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聯想到阿king身上之前吸血的衣服,天知道阿king在這短短的兩天時間中流了多少血。

楊暖暖驚呼的聲音,將陷在記憶中的阿king拉了回來。

阿king緩緩的回過神,一股冷漠的極寒之氣,慢慢的在他的眼眸中聚攏,轉瞬間,阿king眼神如冰,面若冰霜,冷漠的盯着楊暖暖看。

楊暖暖飽滿的額頭上全是汗水,汗水順着額頭流到眉毛,然後流到眼皮,兩滴調皮的眼淚一蹦一跳的溜進楊暖暖黑白分明的大大明亮大大眼睛腫。

楊暖暖此時滿身滿胳膊都是阿king的血跡,鹹鹹的汗水流進眼睛裏,感覺很不好,楊暖暖現在也沒辦法擦汗,她只能拼命的眨眼,緩解被眼淚刺激到的眼睛。

阿king看着楊暖暖難受的快速眨眼,他眼眸一沉,阿king冷漠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阿king剛想伸出手,他發現自己的手上也全是血,於是他悄悄的將手放在背後。

沒人知道阿king將沾滿血跡的手放在背後之後做了什麼,總之等他再亮出手時,他的手潔淨如初,指關節修長漂亮。

阿king伸出乾乾淨淨的大手,他動作有些粗魯的一把抹去了楊暖暖額頭的汗珠。

阿king的手掌很冰,他手一觸碰到楊暖暖時,楊暖暖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他是在幫我擦汗。

“閉眼。”阿king語氣乾硬的命令道。

楊暖暖的左眼溜進了鹹澀的汗水,如果不擦去汗水,只怕楊暖暖會一直不停的眨巴眼。

可能連楊暖暖自己的都不知道,她眨眼時的模樣有多靈動精緻俏麗。

“哦。”楊暖暖微微擡起頭應了一聲。

楊暖暖暫時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她擡起頭,右眼緊閉着,左眼盯着阿king看。

看到阿king乾乾淨淨的大手時,楊暖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還好,還好,他的手上沒血。

阿king面無表情,眼神冷淡,他另一隻手穩住了楊暖暖的後腦勺。

手掌放在楊暖暖緊閉的左眼上,阿king手掌輕輕用力,一大滴眼淚從楊暖暖的眼睛中擠出。

“好了。”阿king收緊手掌,他語氣乾硬的道。

楊暖暖試着睜開眼睛,眨了眨眼睛,果然好了,那種眼睛被刺激的感覺不再了。

“謝謝啊。”楊暖暖對着阿king微微一笑,她立刻低頭繼續和他大腿上粘合在一起的繃帶較勁。

阿king面不改色,眼神依舊冰冷,他的右手卻緊緊的握成了拳頭。

阿king冰冷的掌心中,有一滴蘊含着無限生命力的眼淚,楊暖暖的眼淚是那麼的熱,溫度高達快要灼傷阿king的手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阿king緊緊的握住眼淚,因爲是汗水刺激出來的眼淚,這滴眼淚不帶一絲感**彩,就是最純最淨的淚珠。

眼淚的溫度很高很高很高,阿king遲遲的不願意鬆手,不願意讓楊暖暖的眼淚從他的掌心流走。

空氣中傳來一陣若有似無的烤肉的焦香味。

飢腸轆轆的楊暖暖低着頭,她靈敏的鼻子像狗一樣,低着頭用力的嗅着空氣中的味道。

“真是奇怪,怎麼會有烤肉的味道?難道我餓出幻覺了。”楊暖暖低着頭,手上的動作沒有停,她有些疑惑的喃喃自語。

嗅覺比楊暖暖好上一百倍的阿king,其實早就聞到了這種味道,但他表面上並沒有什麼變化。

阿king的手掌已經被楊暖暖的眼淚灼傷了。

阿king自己也沒有料到楊暖暖的眼淚竟然有如此大的能量,他原本還一副冷冷冰冰的模樣,在聽到楊暖暖的自言自語後,阿king表情有了一絲不可描述的微弱變化。

“呼。終於要到底了。”楊暖暖長出了一口氣,阿king腿上的紗布還剩下最後的一點點。

阿king冷冷的看着有些如釋重負的楊暖暖,還好她沒有過分的追究空氣中的烤肉味,不然阿king還真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呢。

