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保鏢沒等反應過來,胸口就先後被撞中。兩人都是悶哼一聲,胸骨粉碎,仰天吐血倒地。

這身影正是鄭宇白,方纔那槍林彈雨之間,他竟然存活下來,此刻先將兩個最近的保鏢擊殺,隨後身影沖天雙手一甩,手上暗藏的十幾顆石頭脫手而出,以滿天花雨之勢向着四面八方飛射而出。

當日在京海的安全公寓裏做管理員的時候,鄭宇白曾經跟謝春來學習過飛檐術。不過除了這套輕功之外,他還另外學了謝春來用來對敵的功夫。

說是功夫,不如說是無賴的手段更好。盜門的人最厲害的就是手上的功夫,指頭和手腕尤其得靈活有力。謝春來這套功夫就是發射暗器,就算一根牙籤在他手中,也能變成致命的兇器。

當時鄭宇白只是學來好玩,因爲那和杜必勝傳授給他丟骰子的本領在用勁的手法上很相似。沒想到時隔許久,那套暗器手法竟然在這裏用上。

方纔十顆石頭就斃掉七人,已經是驚世駭俗的手法。現在同時發出十幾顆石頭,是鄭宇白將謝春來的手法上融和對內勁的理解,自創的一套方法。面對對方十幾人的虎視眈眈,他下手毫不留情。

石子呼嘯着射出,這些平素被人踩在腳下,看起來很是賞心悅目的小石頭此刻變成了兇狠的殺器。周遭已經略微放下心來的保鏢們猝不及防,只見眼前一花,就紛紛中招。

保鏢頭目羅納德可不是個普通人,他十五歲就已經是柔道的黑帶高手,之後又在全世界尋訪高人,先後學習了泰拳,跆拳道和中國散打功夫,可算是一個不俗的高手。

正是因爲有了這樣的履歷,羅納德才會在進入骷髏會之後成爲高層之一加拿大人本特利的貼身保鏢團的首領。本特利一直對他器重有加,而今天便是他爲自己的薪水盡心盡力的時候了。

石頭激射,不會因爲羅納德的地位高人一等就慢一些。不過羅納德身懷一身的絕技,當然不是普通保鏢所能比擬的。見到鄭宇白的身影衝出來的時候,他已經舉起了手槍,等到鄭宇白將石頭飛射過來,他下意識的揮手一擋。


“啪”的一聲響,石頭正打在手槍之上。羅納德只覺得虎口一疼,再也把持不住,手一鬆,手槍落在地上。

“好厲害的傢伙。”羅納德心中大駭,直到此刻他才發現小瞧了入侵者。而等他緩過神來四下去看的時候,心中的驚駭更深。

方纔還有十五個手下,可鄭宇白這一輪石子亂射之後,竟然有十一個被打中要害,或是當場斃命,或是昏厥過去。還有五個被打在不那麼咬要緊的部位,可兩個給打斷了胳膊,兩個斷了腿,另外一個耳朵被削去一塊。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羅納德驚恐萬分的問道。


鄭宇白並沒有答話,他緩緩的轉過身,面朝着別墅。

別墅的大門正慢慢的打開來,裏面走出了五個男子來。

鄭宇白神色肅穆,儘管方纔被二十幾個人圍困住,可他們再厲害也不過是普通人。鄭宇白的武術已經習練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一個人也好,千軍萬馬也好,在他眼中已經沒什麼分別。

而現在從別墅裏出來的五個人卻不是普通人,如果猜的沒錯的話,這是五個實力絕不在當日電光石火四人之下的異者。

羅納德這時候才鬆了一口氣,像溺水的人撈到救命稻草一樣,拼命的逃過去。

“殺了這個傢伙!”羅納德衝到五人的身後,惡狠狠的叫道。

五人的臉上都沒什麼表情,當中一個身高超過兩米的長人最爲顯眼,他一張馬臉拉的極長,冷冷的道:“老闆說,你們真是一羣廢物。如果連一個入侵者都沒辦法幹掉,以後不要再出現在他面前了。”

羅納德臉色鐵青,渾身顫抖起來,他勉強道:“我知道了。”然後慢慢的向鄭宇白走過去。 說一下本週的更新。

週一到週五每天凌晨更新半章也就是3000+字,這樣到週五凌晨的時候,恰好更新到第十五集的第九章。

週六週日休息,也同時準備新書,週一凌晨0點,天驕的最後一章大結局和新書的第一章將同時發佈,請大家到時候支持豬!

