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是一片山脈,沒有任何新奇的山脈,但是前面真的只有山脈嗎?或者這裡的前面真的只是一片山脈,但是這裡的前面的前面是不是會有其它的什麼東西?或者前面不會有什麼,但是背後是不是已經有一片烏雲壓了過來?

看,風好像要吹起來了,大樹已經做好了搖曳的準備。

狂風正在醞釀,暴雨還會遠嗎? 不得不說的是,韓宇真的遇見過太多的危險,也遇見過太多的敵人,殺死的人揍飛的人簡直都可以用數不勝數來形容了。

而讓韓宇印象深刻的人,絕對不止一個兩個。比如鳳鸞家主,比如鯤鵬,比如李家家主李密,比如黑虎一族的少主……

這些人無不都是世間巔峰的強者,即便現在不是,也是有那個資格去成為的。就像是黑虎一族的少主。韓宇至今都印象深刻。在遇到那個人之後,韓宇就沒有忘記過那個人,甚至乎很多個夜晚,都因為想到那個人而無法入睡。

論實力,韓宇覺得自己不會是那個人的對手,當時在東海沿岸的時候,如果不是有神奇石頭的幫忙,韓宇覺得自己一定是必死無疑的。

而論計謀才智,韓宇可以毫不客氣地說他不比普通人差甚至還可以算是優秀的一類,但是和風少主相比,卻沒有任何優勢。那個傢伙能夠做到,明明你知道這是一個陰謀,但是你卻不得不進入這個陰謀裡面九死一生。

可以說,此時韓宇最害怕的人之一便是風少主了。而韓宇一點也不希望自己還會遇到這樣的人。因為如果遇到這樣的人,根本就是一場噩夢,讓你日夜不能睡。

但是!但是不久之後韓宇就有了這麼一種感覺:自己再次遇到了一個強大的對手,而這個對手可能不輸給風少主!

當然,此時的韓宇還沒有任何感覺。

和雲浩分離之後,韓宇已經帶著小紅向著東方行走了一天的時間。而在夜終於到來的這時,韓宇不由感覺到了奇怪。

真的很奇怪,明明一天已經過去了,卻沒有任何人追上自己,沒有任何人來攔截自己!

韓宇雖然對自己面對的對手不是很清楚,至少具體的身份不清楚,甚至都不清楚對手有多強有多少人。但是從張佳口中,韓宇卻不難猜測到,自己的對手一定很強很強很多很多。

因為人多,所以韓宇毫不懷疑,這裡面會有一個有頭腦的人。而如果有這麼一個人在,那麼他們要來找韓宇麻煩,就不會忘記某種可能性。

現在大多數的人都在往著東邊的那裡趕去,而這樣的消息在這個島嶼之上根本就不是秘密。如此,那些人就不難會猜測到韓宇也會去往東邊,即便這個可能性很小,但是他們絕對不會忽視的。

而當然有這個可能性,卻不代表他們會將重心將太多的人手放在東邊這裡。因為畢竟如果韓宇知道他們來殺自己,那麼他們肯定想到自己還去往東邊的可能性會很小。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是韓宇,都有著不怕死決心。

但是!但是一個人也沒有,一個來攔阻自己,甚至是窺視自己的人都沒有!甚至乎,這一路以來,韓宇竟然連一個人都沒有看見。

韓宇在去往東邊的這個方向,而現在這個島嶼上的大多數人都在去往東邊,那麼……那麼這一天一夜的時間,韓宇怎麼可能沒有遇到一個人?

就像是某個城鎮今天是集市日,你去到了這個城鎮卻發現一個人都沒有。這難道還不奇怪?因為奇怪,所以韓宇在此時不由陷入了沉思,在思考著各種可能性,在回憶著今天一天的行程中的某些可能存在的疑惑點。

逐漸的韓宇想起了一些事情。韓宇記得自己這一路以來的路上,雖然沒有遇見過一個人,但是卻發現人留下來的痕迹。

就像是掠過某座大山的時候,韓宇看到了一堆炭火。炭火雖然已經全部熄滅,甚至連一點煙灰都沒有。但是韓宇卻能夠感覺到炭灰之下的泥土還有溫熱。換句話來說就是,韓宇在經過那座山的時候,之前剛有人從那裡離開。

而這樣的情況,韓宇不止遇到一例。如此是不是就說明了某些問題?