“你忍着點哈。”楊暖暖又解開了一層繃帶,眼看着駭人的刀傷就在眼前了,楊暖暖的動作越發小心。

“恩。”阿king微微點頭答應。

“我撕了喲,可能會很疼。”楊暖暖扯住距離傷口最近的繃帶道。

“恩。”阿king不厭其煩的迴應楊暖暖。

阿king的性脾氣什麼時候如此平順和緩?

“走你。”楊暖暖手掌一用力,繃帶從阿king的腿上脫離,一注血噴濺出來。

楊暖暖臉直對着阿king大腿上的傷口,楊暖暖和阿king顯然都沒想到在撕開紗布之後,傷口居然還會噴血。

傷口不僅噴血,血柱更是誇張嚇人。

血噴出來的剎那間,楊暖暖根本沒有時間躲閃,轉眼間楊暖暖的臉上身上全是涼的像冰水一般的鮮血。

阿king的血很冰,冰透寒涼的血液中帶着一絲淡淡的清晰的血腥味,聞起來並不難聞,反而有種透人心脾的清新之力。

沒有一絲心理準備的楊暖暖,猛地被血澆身,她愣了好半天,隨即連滾帶爬的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你,你,你,你,你要噴血怎麼不告訴我一聲,你也太缺德了吧。”楊暖暖坐在地上,她滿臉是血,指着阿king就是一通胡言亂語。

阿king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大腿上上的傷口,他動作極快的轉身。

阿king背對着楊暖暖,楊暖暖看着寬厚的後背,他的身體周圍盈盈的閃過一陣銀色的淡光。

銀光一閃即過,速度極快,速度快到讓楊暖暖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到了他的身體在發光。

片刻過後,阿king轉身,他大腿上的傷口已經癒合,血跡也全然消失了,腿上留着一個不大不小的傷疤。

傷疤已經結痂,痂痕是鮮豔的大紅色。

楊暖暖坐在地上,阿king一轉身,入目所及的像是他完好如初的大腿傷口。

“天!你是怎麼做到的?”楊暖暖眼睛一瞪,不可思議的疑惑問。

“我並不知道傷口被噴血。”阿king走到楊暖暖身旁,他對着坐在地上的楊暖暖伸出來手。

“……”渾身是血的楊暖暖有些呆滯的看着阿king那隻骨節分明漂亮修長的大手。

他是什麼意思啊?

楊暖暖緩慢的擡起頭,她的視線最終對上他的視線:“你什麼意思啊?”

