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馬上站起來,滿臉恭敬的表情,用雙手接過茶杯說了聲:「謝謝您!」

然後倆人才坐在椅子上。


郭教授肅然端坐,把自己是如何受迫害,才淪落到挑大糞的經過,詳詳細細地給他兩位知青說了一遍。

秦春天聽著聽著,手握拳頭,眼中噴火。

他說:「要是讓我看到了,我就非來他個祥龍十八掌打那造反頭頭一個熊貓眼不可!」

當他又聽到,造反派們說教授是特務,而且還把郭教授打的身上多處骨折時,他更是氣沖斗牛。

秦春天憤恨地又說道,「他們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呀!他們分明是找借口,誣陷好人吶!那幫畜生竟然出手那麼重,簡直是可恨之極呀!」秦春天帶著疑惑不解地問郭教授,「那當時就沒人站出來主持公道嗎?」

張光明他心中暗想:看起來這位知青富有同情心的善良之人哪。

郭教授說:「當大家遠遠就聽到震天動地的口號聲,大夥就彷彿嗅到了血腥的氣息。

領導和同事們看到他們誣陷我時,趕忙替我申辯,可是造反派們,把他們通通綁起來堵住了嘴呀!

遇到這幫殘暴之徒,可他們也無計可施啊!」

郭教授提起那令人觸目驚心之事,仍然心顫手抖。

倆位知青聽得教授那悲慘的經歷后泣不成聲,淚流滿面。

李中秋的淚水順著臉頰流到她手上,她十分氣憤地說:「郭教授您遭受了這麼大的冤屈呀!

郭教授您真是太可憐了。

我不知道,世上竟然有這麼狠毒的人吶!」

她的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她還說,「他們哪是人吶?他們分明是一群披著人皮的猛獸呀!」

張光明暗中觀察,他發現李中秋先是氣憤填膺,后又悲不自勝地泣涕如雨。

他敢斷定,這是一位善解人意心底很善良的好姑娘。

他在心裡暗想:他們確實是可塑之才呀!

兩位知情異口同聲地問道:「如果我們想拜教授為師,跟您學習農業機械製造技術,您願意收我們為徒嗎?」倆知青用懇求的眼神看著郭教授。

郭教授用商量的口吻說:「我是很樂意收你們倆位徒弟的,可是,干農業機械製造這一行,可是很苦累的喲。

不知你們倆的意思是一時興起呢?還是永久的志向呢?」

他沒等他倆回答,就又強調一遍:「我先聲明一點,幹這一行真的真的是很苦很苦的喲。

你們城裡的青年,哪能吃得了酷熱嚴寒的那種苦呢?」郭教授又問。

兩人一起回答:「我們是堅決一輩子跟你們倆學習的,絕不是一時興起。」

兩人然後又伸出雙手,一人拉住教授一隻手,同時興奮地問道:「您真的願意收我們倆為徒嗎?」

郭教授鄭重其事地說:「是啊,我一百個願意啊!可我真不知道你們倆能堅持多久呀?」

秦春天和李中秋這一聽同時說,「真的是一輩子!」兩人堅定地說,然後高興地扺掌雀躍。

郭教授和張支書無比興奮地交流一下眼神,兩人也擊掌同時說,「好!」

郭教授笑著補充了一句:「我收你們倆位徒弟,那可是免費授學的喲!」

張光明趕快趁熱打鐵馬上說:「還不趕快謝謝咱的郭老師!」


倆位知青異常興奮地擦了擦興奮的淚水,此時的兩人激動的無以言表,對著教授鄭重得恭恭敬敬地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

然後兩人充滿感激地大聲說:「謝謝您郭老師!」倆人配合的異常默契,倆知青不約而同地說。

秦春天一把拉著郭教授的手說:「我們倆能在您的家裡,聽您這位大專家親自為我們授課解惑,我們真是太幸運了呀!」


李中秋也忙說:「您可是有名的農業機械專家呀!您能收我們倆為徒,我簡直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語言,來表達現在激動的心情。我,我太感謝您啦!」

老師無私收徒之舉,讓兩位徒弟興奮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兩人趕快給老師讓座倒茶,郭教授叫他倆不要再這麼客氣了。大家都轉悲為喜了。

張光明笑眯眯地說:「大哥,我不會一直讓您做地向工作者,我明天就去找公社書記說這件事兒。」

沒想到郭教授竟然堅決地拒絕了。

他說:我不能連累你呀,弄不好你就會被革職查辦的呀。 「現在咱們趁著月光,去你家的牆角那邊薅生菜和莙子菜來。咱們來慶祝你又多了兩個徒弟,你看咋樣?」張光明高興不已地對郭教授說。

「好啊!」郭教授興奮地說。

秦春天和李中秋,兩人和新拜的老師一起動手,忙活著摘菜,洗菜,焯菜,調菜。

不一會兒鮮香可口的下酒菜就做好了。

四人邊喝酒邊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暢所欲言。

他們談論到國家貧困的原因。

張光明他唏噓感憤道:「我們回眸百年歷史,祖國曾經遭受多少重創呀!

在強敵的鐵蹄下一次次的割地賠款,每一位中國人都不應該忘記國恥,才能開創未來呀!