韓宇此時所選擇的道路不是沒人在走,而且很可能有不少的人在走,只是韓宇沒有遇見那些人而已。那麼,問題就來了。

那些人是知道韓宇在這條路上很快就會接近他?還是他們只是平常地在趕路?韓宇覺得應該是前者。因為韓宇知道今天自己前進的速度並不慢。

即便有一些強者的前行速度要比韓宇快很多,但是韓宇就不相信所有人都比自己的速度要快。如果真是後者,這個可能性就太可怕了。因為如果是那樣,就說明了,韓宇的前面就會有一大堆要比他的修為還要高的人在!

那麼,是不是就可以有這麼一種解釋了?那些人知道了韓宇很快就會到來,所以他們匆匆離開,匆匆離開了前往東邊的路,閃到了一邊。

總裁前妻 如此……是不是又說明了什麼東西?他們怎麼可能發現自己,即便發現了自己,他們怎麼又要躲開自己?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啊?

平常人去誑街,發現身後有一個人在向著自己前進的方向而來,他會無緣無故就改變自己原來要前進的方向?

想到這裡,韓宇不由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假設,假設這些人都是想要躲開自己,那麼他們怎麼能夠發現自己的?一兩個人能夠發現自己並且能夠躲開自己,這不出奇,但是所有人都發現自己都躲開了自己,是不是就有一點問題了?

韓宇從來不敢說自己是最強大的,特別是在有了那麼多見識之後。可是韓宇卻不會妄自菲薄,因為他知道現在的自己相對於一般人來說,確實已經很強很強了。

正因為韓宇如此強大,所以韓宇不得不懷疑那些人能夠躲開自己的事情了。

為什麼吶?為什麼能夠發現自己吶?

韓宇不由再次陷入沉思,再次回憶起今天的所有一切細節。

突然,韓宇的眼睛不由就是一亮。記起了一些什麼。

在最開始的時候,韓宇發現自己的腦袋之上天空之下,有一頭老鷹在盤旋著,而這頭老鷹並沒有任何出奇。任何人看見這頭老鷹都不會覺得它是在偵查敵情、

然後韓宇繼續向前,然後看到了某個山頭之上有一頭老虎。這頭老虎也沒有任何出奇,它如同一般的老虎一般霸氣,看見韓宇便向著韓宇吼了幾聲,滿臉的兇狠。

再接著,韓宇繼續向前,然後看見了一條毒蛇。毒蛇藏在了森林的一個角落。韓宇相信如果不是自己對空間的感知足夠深刻,那麼自己掠過某棵大樹的時候,一定會被這條隱藏得太深的毒蛇給咬傷的。

當然平常人遇到這些動物或許會感覺到害怕和危險,而韓宇自然不會將這些動物放在眼裡,因為這些動物對韓宇根本沒有一點威脅。如此,這段描述是不是就沒有任何價值了?

如果只是單單看上面這段描述,而沒有聽到此時韓宇的心裡所想,那麼上面這段描述確實是沒有任何價值的廢話。

但是事實上,這段描述卻很有必要。

因為此時韓宇從這些小細節當中發現了某些東西。老鷹是很普通,老虎是很平常,毒蛇是很正常,但是!但是如果將這一切連起來看是不是就會有什麼發現了?

老鷹消失在韓宇的視線之內之後,老虎便出現在了韓宇的視線里,老虎出現在了韓宇的視線之外之後,毒蛇便出現了。

而再接下來的一段路,韓宇還遇到了很多動物。有毒蜘蛛,有鱷魚,有獅子……這些動物看起來沒有任何聯繫,但他們其實都是有共同點的,他們都能夠致命,至少能夠讓平常人死去。他們都屬於極度危險的動物。

而這些動物總是出現在韓宇的身邊!

韓宇選擇的路並不如何的偏僻,最起碼不是深山野林,最起碼不是雜草叢生的叢林。但是!但是老鷹就是出現在了森林的上空,老虎就是出現了禿頭的大山上,毒蛇就是出現在了沒有雜草的大樹旁。

如此……如此韓宇是不是就可以做出這麼一種假設。這些動物都在受到某個人的指引,而因為這些動物,某個人就知道了自己的位置。

如此!如此是不是就可以解釋之前的那個問題了。因為有某個人知道了自己的位置,那麼某個人是不是就可以讓韓宇前面的路變得沒有任何一個人在?