*************************

看到方纔鄭宇白那空中飛石殺人的一幕,羅納德就算再蠢也知道他那些柔道跆拳道的功夫根本就只是花拳繡腿而已。

不過惹怒了老闆,那可是一件更可怕的事情。羅納德想到曾經親眼看到過的一些悲慘的場面,就只能硬着頭皮迎向鄭宇白。

鄭宇白並沒有把羅納德放在眼裏,他真正在意的是那五個異者。五人身上都釋放出強大的力場來。鄭宇白甚至感覺到其中一個的能力控制範圍非常廣大,幾乎已經延伸到他的身前。

“看來很不好對付。”鄭宇白無視正艱難的一步步的走過來的羅納德,注意力絕大部分都落在那五個異者身上。

羅納德好不容易走到鄭宇白的身前,完全沒有任何架勢的舉起拳頭來,活像個街頭混混。

鄭宇白目光如電的在羅納德的臉上掃過,冷哼一聲就要出拳。可拳頭還沒等發出去,羅納德已經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高聲道:“我不想死,你救救我吧。”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倒是讓鄭宇白愣住了,看到羅納德一副爛泥扶不上牆的德行,鄭宇白也懶得理會他。

倒是那五個異者有些惱怒。兩米長人怒道:“羅納德,你死定了。”

“我不想死!我還有老婆孩子呢。”羅納德連滾帶爬的躲到鄭宇白的身後,低聲道:“我知道本特利的密室在什麼地方,你如果不殺我的話,我什麼都告訴你。”

“這倒是個不錯的交易。”鄭宇白笑了笑,“你往後躲一躲吧,接下來,可能會打的激烈一點,別傷到你。”

羅納德如逢大赦,忙退出幾十米。他知道逃走是沒有意義的,得罪了本特利的話,除非他能逃出地球,不然一定是全家被殺光的下場。所以他現在只能盼望着鄭宇白能夠把本特利給幹掉,這樣他也許還有一條生路。

“那個高個子的傢伙叫霍利,他是個異者,他能……”羅納德打算出點力氣,先透露些情報給鄭宇白。不過一句話還沒說完整,那長人霍利已經暴怒起來。

一道寒光閃爍着向鄭宇白射過來,來勢兇猛,還在空氣中發出嗡嗡的聲響來。

鄭宇白本就全神貫注之中,見對方出手也不驚訝。他左掌一翻,抓向那道寒光。拇指和中指閃電般的將那道寒光夾住,手指之間,出現的赫然是一枚還在抖動着的硬幣。

“唔,好厲害的手段。”鄭宇白覺得硬幣上滾燙無比,可見運動的速度有多麼的快。

“你的石頭也很厲害,不如我們比試一下。”霍利對鄭宇白的表現並沒有絲毫的驚訝。

“原來你都看到了。”鄭宇白呵呵一笑,倒是覺得霍利的能力和自己方纔發射石頭的手法有些類似。兩人若是來一場暗器比試,大概會讓人眼花繚亂。

“比試嗎?或許你會死的痛快一點點。”霍利冷笑着道,從他的神情上來看,倒是和骷髏會手下大多數的異者一樣,都對自己的能力懷着無限的自信。只可惜鄭宇白也見識了不少輸掉性命之後的懊喪面孔。看得多了,也就沒什麼意思了。

“好啊。”鄭宇白笑道,他甩手將硬幣丟掉,坦然的往花園走去,俯身撿拾鵝卵石。

“霍利,幹嘛跟他浪費時間,直接殺掉就是了。老闆會不耐煩的。”霍利身後一個矮個子不滿的道。他大概只有一百五十幾公分,和霍利比起來相差十分的懸殊。

“這是我的事情。如果我解決不了他的話,才輪到你德雷克呢。現在,請你閉嘴。”霍利似乎和這個叫德雷克的小矮子不太和睦,語氣乖張的道。

德雷克惱羞成怒,卻大概忌憚着什麼,只是往身後的別墅望了一眼,便不再作聲。不過看他那副表情,大概很希望霍利輸掉這場比試吧。

鄭宇白慢條斯理的揀了兩塊鵝卵石,一手上拿着一塊,回到遠處。

霍利眯着眼睛看着鄭宇白,疑惑的道:“就兩顆?”

