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向明就是這樣,在新婚之夜,留下我們妹妹一人哭啊哭。

我妹妹她哭述著跟我媽說:我不想跟這樣的眼裡只有錢的男人生活下去了。

我妹掛了電話后,就開始收拾生活必用品。

她收拾好了,然後她拉著行李箱就離家出走了。」吳學軍很傷心,也很焦急地跟女朋友,詳詳細細地說了妹妹離家出走的整件事。

張文慧她趕緊問:那次日,劉向明回家,發現你妹不見了。

他是什麼態度?

「他發現我妹給他留了一封辭別信,他就吩咐他公司的手下一群人,四處去尋找吳學睿。

我打電話責問他時,而他卻跟我說:我在為國內和國外的大生意忙得焦頭爛額。

所以我顧不上去找她。

當時,我一聽他說這樣的話,火氣騰地就湧上了頭頂。

我罵他:你真箇混蛋,你這個個財迷……」

張文慧又說:「他先前愛你妹愛得死去活來,一結婚,他咋就成這樣了呢?

劉向明這幾天就沒去尋找你妹嗎?」


吳學軍搖搖頭:「哎,他讓公司的人們到處去,可沒找著我妹。

現在他只顧忙活他家的大生意。

別提他了,一提到他!嗯,快氣死我了。」

一路上吳學軍都在說著這件棘手的事情,他騎著自行帶著女朋友來到了他家門口。

吳學軍說:「哦,咱倆趕緊到我家,去看看我媽現在怎麼樣了?」

這一對戀人就馬上趕到吳家一看,王靜怡她哭昏過去了。

這下大家可慌了神了,吳宏遠他忙掐夫人的人中喊著:」靜怡快醒醒啊!」

吳學軍和張文慧也喊著:「您快點醒來……」

大家的眼淚漱漱地流。

吳學軍慌張地來到媽媽的跟前喊著:「媽,您快醒醒啊!」

親家和親家母正好進來了,夫妻倆也著急地喊:「親家母快醒醒啊!」

王靜怡慢慢醒過來,掃視了這一群人,個個都是一副同情的目光注視著自己。

她看到劉向明的父親劉浩和夫人段潔,充滿歉意的眼神看著她,她的火氣只往上冒。

她咬牙切齒地指著老兩口說:都願你們的兒子,他的眼裡只有金錢……

老兩口都是一副無地自容的樣子,一直說著道歉的話語。

夫妻倆人都在勸親家母你別太傷心了……

王靜怡又氣呼呼地對張文慧說:怎麼?你這丫頭也來看我們吳家的笑話嗎?你給我滾出去。

「老王。」

「媽媽。」

吳家父子倆想斥責王靜怡,可見她痛苦不堪的樣子,就只是蹙眉喊了她一聲,都沒有說出口。

張文慧委屈地說:王阿姨您誤會我了。

王靜怡又惱恨地說:你站一邊去,這裡沒你什麼事兒。

然後她滿臉絕望的神情看著兒子問:「學軍,你妹妹還是沒找到嗎?」

吳學軍搖搖頭。

他哽咽著說:我想學睿她總有一天會回來的。

媽你不要著急了。

吳宏遠的聲音沉重地說:「學軍,你待會兒再去電腦上盯著新聞,看看有沒有你妹妹的消喜。」

兒子又點點頭。

「老頭子,咱的女兒她不會就這麼一輩子,不來見咱們吧?嗚嗚……」

王靜怡又開始痛哭了。

大家跟著她哭起來,屋裡哭聲一片。

張文慧閃動著淚汪汪的大眼睛說:「大家先不要難過了,說不清學睿她,很快就會回家來的。」

大家聽了她說的這句話,才止住了哭聲。

張文慧又說:「走吧學軍,咱倆就按叔叔說的去盯著電腦上的新聞,看看有沒有吳學睿的消息。」

她拉著吳學軍的手,就走出屋門。

她邊走,邊安慰著掉眼淚的吳學軍。

倆人又準備到各大報社去登尋人啟事。


這對戀人一出吳家的大門,就碰見了劉向明開車經過這裡。

可他沒下車,只是把車玻璃搖了下去,他伸出頭來說:你們倆要出門?

