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開始執法隊的人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大家都不是傻瓜。

當他們想起來潮汐事件後,立刻就猜到了這其中的關聯。

很快這件事就傳遍了半個大耗族。

無晶也聽到了這個消息。

但是她認爲這是一個謠言。

她找到了假無明王趙鵬:“哥,人們都說你是假的。那些人真是太沒有規矩了。你一定要把真相查出來,把那些傳播謠言的傢伙繩之以法。”

趙鵬點了點頭:“我知道。如果任憑謠言繼續傳播,肯定會影響咱們大耗族的團結。”

“他們都說當年你殺那些人,是因爲你是假的。我到現在都特別好奇,你當年爲什麼要殺那些親戚?”

無晶一直想問趙鵬,每次趙鵬都顧左右而言他。

今天發生了這件事,無晶不禁又藉故詢問。

因爲她也十分好奇,他爲什麼要殺了他們家那些叔伯。

要知道他們可是大耗族的中流砥柱。

那時候無晶還小,所以對那些叔伯並沒有什麼感情。

因爲無晶一直被趙鵬照顧,所以對趙鵬的感情非常深,對那些自家的叔伯十分淡漠。

聽到無晶的話,趙鵬打了個哈哈:“以前我沒有告訴你,是不想讓你知道這個世界上的人心有多險惡。既然今天你又問了,那我就告訴你吧。當年叔伯他們趁我離開,想霸佔我的王位。所以我就殺了他們。 逆流2004 你也知道在很多君王的家庭關係中,兄弟相殘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無晶明白這個道理。

在很多帝王家中,很多兄弟爲了權力不惜相互殘殺。

“哥,不管怎麼樣,我會永遠站在你這邊支持你!”

無晶走後,趙鵬攥緊了拳頭。

這些年來趙鵬對無晶特別好。

一是因爲他的確喜歡無晶。

二是因爲他不得不對無晶好。

他可以藉口他的叔伯謀奪他的王位,而殺了他的叔伯。

但是他絕對不能借口無晶也想謀奪他的王位。

因爲無晶當時太小了。

當年趙鵬大肆殘殺真無明王親信的時候,並沒有將所有的親信都殺了。

那樣的話就做得太明顯了。

他只殺了一些對他威脅比較大的人,並沒有殺那些威脅小的人。

經過無晶的問話,趙鵬覺得無晶有可能在懷疑他,甚至是通過這種問答方式來試探他。

斬草除根,春風吹又生。

當初我趙鵬就不應該婦人之仁,應該將無明王的所有親人全部殺掉。

想到這裏,趙鵬眯起了眼睛。

他準備立即實施行動,對所有和無明王有關聯的人進行一次大清洗。

只有這樣,他才能保住王位。

大耗族裏面,雖然有人會通過這件事情來攻擊他,但是他並不怕。

那些覺得他名不正言不順的傢伙,只敢在背地裏唧唧歪歪。

並不敢在行動上和他作對。

畢竟目前來說他是大耗族最厲害的人。

在四象中,他也是最厲害的。

萬一無明王將這些人籠絡起來,就會形成一支對抗他的力量。

這是趙鵬堅決不允許的。

“來人!”趙鵬大聲的說。

他的親信侍衛頭領站在了他的身邊。

“找兩個可靠的人,將無晶殺了。”

聽到趙鵬的話,侍衛頭領突然意識到,傳言是真的。

現在的無明王就是假的,否則他不會這樣做。

不過在他看來,無論誰上臺,只要對自己好就可以了。

管他假的還是真的。

侍衛頭領還非常樂意變成假無明王的打手。

正是因爲趙鵬,他才能擁有今天的地位。

侍衛頭領在整個大耗族,雖然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但是除了趙鵬和衆多找老外,他可以說是幾十人之下萬人之上。

如果真的無明王殺來了,就會威脅到他的地位,甚至是威脅到他的生命以及家人的生命。

他堅決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大王遵命!我現在就去辦。”

“等一等,這份名單上的人也全部殺掉。不過一定要弄成意外死亡,我不希望有流言蜚語。”

趙鵬一邊說着一邊從口袋裏拿出一張名單,放在了侍衛頭領的手中。

侍衛頭領接過名單,恭敬無比地說:“大王,我知道。你放心吧,只要是你安排的事情,我都會全心全意的去做,不怕任何阻撓。”

侍衛頭領說這句話的時候,擡起頭,用深邃的眼睛注視着趙鵬。

趙鵬聽出了侍衛頭領的弦外之音。

他知道侍衛頭領在向他表忠。

他只會跟着他幹。

他是不會認真無明王的。

趙鵬十分欣慰,拍拍侍衛頭領的肩膀說:“很好,等鞏固完我們的地位後,你肯定會更上一層樓。”

聽說自己可以更上一層樓,侍衛頭領激動無比。

他如果更上一層樓,那就是長老了。

要知道在整個大耗族,長老是一個非常尊貴的頭銜。

到目前爲止,整個大耗族不過只有二十多名長老。

作爲長老,那絕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大王,那我去辦事了。”

