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魁梧百戶,縱馬往前踏出幾步,對著圍攏來的臨城軍卒訓斥起來:「沒看見我們進城嗎?快去喊臨州城府的城主出來迎接。」

這個驕縱的蠻牛百戶,根本無視就站在眼前,身穿城主戰鎧的城主大人。

站在旁邊的柳大把子,突然看見城主大人眼中浮起的桀驁,他只覺得一陣毛骨悚然。

有人要倒霉了!

果然,楊虎桀桀的怪笑著,朝那蠻牛百戶走去:「這位是?」

這裝逼傢伙還不自知,居高臨下的看著楊虎:「鐵城楊家蠻牛百戶前鋒掌旗孔令奇,快去叫……」

「我叫你妹啊!」

楊虎突然暴喝一聲,抬起腿猛踢向那百戶身下的戰馬。

恐怖的力量讓戰馬悲鳴,跌跌撞撞的帶著主人退了幾步,轟然砸到在地,不住的掙扎。

那蠻牛百戶狼狽的從坐騎上滾落,剛抬頭怒目看向楊虎:「你……」

一張鞋底在他眼前不斷放大,楊虎又是一腳狠狠踹在他臉上,一頓拳打腳踢。

「你什麼你?你不過是我楊家的一條狗,竟敢對著主人亂吠?」

滿臉暴戾的楊虎一回頭,對著幾個剛剛翻下馬背想衝上來的百戶怪笑起來:「進了我臨州城府,還敢這麼囂張,你們是不是想找死?」

旁邊柳大把子一使眼神,守門那二十人的小隊,馬上沖了上去,藤甲,滕盾,鋒芒畢露的槍尖,對準那五個蠻牛百戶圍在中間。

被楊虎叱喝的滿臉通紅的前鋒掌旗孔令奇,猛的一聲虎吼,掰開楊虎的腳從地上竄起身來,嘩啦一聲拔出隨身戰刀。

柳大把子身影一晃,肩膀狠狠撞在孔令奇胸前,奪過戰刀一腳踩住又躺下的掌旗,對楊虎諂媚笑道:「城主大人,要不要廢了他?」


楊虎滿臉桀驁的看了看幾個找倒霉的傢伙,把手一揮:「給我綁了跪在一邊。等老祖宗來,我看看是那個城派出來的護衛。我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楊大城主這話一說出來,幾個百戶臉上馬上變得不自然,目光齊齊看向地上的孔令奇。

不過是收了點錢財,這要是鬧到老祖宗面前去,恐怕一頓杖責都是小事,值不得啊!

孔令奇的臉色也是一變。

自己受了四小姐的委託,來讓這個廢物出出醜,沒想到這個膽小怕事的廢物,居然不像從前了。

別說是老祖宗,自己待會怎麼向四小姐交代都是問題了!

就在他剛想說話時,楊虎走了過來,狠狠一腳踩在他嘴上,一扭,滿口黃牙全給踩掉。

看著狼狽不堪的掌旗,楊虎桀桀的怪笑著:「我記得你,孔令奇,我四妹手下的垃圾。待會我讓你好好舒服舒服。拉下去。」

城主大人命令一下,如狼似虎的垃圾軍卒們一擁而上,扭翻五個蠻牛百戶,捆綁起來拖到路邊跪下。

當然少不了幾個暗中報復的對他們拳打腳踢,誰叫你們這麼囂張。

城門外如雷的馬蹄聲傳來,大地也隨之震動起來,楊虎眼中桀驁一閃,對軍卒們揮揮手:「讓開。老祖宗來了。」

他說著,自己大步上前,向城門外迎去。

早就等候在城門外,前來迎接楊家老祖宗的慕容羽,白瓔,看著楊虎這番手段,兩人各自心驚。

兩人可都知道,楊虎那四妹楊靜是何等人物,只是她們倆也想不到,這位在楊家手握大權的女子,竟然會隨著老祖宗前來。

這個楊家旁系庶出的女子,從小熟讀經綸,滿腹計謀,女紅,琴棋書畫更是無所不精。

最讓人離奇稱道的是,這彪悍女子,硬生生把一個仰慕她的白銀城主,招贅進了楊家……手段可見一般!

