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一出門,周瑩瑩又看到了一些黑色的絮狀物,看起來那應該是一隻並不怎麼強大的鬼,而此時,這一團絮狀物和之前那個一樣,也繞開了建築,朝着不遠處的方向走着。

周瑩瑩又順着那絮狀物離開的方向看了兩眼,想知道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意思,爲什麼會出現這麼多?

這平日裏一隻都不好見到了,現在直接出現了兩隻!甚至還是方向如此的接近。

楊光看到周瑩瑩的眼神,笑呵呵的解釋着,“這些都是我奶奶召喚來的鬼,別看我奶奶那個傢伙長得又老又矮的,但是她的本事可大呢!”

張昊天隨意看了楊光兩眼,心說你這孫子還當的真是不錯啊,逮住機會就給奶奶一頓吹噓,也不知道那些話是否誇張,到底誇張了多少。

但是張昊天心裏也明白,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有這個時間自己還是先跟過去看看比較好,省的自己真的錯過了什麼。

就這樣,三個人跟在了楊光的身後慢慢的朝着之前那絮狀物離開的方向走着。

周瑩瑩和周偉光還好,至少身上沒有多難受,但是張昊天的情況就不是很好了。

他之前被夏小沫控制住了,身體本來就稍顯虛弱,後來又拼命一樣的打架,雖然失敗了,但是力氣也用了不少了。

現在還沒等好好休息呢,就又跟着往外走,身體多少有些吃不消,沒走幾步路,就開始渾身沒力。

還好周偉光及時發現,伸手攙扶着張昊天繼續往前走。

但是沒等走幾步呢,張昊天顯然變得更加虛弱了,周偉光雖然有力氣,但是張昊天的體重也不是鬧着玩兒的。

“我說,咱們還要走很遠嗎?”周偉光弱弱的問着,心說要是還很遠的話,自己乾脆喊個車好了,也省的耗費自己的力氣,畢竟自己的力氣真的不打算浪費在一個男人身上。

走在最前面的楊光停下腳步,轉頭衝着周偉光憨憨的笑着,“快了,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

這話說完,楊光轉身繼續朝着前面走。

本來周偉光以爲自己能輕鬆一下了,可人家都說不遠了,自己也不好意思真的喊一輛車,再說了,就算是自己真的喊一輛車來,自己要跟司機怎麼說?讓他跟着那隻鬼說的方向開車嗎?

估計到時候目的地就不是那隻鬼要帶去的地方了,就會直接變成精神病院了。

周偉光忽然覺得自己真的是個樂天派啊,都到這種時候了,自己居然還能想到這麼有趣的東西,真不知道自己這腦袋到底是什麼構造的。

又朝着前面走了一段距離,張昊天也意識到自己身體的虛弱了,想要休息一會兒,但是喊了楊光幾聲之後,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沒辦法,只能儘量撐着往前走。

周瑩瑩光顧着跟着前面的楊光走了,根本就沒注意到其他,甚至連身後的人快要掉隊了都不知道。

拐了兩個彎,楊光加快了前行的速度,周瑩瑩爲了跟上,也不得不加快速度,但是走在最後面的周偉光和張昊天沒辦法加快速度,他們不停下來已經不錯了。

“我說,兄弟,你怎麼這麼重啊!我都扶了你一路了,你能不能自己走兩步啊!”

周偉光真的要累死了,這是個活的人啊,不是大米啊,自己不能扛在肩膀上啊!

要是繼續這麼走下去,估計到地方了,自己也只有躺着喘氣的力氣了。

張昊天這會兒顯然變得更急虛弱了,“我也想啊,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好像越來越虛弱了,我是不是生病了?” “說什麼胡話呢,就你這身體狀況,還生病?我看啊,你就是太累了,回頭好好休息休息就是了。”周偉光儘量微笑着說。

但是實際上,周偉光心裏也很詫異。

張昊天是個跟自己年齡差不多的人,以往的健康狀況也明顯比自己要好很多,不過就是被鬼迷惑了一陣,身體怎麼就變得這麼差勁了?

不過這事兒周偉光也沒想太多,萬一這張昊天和女鬼真的發生了點兒什麼,那就不一樣了,身體虛弱也就變得正常了。

想到這種可能性,周偉光心裏默默的笑着,真沒看出來啊,張昊天居然也愛好這個!

只是,自己是否需要提醒他一下,這種事兒還是不要做的好,畢竟那是女鬼,不是真的女人啊!

