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打啊,怎麼不打了?”程鵬焦急的大喊一聲。

沒想到,黑麪地藏單膝下跪。

“貧僧有眼無珠,衝撞了將門神將,還請神將大人饒我一命!”

王浩平靜的掃了眼。

以前跟着師父練功的時候,經常聽師父說將門在江湖中的地位如何如何牛逼,後來王浩也逐漸感受到了將門在整個江湖之中的威懾力。

氣壓羣雄!

江湖中人見了將門中人無不恭恭敬敬的。

將門中傳人雖然不多,但是一個比一個能打,而且一旦家國有戰事,將門總是第一個往上衝的。很多時候都快打的絕戶了。

讓江湖中人敬畏的不僅僅是將門中人的實力,還有將門衆多門徒的家國大義。

而且,歷代很多將軍都是出自將門。

所以無論是從哪個層面上來說,江湖中人沒有理由不去敬畏將門中人。

江湖中人見到將門中人統一稱呼都爲神將大人。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直接讓程鵬傻眼了。

“前輩!您這是幹什麼?什麼狗屁神將!你打他啊!我花錢請你來,是讓你打他給我跪下,而不是讓你給他跪下!”

程鵬大喊一聲。

黑麪地藏忽然飛身而起,一記鞭腿就把程鵬抽飛。


快要到王浩這裏的時候,黑麪地藏衝了過來,一腳踏在程鵬的腿彎。

噗通!

程鵬乾淨利落的跪在了王浩的面前。

黑麪地藏腳踏程鵬腦袋,哐哐猛踩。


咚咚咚!

程鵬被黑麪地藏踩的給葉風直接磕了三個頭。

再度擡頭的時候,腦門兒上面全是鮮血。


程鵬擡頭看着王浩。

王浩低頭看着程鵬。

二人四目相視。

王浩咧嘴一笑,“腦瓜子嗡嗡的吧,沒想到吧?”

程鵬指着王浩。“狗雜種!我程鵬發誓,定要將你……”


咚!

黑麪地藏一腳踏在程鵬後腦勺,腦門兒着地。

程鵬徹底暈了過去。


黑麪地藏衝着王浩拱手,“多謝神將大人高擡貴手,後會有期。”

“慢走不送。”

黑麪地藏磚頭就跑。毫不停留。

王浩一腳踢開程鵬,看向了那邊的兩個大漢。

兩個大漢瞬間抱着程筱筱,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來一把刀頂着程筱筱的脖頸。

“你你你別過來!你再過來我殺了她!”

王浩慢悠悠的點了兩根菸,“給你們倆三秒鐘的時間,三秒鐘之內跑的話,我不動手。”

“放你的狗屁!你覺得我們會相信你說的屁話嗎?”

王浩樂了,“還他媽挺上道兒!”

話音剛落,王浩手中兩個菸頭飛出。

正中二人的眼睛。

二人吃痛,捂着眼睛鬆開了程筱筱,就在這個檔口,王浩衝了過去,一拳一個小可愛。

拍了拍手,王浩看向程筱筱。

程筱筱眼巴巴的看着王浩,滿臉的感激。

“謝謝你王浩,我沒想到你真的會來。”

程筱筱由衷道。

王浩沒接話茬,“你手機呢?”

程筱筱愣了一下,不知道這是要幹嘛,但還是道,“在那邊。”

王浩找到手機。

“喂!王浩,你先把我放下來啊!”程筱筱道。

王浩走了過去。

“先等等,我算一下啊,剛纔的車費五百塊,動手費又是五百,現在是晚上,晚上出工也得加五百。

先付錢,再放人。”

本來感動的稀里嘩啦的程筱筱聞言差點氣炸了,“土包子!你大爺!” 王浩淡定的用程筱筱的面孔解鎖了手機。

“支付寶還是微信?

也就一千五,微信吧。”

王浩自言自語道。

程筱筱本來感動的無以復加,這會兒看到王浩這個樣子,真的想給王浩扒皮抽筋,

“你個土包子!你沒見過錢是嗎?你把我放下來我給你出十倍!”

“我是有職業道德的人,說多少錢就是多少錢!我怎麼會做那種破壞職業底線的事情!”

王浩話音剛落,伸手扯斷了繩子,就把程筱筱放了下來。

把手機塞給了程筱筱,“一萬五,支付寶還是微信?”

程筱筱又愛又恨,咯吱咯吱的磨牙。

“微信!土包子!你這輩子鑽到錢眼裏面去了!”

麻利的給王浩轉了錢之後。

程筱筱又給自個兒老子打了個電話報了個平安。

一陣操作之後,程筱筱想要站起來,但是兩條腿發軟根本站不起來。

“拉我一把!”程筱筱看向王浩。

在王浩張嘴說話之前,程筱筱瞪眼道。

“你大爺的,扶我不要錢吧?”

王浩一本正經道,“咱倆這麼熟了,肯定不能跟你再要五百了。”

“那還差不多。”

程筱筱伸手等着王浩扶起來。

誰知道王浩緊跟着來了一句。

“五十。”

程筱筱氣的一口血差點噴了出去。

“你大爺的土包子!你是不是沒見過錢啊?你住的那個地方不是拆遷了嗎,每家每戶至少都有一百萬吧,你也不至於一副沒見過錢的樣子吧,”

“拆遷跟我有什麼關係?”王浩道。

程筱筱愣了一下,“行行行!算我認栽!五十!轉給你了,扶我起來。”

扶着程筱筱起來,但是程筱筱兩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好巧不巧的是。

姿勢異常尷尬,直接一頭頂在了王浩褲襠上。

王浩老臉一紅。

在程筱筱說話之前,王浩大吼一聲。

“你幹什麼?”

程筱筱一臉懵逼的擡起頭,還沒來得及臉紅就被王浩又一次氣到了。

又羞又憤,程筱筱咬牙切齒道。

“我沒力氣!”

“沒力氣你也不能對我這樣吧!”王浩一本正經道。

程筱筱牙齒咬的咯吱咯吱響。

“扶我起來!你大爺的!”

王浩一副害羞的模樣,“那你保證不再像剛纔那樣。”

程筱筱差點沒氣的背過去。

王浩又給扶了起來,但是程筱筱兩條腿一點兒力氣都沒有。

可是又倔強的不抱着王浩,以至於王浩就像是拖着一袋子水泥一樣。

“你一點兒都站不起來啊。”王浩問道。

程筱筱皺眉,“不然你以爲我是跟你裝的?”

王浩鬆開了程筱筱。

“我給你揉一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