“拉你起來。”阿king看着楊暖暖回答,他動了動手。

“哦。”楊暖暖後知後覺的將自己手放進阿king的手裏。

阿king合起手掌,用力一拉,楊暖暖輕鬆的從地上站起來。

“你一個女人,居然這麼重。”拉起楊暖暖,阿king斜睨着楊暖暖嫌棄道。

“我……我這是不含水分,純肉,你懂個屁。”楊暖暖語塞了兩秒鐘,隨即反脣駁斥阿king。

“……”阿king勾脣不語。

“再說你,你看看你一個人高馬大的大男人,輕的像片樹葉似的,就你這樣還好意思說我,呵。”楊暖暖反擊珠璣。

阿king不語,冷冷的看着楊暖暖。

他一不說話,楊暖暖就有些慌亂。

這個男人沉默時,總是帶着一種攝人的壓迫感。

“你幹嗎不說話啊?”楊暖暖後腿了半步小心的問。

阿king再次將手背在身後,楊暖暖眼睛一眯,她剛剛好像又看到這個男人發光了。

阿king手裏拿着一條溼溼的毛巾,他手一揮想把毛巾扔給楊暖暖,讓她自己擦乾淨臉上的血跡。

但是在他揮出毛巾的一剎那,阿king像是想到了什麼,他手上的動作生生的定住了。

“過來。”阿king一手拿着溼毛巾,另一隻手拉住了楊暖暖的胳膊。

“幹嗎?”楊暖暖腳步未動,她盯着阿king問。

“……”阿king沒有說話,他手掌用力,楊暖暖身體憑空的朝前走了兩步。

這前進的兩步就連楊暖暖自己都沒感覺到,楊暖暖只覺得眼前一花,她整個人就出現在阿king的面前了。

她和他的距離很近很近。

阿king大手穩住楊暖暖的後腦勺,他用大毛巾將楊暖暖滿是血跡的小臉全部包裹住。

“唔,你要幹嘛?”被毛巾抱住臉的楊暖暖,她悶悶的出聲問。

“擦臉。”阿king手掌開始動,他力氣極大的用毛巾擦拭楊暖暖的臉。

“你這是謀殺。”楊暖暖被毛巾捂得的出不了氣。

“你知道自己現在有多髒嗎?髒死了!”阿king手掌力氣沒有減輕半分,他像是在問楊暖暖,自己隨機就給出了答案。

“我一個好好的大活人,還能被髒死?可笑!再說我身上都是鬼的血,能不髒嗎?”楊暖暖悶悶的聲音從毛巾中傳出來。

阿king沒說話,手上力氣加大,楊暖暖這下真的喘不了氣了。

阿king用力的擦拭着楊暖暖的小臉,楊暖暖被他惹急了,她亂動的腳碰到阿king的兩隻腳。

楊暖暖心裏一喜,她擡腳用力的踩住了阿king的腳面。

阿king身型穩如勁鬆,被楊暖暖踩這麼一腳,他動都沒動,甚至臉龐上連一絲多餘的表情都沒有。 楊暖暖一腳踩在阿king的腳上,他紋絲不動,手上的動作也短暫的停住了。

楊暖暖被大毛巾遮住了眼睛,她現在看不到阿king的表情,雖然看不到,楊暖暖還是感覺身體周邊的溫度倏地下降了很多。

冷!

陰森森的寒冷之氣逐漸包裹住楊暖暖的身體,楊暖暖臉罩在毛巾下,她表情有一絲不穩,心也在等待阿king開口的過程中,慢慢的提了起來。

“重的像豬,幼稚無聊!”阿king冷眸掃了楊暖暖一眼,語氣很不友善的嗤道。

“放開我。”楊暖暖手摸到阿king放在她腦袋旁的兩隻大手,她手掌用力,像剝開阿king的手。

嘗試性的剝開了兩次,阿king的手紋絲不動,楊暖暖有些氣不過,她漸漸放棄了拿開他的手,十根手指頭在阿king冰涼的手面上摳來扣去。

楊暖暖指甲很長,加上心裏有怨氣,她的指甲深嵌入阿king手面白皙的皮膚。

“擦乾淨,就放了你。”阿king手面被楊暖暖長長的指甲扣出了血痕,他慢慢的加重了手上的力氣,亂無章法的上下左右的擦拭着楊暖暖的臉。

隔着一層毛巾,楊暖暖的臉蛋被阿king兩隻大手揉捏變幻出不同的模樣。

“放開我,我要被你捂死了。”楊暖暖用盡全身力氣去掙扎,她悶悶沉重的聲音聽起來很不好。

“放心。”阿king冷冷的看着楊暖暖,用涼薄的嗓音去安慰楊暖暖。

阿king的手故意堵在楊暖暖的口鼻處,他冷眼盯着楊暖暖看,湛藍色的眼眸中漸漸覆蓋上一層濃厚的冰霜,捂住楊暖暖口鼻的手掌漸漸用力。

冰霜透徹凌厲,將阿king藍色的眼睛映襯的格外好看。

阿king現在真的想捂死楊暖暖,就這樣捂死她算,她活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意思呢?