就在周偉光竊笑的時候,楊光已經帶着周瑩瑩拐進了一棟廢棄的樓房了。

這幾棟樓房原本是被劃分爲拆遷範圍的,但是因爲還沒進展到這一部分,所以這幾棟樓房還在,但是裏面已經沒有人了。

周瑩瑩剛要邁步沿着樓梯往上走,忽然想到身後的張昊天和周偉光,轉身看了一眼,發現他們兩個不在身後,心裏開始着急了。

“你等等,他們兩個還沒跟上來呢。”周瑩瑩衝着前面的楊光喊了一嗓子,直接轉身去尋找張昊天和周偉光去了。

而此時,張昊天的身體狀況變得更加糟糕了。

且不說他身上有沒有力氣,就說他整個人顯得病怏怏的,就像是真的生了什麼重病一樣。

當週瑩瑩看到張昊天的時候,心裏也是咯噔一聲,“他這是怎麼了?”

周偉光輕輕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或許……”後面的話周偉光沒說完,但是看着臉上那表情,像是有什麼話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一樣。

還有,雖然看着張昊天虛弱到不行,周偉光似乎根本就不擔心。

換句話說,要是周偉光多少有一些擔心,肯定早就找車把張昊天送到醫院裏去了。

但是周瑩瑩根本就不明白這當中的事兒,臉上滿滿的全都是擔心,“他這樣要不要緊啊,咱們是不是應該給他送到醫院裏去?”

“不用,他啊,就是豔福不淺,這事兒不是三兩句話能說明白的,總之,沒什麼事兒就對了,放心好了! 空間之歸園田居 還有啊,你前面那隻鬼去哪兒了,可別走丟了。”周偉光覺得,這會兒最重要的並不是張昊天,而是前面那隻叫陽光的鬼,畢竟他要帶着自己還有周瑩瑩和張昊天去見那個老太太,也好解決那邊購物中心的事兒。

周瑩瑩看着周偉光一點兒都不擔心的樣子,雖然心裏疑惑,但是也沒再多想,只是,什麼叫做豔福不淺?難道是說張昊天和自己?

想到可能是自己,周瑩瑩的臉上開始發熱,像是燃燒了一樣。

周偉光看着周瑩瑩臉上越來越紅,心裏更加納悶兒了,這傢伙在想什麼啊,真不理解女人的想法!

不過,這兩個不靠譜的傢伙還真的是一對兒啊,全都這麼……

“行了,你確定不用送他回家嗎?”周瑩瑩弱弱的說着,語氣也明顯比剛纔還要弱了一些,似乎有些心虛的感覺。

“你要是高興送他回家就送,我可累壞了,沒那個心情送他回家了!”周偉光無奈的說着。

要是這會兒送他回家,這路上也還好,可從小區門口到他家屋裏的距離咋辦?要自己揹着他不成?

周瑩瑩看周偉光仍舊一丁點兒也不着急,心裏漸漸也放心下來,伸手幫着周偉光一起,扶着張昊天繼續往前走。

這張昊天睡的也真實夠實的,一直到周偉光和周瑩瑩合力把他帶到那邊廢舊的小區,進了二樓的一個房間,這才幽幽的轉醒。

“我這是在哪兒?”張昊天好奇的問着。

自己記得剛纔可是在路上的,並且自己這是怎麼了,走路睡着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走着走着睡着了,張昊天不禁覺得好笑,自己這是怎麼了,至於這麼累嗎?

想當初自己剛開始工作時候,因爲沒都不懂,所以幾乎每天都在下面工廠裏學習,那時候起早貪黑的,睡眠不足都是經常的事兒,做的事兒又多,還相當的辛苦,可就算是那樣,自己也不至於站着睡着了,今天自己這是怎麼了?

張昊天趕緊搖了搖頭,算是提了提精神,想着自己一定要精神起來,因爲外面依稀傳來陣陣的鬼氣,很明顯,外面此時肯定站着不少的鬼。

雖然周瑩瑩和周偉光也都不是好欺負的,但是要是他們還必須顧及自己,那這事兒就會變得不一樣了,自己可萬萬不能變成拖油瓶!

周瑩瑩這會兒看着張昊天的臉色十分不好,心裏越發的擔心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的?要不要送你去醫院?”

在問這些話的時候,周瑩瑩還擰着眉頭上下打量着張昊天,想知道他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是否真的像是自己說的,需要送到醫院去。

張昊天知道自己現在相當的虛弱,但是想着之前自己的經歷,也就沒太多想,畢竟被鬼纏的人身體多少都會虛弱一點兒,或許自己恢復一下,多睡一會兒也就可以了。

“不用,我就在這裏休息一下就好了。”張昊天儘量輕鬆的說着,可實際上他心裏根本就不怎麼輕鬆。

還有,這地方几乎就是廢墟了,還什麼好好休息啊,這地方有的只是殘垣斷壁,還有的就是灰塵,至於其他的,也都是別人留在這個不要的東西,哪兒就適合休息啊!

