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時間晉升靈導師的天才,最終成爲了一名強大的靈尊,而只花了一年半時間的夏凱,難道以後會成爲一名比靈尊更強大的靈帝嗎?!

當靈帝這兩個字閃過成旬的腦海時,他的臉部肌肉不受控制的抽動了一下,靈帝的稱號已經在東方大陸很久沒有出現過了,如果東方大陸再次有靈帝的出現,或許整個靈脩界都會因他而改變吧。

“咳!”成旬用手遮住嘴巴,輕咳了一聲,試圖掩飾自己剛纔的失態,臉上的表情也比之前輕鬆了不少,就算雲靈學院這次依舊排名墊底,但如果給靈師公會推薦一名一年半就晉升靈導師的靈脩天才,或許會讓會長比看到雲靈學院奪冠還更加開心。

“既然人已到齊,那我就宣佈接下來的比賽規則。”成旬的聲音依舊通過精神力傳播到了廣場上每一個學員的耳中。

夏凱豎起耳朵,仔細的從頭到尾聽了一遍,發現三院爭霸賽的規則和之前的預選賽並沒有太大的變化,爲了體現公正公平,所有的作戰對手和比賽場次仍然是靠抽籤來決定。

從二十一支隊伍到最後的三強,總共分三場進行,第一場是從二十一支隊伍中選出十一支獲勝隊伍,第二場則是繼續選出六支隊伍,第三場就直接決出了三強陣容。最後的奪冠則是三強之間的兩兩車輪戰。

比賽總共歷時近二十天,加上預選賽的十天,正好是爲期一個月,這也讓每場比試過後,參賽隊伍們有足夠的時間調養生息。

“好了,比賽規則想必大家都清楚了,現在請二十一位代表逐一上來抽籤,除了一支隊伍會輪空以外,其餘二十支隊伍將進行十場比賽,兩天後便會決出十一強。”

夏凱撇了撇嘴,心中有些忐忑不安,進入到正式的三院爭霸賽以後,整個比賽氛圍都不一樣了,對手也都是堪比一流勢力的強者,更重要的是,還有他非常不熟悉的鬥師和魔法師做爲對手,接下來的每一場比賽對夏宗來說,都是一個更爲艱鉅的挑戰。

二十一名代表逐一走到了成旬面前,從他手中的竹筒裏抽出了一根寫着號碼的竹籤,當輪到夏凱的時候,他神情凝重地左挑右揀,直到成旬有些尷尬的咳了一聲,才下定決心似的抽出了一根看似安全的竹籤。 蕭凡也微微點頭向大家示好,才坐在了陸卿卿的旁邊。

蕭凡注意到,吳億凡一直盯着陸卿卿看,一看就知道又是個老色批。

姚紫月說道:“吳少,這就是我向你舉薦的人,我的姐妹,她和我一起畢業的,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們都拉她一把。”

說完,她還爲吳億凡和陸卿卿倒了一杯白酒。

這時候,姚紫月走到吳億凡的面前,火辣辣的眼神看着他,隨後一口飲盡。

只是吳億凡卻盯着她清晰雪白的鎖骨,還有她豐滿的胸脯有節奏地起伏,久久不能離開視線。

然後笑着端起酒杯,說道:“好說好說,我肯定帶上她。”

飲完酒他還目光淫穢的打量了陸卿卿一眼。

陸卿卿有些不自在,不得不躲避吳億凡的眼神,向蕭凡靠攏了一些。

“卿卿,我可是幫你說盡好話了,這次你也可以和我一起加入廣元藥業發展!”這時候姚紫月柳眉一挑,高傲說道。

說完她還不屑的看了蕭凡一眼。

在她看來蕭凡一個上門女婿,簡直太無能了,不僅不能幫上陸卿卿,就連吃飯也要陸卿卿帶着來蹭飯。

面對她的眼神,蕭凡也沒在意。

陸卿卿歉意的說道:“紫月,其實不用這樣的…我已經想好了,打算去‘最美的青春’面試。”

“我很看好‘最美的青春’,我覺得在裏面肯定能完成我的夢想和事業。”

陸卿卿學的醫療方面的專業,她的夢想就是有一天能在美容保健方面發展,而且還是醫療加入的那種。

在她看來,‘最美的青春’再好不過了。

吳億凡開口了:“陸小姐,如果我沒記錯,‘最美的青春’的門檻很高的,如果沒有關係,你很難進去的,倒不如來我廣元藥業,一起發展豈不美哉?”

