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在這裏。”老二媳婦應道,接着將一柄菜刀遞了過去。

老二接過菜刀,舞動了兩下,誰知刀柄竟然斷了,刀墜下了,正墜落在腳上,兩個腳趾頭便被切了下來,緊接着便“哎喲!”一聲慘叫。

“哇!好利的刀。”楊子驚叫着。

“老二,你就不能輕點聲嗎?”老大壓低了聲音斥道。

老二一聽,忍着劇痛衝媳婦拳打腳踢,邊打邊罵道:“*,給老子一柄破刀。”

“二哥,別打了,正事要緊。”老三道。

“刀不行了,我看還是拿繩子將他勒死。”老大審時度勢,叫道。

“大哥,我去找繩子去。”老三應道。

“老三,快點。”老大吩咐道。

很快老三就找來一根繩子,道:“大哥,繩子找到了。”

老大看了看,接過繩子兩手一拉,只聽“吱吱”一聲,斷爲兩截。老大火了,壓低了聲音罵道:“*,這是什麼繩子。”

“大哥。這繩子昨天還用的好好的,今天怎麼會?”老三很不解。

“看來還是想其他的方法。”老大很有主見說道。

“大哥,我看還是拿迷香把他迷昏了,那什麼事情都好辦了。”老二媳婦叫道。

“對,這是一個好辦法。”老大說道。

少許,迷藥工具便已找到,準備向楊子發動偷襲。而那老人切在一旁嘆息,可憐啊可憐,這一位老人。

楊子聽見了,這一羣人躡手躡腳來到柴房外,首先是用一個自制的竹筒從窗戶外插了進來,接着飄進來一股迷煙,漸漸爬進了楊子的鼻孔,好香好醉人。接着老大、老三便闖了進來,老三拿着那不中用的繩子和一個布袋,老大很乾脆竟然提一把斧頭。難道他們想把楊子大卸八塊後用布袋裝好扔在荒郊野外去,好狠毒的心喲。

無名氏發現了危險,拍打着翅膀飛走了,還說是什麼通靈獸,一到危難的時候竟然自顧自的逃走了,真是主僕本是同林鳥,大限來時各自飛,楊子感嘆着。

老大臉上露出奸邪的笑容,接着舉起斧頭向楊子便砍了下來,只聽“噼”的一聲,斧頭沒有砍中楊子反劈在房柱上。“媽的。”老大暗罵道,一使勁竟然沒有把斧頭從柱子撥下來,老三一見忙過來幫忙,可是越幫越忙,不僅斧頭沒有撥下來,反而由於兩人太過性急,紛紛撞過頭破血流。“他奶奶的。”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

老大有些氣憤,但也只能自認倒黴,再向老三使一個眼色,老三過來就把楊子給綁了起來。

“怎麼辦?”老三便問。

“把他扔他河裏去。”老大答。

兩人對視了一眼,想把楊子扔到河裏淹死,然後餵魚。

“怎麼那麼沉?”老大搬了一下竟然沒搬動。

老三忙過來幫忙還是搬不動,兩人又對視了一眼,老大說:“怎麼這麼邪門。”

“我看還是找二哥他們來幫忙。”老三說。

老大會意的點點頭,老三出去了不一會兒,老二、和那兩個女人也走了進來,他們一起纔將楊子擡了起來,向河邊走去,好不容易來到河邊,而他們一個個累得汗流浹背,氣喘吁吁,接着只聽“呯”的一聲,楊子就被他們無辜謀害了。看着楊子沉入河底,他們才喘了一口氣,爭先恐後的回去了,因爲他們誰都想先回到家,打開包袱看裏面有些什麼寶貝。

老大是第一個趕回柴房的人,他第一時間便用手伸進了包袱,隨即就傳來“哎喲”一聲慘叫,接着他的手猛然從包袱裏飛快縮了回來,一條金黃色的小蛇就釘在他的小拇指上提了出來。老大連抖了幾下,那條金黃色的小蛇都粘在那裏。

老大媳婦一驚,忙拿起一根木板向小蛇敲去,小蛇很知趣,隨而鬆了口向房外逃去。不過除了老大媳婦,其他人都沒有理會老大被蛇咬了。老大媳婦越看越氣,罵道:“你們這些挨千刀的,沒看見你們大哥被毒蛇咬了也不過來幫忙。”

老二纔不會理老大這個貪婪鬼,早已忘記了腳上的疼痛,找了一根竹棍,支開包袱。包袱被支開了,“啊!”老二一聲驚叫,慌忙用手捂住鼻子,大罵道:“這是什麼東西,怎麼比貓屎都要臭?”