別的不說,就張昊天現在睡着的這張牀,僅僅只有這一半是可以用的,另外一半早就壞掉了,也就是擠在牆角,勉強能用。

至於牀上的東西,那就更沒辦法看了,雖然灰塵都已經被掃到了地上,但是因爲沒有水,更沒有擦拭用的抹布,所以上面還是有很多的灰塵。

BOSS攻妻:老婆求配合 再就是,剛纔扶着張昊天是躺在這上面的,但是因爲沒有被褥之類的東西,所以張昊天是直接躺在牀板上的,這會兒身上的衣服基本上不用看了,全都是灰塵,嚴重的地方几乎都看不到衣服本來的顏色了。

周瑩瑩看着這艱苦的條件,心裏開始糾結,自己到底要不要現在就打車吧張昊天送回家?

就算是不送回家,直接送到這附近的小旅館也比留在這裏強啊!

周瑩瑩把自己心裏的想法說給了張昊天聽,然而,這會兒感覺稍稍好了一些的張昊天更沒有要離開這裏的意思了!

之前自己想走是因爲怕變成他們的累贅,但是現在,自己的力氣貌似正在慢慢的恢復,那自己還走什麼啊!直接留下來看看有沒有什麼事兒是可以幫忙的,不好嗎?

再說了,這些事兒也都是自己老張家的職責所在,要是自己臨陣退縮了,回頭自己還有什麼臉面去面對父親三叔他們?

越想,張昊天留下來的想法也就越是堅定。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堅定的不行,根本就不是自己能說的動的,乾脆放棄了繼續勸說的想法,想着既然他不肯離開,那就趕緊看看這邊到底是什麼情況,之後自己跟着張昊天一起離開這裏,估計到時候他就不會說不了!

與此同時,商場那邊的頂樓上,一個不起眼兒的角落裏坐着一個微胖的男人。

那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閒裝,腦袋上還頂着一個幾乎把整張臉都遮擋住了的帽子,看着相當的神祕,只不過因爲他坐的位置比較偏僻,前面還有一根大柱子,正好擋住了他整個人,不然啊,肯定會有很多人盯着他看的!

男人一直安靜的坐着,要不是時不時動那麼兩下,真的要懷疑他是不是雕像了。

眼看着周圍的人越來越多,男人開始不安起來,“真是的,今天爲什麼這麼多人?”

男人憤憤的唸叨了一句,隨後擡起頭來看着周圍,在看到根本就沒有什麼其他的位置可以給食客吃飯了之後,男人開始猶豫是否要起身離開。

或許,那些人不會注意到這個位置吧,畢竟這地方這麼偏僻,他們想找位置的,肯定是去那邊目光能到的地方尋找。

男人抱着僥倖心理繼續默默的坐着,但是當男人看到一個女人端着很多食物朝着自己方向走的時候,心裏那種厭惡算是徹底了。

“這有人嗎?”女人順嘴問着,但是實際上她根本就不覺得這地方還有其他的人,甚至,根本沒看坐在桌子邊上的男人,直接就把自己手上的托盤放了下來。

男人想跟她說,讓她走,可這女的剛一坐下就直接開始吃了起來,這讓男人放棄了之前的想法,乾脆起身朝着外面走。

在穿過人羣的時候,男人還故意的低了低頭,拽了拽衣服的領子,像是擔心被誰發現了一樣。

張昊天這會兒還在休息,雖然環境不怎麼好,但是好歹有個能讓自己躺着的地方,總也好過站在那裏,或者是隻能坐着。

爲了照顧張昊天,讓他也能參與到討論當中來,人也好,鬼也罷,全都轉移到了張昊天所在的房間裏面。

楊光本來是帶張昊天他們三個到這裏等着奶奶到來,跟奶奶他們會和的,但是這會兒房間裏都已經快要擠滿了鬼了,奶奶還是沒有出現,這不禁讓楊光心裏多少有些糾結。

前妻來襲:渣總裁滾開 在又一次朝着窗外張望了幾眼之後,就連楊光自己也開始擔心起來,“不會出什麼事兒吧。”

奶奶雖然做了很多年的鬼,但是不管多少年,也還是會懼怕門神一類的,但凡是在外面遊蕩的鬼,全都需要躲避那些趨吉避凶的東西,奶奶不會是運氣不好,遇到那些東西了吧!