咱遠的不說,就說慈禧太后,就為她的六十大壽就『耗資國家八百萬兩白銀吶!國庫哪有那麼多銀兩啊?』

她就挪用了海軍建設軍費。這些都是歷史資料書上介紹說的造成了『北洋艦隊的船隻陳舊,彈藥奇缺,最終導致甲午海戰慘敗於日本聯合艦隊呀!』

我一想到這些事兒呀?讓我國人民深陷水深火熱之中,那時期,是她讓咱中國人窩囊之極的呀!她真是頭髮長目光短啊!」在場的幾人都點點頭。

張光明萬分感慨地說道:「那一次又一次的割地賠款,怎不令我國人有識之士氣憤填膺呢?

孫中山先生,他領導一大批愛國的文人志士和廣大軍民一起鬧革命,推翻了無能腐敗的清**,蘇聯的馬克思領導的十月革命的勝利,對咱國產生的意義是重大而又深遠呀!

五四運動后,也正是有了一批馬克思主義的傳播者比如:我們偉人等革命家,點燃革命的火種,在咱國工農兵中不斷燎原。

後來中國共產***著思想先進的工農兵們,通過堅持不解得浴血奮戰,取得了抗日戰爭與解放戰爭的偉大的勝利,終於推翻了舊社會。

新社會制度下的各種現象煥然一新。你們說是吧?」

他們都點頭稱是。

師徒四人從國民革命、北伐戰爭一直談到艱苦卓絕的二萬五千里長征。

張光明接著還談論第二次世界大戰。「我看到報上刊登著:『英勇的蘇聯紅軍以犧牲二千七百萬人的沉重代價,取得了偉大的勝利。

而我們中國呢?以傷亡三千五百萬人的慘重代價取得了反對侵略的戰爭。

英勇頑強的中國廣大的軍民凝心聚力,徹底粉碎了妄圖吞併我國的侵略者的狼子野心。』所以我們要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生活啊!』」

張光明緊接著他們又談到,我們共產黨的廣大軍民齊心協力,取得了三年解放戰爭的偉大勝利。

又一直談到了偉人站在天門城樓上,**地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的那一刻,全國人民喜極而泣,人民得解放了,咱貧民百姓啊終於可以有尊嚴的生活了呀!從此後終於可以挺起胸脯做人了!

郭教授激動地說:「當時,我也在其中啊!

誒呀,城樓下的萬眾沸騰啦!

十萬人民齊歡慶啊!

那種熱烈的場面呀用語言都無法來形容,那日可是全國人民齊歡騰啊!」

李中秋和秦春天,都用羨慕的眼神說:「老師您真是太幸運了!」


張光明動情地說:「在中國共產黨的英明領導下進行了土地改革,讓農民有了土地,人民才能自己當家做了主人啊!

黨中央又經過了改革的一系列措施的實施,使得生活在最底層的人民,才有了尊嚴去生活啊!」

張光明說:「你們知道嗎?我國農民占我國人口的百分之八十還多呢!」

「哦?我還真不知道我國的農民有這麼多哇!」李中秋吃驚地說。

「所以我國對農業的發展很是重視啊!進行了社會主義的改造,『從建國到一九五三年,以發展互助組為主。』我國開始實施「一五」計劃,一九五四年到一九五五年底,我國以辦初級社為主。

一九五六年我國以普遍辦高級社為主。

不止是農業,也對手工業社會主義改造;對資產主義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了。』你們知道嗎通過這些改造,我國第一個五年計劃超額完成任務啦!」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點點頭一起說:「我們知道。」

「哦你看我啰嗦了這麼多,你們可都是高中畢業生的人吶!怎麼會不知道呢?」張光明不好意思地說。

「一九五四年召開的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頒布了第一部《中國人民共和國憲法》,使社會主義在我國基本建立起來了。

全國人民建設社會主義的積極性很高啊!

看各條戰線上的人民的幹勁兒多大呀!」張光明又感慨地說。

郭教授接著說:中共八大二次會議提出了『鼓足幹勁,力爭上遊,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的提出,是鼓勵人民大幹社會主義嘞,這多好啊!

可是後來那可真是想要快速趕超強國之舉呀,可是凡事欲速難成啊!」

張光明接著說:「是啊!咱們的國家是社會主義的探索者,在建設社會主義的道路上摸索前進階段,意欲尋找一種快速發展的道路啊!

只要是能大大調動農民的積極性的方法,就是很好的辦法啊!」

郭教授聽了這句話,嚇得他趕快悄悄察顏觀色兩位知青的面部表情。

見他們的表情並沒有什麼異常,轉臉看著張光明馬上制止道:「光明啊,你出了這屋門可不敢說這話啊!

這話要是傳到上頭會被說成是「瓦解集體經濟」,你會跟我一樣會遭到紅衛兵們揪斗和大批判的呀!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呀!

李中秋和秦春天你們兩個出去,可不要把他說的這些話傳出去喲。」

兩人對視一下帶著不解的表情,看著郭教授那張謹小慎微的臉龐,「你們聽到沒有呀?」

兩位年輕人看著郭教授那緊張的樣子,急忙用認真的表情邊嗯邊點頭。

張光明抬頭一看窗戶發現天色微明,才知道幾人是徹夜未眠。

他們談論著國事、天下事天直至天亮。

張光明最後為今夜的談話做出了總結。

他說:「之所以我們中國會受欺負,是由於中國武器落後,才會受到外敵的侵略呀!

縱觀歷史,自古以來,落後就挨打,貧窮就會受欺負呀!

放眼世界武器先進才是強者,光是發展工農商是不行的,武器落後還是不行啊!

**可是咱中國最先製造的吧,可是西方帝國主義的國家,他們思想就是長遠呀!

他們就想到用來製造**的彈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