“況且廣元藥業正在擴大規模,前途不可限量,紫月已經和我們廣元合作了,接下來我們就要對市場進行調研分析了,如果你加入肯定能給我們帶來更多的幫助。”

“況且,待遇方面陸小姐根本不用擔心。”

陸卿卿有些不好意思拒絕,有些爲難,這畢竟是姚紫月的心意。

蕭凡看出了她的爲難,冷不丁開口道:“‘最美的青春’啊,你去不用面試的,而且你一去鐵定是高層。”

“啊?”這倒讓陸卿卿有些摸不着頭腦了。

只是吳億凡看着蕭凡冷笑開口:“我看你是不瞭解‘最美的青春’吧,這裏面沒有資歷和關係,就算進去也只是個小職員,一個月拿個七八千工資,有什麼前途?”

“倒是你,我看你穿的不倫不類的,在哪工作啊?”

吳億凡瞥了蕭凡一眼,蕭凡的一身穿着很休閒,但是都看得出來,他的一身衣服都很廉價,說的一點不誇張,吳億凡的一雙襪子都比蕭凡一身行裝貴。

蕭凡想了想,自己的事業說起來也就一個診所。

他老實回答道:“我是醫生,開了一個小診所。”

“原來是個摳腳醫生啊,那也掙不到什麼錢吧。”吳億凡不屑道。

蕭凡嘆了口氣,說道:“是啊,掙不到什麼錢。”

“算了,看在你還算老實的份上,又是陸小姐的姐夫,以後跟着我混吧,保準你吃香的喝辣的。”

“這樣,你以後就當我的司機吧!”

只是,蕭凡不鹹不淡開口:“謝謝吳少厚愛,不過不需要,我還是覺得我的小診所好。”

“喲喲喲,不需要?說的你好像也有能耐一樣?”

吳億凡這時也說開了:“我可是聽說你是個上門女婿啊?整天花着老婆的錢,還算個男人嗎?”

蕭凡還沒來時,姚紫月就向他說了,陸卿卿會帶着她的上門姐夫一起過來。

聽到上門兩個字,是個人都知道肯定是個軟飯男,所以他對蕭凡是不屑的,但是見蕭凡挺老實的,所以看在陸卿卿的面子上,決定提攜一下他,沒想到這小子不識擡舉。

蕭凡無所謂,早就習慣了。

只是淡淡開口道:“管你吊事!”

吳億凡頓時就怒了,在金陵還沒有不給他面子的。

先不說他是廣元藥業的副經理,他還和熊氏集團的五強人熊霸是好朋友,自然不少人對他畢恭畢敬。

可是蕭凡一個上門女婿,自己好心好意幫他,他還甩臉子?


“如果不是看在陸小姐和紫月的面子上,你連和我喝酒的機會都沒有,不識擡舉!”

“一個吃軟飯窩囊廢的也敢有脾氣向我甩臉子,誰他媽慣的?”

他已經生氣了,站起身來毫不客氣訓斥,當衆給蕭凡難堪,好讓蕭凡知道是在跟誰說話。

姚紫月也附和道:“蕭凡,你就聽了吳少的吧,跟着他總比你在小診所當醫生好吧,況且吳少是有身份的人,你怎麼能這樣和他說話?”

陸卿卿這時俏臉一沉:“我姐夫說了不需要就是不需要,再說他不差那點錢。你們沒有必要對他冷嘲熱諷的吧。”

姚紫月微微皺眉,她好不容易和吳少處好關係,拿下項目,只要市場調研報告出來,他們就可以實施項目。

這個項目實施,在吳少的幫助下,肯定能賺的盆滿鉢滿。

現在蕭凡卻讓吳少不爽了。

這讓她更加厭惡蕭凡,“卿卿,我也是爲你姐夫好啊,他開個診所一個月纔多少錢,就算你姐每個月給他零花錢,他一個男人沒有好的事業,以後怎麼顧家?”