或者,是奶奶他們被李不忘發現了?要真是這樣那就更不太好辦了。

……

楊光看着窗外,腦袋裏想着各種可能不可能的事兒,就光看臉上的神情就能知道了,肯定已經着急到不行了。

只是,楊光心裏也明白,自己着急根本就沒什麼用處,還是要站在這裏掛着奶回來,畢竟自己不是她,不知道她會從什麼地方出現。

再就是,要是自己真的出去找了,再跟奶奶走岔了,到時候還要等着自己,那就更不合適了!

又等了好一會兒,張昊天的精神更加差勁了,眼皮都沒辦法擡起來了,張昊天的腦袋也更是昏沉沉的厲害,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接連做了好幾天的苦力,加上好幾天不眠不休一樣。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也着急,“要不,我先送你回家,之後再回來。”這地方也沒個被褥什麼的,並且這地方還陰森森的,冷的也相當的可怕,張昊天現在明顯比較虛弱,要是真的在這地方睡着了,就不說別的,着涼那是肯定的了。

張昊天自己心裏明白自己的狀況,但是在他看來,自己這樣完全就是因爲太累了,別夏小沫那個傢伙操控的,能不累嗎?

只是,自己真的不想就這麼回家了,自己貌似還可以休息一會兒,等着那個老太太出現了,自己再打起精神來也就是了。

張昊天把這個想法說給了周瑩瑩聽,只是,就連說這些話的時候,張昊天都需要周瑩瑩把耳朵湊到嘴邊上,不然,也是聽不太清楚的。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虛弱的樣子,心裏更加擔心了,“你真的沒事兒嗎?”在周瑩瑩看來,張昊天現在的狀況真的是相當的糟糕,就算是他真的沒什麼事兒,僅僅只是需要休息,那這裏也不是什麼好地方啊,還是趕緊回家休息比較好,家裏有牀有被子,相當的舒服,休息的肯定也比在這裏強。

但是不管周瑩瑩怎麼勸說,張昊天根本就不爲所動,繼續堅持着,說什麼也不肯離開。

實際上張昊天是擔心自己回家之後就不能知道他們的計劃了,這事兒自己心理真的是相當的好奇,也相當的想知道接下來會怎麼解決。

還有,多個人多個想法,自己在這兒,或許還能幫着他們多想想問題,省的遺漏了什麼事兒,到時候再影響了整個計劃,那就不好辦了!

越想,張昊天越是不肯就這麼離開。

шшш ttκā n ¢ ○

周瑩瑩又勸說了幾次,在看着張昊天是真的沒有任何要離開的意思之後,這才默默的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了楊光,想知道那老太太什麼時候來。 想來,張昊天就是想知道接下來的計劃到底是什麼,可要是那個老太太不出現,誰又能知道接下來的計劃裏有什麼?

所以,要是想讓張昊天趕緊回家休息,目前看來,唯一的辦法就是那個老太太趕緊出現,趕緊說明白接下來的計劃,之後,大家商量着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了,張昊天自然也就不會再反對回家休息了。

其實周瑩瑩也想不太明白,自己和張昊天是人,想要從一個地方移動到另外一個地方稍稍有一點點麻煩,就是打車或者步行。

可這房子裏裏外外站着的全都是鬼,楊光是鬼,那個老太太也是鬼,他們想要從一和地方直接移動到另外一個地方,直接飄過去就是了,甚至要是他們開心的話,遇到建築物都沒所謂,穿過去也就是了。

所以了,爲什麼自己要跟張昊天還有周偉光在這裏守着呢?直接帶着這地方的鬼離開這裏也就是了。

到時候直接回家,自己也就不用擔心張昊天的休息問題了。

周瑩瑩想的是相當的好,但是這些話周瑩瑩也不好直接說出口,畢竟那老太太選擇了這裏見面,就肯定有她的用意,要是自己沒弄明白人家的意圖就直接改變了見面的地址,回頭肯定會相當混亂的。

就不說別的,就說剛纔看到的那些鬼,他們的目的地就是這個地方了,要是臨時更換見面地點,真的會變得相當麻煩的,總不能一個接着一個的告知啊!

與其那麼麻煩,還真的不如繼續留在這裏好了。

好在沒多大一會兒,之前的那個老太太就出現在了房間裏面了。

楊光一看到老太太,趕緊衝了上去,“您那邊情況如何?”