這個白銀級別的城主,入贅楊家,雖然城池等級下降,可還是沒人敢小看他。

這也為楊虎這四妹,在楊家發展奠定了強橫的基礎,得老祖宗賞識之後。

一躍而上,壓過了楊家數十位城主,獨樹一幟,在楊家手握大權。

這樣的人物,楊虎這個廢物也敢得罪?吃了雄心豹子膽了這是。

慕容羽和白瓔相互交換了個目光,在對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擔憂。

如雷的馬蹄聲,在臨近城門外時突然輕緩下來,一名身形魁梧穿著重鎧的武將,縱馬奔出隊伍,直奔向楊虎等人。

在楊虎身前勒住韁繩,那武將掀開面甲,露出一張還帶稚嫩的臉龐,對楊虎笑笑:「十三叔,我來看你了。」

穿成偏執大佬的粘人精 :「哎呦!我的大侄子來了。過來,讓十三叔看看**長大了沒。」

……他身邊的慕容羽,白瓔輕啐了口,紅著臉扭過頭去。

當著十三叔的兩個老婆,頓時把這小將羞得滿臉通紅,一抖韁繩回頭疾馳而去:「十三叔,老祖宗讓你過去陪他說說話。」

楊虎一楞,嘟囔了幾句:「這都到家門口了!還要我去幹嘛。」

看著跑遠的小將,他還是笑著往前走去!


在鐵城楊家兄弟姐妹中,唯一不會歧視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二哥楊林。

那麼多年了!二哥一直說自己還沒長大,要多寬容有多寬容。他這兒子,也是自己眾多侄兒侄女中,難得和自己處得來的。

滿心沉寂在回憶中的楊虎沒發現,自己正慢慢融入這個世界。

……

躍上老祖宗的車轅,楊虎嘿嘿的對趕車的老黑叔笑了笑:「老黑叔,我來給老祖宗趕車。」

那滿頭白髮,雄壯得像頭人熊的老者,笑眯眯的遞過韁繩坐到一旁。

車廂里突然傳來幾聲輕咳:「十三,你總算是長大了!要是以前那,你早就鑽進來揪我鬍子了。」

楊虎嘿嘿一笑:「當年我成親的時候,您不就說過嘛!成了親,就該長大了!」

車廂里傳來一陣輕笑聲,沉寂了下來。

楊虎看著自己這座老舊的城池,目光一閃:「老祖宗,我想給城池換換磚了。」

「說說,什麼想法。」車廂里蒼老的聲音,又輕笑了聲。

楊虎眼光中閃過一道狡黠:「沒什麼想法啊!就是要些戰刀物資而已。」

他說得這麼直接!倒是旁邊那位人熊般的老馬夫,嘿嘿笑了起來:「看樣子十三少是長大了。知道舞刀弄槍了。」

「嘿嘿,老黑叔,你可別看不起我。我楊虎是不發,一發必定衝天而起!」

大言不慚的城主大人,開始滿嘴放炮了!

車廂里的老祖宗只是輕聲笑笑:「要多少?別人給不行,你要的我一定給。」

楊虎桀桀一笑,獅子大開口:「戰刀千柄,盾牌千面,重鎧皮甲各千套,雲梯五百架,千人糧草一年量,各種後綴雜物五十車。」

車廂里的老祖宗聽得他獅子大開口,都是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氣:「小祖宗啊!你這是要和誰開戰啊?誰招你了,我幫你擺平行不?」

楊虎桀桀的怪笑起來:「行啊!落蠻城就快要打過來了。您幫我搞定也行啊。我臨州城府物產不足,長時間攻掠落蠻城,難免吃力。有了老祖宗的資助,就容易得多了!」

這話一出,剛才還在取笑楊虎的老馬夫,眼神也凝重下來。

落蠻城,那可不是什麼好相好的!

趾高氣揚的給老祖宗趕著車,楊大城主驅車一路使進臨州城府。

他那兩站在城門外的媳婦,他是看都不看一眼。


一行人進了城,路經跪著六名蠻牛百戶身邊時,車廂里老祖宗開口向楊虎問道:「怎麼把人捆在這?讓人看見我楊家的面子都丟盡了!」

楊虎哈哈一笑:「這是丟我楊虎的面子,和老祖宗您可沒幹系。四妹手下的幾個百戶,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讓他們知道知道楊家的規矩。」

一笑而過的事情,誰也不會放在心上。

楊虎駕馭著馬車,到了自己的府邸門外,跳下車轅恭恭敬敬的替老祖宗掀起門帘!

車廂里輕咳了聲,楊家老祖宗對楊虎笑罵起來:「你這小子,倒是真的懂事不少。不過,我可還沒到要你扶的地步。」

隨著老祖宗的話音落下,一條消瘦的身影,下了車來。

看他面上年紀不過四十,長方臉,兩道顯眼的劍眉,直插鬢角,一雙丹鳳眼中彷彿古井無波,面色有些異樣的蒼白,一身白色長衫,穿著在他消瘦的身上,迎著微風衣角飄飛,更是顯得出塵飄逸。

光從相貌年紀,誰能看出這就一手創建鐵城楊家,百餘年赫赫聲威的老祖宗楊偉業。

下了車的楊家老祖宗,盯著楊虎仔細看了看,這才長長的嘆了口氣:「是長大了!」

楊虎對他一笑,回頭對站在身後的慕容羽,白瓔低叱了聲:「還不來見過老祖宗。」

慕容羽款步上前,半屈下身對老祖宗福了一禮:「孫媳慕容羽見過老祖宗。」

她身後白瓔眼中閃過道猶豫,這才抱著孩子上前行禮:「白瓔見過楊家老祖宗!」

楊家老祖宗看著白瓔,眼中目光笑了笑,人老成精,他怎麼會看不出來,這女子恐怕和自家這孫兒,有段故事!

