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道仙法就好像預定好了一樣,朝着對方激射過去。

“轟”的一聲,整個內核世界瞬間翻滾,沒有地核兩個人也沒有了顧忌,都大展拳腳的攻向對方。

煙塵散去,鵬飛仙尊凝視着姜衍,他知道對方很強,但是卻沒想到,對方也永遠五行之力。

“你將永恆之心煉化了?”鵬飛問到。

“喲,你的腦子不慢嘛,這都猜到了?”姜衍譏諷到。

“我應該早就想到了,沒想到這個大陸竟然還有人掌握五行之力。”鵬飛怒狠狠的說到。

現在的他雖然有點失望,但是起碼驗證了他的猜測。只要這小子一死,拿回永恆之心的機會還是有的。

“哎喲喂,你這人心思不乾淨啊,淨想好事,你就這麼確定,我能死?”姜衍嘲笑道。


叮~恭喜宿主裝X成功,獲得裝X值20點。

鵬飛愣愣的看着姜衍,剛纔一閃的想法,對方是如何知道的?難道是巧合?

姜衍聳了聳肩,一臉玩味的說道:“你猜對了,我的想法確實是巧合,而且是巧的很準!”

這一句話,差點沒讓鵬飛氣死過去,對方竟然能看透自己心裏的想法,想到這一點後,他屏氣凝神,將自己的心境瞬間壓下,變得空冥起來。


“我去,你這招數厲害,讓我都猜不到你想什麼呢!”姜衍吐槽

“哼,那你看看我這招。”鵬飛說完,內心再次放空,右手搭在左臂之上,一道光點,朝着姜衍激射過來。

“道法,滅神腿!”姜衍右腳朝着身體周圍一劃,一道空間裂縫直接出現。

那藍色的光點剛想爆炸,瞬間被虛空吞滅,而虛空消失前,一道白煙飄了出來。

“想不到,一個小小的下界之人,竟然還領悟了時間法則,那你嚐嚐我這招!”鵬飛仙尊話畢,雙拳擊出,道體散發出詭異的藍光。

姜衍看到那藍光,只是微微一笑,也不躲閃,任憑這道藍光打在自己身上。

“唉,你還有其他招數嗎?全都用上。”姜衍微笑說道。

“哼,好戲在後頭。”鵬飛得意的笑着

這時藍光瞬間擴散,將姜衍的身體全部包裹起來,時間的流逝也在他的表面越轉越快。


姜衍右手輕輕一彈,藍色的光罩瞬間消失,而他自己就好像沒事人一樣,輕蔑的看向鵬飛仙尊。

鵬飛仙尊驚訝的看着姜衍:“怎麼可能?爲什麼會這樣?你怎麼可能掌握時間法則!不對,一定是幻覺!”

此時的鵬飛右手點在自己的額頭,一聲大喝:“破!”在看自己的周圍沒有任何的變化,連忙又看向姜衍。

“呵呵,就你那破法術,還時間法則呢,唉,小爺給你漏一手吧!”姜衍說完,右指輕輕一彈,一道光幕瞬間籠罩住鵬飛。


“嘶啦”光幕結束,鵬飛的道體瞬間老化起來,他驚訝的看向道體左右手,蒼老的雙手佈滿了皺紋。 傻蒼狗看到姜衍那一手,連忙的跑了過去,用那10多米長的舌頭要舔向他。

“你可別舔我,你太大了,你的心思我懂,等我收拾完他,我在幫你。”姜衍微笑說道。

龍龜這時候也是被眼前的人類所震驚,從這年輕人出現時,一次次的刷新了它的想法。

“你不可能掌握時間法則,那只有仙帝強者後才能感受到的力量,你到底是什麼人!”鵬飛怒視着姜衍問到。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山中山的時候,你還裝着一副聖人的表情,怎麼難道忘了?”姜衍微笑說道。