聽着這話的意思,他們貌似之前就已經計劃好了,現在讓張昊天他們三個來,無非就是需要他們出現了。

這讓周偉光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多餘,或許,自己來這裏最多也就是個見證者,畢竟在這之前,那些鬼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也就更不會計劃到自己頭上了。

不過,周偉光也沒有要立刻離開的意思,實際上他心裏也對着事兒相當的好奇,要是真的像是他們說的那樣,這事兒還真的是相當的有難度,如此有難度的事兒,自己還真的要好好的學習一下,看看到底要如何的處理,興許以後有機會用的上也說不定呢!

然而,一想到這個,周偉光趕緊搖晃了兩下腦袋,心說自己這是唯恐世界不亂啊,要是真的有用到的時候,那就說明肯定是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了。

自己期待什麼不好,非要期待這種事兒,真是吃飽了撐的!

真的希望自己這一身本領這輩子都不要有用到的地方,也沒有任何人因爲這個事兒受到傷害。

就在周偉光想着別的事兒的時候,那老太太已經走到了張昊天的身邊了。

“他發生了什麼事兒?”老太太好奇的看着張昊天,就像是在看着一件非常稀有的物件兒似的。

張昊天這會兒還能聽到聲音,但是根本就沒有力氣睜開雙眼,只能在心裏默默的迴應着老太太,想告訴她,自己沒什麼事兒,不過就是太累了,所以需要休息一下就好了。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沒什麼反應,還以爲張昊天又睡着了呢,趕緊上前解釋。

但是她解釋的那些話,聽得自己都不太相信了,心裏也是跟着一陣陣的犯嘀咕,他真的沒什麼事兒嗎?

老太太輕輕的點了點頭,“要是這樣那就太好了,但是我怎麼看着他的陽壽不太夠了呢?你有沒有把我借出來的陽壽還給他啊!”

“什麼?陽壽耗盡了?”周瑩瑩瞪大了雙眼,滿臉的難以置信。

這是什麼意思啊!難不成,真的是張昊天的陽壽耗盡了,所以纔會這麼虛弱的嗎?

自己之前還真的以爲他就是累壞了,可還真的就沒朝着這個方向想啊!

“我看着像是,你看看他都虛弱成什麼樣子了,因爲陽壽不是正常耗盡的,所以纔回出現這個情況,我看啊,你還是趕緊想辦法帶他去把陽壽弄回來,不然他肯定要過不去了。”老太太繼續說着,臉上也明顯出現了擔心的神情。

大小姐救贖手冊 這事兒一開始就是因爲那個老太太啊!

要不是她把張昊天和周瑩瑩的陽壽拿去交換了,現在也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兒了,所以如果張昊天今天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她肯定也脫不了干係,弄不好,還算是間接害死了人,到時候自己的輪迴可就要有難度了。

周瑩瑩和周偉光也都知道這裏面的事兒,再看着張昊天,發現他這會兒呼吸都開始漸漸變弱了,要是繼續拖延下去,一會兒還不知道咋樣呢!

“走吧,咱們現在就帶他去要那什麼陽壽去。”周偉光着急的說着。

人命關天,現在不管什麼事兒,都要給讓一讓了,要是張昊天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那這世界,恐怕也就真的要出現問題了。

周瑩瑩贊同了他的說法,只不過,還沒等說出口呢,就被那邊站着的老太太給打斷了。

“這可怎麼辦,我都計算好的時間了,今天晚上就是最好的動手時間,要是你們都走了,那今天晚上可咋辦啊!”這個時間相當的難得,要是真的錯過了,恐怕就要等上好一陣子了,自己能不能堅持到哪個時候還不知道呢。

看的出來,這老太太相當的爲難,一方面想讓自己的計劃能夠順利的進行下去;一方面還希望張昊天能被趕緊送到那個店裏去。

可兩件事不能同時進行,只能二選一,這可怎麼辦?

周瑩瑩看着老太太着急,心裏開始平衡着這兩件事兒,想來想去,這事兒還真的不太好辦啊!

要是自己帶着張昊天離開,送張昊天過去拿陽壽,那就意味着必須讓周偉光留下來,配合這老太太他們的計劃。

但是這事兒從一開始就必須讓自己或者張昊天留下,不然,回頭再遇到那隻鬼的時候自己和張昊天要怎麼解釋?

要是解釋的不太好,那隻鬼會相信自己嗎?

估計要是換了自己,肯定是不會相信的。

這也就意味着,必須是自己和張昊天兩個中間選一個留下這裏,現在張昊天是不太可能了,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留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