全棉毛巾的透氣性很好,要不是阿king故意的,楊暖暖肯定是不會有喘不了的氣的窒息感。

如果阿king只是單純的幫楊暖暖擦乾淨臉上的血跡,又怎麼會拖這麼長時間。

阿king調查過楊暖暖,她無父無母無親人,在孤兒院長大,因爲體質通靈時常見鬼,因爲時常見鬼,她被所有人嫌棄、被人誤認成是邪惡的代表。

她在社會的最底層摸爬滾打,爲了生存下去,楊暖暖偷過搶過騙過,努力的藏起自己的缺點,把自己最熱情的一面展現給所有人看。

生活把楊暖暖磨成了八面玲瓏,滿肚子歪想法,一腦袋小聰明。

從來沒有人注意到她的美好優點,活了23年,她連個朋友都沒有。

玄奇世界online 噢,不對,楊暖暖認爲她有個閨蜜的,那個身型肥胖熱情如火的蘇月。

霍總強寵:夫人,敢拒絕試試 楊暖暖連蘇月是誰都不知道,就對她掏心掏肺,真是可笑。

三年前的那一次遭遇,還是人的楊暖暖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嫁給了龍少決,真是可憐。

一個女人連自己嫁人與否都不是知道,也無法自己做主。

龍少決是他的丈夫,他不是人,楊暖暖做人還有什麼意思呢?

不如我現在就捂死她,成全了她和龍少決。

阿king一手在楊暖暖的腦袋後,他修長的手指從楊暖暖的柔軟的秀髮中穿插而過,他的指縫中盡是她帶着馨香的髮絲。

他一隻手穩住楊暖暖的腦袋,一隻手卻捂住了楊暖暖的口鼻,他兩隻手同時用力……

臉藏在毛巾下的楊暖暖兩眼翻了一個大白眼,她胸腔中的最後一口空氣被阿king霸道的擠出,她被憋的耳轟鳴,胸腔中着起烈火。

喘不了氣的楊暖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這個惡鬼想活活的捂死老子。

“靠。”楊暖暖突然發力,她高高擡起腳,用力往阿king的腳背上一跺。

阿king手掌微微鬆開了一絲,楊暖暖趁着他手放鬆的短短一段時間中,她先是惡狠狠的罵出口,隨即大口吸了一口空氣。

阿king聽到楊暖暖惡狠狠的咒罵聲,他冷若冰塊一般的臉上浮起一道不可言傳,只可意會的微妙表情。

楊暖暖踩在阿king腳上的腳,並沒有挪開,她咬牙用力,腳掌碾着阿king的腳。

現在楊暖暖腳上穿着防滑的登山鞋,鞋底凸起一個一個的堅硬點。

再看阿king,他光着腳,一雙大腳很白,那種白皙中透着一股病態的感覺。

阿king出神得逞盯着楊暖暖看,楊暖暖覺得呼吸得到了很好的緩解,她用力的呼吸,用力的用腳碾着阿king的腳。

阿king越盯着楊暖暖越失神,他捂住楊暖暖口鼻的手慢慢的放鬆下來。

楊暖暖狠狠的碾着阿king的腳,沒用多長時間,他的腳背血肉模糊,皮開肉綻,情況看起來很不好。

阿king盯着楊暖暖看,他好像根本就沒有感覺到他的腳正在被楊暖暖毫不憐惜的摧殘。

阿king像是想到了什麼,他眼眸一緊,手上的力氣陡然消失,蓋住楊暖暖頭的毛巾往下滑落下大半。

楊暖暖的眼睛露在毛巾之外,她被遮住臉的時候眼睛一直睜得老大,毛巾這一滑落,楊暖暖兇悍的乾淨大眼睛,猛地對上了阿king有些恍惚的藍色眼眸。

媽的,就是這個男人,他想捂死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