想到這裡,韓宇的眉頭不由緊緊皺了起來,因為就目前情況來看,這種可能性很可能會是最接近事實的可能。

而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個人究竟是誰?

在心底問出這個問題,韓宇不由覺得自己的思維能力變得弱了太多,這麼明顯的問題竟然還需要去疑惑?

韓宇在這個島嶼之上有什麼敵人?不用說,這個島嶼上幾乎所有的人都是韓宇的敵人!

而又因為想到了這裡,韓宇眉頭不禁再次皺起,緊緊皺起,一張臉變得無比的沉重,眼睛不斷向著四面八方掃視了起來,同時整個人變得無比的警惕。

如果有一個人發現了自己,那麼是不是就是說所有人都發現了自己?那麼……那麼現在為什麼還沒有人來找自己麻煩?

難道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的人手不夠?所以,他們此時是在召集人馬?所以此時自己在原地多等待一會,便會多一點危險?因為他們在聯繫人,而且會讓越來越多的人來到附近,而時間過去之後,不是有很多想要殺死韓宇的人會來到這裡?

想到這裡,韓宇不由看向了小紅。如果此時沒有小紅在這裡,韓宇早就二話不說便掠走了。但是小紅在這裡,韓宇卻不得不考慮一下小紅,小紅畢竟看起來還是一個普通人。而一個普通人經過一天的趕路,是需要休息的。否則會累壞的。

可現在卻不是韓宇磨蹭的時候,敵人可能隨時都會出現啊!

「小紅,你怕不怕辛苦?我們今天晚上還要去趕路,而且很可能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都要趕路,所以你一定要忍耐一下。否則,我就只能將你藏在某個地方一段時間之後再來找你了……」

此時的韓宇不得不實話實說了。

小紅眼睛緊緊盯著韓宇說道:「韓宇哥哥我不怕辛苦,如果你要走,一定要帶上我!我絕對不會成為你的累贅的!」

「好!我們現在就出發。」韓宇看了幾眼小紅,狠狠將頭點了下去,然後再不說任何話,帶上小紅,便向前掠了起來。

韓宇的做法是最安全的,但是!但是這樣做的韓宇是不是變得很疲累?一方面他要思考很多東西,腦力一定會被耗費很多。另一方面,他又趕路,會損耗修為。

短時間之內,韓宇應該不會有問題。而時間一旦長久一點,即便是韓宇也吃不消吧?而如果到時候,突然有什麼意外出現,那麼……那麼韓宇和小紅會不會變的很危險?

當然,這個世界上應該不會有人能夠將韓宇的想法完全讀懂,所以韓宇此時的行為應該也不會被人家算計到,更不可能是某個人設計出來的吧?

應該是這樣的吧? 這個世界有太多奇怪的事情,也有太多奇怪的人了。

韓宇就遇到不少這樣的事情和不少這樣的人。而面對這些人,你就算怎樣去防備也沒有任何效果的。因為這些奇怪的人總會做出一些奇怪的事,讓你無法猜測到他們的下一步計劃。

就像是現在,韓宇明明猜到有人在監視自己,卻又無可奈何。趕了一天的路,到了夜晚的現在,一般人都會鬆懈下來的,因為沒有一個人能夠無時無刻都讓自己處在高度緊張的狀態之下。

而韓宇也是看準了這麼一點,所以他才趁夜趕路,想要甩脫追著自己的尾巴。但是!但是韓宇向前掠出一段不短的距離之後,卻發現自己還在別人的監視當中。

因為在這時,韓宇發現自己的身邊還是有一些狠毒的動物出現,而很多動物其實夜晚都不會行動的。但是!但是此時它們卻又行動了起來。

韓宇的眉頭緊緊皺著,速度變得更快,一刻不停地向前掠去。

難纏,真的很難纏。

領主之兵伐天下 這是一個難熬的夜晚,在這個夜晚里,韓宇在和時間賽跑,在和敵人賽跑。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韓宇還要分出心神去注意周邊的一切環境。因為只有這樣韓宇才能夠確定自己是不是擺脫了某個人的監視,才可能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落入了某個包圍圈,敵人是不是會在某個時刻一下子就全部跳了出來。

所以,只是一個晚上過去了,韓宇便已經變得無比的疲勞了。

但是!但是就在韓宇想要休息一下的現在,韓宇又看見了一條毒蛇,同時看見了天空翱翔著的老鷹和某座山頭上的某隻老虎。

是的!

