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在方逸天受傷后不久,蘇婉兒與林果兒便是知道了此事,她們沒少去看望方逸天,每次看完之後蘇婉兒這個小妮子都會一個人偷偷躲起來無聲的哭泣著,心中滿是傷悲。

林果兒依舊是一臉的機靈古怪,但似乎是藏著深深的心事般,一臉的不開心。至於蘇婉兒,依舊是那麼的清純秀麗,只是那張白皙的小臉蛋卻是顯得蒼白憔悴,沒有了往昔的活潑與開朗。

原本今天就是周五下午,林淺雪與甄可人一道去天海大學接舒怡靜,林果兒與蘇婉兒執意也要過來看望方逸天,林淺雪也只好把她們一起拉了過來。

林淺雪她們走進別墅后不就,師妃妃也開著車子回來了,她與許倩走下了車,也朝著別墅裡面走了進去。

由於知道今晚來的人比較多,所以舒怡靜、林淺雪、師妃妃與許倩她們都走進廚房裡面與藍雪一起做飯,而蘇婉兒已經是溜進了方逸天的房間中,那雙水靈大眼睛看著躺在病床上的方逸天,漸漸地,那雙眼眸便是再度控制不住的濕潤了起來。

又過了十多分鐘,一輛奧迪轎車飛馳而來,也是停在了別墅前,車停停穩之後一個渾身上下煥發著成熟風韻的女人走了下來,她面如桃花,眉若遠山,美麗而又知性,正是蕭怡。

這時,副駕駛座車門打開,一個同樣是嬌艷嫵媚的女人走下了車,她穿著厚厚的棉衣,卻是能夠看到她小腹處高高隆起,正是雲夢,

「雲夢,你怎麼不等我過去扶你呢。」蕭怡嗔了聲,說道。

「姐姐,你還真把我當成無法自理的人了啊?」雲夢禁不住一笑,而後便是與蕭怡走進了別墅中。

「蕭姨,雲姐姐,你們來了啊。」沙發上的慕容晚晴看到蕭怡她們后便是欣喜一笑,說道。

「蕭姨,雲姨……」林果兒臉上綻放一絲笑意,朝著蕭怡撲了過來。

「你這丫頭,趁著周末又跑過來了。」蕭怡禁不住一笑,說道。

雲夢笑了笑,已經是走到沙發上與慕容晚晴坐在了一起,她看著慕容晚晴便是禁不住說道:「晚晴,你怎麼穿這麼少啊?小心著涼。」

「雲姐姐,這在家裡暖和呢。雲姐姐,你都壞了六個月了,有沒有感覺到什麼動靜呢?」慕容晚晴禁不住問道。

「這孩子啊估計是個男孩,說不定還繼承了他爸爸的德行,好動得很,每天都感覺到胎動好幾次呢。」雲夢笑了笑,開口說著,她那張嬌艷美麗的臉上因為那母性光輝而顯得迷人之極。

慕容晚晴一笑,說道:「再過幾個月我也該感覺到胎動了,真是期待……」

她們正說著,而蕭怡也是走進了廚房中幫忙。

…………

轟!

一輛大排量的機車聲音轟然而來,隨後便是看到一身颯爽警裝的關琳也走了進來。

緊接著,一輛銀亮色的跑車飛馳而來,車子停下來之後,銀狐與幽靈刺客兩個女人走下了車,徑直走進了別墅中。

如此一來,方逸天身邊的女人幾乎已經是全都到齊了,偌大的別墅內倒也是熱鬧沸騰了起來。

總裁舉起手來 約莫大半個小時過後,已經是即將開飯了,而這時,銀狐與幽靈刺客走進房間中將方逸天整個人抱了出來,讓他坐在沙發上,雖說他還未睜開眼睛,但眾多女人看著到他的樣子倒也是覺得心安。

這麼多女人共聚一堂,本該是熱鬧高興的事兒,但她們一個個彼此的臉上都臉色黯然,卻也是強忍著心中那股要落淚的衝動,時不時的要強顏歡笑一番。

至此,晚飯已經是開始。 得了這話,韓小貝也不再顧忌,馬上跑到那框水果里挑揀,最後裝一盤枇杷和一個大石榴走了,不一會兒,就洗乾淨了端過來。

「娘親,你先吃吧,我剛剛可是一個也沒有偷吃哦!」

韓小貝將洗好的水果,推到韓楉樰的面前,一雙如黑寶石般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她。

