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三人則顯得十分尷尬。

「那個……一凡兄,你別生氣。

大師兄他修為天賦很高,現在是金丹期,人難免有些傲氣,你別和他一般見識,就當沒聽到。

一會兒你跟在我後面,我保護你。」韓大壯說著,露出自己潔白的牙齒,並在鹿一凡面前比劃了一下自己的肌肉。

「就是啊,你自己一個人來歷練,肯定是九死一生,跟在我們後面撿便宜就是了。」張靜怡和林毅也都笑著說道。

而陳躍海則是搖頭嘲弄的笑了笑,神色很是不屑,卻也沒多說什麼。

鹿一凡見三人目光真誠,待人友善,心中生出一絲好感。

看來修真界的人也不都是殘忍兇狠之輩嘛!

便點點頭道:「行吧,這次就跟你們一起去了。」

五人言罷,便跨越了幾座山峰,進入了迷失森林之內。,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迷霧森林,名副其實。

整個森林都被一層白森森的濃霧給包裹著,裡面怪樹林立,草木茂盛。

傳說只要走入迷失森林一里地,便永遠都出不去了。

國內很多資深驢友不信邪,九幾年那會兒,甚至很多世界上的知名野外求生主播都來挑戰迷失森林。

結果很慘,沒有一個能活著出迷失森林的,甚至連屍骨都找不到了。

到了近幾年,迷失森林早已成了老百姓口中的禁地,連方圓十里地內的位置都很難找到人家,這附近的房子都賣的白菜價,因為大家都認為這是一個有邪魔出沒的地方。

剛一進這森林中,鹿一凡便察覺出了這濃霧之中有類似於迷魂藥的成分。

本來濃霧就大,分不清東西南北,人走在裡面只要稍微不留神就會迷路。

而吸入了這過量的濃霧之後,更是會產生各種幻覺。

普通人要是能深入這迷失森林,那就奇了怪了!

約莫走了十分鐘左右,鹿一凡一行人看到了一汪清泉。

走的有些累的林毅伸了個懶腰,低頭用手划拉了一下泉水,笑著道:「乾淨的,正好我渴了。」

「喂,老林,長老說過在野外不能隨意不明來源的水的……」

韓大壯還沒說完,林毅卻把整個頭都扎入了泉水之中,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喝完之後他抹了抹嘴巴,爽快道:「真幾把爽!甜甜的,可好喝了!」

韓大壯有些生氣的抬起一隻手,拍的一耳光打在了林毅臉上道:「說了,不要喝不明來源的水!萬一出事了……啊!!!!」

不料,這一巴掌打了下去,竟然輕輕鬆鬆的將林毅的頭顱給打了下來!

頭落在地上的時候,林毅還嬉皮笑臉的說著:「有什麼關係,你看我這不是沒事嗎?」

話剛落,他的無頭屍體便砰的一聲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張靜怡和韓大壯守在林毅的屍體前哭了好久才緩過來。

「水裡有毒!!!所有人,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喝森林裡的水,吃森林裡的東西!」陳躍海呵斥道。

「水裡沒有毒,這森林裡的果子也都是無毒的。」鹿一凡淡笑著道。

御醫案:以女之名 「胡說!區區一個築基期修士,難不成比我這金丹期前輩還懂禁地生存之道?

若是無毒,那林毅是怎麼死的?

你分明就是想害了大家!」陳躍海怒道。

鹿一凡聳了聳肩,無所謂的從樹上摘下一個煞是好看的紅色果實,美滋滋的吃了起來。

吃完之後,還在泉水中洗了一把臉,喝了幾大口水,屁事都沒有!

陳躍海瞬間感覺自己臉上生疼生疼的,彷彿被重重的打了一巴掌一樣。

自己明明想裝逼扮演一下大前輩的角色,卻被一個小輩打臉了!

心胸狹窄的陳躍海,一下子就記恨上了鹿一凡。

「麻痹的小雜種,居然敢不給我面子是吧?

你等著!

在這森林裡,老子有的是機會把你弄死!」陳躍海心中暗道。

張靜怡驚奇的問道:「凡哥,你怎麼知道這果子和水沒毒的?」

「林毅應該是在剛剛喝水的時候,被某種吸血生物鑽入了脖子。

脖子是人體血管最多的地方,那吸血生物釋放了某種麻醉成分,讓林毅感覺不到自己脖子上的血管和血液正在被吞食。

這才出現了剛才韓大壯一巴掌將他的頭顱打掉的事情。」鹿一凡淡淡道。

韓大壯翻開林毅的屍體,卻見他的脖子上竟鑽出了如同一條小蛇一樣全身白哄哄,長著一嘴獠牙巨口,沒有五官的大蟲子!