侍衛頭領行了個禮,然後一步一步的退出了趙鵬的房間。

重生,嫡女翻身計 侍衛頭領離開後,趙鵬不由冷笑起來。

你野心太大,這不是一件好事兒。

趙鵬能坐在如今無明王的位置上,就是因爲他當年野心太大。

在當無明王侍衛的時候,就想着取而代之。

此刻他發現侍衛頭領和曾經的自己十分相似。

他準備在穩定了整個大耗族以後,對侍衛頭領下手。

他不能讓自己的歷史在侍衛頭領的身上重現。

不過現在正是用人之際。

他肯定不能對侍衛頭領動手,反而要許以高官厚祿,讓侍衛頭領爲他賣命。

無晶來到後花園,發現有人好像在跟蹤她。

她轉過頭看向身後的花園:“是誰?給我出來。”

秦巖從花園中慢慢的走了出來。

“哥,怎麼是你呀?”

無晶特別好奇,她剛剛從她哥的房間裏走出來。

她哥怎麼會跟蹤她。

其實此刻秦巖又用道法變成了無明王的樣子。

秦巖走到無晶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說:“無晶,一會兒有人要殺你。你千萬不要驚訝。”

“哥,誰要殺我,你怎麼知道?”

無晶不懂得世間兇險,她睜着好奇的眼睛看着秦巖。

秦巖笑着說:“是另一個我要殺你。”

無晶更蒙了,露出了迷惑的眼神:“哥,你怎麼了?你到底在說什麼?”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不是真的無明王嗎。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無晶被秦巖的話繞暈了。

她實在是搞不明白秦巖在說什麼。

“好了,殺你的人來了。我悄悄的躲起來,一會兒你如果打不過對方,記得給我示警。”

不等無晶說話,秦巖嗖的一聲藏了起來。

秦巖猜到趙鵬肯定要對無晶下手,所以就潛入了大耗族在四象中的別院。

秦巖剛剛離開不久,兩個侍衛突然攔住了無晶的去路。

“公主,大王有請。”

“我剛剛和我大哥聊完天,我大哥怎麼會找我呢。”

無晶擰起小眉頭,看向藏在暗中的秦巖。

“公主,你去了就知道了。”

兩個侍衛一邊說,一邊打量着四周,他們準備對無晶下手。

“我不去,你們把我哥叫來。”

如果剛纔秦巖沒有出現,無晶肯定會跟着兩個侍衛走了。

因爲這兩個侍衛是趙鵬的親信。

她非常相信他們。

但是經過秦巖的預警,再加上秦巖剛纔和她站在一起。

所以她對這兩個侍衛產生了懷疑。

當然了,她還沒有懷疑趙鵬,依舊覺得趙鵬是她的親哥哥,是真的無明王。

兩個侍衛對視了一眼,沒有再說話,同時向無晶出手。

“大膽!”無晶大喝一聲,和兩個侍衛對了一掌。

她當即被打的向後倒飛出去,跌進了身後的樹林中。

兩個侍衛飛身而起,向無晶追去。

無晶沒有想到她哥哥的這兩個侍衛居然真的要對她下手。

這讓他既驚訝又不解。

就在兩個侍衛衝進樹林中的時候,秦巖假扮的無明王出現在了他們身邊。

看到秦巖後,兩個侍衛愣住了。

首席追妻:總裁前夫,求放過 他們搞不明白,無明王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不過他們依舊畢恭畢敬地向無明王行禮:“大王。”

秦巖點了點頭。

“哥,他們要殺我。你一定要給我主持公道。”

腹黑首席的替身小甜妻 “大王,這不是您下的命令嗎?”

看到無明王眼中憤怒的表情,兩個侍衛害怕秦巖會殺掉他們。

“混賬東西。我什麼時候讓你們殺公主了?”

“大王,不是你讓頭領下的命令嗎。我們這也是在執行你的命令。”

兩個侍衛瑟瑟發抖,突然意識到他們小命不保。

他們現在恨透了侍衛頭領,覺得侍衛頭領在暗害他們。

“哥,難道是你的侍衛頭領要暗害你嗎?難道他要謀反嗎?”

無晶以爲侍衛頭領要謀反。

秦巖沒有說話,突然伸出手向兩個侍衛當頭拍去。

兩個侍衛驚恐無比,伸出手想擋住秦巖的攻擊。

但是他們發現他們的實力和秦巖相差太多,甚至於他們連動都不能動。

似乎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將他們按在了地上,讓他們長跪不起。

砰的一聲,兩個侍衛被秦巖當場擊殺。

秦巖轉過頭對無晶說:“你現在難道還不明白嗎。我是你真的大哥,剛纔你在屋裏見到的無明王是假的。”

聽到秦巖的話,無晶如遭雷擊,愣在了原地。

她一直不相信趙鵬是假的無明王,因爲趙鵬對她太好了。

“你真的是我哥嗎?”無晶難以置信的看着秦巖。

“這還用問嗎?我現在帶你離開這裏。”

秦巖說着拉住了無晶的手,準備帶她離開。

狼少的心尖寵 “等一等,哥,既然現在的無明王是假的。那你和我一起去殺了他。”

無晶特別衝動,特別想爲她的哥哥報仇雪恨。

她萬萬沒有想到,這麼多年來對她那麼好的無明王居然是個冒牌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