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以為你把「笑的花枝亂顫」這句話形象的詮釋出來她就不會鄙視你!有本事麻溜的下來!

楚熠嘴角都是抑制不住的弧度,輕輕一躍,「長駙馬真是機智過人,招蘭敬佩得緊。」

蘇眉:「……」敬佩你妹啊!有本事剛剛別躲起來看戲!

也許是接收到蘇眉眼神里的濃濃怨氣,楚熠還煞有其事解釋了一番,「招蘭雖雲遊四方,但自小與聖上隔閡,不便在宮中走動。」

蘇眉:「……」所以呢?那你第一次就出現在冷宮裡怎麼解釋?!

「那次不過心中所感,才偶然路過。」楚熠又是一笑。

蘇眉:「……」哦……這是在給她解釋嗎?等會?!解釋?!這貨居然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

楚熠微微點頭,「出門遊歷,招蘭曾學的兩手讀心之術,也不過略知一二罷了。」

蘇眉一臉操蛋,楚熠你贏了!

覺得蘇蕭甚是好玩,楚熠便逗了逗他,成功看到蘇蕭臉上內分泌失調的表情之後,楚熠的心情也變得愉悅起來。

「長駙馬,夜裡風大,小心著涼。」楚熠瞧著把外衣給了程錦月的蘇蕭,眼眸一眯,又似隨意一說。 蘇眉愣了愣,沒有想到楚熠居然會說這種話。

眨了眨眼,確定自己沒有聽錯,蘇眉才點點頭,「楚世子不必擔心,子虛腎好。」

楚熠:「……」他方才又是幻聽吧?!

悄無聲息又調戲了一下男主,蘇眉這才默默地滾了,連帶著昏迷中的程錦月以及不在狀態的阿盛,悠悠走向偏殿讓人給程錦月穿好衣服。

作為被冤枉后還能如此鎮定悠閑的……有史以來就只有你長駙馬一個了吧?!

淨域 楚熠看著幾人的背影若有所思,越發覺得蘇蕭好玩許多,偶爾面對他不正經的話語,自己竟然會微微神動……

抿著唇,楚熠覺得自己大概病了。

輕身飛掠,不過片刻之間,楚熠就回到了宮宴之處。

君焱還正為阿盛跟去未歸發愁,之前那刺客好似也並不沖他而來,反而……與子虛離開方向相同。若不是皇后攔著,以他身法,也不會輕易放這刺客離去……皇后攔著?君焱暗暗瞧了一眼神色自然的皇后,越發覺得不對勁。

台下群臣陸陸續續回來,神色各異,凝重為多,更是讓君焱莫名其妙。

皇后看眾人反應,猜想自己的計謀是成功了,只是……那侍衛長為何沒有押著程錦月上來?

大概是……畏懼程錦月身份尊貴?

心中抹去了點點不對勁,皇后猜想大概是這般,調整了一下表情,皇后才要轉頭開口,便是看到君焱眼神一亮……

「子虛……」

「陛下。」

又來了又來了……二人深情對望,情意盡在不言中!

皇后看到蘇蕭身旁站著的仍是那一身美艷尤芳的程錦月,表情都龜裂了!

這、這這這……她明明看到程錦月喝下了「醉合歡」!非交合不解!怎麼會這樣?!

「路上偶遇錦妃,似是步虛凌空,才去太醫院瞧上一番。」

眾大臣默默不語:「……」你個大!騙!子!

聽到這句話,君焱只覺得彆扭極了,深深皺起眉頭,他心中莫名慍怒:「子虛……未免管的太多了?」

蘇眉:「……」卧槽你以為她想管啊?樹欲靜而風不止知不知道?!被無辜冤枉了的蘇眉果斷表示不服,怒瞪回去,瞬間場上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息。

半晌后,君焱才冷笑一聲,「看來長駙馬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眾大臣:「……」要發生什麼大事了嗎?!

「皇弟,你……」君玉恭不明白自己的夫君怎麼就得罪了皇弟,她錯愕地看向君焱,那副生氣的模樣,竟讓她也覺得害怕。

君玉恭乾脆站了起來,身子遮擋住蘇蕭,柔軟細嫩的手緊緊握著,還在耳邊暗語,「駙馬,本宮定會護你。」

蘇眉:「……」華夏好媳婦! 婚內有詭 要不是她是個妹紙,她一定愛上這可愛的媳婦有木有!

但是現在……蘇眉果斷抽出了自己的手,冷冷一瞥君玉恭,絕情絕義:「公主言重了,子虛並不後悔。」

君玉恭:「……」你說什麼她聽不懂!