韓楉樰感動於自己兒子的孝順,也不忍心辜負他的一番心意,於是先拿了一個櫻桃吃了。

「嗯,真甜,可好吃了,小貝,你也吃啊,對了,柏青,你們也不要客氣,隨便吃吧。」

雖然比不上空間里的水果,但是這櫻桃的味道也是極好的,和空間里的不相上下。

聽了韓楉樰的話,韓小貝也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個櫻桃吃了,覺得味道真的很好,又剝了一個枇杷吃,也很不錯。

「是啊,連劉大哥也說,今年的水果,是他管理果林這麼多年來,長得最好的一年,還說這是楉樰你的福氣呢。」

許頌和劉大山也沒有跟韓楉樰客氣,一個人拿了櫻桃,一個人拿了枇杷。

聽了許頌這話,韓楉樰眼含笑意,雖然不知這話是真是假,不過到底是想她好的,她也沒有必要追根究底的搞個明白。

「娘親,你不是說,等我們來了可以自己去摘水果的嗎,還可以去嗎?」

這是回來的時候,就說好了的,不過當時韓楉樰還沒有想過會修房子,所以就這樣耽擱了下來,現在看韓小貝提起,也不好拒絕。

「等晚上的時候,娘親問問你青墨哥哥他們有沒有時間帶你去,對了,柏青,現在還有成熟的水果嗎?」

韓楉樰是沒有時間帶韓小貝去的,而且怕這第一批成熟的水果,都被摘下來了,所以還是先問一下許頌。

「當然有,還多呢,而且這幾天的水果,很快就成熟了。」

又和許頌他們說了會兒話,韓楉樰就該去做午飯了,正好這時菊香嫂子也來了。

韓楉樰留了許頌他們兩個人吃飯,他們倆也沒有推辭,畢竟這個時間,趕回劉家村,也已經過了飯點了,也不好叫家人在麻煩。

等吃了午飯,許頌他們就告辭了,不過走的時候,他向韓楉樰提了一件事情。

「楉樰,你現在這樣忙,不如,我讓我娘到韓家村來幫你吧,你放心,我娘她現在身體已經好了,做飯什麼的,還是可以的。」

雖然沒有簽賣身契,不過許頌儼然把韓楉樰當成了主子,一直對她很尊敬,總是想著要報答她,她說過很多次了,可是他執意如此,她也沒有辦法,也就隨他了。

「那怎麼能行,你娘的病才剛好正是應該好好休養的時候,不能勞累,再說,我這裡也沒有什麼事情需要忙的,你就放心吧。」

許頌的娘,病好不容易好了,正是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韓楉樰這麼可能讓人家母子分離呢,雖然她知道許母肯定不會有任何的不滿意,但是她卻不能這樣做。

見許頌還想要在說些什麼,韓楉樰直接阻止了他還沒有出口的話。

「柏青,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著想,可是伯母的身體要緊,你放心吧,我這裡沒什麼事,而且還有很多人幫我呢,時間也不早了,你就先回去吧,免得伯母擔心。」

韓楉樰都這樣說了,許頌還能說什麼呢,只好先回去了,不過還是叮囑了她一聲。

「好吧楉樰,那我就先走了,等下次再給你送水果來,你保重身體,不要太勞累了。」

送走了許頌和劉大山,韓楉樰迴轉過來,正好這時,菊香嫂子還沒有離開,她裝了一袋子水果送給她。

「楉樰,這可千萬使不得,我都得了你這樣多的好了,怎麼還能收你的東西!」

菊香可是知道,這水果一般都是有錢人家才能吃的起的東西,她不能白拿韓楉樰的東西。

「嫂子,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幫了我這麼多,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你呢,這一點小心意,你就收下吧,再說,這是我的果林里自己產的,多得很呢。」