“紫月,我都說了,我姐夫真的不需要……”

她可是知道,蕭凡現在可有錢了,那個戴臣鳴真的給他轉了兩個億。

蕭凡喝了一口飲料,看着吳億凡他們笑道:“吳少是嗎?廣元藥業是嗎?我恰好認識你們董事長。”

聽到蕭凡的話,吳億凡哼了一聲冷笑不已:“認識我們董事長的多了去了,你算老幾?再說我們董事長又不認識你。”

“我要說的是,我剛好認識他,可以讓他開了你。”


蕭凡皮笑肉不笑。

“哈哈哈,我笑了,就你?誰給你的勇氣說出來的?”

吳億凡簡直快笑哭了。

他們董事長可是自己的好朋友,自己又是副經理,說開就開?你真以爲你是根蔥了?

姚紫月也是一臉鄙夷的看着蕭凡。

沒錢沒實力就算了,爲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還要硬裝逼。 夏凱眼中的安全,當然是二十一支隊伍中僅有的一個輪空名額了,在預選賽上夏宗便被天下掉下的餡餅砸中了,獲得了一個直接入選的機會,現在正式的三院爭霸賽,未必就不會讓夏宗再輪空一次。

如果這一場比試依舊輪空,夏宗就成爲響噹噹的十一強了,離冠軍之路便邁出了一大步,更重要的是,夏凱也可以趁着輪空的時機,好好觀察一下其它大陸使用的鬥氣和魔法,以便在接下來的比賽中更好的應對。

夏凱把手裏的竹籤當做寶貝一樣揣進了懷裏,跑到看臺沒人的一角,雙手有些顫抖地把其中夾藏的紙條抽了出來。


輪空…輪空…夏凱在心裏一遍一遍的默唸着,直到紙條完全展開的時候,他的雙眼猛然瞪大,我靠,真TM的是輪空!不會這麼好運吧,連着兩次的輪空,這是什麼概率啊!

夏凱難以置信的擠了擠雙眼,白花花的紙條上確實什麼數字都沒有,幸運女神竟然再次降臨到夏宗的頭上,三院爭霸賽的第一場竟是再次輪空了。

夏凱高興得一躍而起,像個小孩似的歡快地跑到登記處,揚着手裏的紙條大叫道,“夏宗,第一場輪空!”

負責登記的高年級學員眉頭一皺,他接過紙條仔細的看了看,然後慢悠悠地說道,“大哥,看清楚點好不好,背面不是寫着十四號嗎?”

嗡——!夏凱大笑的表情像是被速凍了一般,瞬間僵住了,背面…還有背面…

夏凱在心緒猛然下沉的過程中,擡頭看向了前方巨大的紅榜,和十四號對戰的是七號,上面已經寫出了抽中七號的隊伍,北斗學院,雄獅堡!

第一個對手就是陌生的鬥師!夏凱心中一凜,更讓他失望的是,自己的比賽場次竟然就是在上午,僅有的兩場之一!這就意味着,自己連觀摩的機會都沒有了。

夏凱暗歎一聲,看來上天還是公平的,輪空了一次之後,現在開始觸黴頭了。

此時,雲靈學院的廣場之上只安排了兩個碩大的擂臺,和之前的四個擂臺相比,這兩個擂臺的面積隨之擴大了一倍有餘。寬度已然超過百米,而長度更是接近了誇張的三百米。如此巨大的作戰場地,可以讓所有參賽者都盡情的發揮了。

走下看臺的夏凱朝着禹青三人苦笑一番,他們也立即心領神會地跟着夏凱往一號擂臺的方向走去。一顆近乎透明帶着一黑一藍兩色紋路的藥丸出現在了四人的手中,沒有絲毫的猶豫,夏宗成員都是頭一揚,便把手裏珍貴的二紋回氣丹服了下去。藥丸入肚之後,兩條如蛟龍般纏繞的藥霧開始源源不斷地供給着純淨的靈氣。