君焱微微眯起雙眼,呵呵一聲,「當真不悔?」

眾大臣:「……」真的要發生什麼大事了嗎!

「不悔。」蘇眉直直看著君焱,只求他趕緊來個痛快的! 「那好,從今日起,你將不再是我晉宋長駙馬!」君焱橫聲一道,群臣皆是一跪。

「陛下使不得!萬萬使不得!」

君玉恭整個人都懵了,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她腦海一片凌亂,怎麼?怎麼就這樣了!

蘇眉抱歉地看了一眼君玉恭,這著實是個不錯的女孩子,只是……她一個即將邁入搞基的人就不要耽誤她了吧!

「記住,是我皇姐,休了你!」君焱一字一頓,聲聲壓在君玉恭的心上,壓的她透不過氣來。

是我皇姐,休了你!

怎麼……怎麼就這樣了?

君玉恭喉中苦澀,鼻子泛酸,欲語淚先流。還不等她淚水盈盈,只覺一陣無力,兩眼一黑,緩緩倒地。

「扶長公主回府。」君焱聲音冰冷,眼睛一點點都沒有從蘇眉身上移開。

「陛下!使不得!萬萬使不得啊!」群臣還在吶喊中,奈何君焱根本沒看眾人,只是下來走到蘇眉身旁,深深看了一眼,嘴唇無聲動作,才攬過程錦月離開。

一場宮宴不歡而散,最大的消息便是,長公主與長駙馬竟然合離了!

蘇眉輕輕嘆了一口氣,本來想要回公主府拿些東西,忽而想起自己也沒什麼好拿的,轉而就向蘇府走去。

蘇相年歲已大,再想教訓兒子也是無力,只能恨恨看著蘇眉,長吁短嘆,頹廢不少。

「簫兒,你為何……」蘇相實在不理解自己的兒子,為什麼忽然之間,就與長公主合離了。

蘇眉不知該怎麼回答自己的便宜老爹,只能沉默以對,她總不能說自己是女的吧?!

「也罷……」蘇相搖了搖頭,頗是無奈,「隨你去吧。」

「簫兒約了人,先請辭去。」蘇眉抿了抿唇,被一家子氣氛壓抑,只得無奈請辭。

蘇相擺了擺手,示意她自己隨意,蘇眉這才離開。

並不說其他,蘇眉正要去勤政殿。

方才君焱對她耳語,便是要她過來這裡。

才一進來,殿中光暈迷濛,殿中君焱一身絲綢錦白裡衣,執筆認真,看起來就是一副美卷。

蘇眉忽而覺得有些不對勁,貓了身子小心翼翼走過去,一拱手,「陛下。」

君焱聽得這熟悉二字,抬眸便是一笑。

蘇眉:「……」感覺越來越不對勁啊!

「子虛,你且來看。」

「哦……」蘇眉眯了眯眼,不知君焱是要幹啥,也就只能湊過去瞧了瞧。

一張大大的白紙上,僅僅瀟洒的寫著兩個大字:子虛。

蘇眉噌地一下,臉就紅了。

冷不丁君焱湊近了蘇眉耳邊細語,「怎樣?可還滿意?」

「陛、陛下……」蘇眉感覺自己的聲音都顫抖了,「草民還以為陛下要懲處草民。」

媽蛋表個白是要嚇死寶寶了!

「阿盛扮得不錯,把皇后騙過去了。」君焱一聲輕笑,眼神都是滿滿的溫柔,「程錦月她……現在如何?」

「陛下放心,雖然草民還不能解開醉合歡,但壓製藥性還是可以的。」

「朕不喜你自詡草民,你還作子虛,稱朕安延可好。」

「這……」蘇眉猶豫了會,還是覺得不要太過張揚,「若無旁人的話……」

君焱這才寬心:「好。」

【早上八點半開員工會一直到現在下班一點東西也沒吃,餓死了,寶貝們快來票票安慰我QAQ】 當時楚熠打暈了程錦月之後,蘇眉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把人藏到假山的縫隙眼盲區,夜色之下,卻是沒多少人看出那裡會藏了一個大活人。

實際上是趁著盲點把女主收到了她買下的250空間里,一想起那個250,蘇眉就好想哭!

然後……把程錦月的外衣直接拽到阿盛身上,至於人皮面具……蘇眉差點就給跪了!沒有人皮面具!!!

好吧,那給他化妝也是可以的,可是她作為一個男人,哪裡來的胭脂水粉?!