聽韓楉樰說的真切,知道她是真心的要給自己,而且這段是她的果林產的,菊香嫂子也就沒有在拒絕,再三向韓楉樰到了謝,才收下回家了。

等菊香嫂子走後,韓楉樰又將這些水果分了幾分,留下了自家吃的,然後就給相熟的幾家人,每家都送去了一些,也讓他們嘗個鮮。

也是因為這些水果不是很多,所以韓楉樰才沒有送到工地上,讓那些修房子的工人吃,就怕分不平,到時候,有了矛盾。

等韓楉樰覺得該份的人家都已經送去之後,才突然想起,自從她回來之後,還一直沒有見到過一個人,韓小美。

若是以前,知道她回來了,韓小美肯定第一時間就跑來了,可是這次,她都回來這麼幾天了,卻一直沒有見過她的身影,韓楉樰有些擔心,趕緊叫來了韓小貝。

重生嫡女歸來 幸福魚面頰 「小貝,你回來這麼幾天,有見過小美嗎?」

韓楉樰想著,韓小貝經常和韓浩興他們一起出去玩,說不定已經看到過韓小美了,所以先問一下他。

經過韓楉樰這樣一提醒,韓小貝也驚覺過來,他好像從回來以後也沒有看見過韓小美。

總裁爹地你out了 「娘親,我也沒有見過小美,這幾天我和浩興一起出去玩,都沒有見過她,娘親,你說小美不會出事了吧?」

可是,一個小女孩,會出什麼事情呢,如果真的是出了意外的話,她的家裡也不可能一點風聲也沒有,就這樣靜悄悄的。

韓楉樰希望是自己想多了,或許只是韓小美的爺爺奶奶不喜歡她出來,把她拘在家裡做家務吧,而她也只能先這樣安慰韓小貝。

「小貝,你先別擔心,或許小美只是這幾天有事情,也可能是去走親戚去了,再等等,要是還沒有消息的話,娘親就去打探一下。」

見韓楉樰這樣說,韓小貝也就暫時放下了心來,他的朋友不多,除了韓浩興,就只有韓小美和他們玩得比較好了。

到了傍晚,容初璟他們回來的時候,韓楉樰已經洗好了一大盤的水果放著,讓他們隨便吃,林浩峰是知道劉家村的水果開始成熟了的,所以也沒有意外。

而容初璟也是一向吃慣了各種珍品極品的東西的,只是在吃到韓楉樰的水果時,還是眼前一亮,她的這些水果,都比得上貢品那樣好吃了。

至於青墨,什麼也不會說,只要吃就好了,所以三個大男人,很快就把一大盤的水果給解決了,讓韓楉樰都有些傻眼。

「你們把水果都吃完了,還吃的下晚飯嗎?」

「當然吃的下!」

三個男人異口同聲的說著,等他們意識到的時候,又互相不順眼的看了一下對方。

韓楉樰懶得管他們,等吃了晚飯之後,她就問了一下幾個人誰願意帶韓小貝,明天去劉家村的那片果林摘水果。

因為韓小貝放了半個月的假期,這都快過去一大半了,所以韓楉樰不想在耽擱時間。

「讓青墨去吧,他有些武功底子,帶上小貝,也算安全。」

本來林浩峰是想說,讓容初璟去的,不過憑他對這個男人的了解,他是一定不會同意的,所以只能讓青墨去了。

林浩峰想的沒有錯,雖然容初璟不介意和浩興一起去,不過他還要親自幫韓楉樰蓋房子,而且很多細節的地方,也需要他親自監督。

「青墨你同意明天帶小貝去劉家村嗎?」

韓楉樰也覺得林浩峰說的有些道理,不過她還是要先問一下青墨的意思才行。

「嗯,我明天帶小貝去。」

青墨直接同意了,在他看來,不管是蓋房子,還是帶韓小貝去玩,都是在幫韓楉樰解決問題,沒有什麼分別。

「不過楉樰,我不認識去劉家村的路。」

韓楉樰這時才想起來,不管是容初璟還是青墨,都沒有去過劉家村,也根本不認識去的路,這下可有些難辦了。

「嗯,這樣吧,我明天找個人給你帶路。」

事情就這樣說定了了,於是一行人就這樣各自回去休息,不過韓楉樰還是想著韓小美的事情,想著明天去打聽一下,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