“足夠了。”鄭宇白笑笑。

“你會爲你的狂妄付出代價的。”霍利雙手一抖,雙手的指縫間陡然出現八枚硬幣。

鄭宇白只是微笑着看霍利,並沒有出聲也沒有出手。霍利有些惱火,他還是頭一次見到鄭宇白這樣不怕死的人,不過有老闆在別墅裏觀戰,這正是他揚名立萬的好時候。想到這裏,他雙手連續抖動,超能力發動,將八枚硬幣激射向鄭宇白。

看到霍利發動,鄭宇白也動了,他左手一甩,鵝卵石丟了出去。可惜他好像用力不足似的,鵝卵石丟的力氣太小,慢悠悠的飛向霍利,那速度簡直還不如小孩子投躲避球。

“只有兩顆而已……”霍利雙手再次抖動,手上又出現八枚硬幣,他的超能力就如同一挺機關槍,源源不斷的將硬幣發射出去。只是一瞬間的功夫,漫天都是他射出去的硬幣,而鄭宇白那顆鵝卵石飛在空中,顯得孤單無比。

霍利的臉上已經露出了笑容,他似乎看到鄭宇白渾身插滿硬幣慘死的樣子了。身後觀戰的老闆一定會爲自己的精彩表現而讚賞吧,或許這就是他獲得信任更進一步的好機會。

可惜的是,霍利的美夢只持續了半秒鐘。面對漫天飛舞的硬幣,鄭宇白並不慌亂,也沒有躲閃。他只是非常輕鬆的將右手的鵝卵石也射了出去。

第二顆鵝卵石的速度飛快,奇怪的是,它的目標居然不是霍利,而是之前發出的第一顆鵝卵石。因爲速度上的差異,第二顆居然在瞬間就追上了第一顆鵝卵石,兩顆石頭在空中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

就在霍利震驚的目光中,他看到第一顆鵝卵石被第二顆擊中之後粉碎開來,變成無數細小的石子,四面八方飛射出去。

那些在空中飛行着的硬幣全數被四散的碎石子擊中,完全失去了準頭,噼噼啪啪的落向其他方位,沒有一顆能夠打中鄭宇白。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而另外一些碎石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向霍利。並沒有特別準備的他來不及躲閃,而且也沒辦法躲閃把他整個人都籠罩起來的碎石,片刻之間就中了幾百顆小米粒大小的碎石子。

這些碎石子飛射的速度很快,擊中霍利之後深深的嵌入了他的身體之中,還有一粒正好擊中他的左眼,將他的眼珠打爆開。霍利慘叫一聲,捂住眼睛跪倒在地。

霍利的四個同伴對霍利的倒下似乎沒有什麼憐憫,尤其是那個德雷克,這時候得意洋洋的道:“霍利,你的本事還真是大了,這樣就完蛋了嗎?”

“德雷克……嗚……”霍利疼的在地上抽搐**着,估計心中一定對自己的託大悔恨無比。

“蝙蝠俠,小心!”鄭宇白正有感於這五個異者的不團結,身後突然響起提醒的聲音來。他聽出是傑克的聲音,不假思索的往旁邊一閃。

“砰”一聲槍響,鄭宇白本來站立的地方出現一個彈孔。

鄭宇白冷眼望着偷襲的方向,別墅一扇窗戶打開着,一個肥大的光頭中年男子將手中的槍丟下,破口大罵道:“還不給我殺掉他!”

“那……那就是本特利。”羅納德吞了一口唾沫,提醒鄭宇白道。

鄭宇白回頭看了眼不遠處的傑克,衝他豎起大拇指來,然後身影晃動,向着剩下的四個異者衝了過去。

“找死!”老闆已經不耐煩了,四個異者當然要抓緊時間幹掉鄭宇白這個可惡的入侵者。看到鄭宇白自己送上門來,他們立刻施展出各自的拿手本領。

矮個子的德雷克低吼着,好像一頭犀牛,他正要衝到鄭宇白的身旁施展自己的超能力,卻覺得眼前的身影一晃就不見了。

“人呢?”德雷克疑惑的四下去尋找。

身後傳來兩聲慘叫,德雷克轉過身去,就看到兩個同伴的身體飛出去的情景。

鄭宇白身若閃電,拳似迅雷,本來是衝向德雷克的,卻在瞬間改變了方向,繞到德雷克的身後,雙拳轟擊,立斃兩個異者。


德雷克叫喊着向鄭宇白撲過來,可惜他速度太慢,鄭宇白一墊步又繞開他,這一回把另外一個異者一腳踢得滿臉開花,又是一拳打在面門上,估計是死定了。

德雷克覺得自己如同被戲耍一樣,正要再衝上去,鄭宇白自己迎了過來。眼前拳影憧憧,幾乎晃花了德雷克的眼睛,還沒等他弄明白到底哪一個影子是真的,鄭宇白一計斧式下劈腿就斬在他的肩頭。喀嚓一聲,德雷克的肩膀粉碎,疼的他大呼小叫的倒了下來。