【系統修復成功】

尼瑪啊!!!救星有木有!

蘇眉淚流滿面,就差沒抱著系統君的大腿哭爹喊娘了。

「系統君,我、狠、想、你、啊!」蘇眉感動得一塌糊塗,「快快快幫我把這貨變成女主的模樣~」

蘇眉,你這是把系統君當成孫悟空了嗎?!

「要不給個人皮面具也成啊!」

7351果斷拋了一張人皮面具出來。

於是一個大麻煩就愉快的解決了~

「系統君勞資變成男的了啊!男的!男的!」蘇眉內心哀嚎,一想到這個整個人都要崩潰了!還好她心裡素質強大,否則還沒開始自己就已經被長公主K。O了!

然而7351又開始玩起了沉默!

蘇眉:「……」你絕逼是要她搞基吧?!絕逼是吧?!是吧!

她感受到了來自系統君的深深惡意……

【女主中了醉合歡,非交合不解】

蘇眉:「……」哦,關她什麼事。

不對!以劇情君的尿性,一定是男主或者男配會來拯救程錦月的!我勒個擦!女主你快放開你的男人讓我來!

系統君救命辣!你肯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於是7351又拋了一瓶子葯出來,蘇眉仔細一看,上邊還附帶用藥說明……

蘇眉給它跪了!

想著自己就要搞基了蘇眉只覺得生無可戀……7351很高冷的甩了一個眼神給蘇眉。

【→_→】

艾瑪,這種人性化的設計蘇眉好想去屎一屎!這種帶著濃濃的鄙視加嫌棄的眼神她寧願系統君沉默是金!

好吧,說正事,她現在正被君焱步步緊逼,壓至床邊……所以說是她壁咚太多現在終於風水輪流轉了嗎?為啥她有辣么一丟丟興奮?!

「子虛,子虛……」君焱細細呢喃,狹長的眸子帶著絲絲情、欲,似笑非笑。

大哥你不要這樣只念著她的名字,搞得她都緊張起來了!

眨眨眼,蘇眉輕咳一聲,慣有的清朗也顯得十分秀氣,「安延,皇后你會怎麼處置?」

「子虛是想做我的皇后嗎?」君焱眯起眼睛,更是湊近了說。

蘇眉:「……」什麼鬼,她只是要轉移話題好吧!

蘇眉果斷裝傻,「子虛不知安延何意,子虛只說錦妃被下藥一事。」

君焱顯然被蘇眉一噎,忽而又介面道:「難道子虛那日與我說的話,是假的?」

想起那天……蘇眉各種糾結蛋疼,就連繫統君也看不下去了,主動跟她說話!

【請宿主務必正三觀,本系統不在時,宿主都幹了什麼?】

蘇眉:「……」她在玩蛋。 7351沉默了,蘇眉心中一陣忐忑,因為……君焱笑的那個淫、盪、啊呸!邪魅啊……縮了縮脖子,蘇眉感覺自己這下真的玩大了。

「系統君你不能見死不救啊~」蘇眉都能感覺到周圍的粉紅泡泡在增多了,這是神馬個情況!她真的狠純潔神馬都不知道啊!

7351還在沉默,蘇眉感覺它是在譴責自己活該是吧!還是覺得都已經被她崩成這樣了乾脆破罐子破摔?!

好心塞,她的悲傷逆流成河。

系統君說好的三觀正活力四射的大好青年呢!不會是你的惡意報復吧?!7351你的惡趣味真夠大的!

蘇眉內心仰天狼嚎,各種惡意揣測,一直到君焱溫熱的唇瓣都碰上了她的臉頰……然後果斷暈了過去。

蘇眉都快哭了,君焱要壓也別壓她身上啊!尼瑪重死了!

無時間吐槽,蘇眉得趕緊跑路,幸好君焱以防別人撞見他與蘇蕭的不正當關係已經將人提前屏退,否則蘇眉真的會死的很慘烈!

一路繞著小路跑回蘇府,蘇眉氣喘吁吁,已經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做什麼了。

「簫兒,宋御醫來了。」蘇眉才定下心神,蘇相敲著門,也是好奇宋儒書竟然會找上自己的簫兒。

「子虛知曉了。」蘇眉眨眨眼,恍然想起她之前就約好了宋儒書去逛花燈,只是那個時候的目的……好像女主現在正在她250空間里躺著?!

艾瑪宮裡會不會已經傳出錦妃失蹤的消息啊?

蘇眉欲哭無淚,如今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