第二天一早,韓小貝和韓浩興練武完了之後,青墨就準備帶著韓小貝啟程去劉家村了。

韓楉樰找的帶路的人是韓家村的一個五十多歲的老人,身子還算健朗,給了他五十文錢,他就很高興的同意了。

「楉樰姨,我可以和師父還有小貝他們一起去嗎?」

走的時候,韓浩興知道韓小貝他們要去做什麼,也有些心動,想要跟著一起去。

韓楉樰倒是不介意,不過到底帶著人的是青墨,所以把目光轉向了他。

「嗯,一起吧。」

看見韓楉樰的視線,青墨直接同意了,反正帶一個人也是帶,帶兩個人也是帶,而且韓浩興也算是自己的徒弟了,帶他去見識一下,也沒有什麼不好。

這下,韓小貝和韓浩興都高興起來,跟著青墨一起高興的出門了。

送走了青墨他們,韓楉樰趁著還有些時間,出去了一趟,去查一下韓小美的事情。

不管怎麼樣,韓小美也算是跟著自己學習了一段時間,韓楉樰不能就這樣失去了她的消息也不管。

不過,韓楉樰還沒有走到韓小美的家裡,就在路上碰到了一個小姑娘,她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這個人就是去年韓小貝他們和韓志祥他們打架的時候,在旁邊勸架的人。

是那個柔柔弱弱的韓梅梅,想著她和韓小美的關係好像不錯,韓楉樰就喊住了她。

「韓梅梅,你等一下。」

聽到有人喊自己,韓梅梅停了下來,然後看向喊她的人,發現是韓楉樰之後,露出了一個甜美的笑容。

「楉樰嬸嬸,是你啊!」

看到韓梅梅這樣高興的樣子,韓楉樰也微微的笑了笑。

「是啊,這個時候,你是要去哪裡啊?」 聽了韓楉樰的問話,韓梅梅就把自己這麼早出來的事情,告訴了她。

「我剛剛去找了小美,可惜她不在家,我現在要回去了。」

正好,韓梅梅已經去找過韓小美了,韓楉樰也用不著再去一次,直接向她打聽情況。

「是嗎,那她家裡人有說,小美去哪裡了嗎?」

韓梅梅本來看到韓楉樰就很開心的,見她問起韓小美的情況,也就沒有瞞著她,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了她。