“不,不可能,你只是一個螻蟻,你這該死的螻蟻,破壞了我整盤計劃,我要你不得好死!”鵬飛怒吼到。

“轟”的一拳,直接砸向鵬飛仙尊,緊接着就是“啪啪”打臉的聲音。

“雖然我們實力差不多,但是我的手段多啊!”姜衍譏笑道。

“砰”的一腳,姜衍直接踩在鵬飛的頭上,然後又狠狠的碾了碾,他可不打算這麼輕易的放走鵬飛道體。

提起鵬飛的道體,右手再次抽擊過去“啪啪啪”一頓的亂抽,就好像不要錢一樣。

“沃妖尼步得豪死,尼個沃瞪着。”鵬飛艱難的說道。 替身燃情 我要你不得好死,你給我等着。)

“什麼鬼話,會不會好好說話!”姜衍說着又一巴掌抽了過去。

此時的鵬飛想死都難,因爲他的道體已經被姜衍鎖住。

“看你也不在乎這道體,那我就做個小小的實驗吧!”姜衍邪惡一笑,拿出燒火棍。

重重的頂在鵬飛的背後,一縷縷的道韻從道體上散發了出來。

“不,你要做什麼,快住手!”鵬飛仙尊艱難的喊道。

“沒什麼,只是想多瞭解你一下,認住咯!”姜衍平靜微笑的臉,瞬間變得凜冽起來。

一縷淡紅色的道韻從鵬飛仙尊體內散發了出來,這讓姜衍也覺得神奇起來,就沒誰過誰的道韻是淡紅色的,而且還帶着一縷幽香,有趣,實在是有趣。

被抽出道韻的鵬飛仙尊瞬間萎靡,道體也開始漸漸虛化了起來。

“臭小子,你給我等着!我會將這仇恨永久的報復下去,你身邊的親人我會讓你親眼看着他們死去。”鵬飛仙尊猙獰的表情就像要吃掉姜衍一樣。

叮~恭喜宿主獲得仙尊世仇憤怒成就,獲得25萬裝X值,10萬憤怒值。

“行啊,你要真有那本事早就行動了,如果我沒猜錯,你肉體轉世現在應該纔到大羅上仙境界吧?”姜衍微笑的迴應。

鵬飛仙尊的道體怒視着他,一句話也沒說,道體瞬間枯竭。

看着鵬飛道體消失後,姜衍也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他現在真的是強弩之末,第一實力差距懸賞,他纔是一個引聖期強者,而那剛纔的還是道體,他都快掏箱底了。第二是法術,道體只會宿主本體基本法術,那種道法和神通是道體不具備的。如果是鵬飛的本體,估計他就是那涼涼的人。

看到鵬飛道體消失後,龍龜也是心有餘悸,還好有這大能前來幫助它們。

“多謝大仙前輩,拯救這片大陸。”龍龜感激道。

“汪汪汪”蒼狗也高興的叫了起來。

“沒什麼小意思而已。”姜衍一臉裝X的說道。

叮~恭喜宿主獲得裝X成就,星域救星成就,獲得30萬裝X值,5萬憤怒值。

愛在明月夜 ,這人咋說的出口呢?不過想想也是,如果不是這大能出手,估計玄仙大陸堅持不了多久。

“對了,地核呢?”姜衍好奇的問道。

這時蒼狗跑到地核原本的地方,朝着那裏張開大嘴,一縷金紅色的光芒出現,一個磨盤大小的地核慢慢的開始旋轉起來,沒過一會,地核變成一個超大的球體,散發着微弱的能量。

“我去,你這狗可以啊,這都行?我還以爲你會變成地核呢!”姜衍對着蒼狗說道。

“汪汪”蒼狗叫喚着。

“行,既然你想開口說話,那我就幫你一把。”姜衍說着,一指彈出。

綠色的熒光球,朝着蒼狗眉心飛去,一縷道韻瞬間沒入蒼狗體內,黑色的霧氣也從蒼狗身上飛出。

“好了,你的不詳氣息已經排除體外,你試試吧。”姜衍說道。

“我,能說話了?”蒼狗激動的嘗試着。

蒼狗連忙再次說道:“多謝仙人將我體內的不詳之息排出體外。”