老三小心翼翼過去一瞧,什麼呀?原來是一些粘粘的東西,除了糞便,其它什麼都沒了,包袱那有什麼金子呢?

“啊!”他們一聲痛息。 5百樹窟之大弟子張孫

第二天,老大因被毒蛇咬傷,躺在牀上奄奄一息,除了他的曾祖父與老婆其他人都自顧自的幹活去了。

“這些挨千刀,出了事人都沒影了。”老大媳婦罵道。

老人一聽,嘆了口氣說:“家門不幸呀。”

老人叫張雲祥,由於年過九旬,人們又叫他張九齡。曾孫被毒蛇咬傷,稍有不測就會一命嗚呼。難道又是白髮人送黑髮人,張九齡悲痛欲絕,柱着柺棍便上路了,他要去山上尋找治蛇毒的解藥。

老人翻山越嶺來到後山上的一個石峯上,忽然聽到後面石頭旁傳來“呼呼”嚊聲,定睛一看,一隻小鳥站在石頭上,拍打着翅膀。老人很奇怪這石峯怎麼還會有人了,忙走過去一看,喲,這人是楊子,他沒有被淹死,反而正在作春夢。

楊子夢見一大羣美女圍着自己,其中有一個頭上戴着花環的女子,她載歌載舞、婀娜多姿。楊子半閉着眼睛想了想,自言自語的說:“原來她是這石峯上的牡丹仙子,怪不得這樣討人喜歡。”

牡丹仙子聽見楊子的自言自語,嬉嬉一笑說:“你是誰呀,來到我們仙山。”

“我叫楊子,是去西方無極之地尋找不老仙丹的。”楊子答。

“哦,不過西方無極之地可能沒有什麼不老仙丹,還不如在我們仙山尋找得了。”牡丹仙子笑道。

“你們仙山又沒有不老仙丹。”楊子說。

“可我們仙山有很多仙子呀。你看這位是百合仙子、那位是桂花仙子“““““““”牡丹仙子聽後一邊格格地笑着,一邊介紹旁邊的仙子說。

楊子暗暗一喜,心想有這麼多仙子陪着,還去西方無極之地幹什麼,不如待在這裏得了。

“年青人,躺在這裏幹什麼?”張九齡問楊子。

楊子沒有醒。

“年青人。”張九齡見狀忙推了楊子一把。

楊子終於醒來,定睛一看這老人認識,也知道他是來幹什麼的,但切非常生氣,這一個不知趣的老人竟然擾了我的美夢。

“你睡在這裏幹什麼?”張九齡見楊子醒來,接着問道。

“昨天還在前面張家借宿,我不知道爲什麼會來到這裏?”楊子不知所以地答。

張九齡臉色瞬間一變,顫抖着說:“你就是昨天晚上來張家借宿的客人。”

wWW _тт kǎn _¢ Ο

“是呀。”楊子應道。

張九齡是乎明白了什麼,“撲通”就跪了下來,求道:“您是神,您大發慈悲,救救我那些不肖子孫吧。”

楊子見一位九旬老人跪在面前,很不習慣忙站了起來,扶起張九齡道:“快起來,快起來,我可受不起。”

“您要是不答應救我那不肖孫,我就不起來。”張九齡以此要挾着說。

楊子想了想,自己去西方無極之地不就是尋找善果嗎,現在不如在張家莊種下善果,見了無上老人討要[無字天書]的時候,也好向他老人家邀功。於是賣了一個關子說:“我答應救你那不肖孫,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只要能救我那不肖孫,別說一個條件,就是一千個條件我也答應您。”張九齡即答。

“其實我是要去西方無極之地的大仙,不過困難重重呀。”楊子道。

“啊!原來大仙是要去西方無極之地的正神呀。”張九齡五體投地說:“如果到了西方麻煩大仙跟無極之神問一下,爲什麼我那些子孫總是這樣不爭氣?”