「是……是妖獸血螞蟲!我滴個媽呀!怎麼可能這麼大一條?!啊!!!」

就在這時,這條如同小蛇一般的血螞蟲竟身軀一縮,衝天而起!

朝著韓大壯的口中飛去!

韓大壯嚇得猛閉嘴巴,用手抓住了那條血螞蟲的尾巴!

「滋滋滋~~~~」

血螞蟲痛苦的叫了起來,拚命的想往韓大壯的脖子里鑽,滿口的獠牙也是扎進了韓大壯的口腔中,吸的他滿嘴鮮血亂噴!

「閃開!讓我斬斷這條蟲子!」 黑金豪門:早安,老婆大人 陳躍海暴喝一聲,舉起手中的飛劍朝著韓大壯的頭上砍去。

鹿一凡卻是一把將韓大壯推開,怒道:「你幹什麼?」

陳躍海舉起飛劍冷哼道;「幹什麼?當然是殺妖獸了!你說我幹什麼?」

「你這一劍下去,不但砍不死血螞蟲,把他砍成兩半,它的上半截就直接鑽進去了,韓大壯也得跟林毅一個下場!

更何況你那一劍萬一砍偏了,把韓大壯砍死了怎麼辦?」鹿一凡怒道。

被一個築基期的小輩這麼呵斥,陳躍海怒極反笑道:「行啊,你有辦法的話,你來試試!我就靜靜的看你裝逼!」

然而下一刻,就只見鹿一凡凝氣成針在這血螞蟲胖乎乎的身體上的三個部位扎了幾下。

本來還瘋狂撕咬的血螞蟲一下如同泄了氣的氣球一般,將滿口的獠牙自韓大壯的嘴裡拔了出來,自己也掉在地上,來回扭曲的翻滾起來,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驚魂未定的韓大壯,見血螞蟲從嘴裡掉出來了,氣的他趕緊搬來一塊巨石,狠狠的將這血螞蟲砸在了巨石之下!

砰!

一砸之下,吸食血液飽了的血螞蟲身體炸裂,血花四濺!

韓大壯這才鬆了口氣,無比感激的抓住鹿一凡的手道:「凡哥,謝謝你了!不是你我可能剛剛就死了,而且還是死的很慘的那種!」

張靜怡也無比崇拜的望著鹿一凡道;「哇!凡哥,你好像見識很廣的樣子!

感激跟在你身邊,比跟在陳躍海師兄身邊還要安全可靠的多哎!」

兩人一陣誇讚,鹿一凡倒沒什麼,陳躍海面子上早掛不住了。

本來自己是帶頭人,現在韓大壯和張靜怡儼然已經以鹿一凡為核心人物了!

尤其是張靜怡,本來一口一個陳哥哥叫自己叫的特別親密,現在卻圍在了鹿一凡身邊,碩大的胸(和諧)部還有意無意的往他胳膊上蹭著!

鹿一凡也來者不拒,手直接隔著張靜怡的輕薄的道袍,揉捏了起來,還挑釁的朝著陳躍海看了看。

「麻痹的,小賤人!!!你們全都該死!!!」陳躍海心中已經怒不可遏了!

(本章完) 「這血螞蟲正常應該只有指甲蓋大小,即使吸足了血,撐死就跟個大拇指一樣。

這迷失森林裡的血螞蟲怎地如此厲害?

咱們還是小心一些為妙,這森林太古怪了。」張靜怡道。

韓大壯點頭深以為是。

鹿一凡不置可否的笑笑,並未在意。

又深入了一段路,韓大壯突然開口道:「是築基大圓滿妖獸疾風狼!抓住它!」

就看到遠處嶙峋的枯樹下,一隻瞪著幽冷目光,周身帶風的巨型白狼正看著四人。

韓大壯腳步跨出,抓起背上的戰錘,瞬息砸下!

戰錘帶令人震撼的氣勢,傾斜而下!

砰!