再上前一步,鄭宇白一腳踏下,結果了德雷克。這幾下殺手兇狠快捷,轉眼就解決了四個異者,血濺滿地。

一直在別墅窗口悠閒的看熱鬧的本特利傻眼了,和方纔死在鄭宇白手上的杜加里一樣,他非常信任自己身邊這些異者保鏢。身爲骷髏會的大佬,他經歷過無數次的刺殺,可每次他都當作一個捕獵者的遊戲來玩,他自己就是那至高無上的獵手,鄭宇白這樣的刺客則是獵物。

每一次的獵殺,他都很開心的看着刺客們的慘狀,有一種變態的滿足感。

可這一回,他再也滿足不起來了,他的三十人的保鏢衛隊和五個異者保鏢居然都死掉了。而那個傢伙竟然往別墅走過來,這讓一直愛惜自己生命的本特利顫抖起來。

下意識的抓起身邊的步槍,本特利瞄準了鄭宇白,想要親自射殺這個瘋狂的刺客。可就見鄭宇白的手一揚,一個小黑點隔着幾十米的距離射過來。然後本特利就感覺到額頭一疼,那小黑點勁道十足的射穿了他的頭骨,帶着**和污血從他後腦射出去,勢頭盡了才落到地上。

本特利一頭栽倒在地,他的身後,是那個殺掉他的罪魁禍首—-鄭宇白袖子上的鈕釦。 輕易的遠距離擊殺了本特利,鄭宇白覺得有點意興索然。

正想回身問方宏進的下落,別墅裏響起警報的鈴聲來,隨即衝出幾十號人,手上都拿着武器。

“唔……”鄭宇白可不想再亂戰一通了,他轉身就跑,絲毫沒有方纔一人力敵衆多保鏢的英勇身姿。

本來站在鄭宇白身後的羅納德一愣,也跟着鄭宇白狂奔起來,他雖然功夫不怎麼樣,可跑起來的速度倒是不慢。

一直在大門口處張望的傑克也轉身狂奔,一直跑到計程車旁,鑽進駕駛室。

鄭宇白跑出大門口,就看到一個人趟在門前,卻是方纔在高速公路上被他銬住的女探員傑西卡。

想到若不是她開着警車追上來,說不定事情會變得比較糟糕,她也算是無心幫了自己的忙。鄭宇白也不忍讓她死在這裏,便一把將她拎起來。

拎着傑西卡來到車子前,鄭宇白一眼看到方宏進昏迷在副駕駛位置上。他哈哈笑起來,將方宏進和傑西卡都塞進後排座,自己則坐在他們兩個中央。

正要叫傑克開車溜走,羅納德衝過來一把拉開車門,鑽進副駕駛座上,還順帶氣喘吁吁的衝鄭宇白道:“可算趕上了。”

鄭宇白無奈的看着這個叛徒,對傑克道:“開車。”

“好!”傑克興奮的尖叫一聲,一踩油門,車子衝了出去,把別墅裏衝出來的一羣烏合之衆遙遙的甩在身後吃尾氣了。

“我們現在要去哪裏?”傑克開出足足五分鐘,這才猛然想起來似的問鄭宇白。

鄭宇白自從上了車一直在閉目養神,聽到傑克的問題,撓了撓頭,目光落在身旁依舊昏迷着的方宏進的身上。

這纔剛剛來到美國,連美國的水都沒喝過一口就已經連殺了骷髏會的兩位高層了。估計現在其他的高層至少都已經得到杜加里斃命的消息了,這樣一來,之前的暗殺計劃恐怕是徹底被打亂了。

雖然如此,鄭宇白的腦子裏卻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對方雖然可能得到了消息,可不見得會立刻做出反應來。如果速度夠快的話,或許他能做出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來。

想到這裏,鄭宇白的手放到方宏進的人中上,用力一捏。方宏進哎呀一聲,悠悠的醒了過來。

“唔……”方宏進覺得腦袋很疼,他還記得那個黑人司機用什麼東西噴在他臉上,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現在清醒過來,他騰的坐起來,就要尋找那個可惡的黑人司機。


可出現在眼前的不是那個黑人,而是鄭宇白。不等方宏進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鄭宇白的手指已經快速的在他胸口和小腹上戳了幾下。

幾道或明或暗的內勁針扎一樣的鑽進方宏進的身體裏,攪動他的內臟,立刻疼的他**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