楊子看了張九齡一眼,正愁孤零零自己一個人上路,如果能找這一個老頭作伴,自己也不怕他耍花樣,再說他很忠誠,楊子的直覺告訴自己,想到這裏便叫道:“不過此去西方無極之地困難重重,我正要找一個忠心的徒弟。看樣子你很忠誠,不如就隨我去西方吧,到了西方你自己去問無極之神。”

“可老漢已經九十有三了,怎麼可能陪大仙到西方無極之地那麼遠的地方去。”張九齡面露難色。

“不去就算了,反正你曾孫死了活該。”楊子說道。

“別,我答應大仙去西方無極之地就是了,不過您一定要救我那不肖孫。”張九齡被迫無奈。

“就這樣辦。”楊子說。

楊子跟着張九齡又來到張家,老三打開門看了一眼,大驚失色叫道:“鬼呀,”說罷沒命的往裏屋逃去。

楊子感覺很好笑,笑道:“鬼你個頭,大白天那來的鬼。”

張九齡也跌跌撞撞跟了進去,叫道:“他不是鬼,他是神,是專門來給你們大哥治病的。”

“他是神。”老三停下了腳步疑惑地說。

“是的,他是神,也只有他可以救得了你們大哥。”張九齡說道。

老三一聽,趕忙將楊子迎入大正廳,喚來一家老小,好心招呼着。

老二的腳還隱隱作痛,慌張進入廚房,衝媳婦問道:“老婆,你說他究竟是來幹什麼?”

老二媳婦瞪了一眼老二,說:“天知道他。”

“他會不會是找我們算帳的?”老二說道。

“啊!”老二媳婦一聲驚叫,顯得窩囊地說:“他現在是人是鬼我們都不知道。”

“那我們不如在茶中投毒把他毒死。”老二有了主意。

老二媳婦狠狠瞪了老二一眼,說:“你瘋了,我們昨晚那樣都整不死他,你還想添亂呀。”

老二一聽,立即是低下了頭,垂頭喪氣沒有在支聲。

張家的人紛紛向楊子又是道歉,又是認錯。楊子可不想聽他們廢話,便來到老大的牀前,老大已經全身發黑,毫無知覺,顯然毒已經非常嚴重了。

“哈哈“““““`。”楊子哈哈笑道:“真是病入膏荒了。”

“求求大仙快救救我老公吧,他快不行了。”老大媳婦一把眼淚一把鼻涕說。

“你知道你們做了多少壞事嗎,這是神來懲罰你們。”楊子衝他們叫道。

“我們知錯了,再也不幹那些勾當了,求求大仙救救我老公吧,只要能救我老公,我們什麼都聽大仙的。”老大媳婦哀求道。

“大仙,你就救救他吧。”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求道。

“救他可以,但是你們從今後要棄惡從善,不要再幹那些壞事。”楊子說道。

“我們再也不會了。”他們紛紛承諾着。

楊子看了看他們,就要往外走。

“大仙,你還沒有給我老公治病了。”老大媳婦驚道。

“荒唐,他明明就沒有什麼病,只是神要懲罰他,只要你們能從善病自然就好了。”楊子道。

“啊!”他們一個個疑惑不解:“不會吧。”

“既然你們不信,那本仙就不救了。”楊子叫道。

“大仙,別這樣說,我們信大仙就是。”他們道。

不一會兒,老大便有了知覺。

“神呀,神呀。”其他人驚歎着。

老大緩緩便睜開了雙眼,一見到楊子就嚇得魂不守舍,驚吼着大叫一聲:“鬼呀!”

