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還真不是於樑故意的。

可關鍵問題於樑爲了直播,效果就是打開了直播間。

畢竟每天都是這個樣子的硬核高能,其實看多了也會有一些視覺上的疲勞。

而且於樑也是驚訝地發現,有些時候多撥一些自己的日常生活,其實這些傢伙倒還是比較喜歡看的。

所以他今天就自作主張打開了直播。

冷麪總裁燒燒心

“哈哈哈!原來樑爺也會慫啊!我總以爲他是個很霸道的男人,可是在人家馬小姐面前,爲什麼就跟個小綿羊一樣呢?”

“還好意思說這個!我早都已經把他看清楚了。”

“一看你們這些人就是不夠浪漫,你們難道不明白嗎?樑爺這一切都是因爲愛呀!正是因爲愛,所以纔會做出這些事情的。”

“總感覺今天好像要搞一些事情……”

而此時此刻於樑轉過頭看着馬提咪,對着馬提咪微微一笑。

“還有客人在這裏呢!”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馬提咪連忙使勁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接着轉過頭看着烏拉和烏拉的父親。

“真的是對不起二位!我也沒有控制住自己的心情,所以希望你們不要一般見識,趕緊進來坐吧!”

而此時於樑又從地上把二狗給抱了起來。

他突然之間發現只要是姑娘都非常喜歡二狗這種傢伙!

畢竟一個小老虎賣萌。

這種東西可不多見呀。

所以於樑將二狗舉在了自己面前,可是二狗這傢伙直接打了個哈欠,看起來懶洋洋的!

很明顯,不準備再繼續取悅馬提咪和林藝聰了。

看到這一幕之後。

於樑呵呵一笑,直接伸手在二狗的屁股上拍打了一下!

下一秒鐘便聽到二狗吱呀一聲!

也就在這時,二狗的兩隻耳朵直接豎了起來,吐出了自己的舌頭,看起來真tm跟二哈一模一樣!

對面的馬提咪和林藝聰很明顯也反應過來了。

兩個姑娘看到二狗的那一瞬間,立馬就喜歡上了二狗,爭先恐後地抱了起來。

“雖然之前隔着屏幕,但我還是能夠感覺到二狗很可愛,今天一見簡直要比屏幕那邊的更加可愛了!”

“誰能想象那麼兇猛的大老虎,小時候竟然這麼呆萌?”

……

其實林藝聰和馬提咪兩個人剛剛沒有發現於樑是怎麼對待二狗的,所以兩個姑娘的注意力現在只在二狗的身上。

只不過直播間可有1000多萬雙眼睛都在盯着他們這裏呢!

所以直播間的衆人當然清楚,剛剛於樑這傢伙做出了什麼小動作。

“我靠!二狗也太可憐了吧,這個就是傳說中的被迫營業嗎?”


“樓上的牛逼!你這個形容真的不錯,可惜我沒有文化呀!只能用牛逼來稱讚你了。”

“感謝一生所愛送來的一架飛機,我已經把我下輩子的生活費都給你送進來了!樑爺……我把我的照片發給你,把我的照片跟二狗的照片p到一塊吧,這樣子也算是圓了我一個夢想。”

“哈哈哈!一生所愛是真的可憐!”

“怎麼總感覺這傢伙跟個屌絲一樣?”

“樓上的, 新寵千金 !”

……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直接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趕緊把你的照片發過來吧,發到公屏上!讓我們大家也瞻仰一下。”

過了沒幾秒鐘,一生所愛這傢伙就發過來了一張照片!


只不過當這傢伙發過來照片的那一瞬間,所有人全都開始鄙視了。

“你這個臉皮是祖傳的嗎?”

“怎麼還有你這麼厚臉皮的人?”

“我靠……這個照片!你幹嘛要把我老公放上去?”

當於樑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間,整個人立馬就變得無奈了不少。

這傢伙還真是夠搞笑的。

竟然把彥祖的照片發在了上面!

“咳咳……恕我直言,這個是我以前的醜照,幹嘛呀這是?你們這些人也太虛榮了吧?”

於樑只不過是想緩和一下氣氛。

只不過取代而之的則是直播間衆人的鄙視。

“我感覺他和一生所愛兩個人可以當兄弟了!”

“同意的加一!”

“我同意啊!兩個人簡直一個比一個更加厚臉皮!”

……

其實於樑也挺喜歡這種感覺的。

烏拉和烏拉的父親來到馬提咪的房間之後,多少似乎都有些結局的感覺。

而且今天馬提咪和林藝聰兩個人親自下廚,坐了一桌子滿滿的美味!

於樑先是跟直播間的衆人互動了一下,接着便轉過頭看着另外一邊烏拉的父親。

“叔叔,我之前不是答應過你嗎?只要你願意跟我出來,我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幫助你的。”

烏拉的父親輕輕點頭。

“話是這麼說,不過你能夠把我帶出來,我已經非常開心了!而且我覺得我有能力自食其力,我真不想麻煩你們了!” 烏拉的父親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尷尬的摸了摸腦袋。

其實他自己本能也有這種感覺,只是他一直都沒有親口說出來而已。

講句不好聽的。

人家烏拉的父親,畢竟之前也是族長一般的存在,而且也是他們那個部落的領導者。

現在突然之間有點寄人籬下的感覺,多少肯定都會不太舒服的。

而且像這種人可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他絕對希望依靠自己的雙手來成長和得到。

這點也是無話可講的。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挺無奈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對於這種事情,他真的是有點無奈的。

也就在這時,直播間的證人開始出餿主意了。

“要我說乾脆就給人家隨便安排一個工作,到時候你給人家發工資不就可以了嗎?”


“你以爲人家烏拉的父親什麼都不懂啊,就算幫他也不能幫的太明顯了吧,如果這樣一來的話,很明顯就是在給人家變相的花錢呀!”

“說的還是有道理的。”

“你們這些人能不能稍微安靜一點? 冥冥歸客 ?這不是已經到這一步了嗎?接下來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唄!”

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你們大家先不要着急!讓我自己也考慮一下。”

其實之前於樑心裏就已經想明白了。

如果要是讓烏拉的父親隨便去做個工作,或者是讓自己養活着,那給予的太多,烏拉的父親自然也不會同意的!

也正是因爲如此。

所以他現在好像直接就卡在了這裏一樣。

主要問題還是不知道接下來如何能夠兩全其美的解決這件事情。

烏拉的父親和烏拉兩個人直接就去幫忙了,雖然馬提咪和林藝聰一直都說過不讓他們亂動。

不過對於烏拉的父親來說。

自然是不想吃現成的飯。

看到這一幕之後,於樑自己基本上也明白過來了。

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接下來的事情似乎就有點不太好辦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看起來似乎是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一樣。

也就在這時,於樑轉過頭看着直播間。

“兄弟們……既然今天我已經開了直播了,我也希望你們大家能夠幫着我一塊想想辦法,我現在真的是挺迷茫的,主要人家老頭年紀已經大了!我一口一個叔叔的叫着,有些事兒也沒法直說!”

“我感覺樑爺是真的挺可憐的!原本你救了他們,而且你還想幫他們,可又不想讓他們覺得你幫的太明顯?”

“這叫什麼呀?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賤的慌?”

……

於樑整個人立馬就變得無奈了不少。

“你們這些可惡的傢伙!說話的時候能不能稍微安寧一點?我可沒有什麼別的想法,其實我倒是有一計!就是不知道行不行?”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一下子就來了興趣。

“那你趕緊說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