「我去找小美好幾次了,她家裡人總說她不在家,說她去她外祖母家裡走親戚去了,好像還要過上一段時間才能回來。」

原來是走親戚去了,韓楉樰雖然還是有些疑惑,不過也暫時將這件事情放下了,又和韓梅梅說了幾句閑話,就讓她趕快回家去了。

趁著出來,韓楉樰也不急著回去,就這樣悠閑的在村子里轉了幾圈,放鬆一下心情,等到快要做午飯的時候,才慢慢的走了回去。

韓楉樰回家的時候,菊香嫂子已經來了,和小敏兩個人,已經把飯給蒸上了,正在洗菜。

「娘親,你看,我們今天去摘了好多的水果!」

下午申時正的時候,青墨帶著韓小貝他們從劉家村回來了,還沒有進門,就聽到了韓小貝那興奮的歡呼聲。

韓楉樰放下手中的事情,眼含笑意的出去迎接韓小貝他們,一出去就看到,三個人手上都拿著一個筐,裡面裝滿了水果。

韓小貝和韓浩興拿著的筐,明顯的比青墨的小了一半,幾個人都抱著一筐水果,高興的往家裡走。

椒房之寵 「小貝,你們回來了啊,今天怎麼樣,去果林玩得開心嗎?」

看到他們,韓楉樰上前接過了韓小貝手中的那一筐水果,替他拿著,然後問著他們今天去劉家村的情況,不過看他們的樣子,應該也是不錯的。

果然趁著進門的這一段路上,韓小貝就把他們去劉家村的果林,發生的有趣的事情講給了韓楉樰聽。

「那片果林可真大啊!我們看到那一串串的紅艷艷的櫻桃,隱在一片片翠綠的葉子之下,可漂亮了,還有那一大片的枇杷,黃澄澄的,在太陽底下,都泛著光呢!」

從院子里到屋裡,路程很短,韓小貝才剛剛說的興起,就已經到了屋裡,韓楉樰讓青墨和韓浩興先把水果放下,坐下休息一會兒,然後繼續聽他說。

「娘親,這些可都是我和浩興兩個人摘的水果,我們還專門爬到樹上去摘的,那些果農說,就越甜,娘親,你不知道,爬樹可簡單了,我們一會兒就學會了。」

這是韓小貝第一次爬樹,所以總是有點高興,好像學會了一件什麼了不起的新技能,想要到韓楉樰面前來展示一下。

只是韓小貝沒有告訴韓楉樰,他爬到樹上的時候,差點摔下來了,還是青墨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才讓他幸免於難。

但就是這樣,也讓青墨和韓浩興,好一陣心驚肉跳,就怕他出了什麼事,不過韓小貝自己是不在意的,也不想平白讓韓楉樰擔心,也就沒有告訴她。

「是啊,楉樰姨,小貝可聰明了,只讓人教了一遍,他就學會自己爬樹了,我還讓人教了好幾遍呢,不過小貝爬一顆石榴樹的時候,他······」

「咳咳咳。」

韓浩興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韓小貝察覺到他想要說什麼,然後用一陣不太英明的咳嗽聲打斷了他。

到底是好朋友,又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於是韓浩興瞬間明白了,韓小貝不想讓韓楉樰真的那件事情,有些生硬的轉了話題。

「小貝他可是每樣水果都要摘最高的地方的,楉樰姨,他還說要全部給你帶回來讓你先吃呢。」

對於這兩個小孩子之間的,遮遮掩掩的小心思,韓楉樰看得明白,有些好笑他們還想著瞞過自己,不過知道韓小貝沒有出什麼事,也就隨他們去了,並沒有追問到底發生了何事。

見韓楉樰好像沒有注意到剛剛的事情,韓小貝和韓浩興都鬆了一口氣,兩個人對視一眼,都露出了雙方都能看懂的笑容。

「小貝這麼能幹啊,還這樣的孝順,想著娘親,那我也不能辜負了小貝的一番心意,你們等等,我去洗了水果來,一起吃。」

說著,韓楉樰就裝了一大盤的水果,去廚房洗去了,等她洗好水果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容初璟和林浩峰已經回來了。

韓小貝和韓浩興正在和他們講自己去果林里發生的有趣的事情,逗得林浩峰哈哈大笑,一旁的容初璟也微微的含著笑意。

「你們今天也幸苦一天了,這可是小貝他們專門帶回來的水果,你們先吃點吧,晚飯馬上就好了。」

韓楉樰將一大盤的水果放在桌上,讓他們自己隨便吃,然後就去擺晚飯去了,韓浩興也是在這裡吃了晚飯,才打算回去。

「楉樰姨,我就先回去了,等明天早上再來。」

走了時候,韓浩興和,韓楉樰他們告了別,韓楉樰裝了一大袋的水果,讓他帶回去。

「這也是你辛辛苦苦摘的,就算你不吃,也給你爹帶些回去,讓他也嘗一嘗。」

本來韓浩興是不願意要的,他在韓楉樰這裡已經吃了不少了,走的時候還拿,那就有些不好了,可是聽了她的話,想到自己的父親,也就沒有再拒絕,道了謝之後,就接過來。

「娘親,明天還可讓青墨哥哥帶我們去果林玩嗎?」

晚上的時候,韓小貝躺在被窩裡,小聲的和韓楉樰商量著,他今天去果林,還有好多的水果沒有摘過呢,還想著再去一次。

韓楉樰知道,韓小貝現在就像得了一件新玩具的孩子一樣,時時刻刻的惦記著,難得他對一件事情,這樣感興趣,也就沒有拒絕他。

「可以是可以,不過,明天不行,你們明天先在家裡休息一天,等後天在去吧。」

雖然不能明天去,不過知道後天可以去,韓小貝還是很開心的,一開心過頭了,就有些興奮的睡不著,於是向韓楉樰問起了韓小美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