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呢,上古強者的兵器裡面蘊含著莫大的能量,

秦凡雖然無法將這股能量發揮到極致,但是卻發揮出了一兩成,

這種兵器的一兩成威力簡直就是驚天動地,越戰被斬龍劍擊中,護體的先天煉尊之力剎那間被劈開,

旋即,越戰的整個身體立即被擊的支離破碎,連慘叫都來不及,就身死當場,

「嗖,」

秦凡手臂一探,將越戰身上的東西抓了過來,

這越戰的身上,竟然帶著一個空間儲物袋,這空間儲物袋,與龍老給的那隻一模一樣,

秦凡剛剛將空間儲物袋抓過來,心裡突然感覺到一股極大危險,

瞬間,數支金色長箭劃破虛空,密密麻麻的飛來,

原來,在秦凡將越戰擊殺的時候,古箭飛知道大勢已去,

旋即,古箭飛朝著秦凡射擊數箭,而後施展出身法逃命了,

古箭飛本身就是箭道高手,多年來他一直潛心修鍊,

終於將箭術修鍊到了大成之境,他不但可以一次射擊而出數支變幻無窮的箭,

而且,能夠輕鬆的射中飛行速度極快的飛行魔鳥,普通壓制實力的煉尊境界的武者,也難以與他匹敵,

此時,古箭飛拚命之下射擊而出的數箭,形成了一個龐大而可怕的箭陣,

這個箭陣變幻萬千,蘊含著無窮奧妙,

若是,秦凡一個應付不到,立即就是長箭穿心的下場,

「嘭,」

「嘭,」

「嘭,」

……

此時,眼看數支長箭就要射擊到來,秦凡的心念一動,精神力量狂涌而出,

緊接著,虛空中出現了層層的龍捲颶風,這些龍捲颶風捲動著雲霧,猶如實質一般攔在秦凡的身前,

古箭飛射擊出來的數支長箭雖然奧妙無窮,但是在秦凡這種密集的龍捲颶風之前,卻是完全無法發揮威力,

一連串的爆響之後,絕大部分的長箭都被龍捲風擋了下來,

而且,那些穿過了龍捲颶風的長箭,飛到秦凡身前的時候,已經失去了力道,


秦凡輕輕的吹出一口氣,就將這些長箭給吹飛了,

秦凡將古箭飛的長箭擋下后,一步跨出,直直朝著古箭飛逃離的方向追過去,

雖然無盡的雲霧遮擋了視線,限制了精神力量,大大影響了武者的實力,但是秦凡的體內有著龍族能量,可以輕鬆的控制雲霧,在雲霧裡面飛行,簡直就是如水得魚,

此時,秦凡就像是一條雲霧裡的神龍,微微一動之間就跨躍了數百丈,速度比起平時還要快上三分,

眨眼的時間裡,秦凡就追出了六七十多里,來到了古箭飛的身後,

話說,古箭飛修鍊的是箭術,而且他的身法也是從箭術中領悟而來的,飛行起來就像是一支箭,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可是,了,古箭飛的速度雖然快,但是秦凡的速度卻更加的快,古箭飛還沒有飛出雲霧區,秦凡就已經追殺到,