可我沒空跟你們聊。

我要趕快去一趟公司……

「你個混蛋,給我下車!」吳學軍握緊拳頭蹡蹡地走過去…… 吳學軍走到劉向明的轎車跟前,他舉起大拳頭,就要揍他妹夫伸出車窗的腦袋。

張文慧她急忙跑過來阻止道:你住手!

她勸說:學軍你不要衝動。

去登報尋找吳學睿要緊。

她又對劉向明說:請你和我們一起去各大媒體登尋人啟事,這樣尋找吳學睿就會快一點。

「你們不能去登尋人啟事。」劉向明立即反對說。

「為什麼?」吳學軍瞪著他問,「你不去尋找我妹,你還不讓我們去登報找她嗎?你這個財迷。」

讓他這個大舅哥沒想的是,妹夫他竟然從他的寶馬車上跳出來,他就十分著急地說:我家的各個大公司,和各個大工廠,譽滿全球,你們如果去登尋人啟事,馬上就會轟動世界各地。

那如果人人都知道了我拋下了新婚妻子,在新婚之夜冷落了她,而去跟外商談大生意,那麼……

「那麼什麼?」吳學軍聽妹夫吞吞吐吐地說話,就瞪著他問。

劉向明猶豫了一下,不想往下說,可他又不得不說下去:那勢必會影響我們家的聲譽,那後果不堪設想……

他看了一下表,就又說:我只能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因為我急著找老外去簽一份大生意的合同。

吳學軍被他說出如此自私自利,又冷血的話語,給氣得怒火中燒。


他就一把抓起妹夫的衣領,把他摁到了車頭上。

張文慧一邊使勁兒拉拽男朋友的雙手,一邊又一次阻止說:「吳學軍你別再衝動了。」

吳學軍抬起拳頭憤怒地說:「我妹現在連續幾天不見了蹤影,她是死是活不得而知。

你這個混蛋,竟然還是一口一個大生意的掛在嘴上,要是我妹真的找不到,看我怎樣修理你!」

劉向明急忙說:「哥,你不講道理呀。

學睿她離家出走,我也很難過呀!」

吳學軍被女朋友硬拽硬拉著走開了。

「我看到他那張只認金錢的臉,我就來氣!」吳學軍氣呼呼地說。

他又扭過頭去,摔下一句狠話:「要是我找不到我妹,劉向明你就等著挨揍吧!」

張文慧她就說:你找你妹妹心裡很焦急,但是他說的不無道理。你這樣去登尋人啟事,不但會影響到他家名滿世界的大生意。

同樣也會影響到你家,在京城的房地產開發的大生意呀。

這時,吳學軍的手機響了,原來是女朋友的爸爸張光明聯繫不上二女兒,就給他打手機。

張文慧接到電話,爸爸問她為什麼不到服裝店去買衣服,你知不知道經營生意是不能……

她沒等父親把話說完,就急忙給父親解釋她的男朋友的妹妹失蹤的這件事情。

張文慧還跟父親說,吳學睿的新婚丈夫不允許我和吳學軍,去到各大媒體尋找他老婆。

您說這可怎麼辦呢?

她很焦急地語氣又問爸爸:您有什麼好辦法尋找吳學睿嗎?

「依我看,你們尋找吳學睿,就別用真姓名了。

我建議就寫: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姑娘,非常愛玩耍,就在……夜晚,她提著行李箱就離開家去遊玩了……

可直到今天,她還沒回家。

家裡人很想她,也很著急。有哪位朋友見到她,請立即與我們聯繫。

必重謝!

然後你們寫聯繫方式,不必寫吳家的電話……」張光明給二女兒支了一招說。

二女兒點點頭說:還是我的老爸聰明。

她就把父親說得尋人啟事的內容,給男朋友說了說。

吳學軍點點頭。

他說:妙啊!那就按照你爸爸說的咱們去各大媒體,去登尋人啟事。咱們快走吧……

張文慧其實她在心裡,也為吳學睿抱不平,可嘴裡可不敢說什麼,因為看到吳學軍這樣的氣憤,自己就不得不把話咽到肚子里去。

……

吳學睿有一位大學時的同桌名字叫:薛順利。

他一直深愛著吳學睿,由於自己爸媽是工薪階層,所以只是暗戀,他不敢向這漂亮的,家境又是很富裕的姑娘表白。

那天,當吳學睿遞給他一張結婚請柬時,他在背地裡好一陣自責,好一陣哭泣。

他猶豫了幾猶豫,想問問心愛的女同學婚後過得怎麼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