“大哥,這是人,是神,不是鬼,是專門來給你治病的。”老三說。

“是嗎?”老大疑惑的說。

“我們今後只要棄惡從善,病自然就會好。”老三說。

楊子看了看他們,大步邁出了這房間,繼續向西方無極之地而去。

張九齡提着砍柴用的花斑斧,挑着行李便跟上了楊子,氣喘吁吁地說:“大仙,等等我。”

楊子看了張九齡一眼,不確定地說:“你真的要跟我去西方無極之地?”

“我想過了,跟大仙去西方無極之地纔是我的理想。”張九齡上氣不接下氣地答。

“那你不是成爲我的第一個弟子。”楊子有些好笑,沒想到自己的第一個弟子竟然要比自己的年紀大七十歲。

“徒兒拜見師父。”張九齡即向楊子行了大禮。

楊子想了想有些好笑說:“那師父就給你起個名字吧。”

張九齡愣住了,他正等着師父給他起一個好名字。

叫什麼好了?楊子想了一下,有了主意,叫道:“有了,我姓楊名子,師父是子徒弟應該叫孫纔對,乾脆你就叫張孫吧。”

張九齡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極不喜歡這個名字,但是師父都已經開口了,也不好推脫,只能說:“師父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

於是楊子與大弟子張孫大步離開了張家莊,繼續向西方無極之地而去。

臨行,他的那一幫不爭氣的子孫來到莊外相送。

“太公,早去早回喲。”老大囑咐道。

“太公,如果不習慣就不要去了。”老二叫道。

“太公,有什麼事記得給我們回信。”老三說道。

“太公,一路上小心點。”老大媳婦關心道。

“太公,記住多穿件衣裳。”老二媳婦體貼道。

“哦“““““`”張孫應道。

楊子與大弟子張孫走出很遠了,而張孫切已經淚流滿面,儘管他的子孫都是不肖子孫,但畢竟是他一手拉扯大,離開都會心疼。楊子試過去勸他,可是越勸越亂,他的哭聲越大,整整哭了三天三夜,眼淚都流了一籮筐。眼珠哭得比牛眼睛都還好大,奇觀呀,楊子有些好笑,也有些感觸,爲什麼自己離開父母的時候連眼屎都沒蹦出來呢?……..:〃〃 6百樹窟之千壽老人

在茫茫的羣山中,楊子與大弟子一前一後的走着,正在找尋去西方無極之地的方向。他們走了很遠了,只累得大弟子汗如雨下,他是凡人自然也沒什麼法力,何況他已經九十多歲了,還挑着行李。楊子本來想幫他挑一下,但轉念一想,天下間哪有師父挑行李,徒弟無所事事的。讓他累死得了,誰叫他是人家弟子呢。可是做師父的那能不心疼自己的弟子,楊子決定再收一個年輕力壯的弟子來頂張孫這份苦差。在確定入市鎮的方向後,楊子帶着大弟子往前走去。

“張孫,爲什麼你要帶着那花斑斧?”楊子問。

“師父呀,您有所不知,此斧已經跟了我張家數千年了,跟我也九十年了,跟出了感情,我怎麼捨得丟,再說我那些兒孫都不孝,有斧頭在手,稍微還可營生。”張孫道。

“可憐呀!”楊子聽完這話,看了張孫一眼嘆道。

前面有一個森林,楊子師徒轉了幾圈都轉了回來,竟然迷路了。

張孫看出了其中情形,說:“師父,我們迷路了嗎?”

楊子一聽很不高興,心想就算迷路也不能讓弟子知道,如果這樣師父不是在弟子面前顯得很無能,於是道:“師父怎麼可能迷路,不過是累了想休息一下。”

“剛剛休息,而且弟子挑着上百斤的行李都不覺累,師父竟然累了。”張孫窩囊地道。

“我說累就累。”楊子吼道,心想那有這樣不懂事的徒弟,就愛跟師父擡槓。

楊子坐了下來,吩咐無名氏道:“你快去探一下路,看看怎樣走。”

無名氏吱吱一笑說:“明明迷路了,切還在老人家面前裝清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