在這一刻,敵人已經不再隱藏自己的意圖,讓所有能夠用來監視韓宇的動物都出現了。

這讓韓宇的神色變得無比的嚴肅,因為眼前看見的一切給韓宇傳來了太多可怕的信息。首先,這些動物之所以會這樣出現,是不是就是因為那個操縱它們的人就在附近?如此是不是說明了韓宇一個晚上都在努力,卻還是沒能擺脫暗中的某人?

那麼這個人會有多強啊?最起碼這個人速度和自己沒有相差多少,甚至是修為也不會相差多少。

另外,讓韓宇緊張了起來的最重要一點是,這個時候那個隱藏在暗中的人,將自己的目的暴露了出來,究竟是什麼意思?

如果此時那個人不擺出這樣明顯的陣勢,已經疲勞了一天一夜的韓宇,是不是就有可能忽視掉這些細節,從而完全忘記有個人在追蹤著他?對於敵人來說,難道自己不是處在暗處更為有利?

那麼,出現這樣的情況是不是就說明,那些躲在暗中的人,準備要出手了?

之前他們為什麼不出手?而是在自己被追了一個晚上的這個時候出手?難道說他們都喜歡在自己疲憊的時候去殺人,這樣才好給別人將自己殺死?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為什麼在這麼長一段距離之後,他們才想要現身?

突然韓宇的眼睛不由亮了起來,因為在這一刻,韓宇想到了某種可能性。中計了!

之前他們根本不是在召集人手,而是想要通知前邊的人,通知他們韓宇就在他們後面,讓他們聚集在一起等在某個地方,然後再合力將韓宇殺死。

而某個地方,難道不就是此時所在的這裡?

想到這裡,韓宇的眼睛不由向著四面八方掃視了起來,平息靜氣,讓自己在最大範圍內能夠感覺到敵人的所在。

但是!但是這一下子,卻不得不讓韓宇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因為在這時,韓宇確實能夠感覺到人的存在,但是卻只有那麼幾個,而且這幾個人的修為還不是很高深,頂多也就是玄君左右的實力。

韓宇一個人能夠打他們一百個!

而正因為這樣,韓宇才會眉頭緊皺,因為此時躲在暗中的某個人活著某些人是擺明了動手的了,而這個時候敵人卻那麼少這麼弱。他們究竟在搞什麼啊?

韓宇從來就不是神,所以韓宇從來就不可能將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人都考慮清楚。就像是現在,韓宇感覺到了迷惑,根本就想不明白敵人在想什麼,想要去做什麼。

如此此時,韓宇應該怎麼做?難道是在原地坐以待斃?當然不可能!這從來都不是韓宇的性格。

然後……然後韓宇便帶著小紅向前掠了起來。

而在掠出一段距離之後,韓宇眼睛不由又瞪了起來,突然又想到了一些問題。剛剛為什麼沒有敵人出現?

或許敵人根本就不會在此時出現。他們這樣的行為,可能只是想要讓自己焦慮而已。如此,那麼敵人究竟在哪裡?

剛剛韓宇想的那個可能性,難道不可能是真的?有些人想要自己焦急想要自己失去判斷,然後讓自己不管不顧地行動!

或許敵人就在前方等待著韓宇啊,所以此時韓宇如果向前難道不是中計了、但是是不是又有那麼一種可能性?

敵人可能根本就追不上韓宇。畢竟韓宇的速度很快,不是一般人能夠追上的。而能夠追上韓宇的那個人可能是他們那邊最強的那一人。如此,這個人故意暴露自己的蹤跡,故意讓韓宇知道有人在監視著他是不是就有什麼目的了?

或許他是想要讓韓宇以為前面有敵人存在,然後讓韓宇倒退回去?如果韓宇真的這樣做了,那麼等待他的不就可能是一大波的敵人?

問題回到最初,現在韓宇究竟需要怎麼做啊?

他是要向前,還是要往回去,還是等在原地?這三種選擇無論選擇哪一種,不是都有可能讓韓宇陷入陷阱當中?

想到這裡,韓宇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神色變得無比的凝重,一顆心也幾乎要沉到地底了。很難纏,很強,暗中的某個人的城府運籌能力簡直都要突破天際了!

