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咱千歲的功勞。」

況千歲咬著奶嘴,

叭嘰叭嘰喝得歡快。

聞言抬眸,

斜斜瞥他,眼睛里寫滿理所應當。 況千歲七個月大時。

曲母莫醉英意外懷上二胎。

曲家上下歡喜的不行。

曲母更是興奮到,跟左九卿搶打越洋電話。

一旦打通,能佔線嘮仨小時。

然而,

有那麼一個人,

心情和精神狀態,

跟全家完全相反。

曲驚眠對未來弟弟妹妹的到來,非常不喜歡。

甚至可以說,相當不友善。

故意摔砸各種玩具。

每天不分晝夜,

毫無理由的突然哭鬧發脾氣,

甚至學會打投訴熱線。

可惜尚未學會說話,

除了咿咿呀呀,就是嗷嗷哇哇,

把電話客服萌一臉血,

奈何,就是一個字也聽不懂。

後來偷瞄其他人操作電腦和平板,

無師自通,

學會用平板登陸相關部門網站,

匿名舉報曲氏集團,種種並不存在的不合規行為。

曲父氣到血壓飆,

曲母無奈,

哭笑不得找左九卿商量法子。

最後也不知怎麼商量的,

決定把況千歲借給曲家一段時間,

讓曲驚眠提前適應一下,

有弟弟妹妹的生活。

這天早上,

況千歲被曲母親自接走,

毫不知情的左老爺子,起床下樓吃早飯。

習慣性沖一瓶牛奶,

轉臉卻沒見到乖孫。

老爺子眉目嚴肅,

問助理兼管家的春福庭,

「小公……咳,千歲呢?還在睡?」

春福庭把盛了白粥的瓷碗,擺到左老爺子面前,

不假思索便把左九卿給賣了,

「大小姐把小公主借給曲家了。」

剛剛從前院回到餐廳的左九卿:……

手裡奶瓶還熱乎的左老爺子:……

「左、九、卿。」

老爺子咬著牙,

一字一頓,

把轉頭想跑的女兒喊了回來。

左九卿暗暗瞪了管家一眼,

乖巧無辜的坐在餐桌旁,

笑眯眯道,

「爸,您早啊。」

左老爺子餘光瞥她,

嘖地一聲,

「把千歲接回來。

你去,還是我去,

自己選。」

左九卿準備一肚子的腹稿,

瞬間沒了用武之地。

索性也不管許多,直接攤牌耍賴,

「我不去。爸也不許去。」

左老爺子呵呵,

抓著奶瓶,起身朝大門走。

左九卿當場懵住,

急忙追上,

說話都跑調破音了,

「爸——!

你怎麼這樣啊~

到底誰才是你女兒呀~

您眼裡還有我這個女兒嘛~」

左九卿好委屈。

生個女兒跟自己搶寵愛。

關鍵還一槍一個準。

這陣子,

她感覺自己小時候都沒女兒這麼被捧在手心。

早知道當初就不賭氣生下來了。

現在她在家裡的地位,

從天到地。

再不爭取一下,

估計沒兩年就得去地下負好幾層。

被親閨女一通委屈埋怨,

再一大波撒嬌賣萌,

加上曲家人及時上門解釋報備,

左老爺子認真做了自我反思。

最後心不甘情不願的接受女兒的安排。

「行吧,正好最近忙。」

原定被推遲的出國行程,

現在莫名其妙、稀里糊塗又恢復正常。

「國外有幾個項目,

我明天出發,大約一周后回來。

千歲就暫時留在曲家,叨擾幾日罷。」

曲家人連連應聲。

舉手起誓,

不斷跟老爺子保證,

一定讓左家的小少爺吃好喝好睡好,

絕不會讓「他」受半點委屈。

左老爺子聞言,哼哼兩聲,不置可否。

呵呵。

大亨獨佔小妻 荒謬。

再好能有親姥爺好? 曲驚眠今天也是從噩夢中醒來。

夢裡的弟弟,

搶他媽媽,搶他爸爸,搶他玩具,搶他的一切。

太恐怖了。

於是,

醒來的第一件事,

就是嚎啕大哭。

「嗚哇——~啊——~~」

他一邊哭,

一邊抬腿伸胳膊,配合著阿姨穿衣服。

床上到床下,

二樓到一樓,

卧室到餐廳。

一路哭著沒歇氣。

中途阿姨給拿手帕擦眼淚,

用紙巾擤鼻涕,

也都會暫停兩秒,站在原地,配合用力。

擦乾淨之後,

又繼續嚎、啕、大、哭。

然後,

越哭越餓,

越餓越委屈,

越委屈越想哭。

無限惡性循環的一天,

如昨天、前天、大前天一樣的開場複製粘貼。

可今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