古箭飛的心裡不禁的一沉,他剛才全力射擊而出的數箭,本為以為能夠讓秦凡應付一陣,

誰知道只是在數眨眼的時間裡,秦凡就將數支長箭一一的擊毀,隨後迅速的追了上來,

畢竟,秦凡的手上有著上古強者的兵器,如果被秦凡靠近了,即便是古箭飛的實力強上一倍,也免不了一死,

古箭飛想到了這裡,一邊飛行,一邊拉開長弓,朝著秦凡射擊了一箭,

古箭飛的箭術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發出來的長箭快如閃電,卻又無聲無息,

然而,在這種可怕的箭術面前,即使是九重巔峰煉帝境界的武者,也難以擋下一箭,

秦凡此時借著雲霧的掩飾,古箭飛射擊出來的長箭更是隱蔽非常,即使是壓制實力的煉尊武者,也休想在雲霧中找到長箭,

然而,可惜的是古箭飛面對的是秦凡,

秦凡的身具龍族能量,對雲霧有著一種特別熟悉的感覺,在雲霧裡面,他的感覺特別敏銳,

古箭飛的長箭剛剛射擊出來,秦凡就已經感覺到了,

旋即,秦凡的一隻手抬起來,施展出巧妙力道一掃擊,就將古箭飛的長箭掃到一邊去,

「嗖,」

秦凡掃飛了長箭,驟然加快了速度,全速朝著古箭飛追殺而去,

畢竟,秦凡剛才為了迅速的解決越戰,硬生生的以肉身接下了三道殺字劍芒,

雖然秦凡身上穿著一件不錯的鎧甲,肉身的防禦也算是強悍之極,但是仍然被無堅不摧的殺字劍芒,撞得傷上加傷,

此時,秦凡必需迅速解決古箭飛,然後再找一個機會療傷,

如果,秦凡耽誤了療傷的時機,那就麻煩大了,

「嗖,」

「嗖,」

「嗖,」

……

此時,古箭飛感覺到秦凡的速度一快再快,心裡霎時間大駭,長箭一支支朝著秦凡射擊過來,


不得不說,古箭飛的箭術厲害之極,他射擊而出的每一支長箭都快如閃電,每一支長箭都蘊含著萬頃之力,饒是秦凡身懷龍族能量,也不得不小心應付,

古箭飛此時似乎知道自己射擊而出的箭對著秦凡造成不了多大的傷害,於是大聲的喊叫道:「秦凡,我們的賬就此結過,我保證以後有你出現的地方我都遠遠的避開,以後不在找你的麻煩,」

然而,古箭飛心裡想到:這雖然丟臉,但是能保命才是要緊啊,

聞言,秦凡冷哼:「哼,想的到是美,放你走不亞於放虎歸山,」

秦凡心中冷冷一笑,快速的朝著古箭飛接近著,

「噗,」

「噗,」

「噗,」

此時,古箭飛射擊出來的長箭一一被秦凡擊飛,距離越拉越近, 隨著時間的流逝,秦凡很快就來到了古箭飛身後數十丈之後,一二十丈遠,已經是秦凡的攻擊範圍了,

旋即,斬龍劍在秦凡手裡散發著恐怖的血色劍芒,

緊接著,秦凡手輕輕一揮,一道艷麗的血色劍芒剎那間破開了雲霧,朝著古箭飛攻擊而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陳尚飛的身突然停下,臉上露出一絲瘋而猙獰的神色,

古箭飛面對秦凡擊過來的劍芒,絲毫不躲不閃,全身的先天煉尊之力源源不斷湧出,涌到手裡的一支金色長箭的上面,

金色長箭在先天煉尊之力的摧動之下,長箭正閃爍著詭異之極的光芒,一股可怕的氣息正從金色長箭上面散發而出,


秦凡看著古箭飛手上的金色長箭,心裡悚然一驚,

秦凡心中喃語道:「他這是想自爆遠古兵器,古箭飛此人居然要自爆遠古兵器,想拉我一起死,」

「轟,」

秦凡剛剛意識到古箭飛的打算,他手上的遠古兵器就爆炸了,

旋即,一股恐怖之極先天煉尊之力呼嘯而出,

剎那間,古箭飛就被擊的支離破碎,

隨著,古箭飛被炸碎之後,渾厚的先天煉尊之力就像是一頭兇殘的魔獸,朝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撕裂著一切,

「啊,」

秦凡手中的斬龍劍微微一收,化成一面盾牌擋在身前,

然而,斬龍劍剛剛擋在身前,恐怖之極的先天煉尊之力已是流星一般撞來,

雖然秦凡體內的靜演之力和水之力雖然厲害,但是在這股渾厚的先天煉尊之力的面前,

秦凡的防禦力仍然是不夠看,整個人被渾厚的先天煉尊之力震得倒飛數十里,

「噗,」

「噗,」

「噗,」


……

秦凡連續吐出了幾口血液,方才將體內翻騰不休的氣血鎮壓下來,

隨後,秦凡檢查了一下,發現體內的經脈和內腑都已經受傷,臉上不由的露出了一絲苦笑之色,

秦凡暗忖道:「這古箭飛不愧是青年一輩中,最為出色的武者之一,我的實力雖不在他之上,但是手裡有著上古強者的兵器,在這種情況之下都被他的自爆炸傷,此人真是夠狠,」

「嗷,」

然而,就在秦凡默默療傷的時候,突然,秦凡聽到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吼,

「嘭,」

……

隨後,天際不遠處傳來了數十聲巨響,

秦凡聽著這數十聲的巨響后,心裡微微一動,喃喃自語道:「我現在體內的傷勢很重,如果沒有外物的輔助,沒有兩三個月都不可能恢復,要想快速的恢復傷勢,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將遠古魔獸麒麟鱷翼擊殺,利用它的血液修鍊,」

畢竟,麒麟鱷翼也是麒麟聖獸一族的雜交後代之一,它的體內有著遠古麒麟聖獸族的力量,

不但如此,麒麟鱷翼在這小世界里修鍊了那麼久,它的血液之中還蘊含著一絲先天靈力,用來療傷是再好不過了,

如果機緣巧合,說不定還能夠提升一階段修為,

秦凡想到了這裡,果斷地放棄了療傷,迅速的施展出身法,朝著天際不遠處飛掠而去,


秦凡飛掠出數十里,只見墨貂又在施展武技,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