡卻是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

因為根本連房間門都出不去,如同籠里金絲雀!去哪裡,都有人寸步不離的跟著……嘗試過很多種,逃跑,但都以失敗而結尾!(比如,說自己悶,想出去,透氣的時間,趁機逃跑,結果,沒跑多遠就被攔截回來了,又比如,喬裝打扮成保潔員,護士,醫生,等各種角色,結果因為不熟悉路途,而又人,輕而易舉的帶回來!

幾次碰壁后,才明白了,原來,這裡整個醫院,都是人家大佬的,醫院四處,明裡暗裡,都安插著人手,而且自己活動範圍有限,想要離開這裡,除非簽了狗屁協議,或者大佬發同意…)

………而且每天,都會,遞來同樣的一份文件,(內容無非就是要斷念答應,心甘情願的,安靜的呆在大佬身邊,時間一年,當一隻聽話的,溫順的小綿羊,小女人,乖乖女……

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極強!

性格耿直,喜歡自由,牙根跟淑女從來不沾邊的斷念,哪能受得了這種,…………思來想去,還是,面對面的跟野蠻人談談……

………」…我想通了,我要見你們老闆…」…

…「…好的,稍等…馬上安排」一個保鏢直接下樓了

(看見了么,整個醫院的通訊信號被屏蔽,至於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