姜衍只是點了點頭,對他來說這些都是小意思而已,他走到地核面前,看着地核那微弱的能量,就想到那奇怪的水晶。

“好了,這裏已經無事,我該離開了。”姜衍說着就嚮往外走。

“仙人,我送您上去,這液態層雖然對前輩造不成什麼傷害,但是它們這些妖獸也是這裏的原住民。”龍龜說道。

“嗯,那行。”姜衍說着就坐在龍龜背上。


飛昇臺迷霧森林,一個簡易的木房子中,鵬飛仙尊的肉身正在這裏修煉。

“可惡的臭小子,你竟然趕破壞我的計劃,袁菲進來。”鵬飛說道。

一隻渾身長着濃密毛髮的猿妖走了進來。

“見過仙尊大人。”袁菲說道。

“去,讓它們準備一下,攻向大陸!”鵬飛吩咐道。

袁菲接到法旨後,連忙離開木屋,朝着百族方向飛去,這時一道影子出現在鵬飛身邊。

“仙尊,仙界已經開始猜忌你的行蹤了,甚至有的人說您已經……”影子說道。

“嗯,知道了,鵬宇那裏如何?”鵬飛問道。

我的硬核人生 ,如果您在不出現,他可能會帶人抵抗。而您現在轉世輪修,如果被那三個老傢伙知道,他們一定會出手。”影子解釋。

“我的事情,你暫時不能告訴鵬宇,他想成就仙尊,就必須要經歷這些。”鵬飛說道。

影子本想告訴鵬飛,關於二少爺的事情,結果被一串腳步聲打斷。

這時一羣異族走到木屋門前,一個個就好像等待什麼聖令一樣。

“啓稟仙尊大人,血族已經集結完畢。”一位祖級的血族人說道。

“啓稟仙尊大人,神族已經準備完畢。”一位四翼天使說道。

“嗯,去吧,該完成你們的使命了。”鵬飛也沒有出屋,直接吩咐道。

這時影子靠近鵬飛,將鵬遠的事情告訴了他。

“知道了,你回去繼續監視吧,記住你永遠都是影子,只要做的不過分,就放手去做!”鵬飛說道。

“是,屬下一定完成仙尊法旨。”影子說完就消失在木屋中。 液態層中,姜衍騎在龍龜背上快速的向地幔下層游去,因爲有龍龜的氣息,這些妖獸也不敢靠近。

龍龜游到地幔下層時,朝着地幔下層一陣怒吼,所有的地幔生物都躲藏了起來。

“仙人,我只能送你到這裏了,希望您上去後能投放兩枚晶體。”龍龜說道。

“嗯,放心吧,你回去吧,其他事情交給我了。”姜衍說完,一腳踏上地幔下層,朝着地面上層快速移動。

此時的燃燼爐外,三位老者和萬雲都在焦急的等着。

“三位前輩,姜衍下去多久了?”萬雲問到。

“已經快12時辰了。”李老頭說道。

聽到李老的話,萬雲真的坐不住了,現在他就好像火燒pi股一樣,左右轉圈。

“放心吧,我覺得那小子應該沒問題。”馮老寬慰道。

“是啊,萬家小子,這地下世界可能需要走很長時間的,我們就在等等吧。”花婆子解釋道。

姜衍在地幔下層快的的移動着,這時他才發現,真是一物降一物,龍龜在地下世界就是王啊,這一吼所有的生物全部躲藏起來。

看着前面一片光亮,他手一揮,身上的衣物全部消失。

“撲通”一聲,超快的速度向熔爐游去,兇猛的岩漿在他身上流過,而一個小小的印記也在他的左臂上留了下來。

叮~恭喜宿主獲得裝X之王稱號,所以屬性加成5%。

“小全,這什麼情況?”姜衍一邊遊一邊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