那個人將所有的可能性都算計了進去!讓韓宇根本就分不清什麼是危險,哪裡不危險。而韓宇難以做出選擇。

當然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韓宇此時已經能夠猜測出那個人的意圖了,那個人是想要自己耗費精神和修為,讓自己不斷處在緊張的情緒當中,然後……然後一段時間之後,即便韓宇是鐵打的,不也只有倒下的份兒了?

這是一個陰謀,但這更是一個陽謀,明明你知道了敵人的計劃,但是你卻擺脫不了,你卻只能讓自己陷入陰謀當中。

厲害真的很厲害,那個躲在暗中的人,不說別的什麼,單單是計謀便已經能夠讓韓宇心驚了。

韓宇不由頭疼了起來,為什麼自己遇到的人總是這麼妖孽啊?在離火大陸遇見了黑虎一族的風少主,在東海之上遇到了雲稻,而現在卻又遇見了這麼一個人。

然後……然後韓宇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緊接著,韓宇便帶著小紅向前掠了起來。

既然怎麼都沒有辦法逃脫陰謀,既然怎麼做都可能陷入陰謀當中,那麼韓宇能夠做到的便是果斷,不要讓太多的東西迷惑自己,消耗自己的心神。如此,韓宇才可能最終破掉這個局。

但是當然,在韓宇向前而去的時候,韓宇已經打醒了十二分精神。雖然已經知道敵人是想要消耗自己的修為和心神,但是韓宇卻不得不認真,因為敵人很可能會突然出現!

如此這般,三四個時辰過去了,而韓宇卻還是沒有遇見任何危險!

到了這個時候,韓宇已經有了這麼一種想法,那個傢伙可能並沒有多少底牌,或者他根本就沒有什麼埋伏。他只是想要讓自己的心神耗費乾淨而已。

但是想到這一點的韓宇卻不能放鬆,因為時不時韓宇就會看見一頭雄鷹一隻老虎一條毒蛇。這些動物告訴著韓宇,那個跟著自己的人一直都跟著自己!

而到了這個時候,韓宇再不能繼續前進了。他知道再這樣下去,不去管暗中的那個人,一定會有很大的問題發生的。

一來,韓宇知道自己應該難以擺脫那個人,二來,這樣下去韓宇一定會耗光精神的。所以韓宇要找出那個人。

所以韓宇停了下來,開始平息靜氣,開始尋找那個人。但是!但是韓宇很快就發現,附近一帶根本就沒有那個人的氣息!

由此,韓宇不由做出了一種假設,或許那個人有著某種特殊的本領,他能夠在很遠的地方操縱動物為他服務。

想到這裡,韓宇不由又得出了一個答案:或許那個人根本就不在附近,自己應該繼續前進!

而也在這時,突然有十幾個破空聲響了起來,韓宇不由看向了聲音響起的地方,一雙眼睛不由亮了起來,心道:終於要出現了嗎?

而也在這時,那些向著這邊而來的人已經停了下來,停在了韓宇十里以外。彷彿他們根本就不是來找韓宇麻煩,彷彿他們隨時隨地都在準備著逃走。但如果你也感受到他們身上凌厲的殺氣,那麼你就不會這麼認為了。

為此,韓宇不由感覺到了疑惑,卻又怎麼都想不出一個所以然。

這一兩天以來發生的事情都太奇怪了!

而韓宇又感覺到這一切都是某個計劃的一部分,而當這個計劃被自己真正完全知道的時候,或許便是自己應該倒下的時候了。

想到這裡,韓宇不由看向了那邊的那些人。

然後……然後韓宇不由感覺到更加奇怪了,發現從開始到現在發生的一切好像根本就沒有任何聯繫,不由懷疑其自己剛才的猜測了。

但是韓宇又有一種強烈的直覺,這一切都是有聯繫的!

而每一次韓宇的直覺都是無比的準確的。

那麼,究竟這兩天發生的事情,是怎麼一回事?躲在暗中的那個人究竟是誰?他究竟想要幹什麼?到目前為止,他所做的一切又有什麼意義?

迷惑,真的很迷惑! 從昨天的早晨開始到現在,韓宇根本就沒有休息過,不但沒有休息過,這一段時間,韓宇還耗費了太多的心神和修為了。

趕路不斷趕路,然後又要不斷注意周圍的環境,不斷進行一系列的猜測和思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