一聲巨響,韓大壯的戰錘沒入疾風狼的腦中,一鎚子砸死了這頭築基期大圓滿的妖獸。

「韓師兄的天錘十八式果然厲害!這築基期大圓滿的妖獸都頂不住你一鎚子!」張靜怡笑著,上前去幫忙收取獵物,疾風狼的獸核。

「呵呵,築基期妖獸而已。」陳躍海聲音很是不屑,淡漠的說道。

鹿一凡聽到這話,暗自搖頭。

不過是金丹期的修士罷了,雖然比普通修真者厲害一些,但也算不上什麼絕世天才,何必要自傲的看空一切?

就這種心胸,以後的成就也必定有限。

收好獸核,一行人繼續前行,每隔一段時間,就能遇到妖獸。

這些妖獸也大都是築基期的,很容易被解決。

「哈哈哈,沒想到居然能弄到這麼多獸核!

這個背包里應該已經有二十多顆築基期妖獸的獸核了!

收穫不錯!」韓大壯美滋滋的提起一個阿迪達斯的背包,感受著裡面的重量,不由的咧嘴笑道。

張靜怡也笑的很開心。

剛剛林毅慘死的陰霾一掃而光。

畢竟他們也不是很熟,沒有什麼感情,而且修真界生生死死的,他們也看慣了。

吼!!!

就在此時,灌木叢中突然紫光一閃!

「是金丹期初期妖獸,紫晶魔猿!」韓大壯驚呼道。

前方,一個龐大的身軀突然從天而降!

一隻全身毛髮灰白,額間鑲嵌著一顆巨大的紫色晶體,嘴巴外兩顆獠牙倒長著,身高五米多的猿型妖獸狂暴現身!

「紫晶魔猿,體若鋼鐵,力大無比,以虎豹為食,額頭的紫晶可釋放灼熱的光線,算是妖獸里極為厲害的了。不是我等築基修士可以匹敵的。」張靜怡抬頭望著那龐大的身軀,有些膽怯的說道。

「陳師兄,這次就要靠你了。」張靜怡扭頭看了一眼身邊的飛劍青年。

這裡只有他是金丹期修士,理所當然的,就只能靠陳躍海來擊殺紫晶魔猿了。

「呵呵,靜怡你急什麼啊。

貌似某人一直都在坐享其成,沒有出過手,也沒有幫上任何忙吧?

真以為來歷練,懂點野外生存的知識,就能白吃白喝當混子了嗎?」

陳躍海瞥了鹿一凡一眼,聲音極其刺耳。

鹿一凡冷笑了下。

白吃白喝當混子?

之所以自己不出手,不過是因為前面遇到的那些妖獸太弱了,完全沒有出手的必要,再加上這三人一直搶著出手殺妖獸,根本不給他機會。

但是如今一遇到金丹期妖獸,這個叫陳躍海的就迫不及待的將自己給推出去,其用心不言而喻。

自己在他眼裡不過是個築基期修士而已,對上金丹期妖獸,只有死路一條!

「陳師兄,這裡除了你之外,沒有人能打得過這頭紫晶魔猿,你讓凡哥去,他肯定是死路一條啊!」韓大壯聽出了陳躍海的意思,有點不高興了。

「怎麼著?嗷,不動手就想白分咱們打的獸核?天下間有這麼好的事情么?

他死了才好,咱們三個平分獸核,還能少個累贅!」陳躍海不屑的道。

「陳師兄,剛剛凡哥救過大壯一命,也算是咱們雲嵐宗的恩人了。

我覺得就算不出力,也沒事啊!

師父不是教育咱們要知恩圖報嗎?」張靜怡也道。

「哼,他救過韓大壯,可沒救過我!

剛剛我說什麼話,他一句都不帶聽的,對我還那種態度,我為何要護著這種人?

要保護他,你們保護就是了,我可不會保護白嫖狗!

不過事先說明,你們若出手護他,別怪我不顧同門情誼,自己先走一步了!」陳躍海冷哼一聲,往後退了幾步,而此時紫晶魔猿已經來到了四人面前。

「這……」張靜怡面露難色了。

若沒有陳躍海的保護,他們三個築基期修士在這迷失森林裡存活的幾率幾乎為零!

於是張靜怡低頭扯了扯鹿一凡的袖子,柔聲勸說道:「凡哥,你去陳師兄那邊認個錯,道個歉吧。

那個紫晶魔猿可不是你能對付的了的!

畢竟面子沒有命重要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