「都起來吧!進家去!」抬手讓兩人起身,楊偉業邁步走進楊虎的府邸。

楊虎蠻橫的從白瓔手中抓過孩子,小跑幾步,遞到老祖宗面前:「老祖宗你看看小傢伙!像不像我?」

剛剛起身的白瓔,狠狠瞪了眼楊虎!

真不要臉!

… 跟隨楊家老祖宗,到臨州州府來道賀的人可不少,除了楊大城主同輩的兄弟姐妹,一些七大姑八大姨也來了。

把老祖宗迎到正廳休息的楊虎,安排慕容羽,白瓔和老祖宗聊天解悶,自己倒是起身走了出來。

他得去看看楊家這些人送了點什麼來。

門口擺下那張長案邊,已經堆滿了禮物。

楊大城主揮手讓正在唱禮的新管家柳老頭走開,自己抓過名冊來看。

楊炎:二十年老參一隻。楊明:青玉鐲一對。楊謙:紅果兩箱……這才幾眼,就看得楊虎額頭青筋暴突!

這些垃圾居然敢送這種垃圾貨色的賀禮!

怒極反笑的楊虎,一腳踹飛半人多高的賀禮,在門口撒了一地,

旁邊幾個下人被他嚇了一跳,畏縮著站到一邊。

楊虎對柳大把子抖了抖手中的名冊,厲聲交代了兩句:「送這些垃圾的,不用接待飯菜,住宿。」

啪!他把手中的名冊丟到地上。

「哎呦!十三哥,怎麼發這麼大的火!看看這滿地的禮物可是可惜了!」

一個嬌滴滴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來。


楊虎滿眼厭惡的轉回頭去:「少給我裝。拿你的禮物出來。見不得人的話,就別進去了,自個回去吧!」

周圍幾個送了禮的楊家人,趁機躲到旁邊等著看熱鬧。

楊虎那四妹楊靜,拖著一身青色素雅長裙,正款步走進門來。

二十二歲的年紀,鵝蛋臉上淡施脂粉,一頭烏黑長發在腦後盤了個髮髻,用根金步搖插起,兩道柳眉漆黑,大眼中滿含笑意的看著楊虎。

她身後一個管家摸樣的下人,對身後一揮手,一隊軍卒抬的抬,抗的抗,大箱小箱的搬家一般,頓時擺滿門口。

那沉甸甸的摸樣看得楊虎眉開眼笑:「果然是我妹子。到裡面陪老祖宗聊聊天。管家,帶四小姐進去。」


變臉比什麼都快的楊虎,伸手引了引,讓柳大管家帶著楊靜進屋去。

楊靜蓮足輕移,經過楊虎身邊時,突然用手中綉帕掩住嘴角輕聲笑道:「十三哥,你可真是勢力。」

楊虎瞟了眼旁邊幾個面色尷尬的楊家人,冷哼了聲:「想來我這窮地方騙吃騙喝,做夢去吧!」

他說著抬腳踩扁只禮盒,撥弄出只兩寸長的人蔘,那乾癟癟的摸樣,恐怕也是壓箱底好多年的貨色了,被他一腳碾碎:「這種垃圾也好意思拿出來送人。」

楊虎對幾個下人揮揮手:「把這些垃圾都給我丟出去。」

有了楊大城主守門,楊家來道賀的這些人悲劇了!

整整上百人被他堵在門外,只迎進去了不到二十個族中兄弟。

坐在大堂中正抱著曾孫閑聊的楊家老祖宗,聽著外邊的動靜,忍不住對剛剛落座的楊靜輕責起來:「你十三哥又在鬧什麼?」

楊靜綉帕掩嘴輕笑起來:「十三哥嫌棄他們帶來的禮物上不得檯面,不讓進門了呢!」

「胡鬧!人來了就是心意,還講究什麼排場。」

老祖宗雖是責罵,語氣里卻聽不出半點責怪之意。

引得楊靜又是一陣亂笑:「老祖宗,十三哥現在可強勢了,楊炎他們的禮物都給丟出去了。」

老祖宗抱著曾孫呵呵笑笑,伸手逗弄著孩子:「給我家小孫孫的禮物那麼寒酸,活該被你老爹欺負,對吧!」

鐵城楊家老祖宗是什麼人!

別說楊虎這府邸大門到大堂不過百多步,就是再大上十倍,什麼動靜能逃過他的聽識!

門口楊虎借題發飆,他怎麼會不知道。

就是楊虎最近的所作所為,他又怎麼會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