經過幾天的煉製,夏凱對於二紋回氣丹的煉藥成功率已經超過了百分之五十,每一名夏宗成員也分到了五瓶總共五十顆的二紋回氣丹,在如此充足的供應下,禹青三人也開始適應了將二紋回氣丹當零食嗑了。

走上了碩大的擂臺之後,以夏凱爲首,夏宗四人站成了一個特殊的作戰陣型,經過多次的對戰經驗,夏凱發現戰鬥中的站位也對最終成敗結果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爲只有站位準確,才能將每個人的作戰力發揮到最大,配合也將會更加的默契,從而達到一加一遠大於二的效果。

夏宗站定之後,取名爲雄獅堡的鬥師勢力也出現在了四人的視線當中,他們的人數也同樣是四人,三男一女,臉上都帶着一股自傲的神色。

夏凱沉着地探查了一番對方的實力,四名成員竟然都是鬥靈的等級,實力最強的達到了六星斗靈左右。

要知道,鬥靈的修爲就相當於靈脩界的靈導師,四名都是鬥靈,意味着夏宗此時的對手便是四名靈導師,每一名的實力都比夏宗的最強者,夏凱還高出了不少。

如果是和夏宗相比,雄獅堡的實力確實非常強悍,但在二十一支隊伍中,恐怕還屬於中等偏下,因爲他們中間沒有一個是鬥王的等級,這對夏宗來說,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四名鬥靈,夏凱眼色一凝,這樣的組合比一流勢力不樂幫還要高出一截,據夏凱所知,修煉鬥氣的南越武士,不論是進攻還是防禦都達到了近乎完美的平衡,這是由鬥氣本身特殊的性質所決定的,如果拿它跟五行之中的靈根相比較,恐怕防禦上不輸給金屬性,而攻擊上也不會輸給火屬性,可以說是五行之中任何一種都不能與之相比的逆天屬性。

因此,南越大陸便以鬥氣武士的驍勇善戰而著稱,他們更是常常憑藉鬥氣以弱制強,成爲許多靈師和魔法師的惡夢。

但正因爲鬥氣的逆天屬性似乎打破了平衡,南越武士在修煉上也有非常明顯的缺陷,就是晉級是三種職業中最爲艱難的。

鬥氣不像靈氣可以從天地間獲取,也不像魔法力可以藉助強大的魔杖,它的修煉完全靠着自身鬥氣體質的一點點增加和積累。所以,相當於靈導師的鬥靈等級,天知道他們會爆發出什麼樣的戰鬥力來。

兩支隊伍互看了一番之後,擂臺兩邊呈現出截然相反的氣氛,夏宗這一邊便是如臨大敵一般全都眉頭緊皺,周圍蔓延出一股無聲的緊張氛圍。而雄獅堡則比上臺之前還更加輕鬆不少,臉上的自傲神色越發不知收斂了,一名靈導師加三名大靈師的組合,無疑是二十一支隊伍中實力最弱的存在。

“哼!”雄獅堡爲首的六星斗靈,鼻子非常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回頭跟自己的隊友陰陽怪氣的說了幾句,一陣放肆的笑聲便從擂臺對面傳到了夏凱的耳朵裏。

雖然聽不懂四名武士說得是TM什麼鳥語,夏凱從他們的表情也能猜出個大概,一股無名的怒火立即從心底騰了起來,現在的夏宗不僅代表了雲靈學院,更是代表了東方大陸,夏凱可不會容許這幫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武士侮辱自己所在的大陸。

“三院爭霸賽,第一場一號擂臺,對戰開始!”

身穿黃袍的裁判也臉色異樣的瞪了一眼右手邊的武士成員,讓他們住嘴的最好辦法就是立即開始比賽。 哐的一聲,銅鑼在裁判音落的時候敲響了,雄獅堡四人這才止住了笑容,但他們卻統一的沒有任何行動,兩手橫抱像是看笑話一般地看着夏宗四人。

“找打是嗎?成全你!”夏凱暗喝一聲,丹田之中的靈力毫無保留的澎湃而出,擁有二紋回氣丹的補充,讓夏凱在作戰中可以更加無所顧忌的全力以赴。

“龍炎咆哮!”一道響徹擂臺的大喝,讓所有人包括擂臺下的觀衆都爲之一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